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無邪看着吞天神鼎,上次進化之後,從深處湧出大量的魔焰。

「怎麼回事,吞天神鼎從未如此主動過,想要迫不及待的煉化一樣東西。」

柳無邪陷入沉思,到底是先煉製邪刃,還是幫助吞天神鼎進化。

不論是哪一種,受益的都是他自己。

柳無邪陷入兩難境地,一邊是邪刃,一邊是吞天神鼎。

「算了,距離星河境還有一段距離,先讓邪刃煉化這枚小的碎片,爭取達到半王器程度,提升吞天神鼎放在第一位。」

很快做出決定。

拿出指甲大的小碎片,應該也是一枚天器碎片,被打碎之後,沉入地下。

邪刃無限於接近王器的存在,論質量,已經超越一般的王器。

打出道道手印,注入邪刃之中。

將指甲大的碎片,利用仙紋將之溶解。

化為無盡的法則,注入到邪刃內部。

器靈已經蘇醒,擁有極強的靈性。

邪刃的刀身,猛然暴漲,這小小的一枚碎片,竟然蘊含強大的能量,柳無邪倒是低估了。

大量的煉器材料拿出來,溶解之後,進入邪刃內部。

器靈是一條金色的小龍,瘋狂的吞噬這些材料。

柳無邪加快了煉化速度,一道道陣紋,注入邪刃內部,構建王器陣法。

刀身越來越修長,釋放出令人窒息的氣息。

簡杏兒跟陳若煙在隔壁,一股強大的壓力,席捲整個修鍊室。

兩人身體一個踉蹌,差點沒站穩。

「柳大哥的兵器太強大了,還是先天靈寶,卻要比王器還要強。」

陳若煙一臉震駭,連忙穩住身體。

簡杏兒點頭,從她認識柳無邪的那一天開始,親眼目睹他創造一個又一個奇迹。

手法越來越快,每一道陣法紋進入邪刃內部,都會構建出來一條新的橋樑。

柳無邪在鋪墊,為晉陞王器做準備。

奪命刀法已經達到極致,已經不適合柳無邪施展,看來要儘快尋找新的刀法。

對付一般的對手,奪命刀法足夠,以後遇到的對手,越來越強,需要更強大的武技。

「我要抓緊時間突破星河境,這樣就不會為武技的事情發愁了。」

一邊煉製邪刃,柳無邪暗暗說道。

達到星河境,可以動用一些仙人手段,修鍊一些簡單的仙技,勉強能做到。

僅僅半個時辰,邪刃提升一大截,雖未突破王器,一般的王器,早已無法跟邪刃相提並論。

一遍又一遍構造王器陣法。

達到王器程度,兵器內部自成空間,可以充當儲物戒指使用。

構建的空間越大,佈置的陣法越多,催動兵器的時候,裏面陣法全部打開。

例如攻擊陣法,防禦陣法等等,讓兵器的殺傷力更強。

一晃半個月過去,邪刃終於不在晉陞,卡在巔峰先天靈寶。

吃下去一枚上古碎片,器靈暴漲一大圈。

一陣陣龍吟從煉器室傳出,簡杏兒跟陳若煙突然緊緊的抱在一起,浩瀚的龍威,瀰漫整個修鍊室。

柳無邪迅速將邪刃握在手裏,收斂上面的氣息。

繼續釋放,她們兩個很有可能被龍威震碎元神。

收回儲物戒指,邪刃已經有一絲意識,就算不用柳無邪操控,也能自主修鍊。

接下來提升吞天神鼎。

這枚上古神劍,會給吞天神鼎帶來何種變化,柳無邪還不清楚。

地獄魔焰在吞吐,上次進化之後,演繹出來地獄魔焰,要比一般的火焰強橫無數倍。

任何物質進來,地獄魔焰都能煅燒。

這也是柳無邪為何短短半天時間,煉化如此多的靈髓。

一般寶物,柳無邪只需要幾個呼吸時間,就能將其吸收。

普通人需要好幾日,甚至幾個月之久。

將上古神劍丟入吞天神鼎,回到太荒世界,端坐其中。

滾滾魔焰將上古神劍包裹,不斷的抽取裏面的上古法則。

長劍的堅固程度,遠要比柳無邪想像的還要強橫。

一般的王器進來,最多幾個呼吸時間,就能將其煉化。

這枚長劍進來這麼久,絲毫無損,柳無邪臉上露出一絲駭然。

「幸好讓吞天神鼎吸收,如果融入邪刃,恐怕邪刃承受不住這枚長劍的力量,可能會帶來反噬,導致邪刃崩潰。」

柳無邪暗暗說道。

魔焰還在翻騰,一道道奇怪的印記,浮現在吞天神鼎表層。

「開始進化了!」

柳無邪全神貫注的注意吞天神鼎每一個變化。

那些紋路柳無邪從未見過,既不是魔紋,也不是仙紋,是他從未見過的紋路。

吞天神鼎看似不大,內部空間卻無窮無盡。他就像是一個中樞,構建了太荒世界。

太荒世界的形成,建造在吞天神鼎之上。

兩者之間,相輔相成。

時間一天天過去……

魔焰不斷的沖刷上古神劍,上面的紋路一點點鬆動,材質溶解,像是流淌的液體,進入吞天神鼎內部。

接着!

一股恐怖的力量反饋回來,融入太荒世界。

「這是……」

柳無邪萬萬沒有想到,吞天神鼎煉化上古神劍,竟然還能反饋一部分力量給自己。

「準備突破!」

原本就卡在天象七重巔峰,突如其來的力量,瞬間幫助他撬開天象八重的大門。

一鼓作氣,藉助上古之力,沖開桎梏。

氣勢節節攀升,直奔天象八重後期而去。

已經過去六個月時間,外面才過去兩天。

簡杏兒跟陳若煙兩人也沒閑着,休息兩日之後,繼續投入到修鍊當中。

這麼好的修鍊室,耽誤一天都是奢侈。

吞天神鼎還在進化,上古神劍還未徹底溶解,表層的紋路越來越多,一條條詭異的鎖鏈,從吞天神鼎內部湧出,發出嘩啦啦的響聲。

柳無邪雖然在突破境界,還分出一縷神識,一直密切注意吞天神鼎的變化。

臉上露出一絲駭然之色,吞天神鼎怎麼會有鎖鏈冒出來。

漆黑的鎖鏈,猶如一條條黑色惡龍,穿梭在吞天神鼎內部。

柳無邪看着頭皮發麻,這是怎麼回事,吞天神鼎晉陞之後,怎麼會冒出這麼多的鎖鏈。

「我明白了,傳言阿鼻地獄是關押邪魔的地方,難道這些鎖鏈,跟縛地鎖一樣,可以囚禁一切東西。」

一個大膽的想法,在柳無邪腦海之中滋生。

縛地鎖的威力,柳無邪深有體會。

阿鼻地獄是天地最污穢,最陰暗,最邪惡之地,任何人沉淪進去,都會變成十惡不赦的魔頭。

到底這吞天神鼎是何物,能演繹出來阿鼻地獄。

這些鎖鏈的威力,暫且還不知道,等出關之後,等找機會試一試。

神識一動,那些鎖鏈發出嘩啦啦的響聲,欲要衝出吞天神鼎。

上古神劍逐漸溶解,反饋回來的力量也在減弱。

接下來的日子,穩固修為。

每間隔一段時間,柳無邪就會指點一番她們兩人修為,順便修鍊一下武技。

雙手不斷結印,寒冰之氣在柳無邪面前,演繹出來各種形態。

連續突破兩個境界,道術越來越厲害。

目前來說,除了太古星辰拳,寒冰指是他最大的戰鬥力。

靈魂之矛適合偷襲,加上天龍印,縛地鎖,柳無邪估算一下,面對高級星河境,也能將其誅殺。

一晃修鍊室又是好幾個月過去。

此刻的寧海城可以說是人聲鼎沸。

三大宗門運回來的莽荒之石,放置在三家聯合開設的公會,將在這裏公開售賣。

這個公會成立,主要是方面莽荒之石交易,免得大家三家來回跑。

「小姐,已經四天了,他還沒有出關!」

燕丫頭有些着急,除了凌家之外,三大宗門都給他們一品軒發來了邀請函,邀請慕容儀參加這次賭石大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