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經常用於轉播各種賽事的「空拍洛托姆」,亦或者是在伽勒爾地區十分盛行的「手機洛托姆」。

洛托姆圖鑑,也是洛托姆的一種新的姿態。

只不過能夠擁有洛托姆圖鑑的訓練家稀少,這個形態也不被世人熟知。

蘇緣突然不知道想從哪裡開始吐槽了。

如果換做是他本人的話,他或許都想不出這麼騷…高端的操作。

至於庫庫伊博士本人與他的熾焰咆哮虎……

「哈哈哈哈!!!」

濃煙散去,庫庫伊博士滿身都是泥土的痕迹。

他也不在意,一把摟住熾焰咆哮虎的脖子,手掌拍了拍它健碩的肌肉。

「就保持這個氣勢,如果是這個威力的Z招式,一定可以成功擊敗那隻巨金怪的!」

「吼吼哈!」

熾焰咆哮虎的臉上同樣洋溢著笑容。

一隻虎爪撓了撓腦袋,另一隻則勾搭上了庫庫伊博士的肩膀,學著庫庫伊博士的樣子,憨憨地發出笑聲。

「Scor…」

熾焰咆哮虎的笑聲有些驚到炎兔兒。

老實說,笑起來的熾焰咆哮虎一點也不好看,甚至還有些凶。

不過這在蘇緣的眼裡,卻是另一幅模樣。

「怎麼感覺,庫庫伊博士和熾焰咆哮虎有點可愛…?」

莉莉艾:???

「可…可愛?」

莉莉艾眨了眨眼睛,又認真的觀摩了一下熾焰咆哮虎。

還是好凶的感覺……

難道說,蘇緣他喜歡的其實是這種類型的?

不…不會吧?

莉莉艾的眼神中閃過一絲古怪。

「Luca!」

路卡利歐快步上前,利用波導之力與庫庫伊不知道交流了一些什麼。

「路卡利歐你的意思是說…小緣現在已經是一位格鬥技方面的大師了?」

庫庫伊有些驚訝道,他除了寶可夢訓練家、寶可夢博士這兩個身份之外,本身還是位職業摔跤選手。

格鬥技大師的稱號,他自然明白這其中所代表的意思。

「Luca。」路卡利歐頷首道,它又講蘇緣一拳擊敗拉達的事情告知給了庫庫伊博士。

「通過寶可夢的『蠻力』招式,演變開發出的格鬥技,並且依靠這個格鬥技能,成功擊敗了寶可夢?」

庫庫伊臉上的驚訝之色更加濃郁,他不需要質疑懷疑路卡利歐話語的真實性。

但是正是因為他相信路卡利歐,才更加止不住內心的驚訝。

「難道老蘇說的那些都是真的?」

庫庫伊想起了他和蘇緣父親在一次研究中互相吹牛逼的事兒了。

「庫庫伊你是不知道,我以前年輕的時候,一個人打四五隻怪力那可是一點問題都沒有!」

蘇緣的父親如此吹噓道:「我那孩子也隨我,從小就喜歡和寶可夢干架。」

「就我的那隻熾焰咆哮虎,還在火斑喵的事情,可沒少被其他的寶可夢欺負。」

「每次都是小緣把這些欺負它的寶可夢打跑的。」

庫庫伊臉色變得嚴肅。

這麼一來,也就說的通了!

莉莉艾說小緣是來請教我一下「蠻力」技能的問題。

可她卻沒說這是為了訓練寶可夢啊!?

如果小緣這次的請教是為了更好的完善由「蠻力」技能延伸出來的格鬥技的話……

就可以解釋的通…小緣為什麼不講他的蘭螳花一併帶過來了!

小緣他本來就沒想著訓練寶可夢!

「看來…我必須重新擬定一套訓練方案了啊。」

庫庫伊右手捏著下巴,目光若有所思地打量著蘇緣。

他先前的那套訓練方案是給蘭螳花量身定製的,並不適用於人類。

「格鬥術…格鬥術…」

庫庫伊將目光移向了身旁的熾焰咆哮虎,眼睛一亮。

「有了,就這麼辦!」 每個禮物都出乎意料但又在情理之中,十分合沈老夫人的心意。

過程中,沈老夫人簡直是合不攏嘴。

陸細辛送的一堆禮物,和沈佑安送的孤零零的紅寶石項鏈,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映襯著沈佑安的寒酸小氣。

有那麼一刻,沈佑安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管家和傭人們一個個全都低着頭,捂著嘴笑。

哈哈哈,二爺送的禮物跟陸小姐送的比起來就像是添頭!

——

沈嘉曜是重陽節第三天回來的。

回來之前,他沒事先打過招呼,有些突然。

所以回到老宅,屋裏一個人都沒有。

連沈佑安這個宅家精都不在。

沈嘉曜坐在沙發上,抬眸看向管家,眉眼精緻絕倫,卻又氣勢凌人。

「陸小姐呢?」

賀叔恭敬回:「陸小姐帶着老夫人和念羲小少爺出去玩了。」

出去玩?

沈嘉曜微微低着頭,眉心淡淡一蹙。

「那二爺呢?」

回來前,沈嘉曜仔細考慮過關於沈佑安的處理,之前為了顧慮沈老夫人,沈嘉曜一直沒狠心,總是對他很寬容。

但是這次,他居然算計到陸細辛頭上,這是沈嘉曜絕對不能容忍的。

所以沈嘉曜這次回來,就是為了處理沈佑安的,已經想好了怎麼處理。

就把他弄到歐洲某個小國,給他困在那裏。

「您問二爺啊。」賀叔笑了:「二爺已經走了。」

「走了?」沈嘉曜不可思議地望向管家,「去哪了?」

賀叔解釋:「老夫人說二爺成事不足,三十幾歲的人了還在啃老,她老人家現在活着,可以給他啃,但是十年後,二十年後呢,總有走的一天,到那時二爺又該如何是好?

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老夫人說,就應該趁她活着時,好好磨練二爺。」

「他去哪了?」沈嘉曜問。

賀叔回:「去非洲挖石油去了。」

噗——

沈嘉曜差點嗆著,難以置信:「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其實,對於沈二爺去非洲挖石油這件事,賀叔也是覺得匪夷所思。

覺得這個世界太夢幻。

十天前,沈二爺還在家中作天作地搞風搞雨,老夫人還犯愁,怎麼跟少爺開口,要把二爺留下。

結果,才不到十天。

沈二爺就去非洲了。

不僅如此,老夫人還高興得不得了,覺得二爺上進了。

沈二爺自己也很滿意,覺得是大項目,可以大撈一筆,樂顛顛去了非洲。

整件事情裏面,所有人都滿意,就沒有一個人不滿意的,但卻把所有的問題都解決。

這幾日,賀叔在夜深人靜睡不着的時候,就會一遍一遍慢慢思考這些日子發生的事情。

然後越想越覺得膽戰心驚。

陸小姐的手段也太高了。

他完全沒看出來她是怎麼做的,卻佈局全盤,既剔除了礙眼的存在,解決了自身的困局,又讓所有人都滿意。

連這些日子一直看陸小姐不順眼的沈二爺,在離開那天,都對陸小姐真情流露:

「你是個好人!」 「我會讓那些文會的說書先生,四處宣揚你們大齊國惡名!隨便就給人灌一個罪名!證據呢?說她紅杏出牆,證據何在?」

楚雄天冷笑着看向那些跳樑小丑。

他絲毫忘記了自己剛才的狼狽。

「我們楚家便是證據!難不成我楚雄天還會污衊我自己的親生女兒?我這是大義滅親!她做錯了事情,就必須付出代價!」

他驕傲的揚起了頭,傲氣十足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