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誰?這麼快把我忘了?你真是好沒良心啊!你看看我是誰?”

控制耿瑤瑤的女鬼“咯咯咯”地笑起來,在耿瑤瑤的臉輕輕一抹,一張既熟悉又虛幻的臉出現在秦巖面前。

看到這張臉,秦巖不由眯起了眼睛。 “原來是你!”秦巖咬牙切齒地說。

秦巖怎麼也沒有想到,控制耿瑤瑤的女鬼居然是秦嫣然。

想必秦嫣然使用的是魂魄離體的道術,只有這樣才能耿瑤瑤的身。

不過這對秦嫣然的損害很大,畢竟她還沒有死,並不是鬼。

“哼!你殺了我至親至愛之人,我當然要找你報仇了!”

秦嫣然咬牙切齒的說,眼神滿是憤恨。

“你是怎麼和白家勾結的?”

“哼!如果我們早一點聽白家人的話,我爺爺不會死了。”

原來白家早想和秦家聯手對付秦巖,只可惜秦冠宏一直沒有同意,他還是想將秦巖招來當孫女婿,畢竟秦巖是九陰九陽之體,千年不遇的才。

白家看到秦家不願意聯合,想到了從馬家下手,於是有了白家暗通靈異部門的事情,將馬家以及其他陰陽世家調到度假村,調查度假村人口失蹤的事情。

“我明白了!”

秦巖憤怒地看着秦嫣然,他終於想明白白家爲什麼知道戰孤城和骷髏兵的存在了。

肯定是秦嫣然告訴白家的。

當初戰孤城和骷髏兵的出現,只有秦嫣然他們見過。

“明白也已經晚了!要怪只能怪你殺了我爺爺!”秦嫣然冷笑起來。

秦冠宏的死並不能怪秦巖,這畢竟是秦家一直在找秦巖的麻煩,否則秦巖也不可能動手。

這像現在很多闖紅燈的人,他明明不遵守交通規則被撞死了。

但是死者家屬卻不這麼想,他們覺得都是司機的錯,如果司機不開車不會撞死人了。

“秦巖,你來吧!如果你還想見你父母!”秦嫣然嘿嘿冷笑起來,眼紅色的光圈閃過一道妖異的光芒。

“主人,不可,秦嫣然開的這輛車是靈車,這是開往鬼門關的車!”

慕容雪菡站到秦巖面前,攔住了秦巖的去路,眼神陰冷地看着秦嫣然。

她不能眼睜睜地看着秦巖去赴死。

“哼!來不來你隨便!”秦嫣然踩下油門準備離開。

惡魔總裁,我沒有…… “等一等!”秦巖叫住了秦嫣然,轉過頭拍了拍慕容雪菡的肩膀,對她說:“雪菡,我必須跟她走,因爲我父母在她的手裏。狐小媚他們也在她的手裏。”

停頓了一下,秦巖接着說:“如果你被他們擄走了,我也會毫不猶豫的去救你,哪怕是刀山下火海。”

入骨相思知不知 聽到秦巖這樣說,慕容雪菡咬住了嘴脣。

她知道她無法說服秦巖,只能默默的看着秦巖向秦嫣然的車走去。

蔣婉兒他們看到秦巖了秦嫣然的車,他們想開口阻攔最後卻又紛紛閉了嘴。

他們心裏面也知道他們不可能勸住秦巖。

當秦巖坐到副駕駛後,秦嫣然嫉妒無的說:“好恩愛啊!不過你們恩愛不了多長時間了。”

“快開車吧!廢話真多。”秦巖沒好氣的說。

秦嫣然冷哼了一聲,開車向學校裏面走去。

在秦嫣然剛剛發動汽車的時候,秦巖揮出左手向秦嫣然的肩膀拍下。

他準備在車制服秦嫣然。

畢竟秦巖現在已經是天師了,實力更是可以和天尊肩,對付一個天師級別的秦嫣然那是遊刃有餘。

不過,秦巖的手卻拍在了他們兩個人之間的空氣。

秦嫣然哈哈狂笑起來:“秦巖,你以爲我是傻瓜嗎?我早在你我之間佈置了結界,你是不可能傷到我的。”

秦巖神祕的笑起來:“哦,是嗎?”

說罷,秦巖的手突然綻放出濃郁至極的魂力。

看到這裏,秦嫣然的臉色在瞬間大變,並不由自主的驚聲叫喊起來:“啊!天尊。”

秦巖沒有說話,他的手穿過結界拍在了秦嫣然的肩頭,並且順着肩頭摸到了秦嫣然的頭頂。

“天圓地方,律令九章,陰陽借法,納魂收魄!”

隨着秦巖唸完咒語,秦嫣然的魂魄被秦巖從耿瑤瑤的身體裏強行揪了出來。

沒有了秦嫣然的魂魄支撐,耿瑤瑤脖子一歪,“砰”的一聲趴在了方向盤。

她的下巴磕在了喇叭,喇叭立即長鳴起來,十分刺耳。

秦巖將耿瑤瑤扶起來,讓她靠在椅背,然後對着秦嫣然的眉心點去,秦嫣然的魂魄在瞬間縮小,變成一個巴掌大的小魂人。

秦巖攥住秦嫣然的身子,像攥住了一個巴掌大的布娃娃。

“你沒有想到你也有今天吧?”秦巖嗤笑起來。

“要殺要剮隨你的便!”秦嫣然閉了眼睛,揚起了脖子,等候秦巖殺了她。

秦巖搖了搖頭:“現在還不是時候,現在殺了你,白家的人會知道。”

秦巖將食指按在秦嫣然頭頂,念動搜魂咒開始對秦嫣然搜魂。

搜完魂,秦巖拿出一個魂瓶,伸出指和食指,夾住秦嫣然的身子將她扔進了魂瓶。

蓋蓋子後,秦巖將魂瓶收進了褲兜。

經過搜魂,秦巖大概已經知道了白家的陰謀,他也想到了相應的對策。

“蔣婉兒,你附身在耿瑤瑤的身,咱們今天給他來個以假亂真。”秦巖對蔣婉兒招了招手。

蔣婉兒點了點頭,化作一道陰氣從耿瑤瑤的頭頂鑽進了耿瑤瑤的體內。

片刻後,耿瑤瑤睜開了雙眼,眼精光四射。

看到蔣婉兒了耿瑤瑤的身,慕容雪菡有些不樂意了,她嘟起嘴撒嬌似的說:“主人,那我呢?”

“你們留在這裏。”

“啊?主人,萬一你有危險怎麼辦?”慕容雪菡擔心的說。

“我們兩個實力都達到了天尊,即便被識破了也能全身而退,你們放心吧!”

秦巖大聲的安慰慕容雪菡,同時向李天霸他們望去。

慕容雪菡無奈的嘆了口氣,自言自語的說:“唉!誰讓咱們實力不高呢!看來我也要好好的努力了,爭取有一天能晉升到鬼皇。”

慕容雪菡這句話看似是說給自己聽的,其實是說給秦巖聽的。

她的口氣充滿了酸氣,誰都能聽出來她吃蔣婉兒的醋了。

秦巖無奈的搖了搖頭,沒有再說什麼。

蔣婉兒也假裝沒有聽見,一腳油門下去,開車進了學校。 “主人,我們去哪?”蔣婉兒一邊開車一邊問秦巖,語氣充滿了恭敬和愛慕。

“去鬼門關!”秦巖翹起嘴角笑起來。

按照白雙喜的計劃,白雙喜想讓秦嫣然將秦巖帶進學校,但是秦嫣然想報仇雪恨,準備將秦巖送進鬼門關。

秦巖準備按照秦嫣然的計劃執行,這樣可以引出白雙喜。

如果按照白雙喜的計劃,他們只會進入白雙喜設計的陷阱。

“啊?什麼?”蔣婉兒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巖,她沒有想到秦巖居然會這麼做。

“放心吧!我自有道理!”秦巖露出了神祕莫測的笑容,同時將自己的計劃告訴了蔣婉兒。

聽完秦巖的話,蔣婉兒眼閃過興奮的光芒。

她點了點頭,伸出手按在了後視鏡。

後視鏡立即蒙了一層水霧。

當蔣婉兒將面的水霧擦乾淨之後,後視鏡顯示的不再是車後的景物,而是一片陰氣森森的場景。

緊接着,原本還行駛在校園的汽車,頓時陷入了一片黑暗之。

秦巖知道,他們已經開了黃泉路。

在這時,一聲驚天厲喝從天空傳來:“秦嫣然,你好大的膽子,趕快將車開回來!”

秦巖給蔣婉兒使了一個眼色,蔣婉兒調節聲帶,用秦嫣然的聲音說:“哼!秦巖殺了我爺爺,還殺了我們秦家那麼多人,我是不會將他交給你的!”

“秦嫣然,難道你不怕你們家族的人死在我的手裏面嗎?”白雙喜氣急敗壞地說。

“你敢!”蔣婉兒裝出憤怒無的樣子說。

其實此刻無論是蔣婉兒,還是秦巖,都希望白家殺掉秦家的人。

雖然秦家現在沒有天尊級別的高手,但是天師還有不少,如果秦家和白家聯合起來,實在是不好對付。

如果白家殺掉了秦家人,秦巖他們不但沒有了秦家這個後顧之憂,同時在對付白家的時候,也少了很多阻力。

可謂是借刀殺人一舉兩得的妙計。

“我數到三,你馬把秦巖給我送回來,否則的話,哼哼……”

白雙喜後面的話沒有說出來,但是意思已經表達的很明白了。

蔣婉兒不說話,繼續沿着黃泉路往前開。

路秦巖看到很多孤魂野鬼遊走在黃泉路,那種感覺像夏天開車回到農村,看到農民們在田裏面幹活一樣。

不過這些孤魂野鬼是在遊蕩,而農民是在幹活。

“一!”白雙喜大聲地說。

“二!”白雙喜拔高了聲音。

“三!”白雙喜憤怒地大吼起來。

“你們看到沒有,這是秦嫣然不仁,可不要怪我們不義!”白雙喜嘿嘿冷笑起來。

緊接着,秦巖和蔣婉兒聽到了一陣淒厲的慘叫聲。

蔣婉兒壓低聲音對秦巖說:“主人,你的這個辦法真好,居然不用動手,將秦家的人除掉了。一會兒白家的人也會出來!我們等他們吧!”

幾分鐘後,在黃泉路的前面,蔣婉兒看到了一塊塊石頭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主人,這是誰搬來的石頭,不會是白家人吧?”蔣婉兒疑惑無地說。

秦巖擰起眉頭想了想,點了點頭說:“極有可能,看來白家人早想除掉秦家人!”

“啊?他們不是盟友嗎?”蔣婉兒不解地問。

“秦冠宏沒有死的時候肯定是,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秦家沒有了天尊級別的高手坐鎮,充其量是毛家和馬家的級別!他們根本沒有資格和白家平起平坐!”

原來秦巖猜對了。

其實白雙喜早預料到秦嫣然想殺掉秦巖爲自己的至親之人報仇。

不過爲了除掉秦家人,白雙喜故意讓秦嫣然來辦這件事情,爲的是找藉口殺掉秦家人。

剛纔秦巖還特別怪,爲什麼白雙喜喊“一二三”的時候速度那麼快,原來是不想給秦嫣然思考的機會。

如果白雙喜真的想挽回秦嫣然,肯定會慢慢的喊,留給秦嫣然一定的思考空間。

即便到了最後一刻,也會多等一會兒。

“想不到咱們雙方想到一塊了!”蔣婉兒捂住嘴笑起來。

她覺得秦家人死的太慘了,簡直是被坑死的。

“別笑了,注意路,我們被白家人攔住了!”秦巖悄悄地給蔣婉兒傳音,生怕白家人聽到。

蔣婉兒看到幾塊大石頭面站着七八個人。

不用問蔣婉兒也知道,這肯定是白家的人。

“秦嫣然,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搶走屬於我們白家的東西!”站在最間的一個男人聲音陰沉地說。

他的聲音和剛纔說話的白雙喜一模一樣。

秦巖和蔣婉兒估計,他是白雙喜。

拜託花少滾遠點 白雙喜看起來約莫二十多歲,不但長得俊朗,而且氣度不凡。

“哼!秦巖不是白家的東西,他是人!”

聽到白雙喜辱罵自己的主人,蔣婉兒有些不樂意。

“哦!他都把你拋棄了,你居然還向着他說話,真是一個傻女人啊!”白雙喜嘿嘿冷笑起來。

“秦嫣然,今天讓我嚐嚐你這秦家千金的滋味吧!”

白雙喜還沒有嘗過被鬼身的女孩,再加耿瑤瑤的肉身這麼漂亮,而秦嫣然的魂魄也是那麼的靚麗,他頓時動了邪心。

“無恥!”蔣婉兒憤怒地大吼起來,同時攥緊了拳頭,準備隨時給白雙喜致命一擊。

“不要暴露氣息,小心被他們發現。”秦巖悄悄給蔣婉兒傳音,依舊假裝昏迷。

如果此刻蔣婉兒因爲憤怒暴露了氣息,絕對會驚走白雙喜。

秦巖不想功虧一簣。

現在最好的辦法是等白雙喜他們送門,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他們一舉拿下。

“知道了!主人!”蔣婉兒強行將自己的憤怒壓下來。

“嫣然,聽說你還是個黃花大閨女,這個耿瑤瑤也是一個黃花大閨女,不過你們放心,我會很溫柔的,我會讓你們的第一次不是那麼痛!”

白雙喜從石頭跳下來,一邊猥瑣地笑着,一邊向蔣婉兒走去。

其他的白家人也一樣,笑眯眯地跟在白雙喜身後,希望白雙喜吃完肉能給他們留一口湯。

以前他們也經常這樣做。

白雙喜爽完了,他們能接着爽了。 看到白雙喜齷齪又無恥的笑臉,蔣婉兒胸涌起無邊的怒火,直竄頭頂。

總裁太霸道 一腳油門下去,蔣婉兒開車向白雙喜他們撞去。

只是靈車剛剛發動熄火了。

白雙喜肆無忌憚的哈哈大笑起來:“我早在靈車裏面做了手腳,你想撞我,做夢去吧!”

蔣婉兒裝出恍然大悟又驚訝無的樣子:“原來你早在算計我,你早想對我們秦家動手對不對?”

其實蔣婉兒早知道了白雙喜的陰謀。

“是又如何?秦冠宏死後,你們這些秦家人只配給我們白家人當炮灰。”

白雙喜一邊說着一邊走到了車門門口,並且拉開了車門。

蔣婉兒冷笑一聲,伸出手向白雙喜的脖子抓去。

白雙喜以爲蔣婉兒是秦嫣然,歪了一下身子向一邊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