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幹了什麼?」

「自己看。」源梨雅低頭喝了一口味噌湯。

「三菱東京ufj銀行:賬戶收入+1000000円,交易時間:04月18日19:11分」

1234……6個0?

「一……一百萬?!」江源新一震驚的直接站起來,「你你你你直接轉了我一百萬円?」

「什麼?!」

裕美奪過手機,然後表情跟江源新一一模一樣,滿臉的不可置信。

「免得有些人天天說妾身白嫖,加上這兩天你的表現不錯,特別允許你做妾身的米蟲,以後妾身可能沒事就到你家蹭飯,這點錢算是妾身一個月的生活費,如果妾身白天睡著了想吃東西,你也得負責給妾身買,知不知道?」

「白天?白天我要上學,放課後又要去打工,我們相遇的機會不大。」

「明天你就知道了。」她的語氣飽含深意。

源梨雅繼續淡定的喝湯:「對了,不準引誘妾身說那些奇奇怪怪的稱謂,否則……」

她伸出舌頭在慘白的牙齒舔了一圈兒,猩紅的眸子放出寒光:「吃了你!」

江源新一哆哆嗦嗦的捧著手機,這女人到底什麼來頭啊,一聲不吭就給她轉一百萬,還只是生活費?

要知道他冒著危險連續肝了好幾個任務,也才不到80萬円啊!

裕美的呼吸有些急促,她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多錢。

「可惡啊!」

「我明明對她充滿敵意,可為什麼忽然之間就變得親切起來了?」

「不行!一定要堅持自己,不能被敵人的鈔能力收買!」

她深吸一口氣,語氣發顫:「歐尼醬,這……這錢臟,我……我們不……不能要。」 可是,一直暗戀沈勇的甄靈聽到了這些話,完全不覺得煞風景。

甚至還覺得沈勇是在關心她!

心裡別提有多暖了!

「我不怕扎!男生臉上長鬍子,更顯得有男子氣概!你好有男人味啊!我好想永遠都能這樣抱著你!」

甄靈說著,還是依舊緊緊抱著,絲毫沒有鬆開沈勇的意思。

這麼多年,一個人苦心經營飯店的甄靈,非常非常想要有一個依靠。

聞言,沈勇感覺事情發展的有些不太對勁。

本來沈勇是在說盆盆香飯莊的經營問題的,甄靈怎麼把話題一下轉到了個人感情上了?

對於一般的男人來說,哪怕他不好色,如果聽到神仙姐姐甄靈抱著他,說出來這種暗示荷爾蒙的話,肯定也會熱血沸騰,歡喜不已的。

可是,對於現在滿腦子都是生意的沈勇來說,甄靈這樣的暗示,只是在他的心裡打了一個小水花,隨即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甄靈!我理解你想表達的意思!不過,你剛才說的這些話,以後不要再跟我說了!我已經心有所屬了!」

沈勇淡淡地道。

聞言,識大體的甄靈當然知道,這是沈勇在委婉拒絕她,而且有意地和她疏遠!

甄靈心中剛剛燃起的小火苗,瞬間就被澆滅了!

「哦!我知道了!勇哥!對不起啊!我剛才沒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緒才會那樣的!我以後只偷偷地想你!不說出來!」

甄靈鬆開沈勇,低著頭,用手揉著眼睛,不好意思地低著頭。

「甄靈,說了這麼多,你好像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啊!感情的事情先放一放,你先告訴我,這飯莊到底發生了什麼?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子呢?」

沈勇從餐桌的紙巾盒子里,抽出來一張紙巾遞給甄靈,問道。

甄靈接過紙巾,細心地擦著已經哭紅的大眼睛,坐到椅子上平復了一下剛才悸動的心情。

「勇哥!其實,盆盆香飯莊之所以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就是因為感情的事情鬧的!」

甄靈平復好心情,有些惆悵地道。

「啊?不會是因為想我吧?」

沈勇一臉迷茫地問道。

「沒有啦!不是因為你!其實,我把話已經說到這份上了,就不再瞞著你了!」

甄靈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道,「是張峰!」

原來,就在沈勇幫甄靈治好了臉上毒痘瘡的第三天,甄靈摘下來戴了三年的面紗,以真實的容貌示人!

盆盆香飯莊的老顧客,聽說甄靈竟然摘下面紗做生意了,一個個全都想要來看看甄靈的真容!

許多人看到了甄靈仙女般的容顏之後,吃飯的目的就變得有些不太純潔了,千方百計地想要在甄靈的身上揩油!

甚至有些膽大的傢伙,竟然公然占甄靈的便宜!

為了做生意,甄靈不想得罪客人,只好忍氣吞聲!

只要沒有觸到她的底線,甄靈都會笑臉招待!

沒想到,甄靈的忍讓,卻讓這幫沒安好心的傢伙,更加的得寸進尺!

有一次,一位賣魚的小老闆帶著他手下的員工,來到盆盆香飯莊就餐。

就在甄靈帶著他們去包間的時候,那位長相猥瑣的小老闆竟然在身後,趁甄靈不注意,撩了一下甄靈的漢服裙擺。

撩得很高,還扯了兩下,彎著腰,往上偷看了一眼!

雖然甄靈裡面穿著防狼安全褲,沒有讓那個小老闆看到春光!

可是,小老闆這種觸及了道德底線的惡劣行為,一下子惹惱了甄靈!

就當甄靈想要臭罵那位小老闆的時候,從另一個包間里出來的張峰剛巧看到了小老闆撩甄靈裙擺的一幕!

甄靈可是張峰一陣深愛的女生啊!

平時看到有男客人距離甄靈近一點,張峰就會默默地在心裡吃醋!

現在竟然有人敢偷看甄靈的裙底!

張峰頓時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

二話不說,朝著那個小老闆衝過去,劈頭蓋臉就是一頓揍!

那個小老闆就是一個好色的慫包,看著凶神惡煞的張峰,也不敢還手,只是灰溜溜地,捂著流血的臉走了,再也沒敢來!

這件事,不但沒有影響盆盆香飯莊的生意,反而讓盆盆香飯莊的生意更加的紅火了!

而且,以前那些喜歡占甄靈便宜的人,變得收斂了很多!

見這種情況,甄靈雖然嘴上不說感激張峰的話,但是平時的態度上對張峰轉變了很多!

以前的甄靈,知道張峰喜歡她,所以她平時都故意疏遠張峰,從來不和張峰單獨見面!

現在的甄靈,明顯不再疏遠張峰了,有時候還會和他開個小玩笑!

甚至,客人少的時候,甄靈還會從冰箱里拿瓶冰鎮飲料給張峰喝!

甄靈對張峰的這種改變,讓張峰打心眼裡開心,認為是自己的真心打動了甄靈!

老闆給員工送水喝這件事,在其他人看來,再平常不過了!

可是,張峰卻把這件事理解歪了!

他將這件事,與大學門口的車上放飲料的「江湖暗語」聯繫到了一起!

張峰認為甄靈給他送飲料,是在給他暗示,意思是「喝我水」!

即「和我睡」的潛台詞!

其實,甄靈哪知道送瓶水還會被張峰這樣誤解啊!

好傢夥!

張峰這樣一聯繫,那可真是把他給樂壞了,簡直就跟著了魔一樣!

一天到晚,不論張峰何時看到甄靈,他都覺得甄靈在「暗示」他!

每一次看到甄靈的「暗示」,張峰都會站在那裡發愣好大一會,浮想聯翩一番,做一場白日春夢!

還在腦子裡演繹著和甄靈親熱的畫面,從一進門的壁咚,到沙發上的溫存,再到床上的實質進展!

一系列的想象,在張峰的腦子裡就像看小片一樣,是那麼的真實,那麼的幸福!

可是,等身體一哆嗦的時候,張峰才清醒過來,發現他自己入戲太深,洪荒已去。

終於有一天,張峰鼓足了勇氣,買了鮮花和禮物,在甄靈不知情的情況下,和店裡的女服務員「密謀」了一場表白儀式!

晚上十一點下班的時候,兩位女服務員對甄靈說要給張峰慶祝生日,希望甄靈能到包間里捧個場,熱鬧熱鬧!

甄靈當時也沒有多想,在兩位女服務員的帶領下,來到了包間門口。

誰承想,甄靈一進包間的門,頓時就意識自己「被騙」了! 陸凡心裡很憋屈,我招誰惹誰了?怎麼總有妹紙想睡我?

小冰是很漂亮,可沒有肉身的她,和鬼魂其實沒兩樣。

剛穿越的時候,他還一度認為小冰是只女鬼,他被纏上了。

「你先幫我把她弄走,至於條件的話,可以慢慢商量。」

小冰也很釋然,點了點頭,笑道:「你先支開他,跟我來。」

陸凡立馬掙脫了赤魅的雙手,赤魅挪了挪身子,還想蹭過來。

「打住!女孩子要學會矜持,這樣吧,你先等我一會。」

說完就跟著小冰來到了一堵牆后,小冰施法屏蔽了所有神識。

「她應該看不見吧?」

陸凡一臉擔憂的道,畢竟真仙的神識可是無物不破的。

「主人請放心,這是絕對干擾波,就算是龍母也發現不了。」

所謂系統出品,必屬精品,陸凡這才放心的鬆了口氣。

「那你快把她弄走吧,這孤男寡女的,讓人撞見了可不好。」

陸凡其實是擔心他老婆,到時候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小冰雙肩落地,細看只是一縷魂光踩在堅實的地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