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說這。

張侯爺頓時神色不自然了幾分,

「他也是的情有可原才會如此,既白將軍惱怒此事,那我事後真相大白我自會親自請罪!還白家一個公道!但眼下,也希望白將軍能配合我一番!倘若對我的人心存有疑,那大可讓聖上派人一同前去!必不會讓白家遭受半分委屈!」

「……」

話說到這,白老將軍也沒了反駁的餘地!

縱然是張小郡王帶人擅闖,那張家查清一切后也自會請罰,且為了避嫌連人都由著聖上親自指派,可謂是乾脆利落,也讓他再無任何反駁的道理!

果然。

聖上聞言也頓時開口,

「既如此,那便由著太醫院的人隨著一同前去罷了,查清以後倘若與白四姑娘沒有半分瓜葛,那……」

「張家願擔一切罪責!」

「……」

此時。

板上釘釘再無餘地!

白老將軍的臉色也頓時徹底沉了下去,與張家和聖上指派的人一同回了白府,朝堂上其他眾人也止不住的暗自私語…

**

「主子,可要出手?」

「……」

傅墨遠微微一頓。

如今。

朝中諸多勢力皆是已暗中表態,但將軍府丞相府尚書府和張侯府卻遲遲未曾表露半分,擺明了不參與儲君之爭私下更沒有傳出半分風聲。

若想拉攏,眼下賣個人情倒極為合適。

只是……

他神色諷刺,

「縱是想幫,恐怕白將軍也不會領情……」

之前因白明陽之事送葯被拒又被當眾撇清關係,如今縱是白家患難又如何?他自不會這個節口再湊上去,

「況且,若真要幫也需等他進了絕境,屆時拉他一把才會感激涕零,縱張侯府不及白家勢大,倘若比白家識相的話,也未嘗不可拉一把……」

傅墨遠眸子閃爍,嘴角噙著一抹冷笑,

「且看他們這番誰佔上風罷了。」

鷸蚌相爭,他自要看清場上情況究竟如何才肯站出表態,但殊不知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

**

丞相府。

此時沈棲梧也聽到了幾分風聲,神色淡淡的在書房前,手中執筆隨意的勾勒著線條,語氣更是淡漠似完全沒有將這事兒放在心上,

「父親何時啟程?」

「後日便出發前去,東西都置辦好了,但卻不容夫人一同前去……可是…帶著了那邊的人,聽說二公子也會一同前去。」

「……」

她手下微頓。

點點墨痕頓時從紙上蔓延開來,也讓沈棲梧的臉色頓時沉了下去,扯了扯唇角卻是言語間透著幾分諷刺,

「父親對他倒是頗為看重,聽說過些日子尚書府的私宴也給他下了帖子?」

「確實如此。」

「呵呵……」

沈棲梧冷笑一聲,

「只是不知道他但不擔得起父親這般另眼相待了!」

話落。

手中的筆更是被她緩緩落下,白紙間萬里河山頓時躍入眼帘,只是遠遠山峰間那一團暈開的墨水頗為扎眼,沈棲梧只是輕掃了一眼,便將紙皺成一團隨意的丟入了地上,聲音微冷道,

「他既去了,那便也不必回來了!」

「……」

至於沈明珠究竟如何。

她卻是絲毫未在意,無論如何她都無法在此事中撇清關係,自不用她在費心算計……

**

此時。

將軍府內。

原本僵持在沈明珠院中的眾人,在白老將軍和張老侯爺以及將聖上的人回來后,也全都鬆了口氣,一個個全都將劍收了起來,氣氛也稍稍緩和了幾分。

張老侯爺一來便將目光落在了沈明珠的身上,上下打量她一眼眼神中頓時閃過幾分驚艷,語氣微沉,

「確實是個美人兒,倒不怪我兒另眼相待了!」

「……」

沈明珠臉色一冷,

「確實,張小郡王當初耳若不是對街上女子另眼相待,也不會落得現在這個下場了!我還當只他如此,倒沒想到是『一脈相傳』!」

「你說什麼?」有些累今天不寫了。

《葉家小怪物的躺贏之路》明天見「那我就先把臉弄的漂漂亮亮的。」按照使用順序,莫小漁先是用爽膚水打底,然後敷上面膜。

敷面膜的時候,和露娜商量熱搜如何處理。

面膜時間一到,莫小漁拿下面膜的瞬間就覺得臉頰舒服了許多,又塗上了精華和修復霜,仔細的用指腹在臉上按摩,最後塗上保濕霜,對着鏡子一照,臉頰上的紅痕已經淡了很多,不仔細看根本發現不了。

「真不愧是五位數的護膚品啊。」莫小漁感慨道。

「效果確實不錯。」露娜附和道,忍不住盯着莫小漁的臉瞧。

《月半影后穿書後被寵上頭條》第62章第二種方案 「蠱蟲!」

此時葉飛也是倒吸一口涼氣,這個東西葉飛是知道的,蠱蟲吃到肚子裏后,只要有人敲打特殊的鼓點,那就蠱蟲鑽入血脈,就開始撕咬,讓中蠱之人痛不欲生。

李商海要是吃了蠱蟲,那這輩子就完全掌控在千頭龍的手裏了。

白道雙煞和黑玫瑰臉色巨變,這可不是什麼好事,但是他們還是希望李商海吃下的,只要李商海吃了這蠱蟲,他們能安全離開,還能獲得五百萬,十分有利。

唐月覺得李商海不會吃,既然李商海招募人手,說明李商海就是帶着反擊的目的來的。

「吃了這蟲子,你們就可以離開。」

黑蛇直接說着,她再次坐下,等待着李商海的答案。

李商海渾身劇震,這東西本以為在電視劇上會出現,沒想到現實中也有,現在李商海徹底明白,為什麼那麼多商人不敢反抗千頭龍,不是因為千頭龍多強大,而是他們都服用了蠱蟲。

「不要吃,我們幾個帶你絕地反擊。」

唐月直接對着李商海說着,她這輩子最痛恨的就是威脅,如今李商海被如此算計,唐月看不下去了。

「對!不要吃。」

葉飛此時也說着。

「你個廢物插嘴什麼?有你什麼事情?」、

黑玫瑰聽到葉飛說話,瞬間就是怒懟著葉飛。

「對,你有什麼權利說話?弱者就請閉嘴!」

白道雙煞也是說着,他們心中希望李商海吃下,但是不好明說,如今唐月和葉飛讓李商海不要吃,他們自然稍微阻攔一番。

葉飛沒有說話,這個節骨眼,不是鬥嘴的時候。

李商海看着黑蛇,然後伸手去拿那白色的蟲子,但是李商海快要拿到那蟲子的時候,手忽然轉變了方向,直接拿走了桌子上的儲存卡。

「不好意思,我不吃!」

李商海終於做下了決定,他緩緩的後退著,眼中帶着戰意,李商海順手把儲存卡扔進了海里,機密只要不落在其他人手中就好了,裏邊都是李商海的私隱。

扔進海里,自己要是死了,公司起碼能被兒子經營下去,機密泄露,那一切都完了。

白道雙煞和黑玫瑰都是心中緊張了起來,李商海竟然不吃,那只有保護了。

黑色嘴角揚起一抹笑容,她緩緩的從椅子上站起來。

「既然如此,那就要你命!」

黑蛇剛說完,地板上忽然嘩啦啦的動了起來,好幾個人影從地板之下破板而出。

「走!到外邊空曠的地方去!」

葉飛喊一嗓子,就是拉着李商海開始朝着外邊衝去,唐月緊隨其後,幾個人拚命的朝着外邊奔跑着。

葉飛不知道這裏佈置了多少機關,第一時間衝到外邊去才是最明智的。

葉飛拉着李商海沖在最前面,在走廊里跑着。

「啪咔!」

走廊兩邊的木板忽然碎裂,一個個人提着大刀,朝着幾個人砍來。

「鐺!」

一把朝着葉飛腦袋上砍來的大刀被唐月一腳踹開,白道雙煞二人紛紛拿出一張紙牌,猛然的激射出去,那紙牌直接割斷了面前人的喉嚨。

黑玫瑰更加猛,一拳就打碎了一個人的胸膛,一腳踹飛一個,霸道非常。

「走!」

葉飛連忙拉着李商海,朝着外邊衝去,終於,幾個人衝到了夾板之上,但是外邊圍滿了人,一個個手中提着大刀,葉飛幾人被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