可那群巡捕房成員們剛衝上前……就只感覺,眼前一道玉掌虛影閃過……、

而後,接二連三一群人,當場被轟飛出去…… 女領導不屑地打量了我半天,抱著胳膊嗤笑了一聲。

「好啊,那就你來解決,把我的金鐲子找出來吧!」

我沉默了一下,扭頭對黃叔溫和地說。

「黃叔,把那天她丟鐲子的過程再找出來看一下。」

當時我沒來得及細問,現在多了不少疑點,只有問了才能找出線索來。

黃叔誒了一聲,操作電腦去了。

女領導把頭一扭,下巴揚的老高,知道的是丟了金手鐲,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把她騙的凈身出戶了呢。

我略感棘手,站到小高身邊倒吸了一口涼氣。

小高也為難地看著我,悄聲說。

「周建基真有事情來不了了?就咱們幾個,怎麼讓這母老虎冷靜下來啊?」

我冷笑了一聲,表情略帶猙獰。

「那老小子就是把爛攤子扔給咱們了,他能有個屁的事情!偏偏今天有事?」

小高有點著急了,看了一眼女領導的背影。

「那咱們可怎麼辦?金鐲子還能找到嗎?」

我心裡漸漸有了個猜想,從兜里摸出來一盒煙抽出來一根,叼在嘴上沒吸。

「不一定,就怕找到了她也不敢要。」

小高一臉疑惑,正想開口詢問,黃叔招呼我說。

「監控調出來了,你過去看吧。」

我答應了一聲,給了小高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向監控走了過去。

同時把女領導請了過來,她沒好氣地走過來,居高臨下地瞥了一眼監控,又是一頓冷嘲熱諷。

「你們不會又要用這截視頻糊弄我吧?看個十幾次最後再告訴我鐲子找不到了?」

「要是找不到,我看你們幾個都不用幹了!」

我平靜地看著她,心想我要是不幹了準備搞它個兩敗俱傷,估計周建基能跪著求我回去。

女領導被我看的有點不安,她瞪我一眼。

「你看我幹嘛?腦子有病?」

我收回了目光,決定不和女人多嘰歪。

「是這樣的,我有幾個問題想問你,早點找到鐲子,對大家都好。」

也不用你成天逮著幾個保安可勁兒欺負了。

我嘴角抽了抽,在心裡想到。

女領導仍舊是一臉菜色,不過沒說什麼,不耐煩地讓我快問。

我點開錄像,把進度條拖到女領導回頭的時候暫停。

「請問當時你為什麼回頭?」

女領導嗤笑一聲,嘲諷道。

「你就是為了問我這個?不會是想拖延時間吧!那麼多天前的事情了,我怎麼知道?」

我沒說話,只是平靜地看著她。

女領導大概是被我看的有些發毛,抿了抿唇心不甘情不願地說。

「當時……當時我記得感覺到身後有人在碰我,我回頭去看,發現什麼都沒有。」

我思考了一下,很有可能是那個看不見的人趁這個時候把她的金鐲子拿走了。

可其他問題隨之而來,金鐲子那麼沉的一個東西,不見了她還能感覺不到?

而且要是邪魅的話,它拿人家鐲子幹什麼,它又不能戴!

不過也不一定,萬一是個女的呢……

我還認真地思考了一會兒,很快就打消了這個莫名其妙的想法。

「你問這個幹什麼?」

女領導不快地盯著我,她自從來了好像就要把我們幾個活吞了似的。

我摸著下巴想了點別的,繼續播放錄像,又在她丟鐲子的一瞬間暫停下來。

「從監控里看鐲子是這個時候丟的,你難道沒有感覺到嗎?鐲子那麼大一個東西,掉在地上聲音肯定不小。」

女領導面色難看了起來,聲音尖銳。

「我要是感覺到了還至於來找你們嗎?你當我閑的沒事幹來這種地方和你們鬧著玩是嗎?」

她越說越氣,好像我質疑她戳了她的痛處一樣,她一巴掌帶著風向我扇了過來!

我差點被她打到,連忙低頭躲了一下,讓她這一巴掌擦著我頭髮過去打了個空。

剛剛畫符耗費了我不少體力,要不然她都別想碰到我身上任何一根毛。

可以看的出來這一巴掌女領導用了十成的力氣,她沒打到我,反而自己踉蹌了一下,模樣狼狽,很快她就漲紅了臉。

「你!你叫什麼名字?我立馬讓周建基開了你!」

她怒吼完氣的在原地打轉,好像一頭暴躁的母獅子。

我仍舊平靜地看著她,把自己的名字說了出來。

「我叫姜太龍,你現在就可以找周建基說明情況,我來這裡是為了賺錢的,又不是來挨打的,我又不欠你什麼,憑什麼讓你動手?」

「看在你是個女人的份上,我不對你動手,但下一次就不好說了。」

女領導愣了一下,她再怎麼豪橫也還是個女人,表情變得難看起來,敢怒不敢言。

我十分禮貌地問她。

「鐲子還找嗎?不找的話我就先走了,你想開了我得找周建基,光放話沒用的。」

小高沒想到我竟然這麼猛,一時愣住了,獃獃地看著我,眼神中還透露著崇拜。

女領導咬牙切齒地看著我,最後死死放了句狠話。

「行,今天要是你能找到,這件事就算了!要是找不到的話,這個月你別想拿到一天的工資!」

我挑了挑眉,這話說的未免有點太豪橫了,也不知道家裡是什麼背景。

「我還有個問題,當時你去的是哪個倉庫?」

女領導聽了我的問題古怪地看我一眼。

「這不屏幕上寫著嗎!D區565倉庫,怎麼,你沒長眼?」

我已經學會無視她的冷嘲熱諷了,全當她在放屁。

「這份監控被人修改過,你所在的倉庫不是565倉庫。」

我淡然地解釋了一下,看著她的臉色一變,又好心說了一句。

「所以你再好好想想,當時你去的到底是哪個倉庫?」

女領導愣怔了一會兒,突然尖叫起來。

「不可能!我去的就是565倉庫!」

我嘆了口氣,無奈地搖了搖頭。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你堅信鐲子就是丟在565倉庫,但我們可以去看一下,你就明白到底是不是了。」

女領導說不出話來,眼睛瞪得大大的,死死瞪著屏幕。

我嘆了口氣繼續說。

「而且那天你們並沒有參觀D區,這件事你不會不知道吧?」

。 回到自己辦公室,孟勻易隨即安排匯款事項,同時讓田羽幫忙整理慶典費用,自己則打電話詢問趙小玲,確認了飼料廠為雷正報銷當天開銷的慶生費用三萬多元。

他用最快的效率整理好清出數據,並註明相應資金流程,交給了雷志森。

一轉眼到了下班時間,大家都收拾好往外走。

韓唯寶:「孟經理,下班了。」

「你們先走,我趕份資料,要加班。」孟勻易隨口回答,仍舊專註地敲著鍵盤。

田羽聽著,刻意放慢了整理桌面的速度,見大家都離開,就從自己辦公桌側櫃中取出一桶速食麵和兩根火腿腸,迅速放到孟的面前,並隨意拿了幾張廢紙張蓋在上面:「給你的。」

說完,拔起長腿,小跑著出了辦公室。

楊芳下班到家,天色已昏暗。

她翻了翻冰箱,找出一袋速凍豬肉餡水餃,然後從廚櫃中取出一個精緻不鏽鋼湯鍋放在電磁爐上,往湯鍋中加了三份之一純凈水,開啟了電磁爐開關鍵。

包里的手機鈴聲響起。

「喂,楊芳,下班了吧?」剛取出手機放到耳邊,對方聲音就過來了。

「是老同學啊,今天怎麼突然想起我了?」楊芳邊回話邊看著湯鍋。

「好久了,都不主動找我,好像失蹤了你。今晚我倆見見,有重要話題跟你聊。現在就出來,我在環球樓下等你。不要吃飯啊,等下外面一起。」。

楊芳陪著這位老同學兼前閨蜜,在環球商業中心逛了一間又一間服裝店,閨蜜的手上已經提了整整兩大袋服裝和鞋帽,有她自己的,也有跟隨她一起來的兒子的。

楊芳見自己的閨蜜似乎還意猶未盡,埋怨到:「好了吧,大姐,走得我腿都軟了。早知道吃了水餃再出來陪你。」

「對,虧你提醒,吃飯去。」,說著,她們走進肯德基餐廳。

孟勻易眼光從電腦屏上移開時,正好又看到面前的桶面和火腿腸,他臉上不由一笑,自言自語:「小田,謝謝你的愛心晚餐,好吧,現在就來感受這份關心的味道。」

雷志森家裡,雷正、雷鳳、黃建立等人正聚在一起,陪著他小酌。

雷志森瞪著雷正,表情嚴肅、挖苦到:「阿正,聽說你這次去成都很是風流。方不方便給你大姐、大姐夫炫耀一下。」

雷正滿臉通紅:「別去理會雨棠亂說,我那是公事出差。」

雷志森更生氣了:「小葉亂說?那她怎麼連你同機那個女孩的名字都知道?做什麼事都要照顧一下自己老婆的感受,千萬別再胡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