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妲己身後出現九條尾巴,每條尾巴如同大棒一般,攜帶着呼嘯而下的勁風,對着兩人的頭顱打下。

「敵襲,抹殺。」兩人生硬地說道,此時兩人的眼睛詭異地發出紅光,身體極速膨脹,形成一個小巨人一般的存在。

手中的長劍也隨着他們身形的增大也隨之變大,劍鋒將妲己的九條尾巴一一擊飛。

同時,從板磚縫隙處,一個個黑影從裏面冒出,瞬間將宮殿前的廣場全部站滿。 宴會,舉辦在一棟豪華別墅中。

臨近夜晚,別墅內已經燈火輝煌,不時的有豪車開來,停靠在別墅門口,然後由穿著制服的服務人員引入別墅內。

夏清坐著胖子開來的轎車來到別墅前,因為胖子家風很嚴,所以只是很普通的轎車,很不起眼。

門童將兩人引入別墅內,此刻,大堂內播放著古典音樂,身著正裝的人影錯落,顯得很是熱鬧。

「這些都是各大財閥家族的年輕翹楚,年紀大的長輩會晚一點過來,所以現在的時間,是專門給年輕人聯絡人際關係的。」胖子畢竟出身家族勢力,所以很清楚的解釋道。

夏清點點頭,四處打量了一下,發現在場的年輕人還真不少,而且基本上都很有氣質,舉止行為都比較得體。

別墅的大堂十分寬闊,中心被布置成舞池和禮物存放的地方,旁邊還有自助餐可以自行食用,種類十分豐富,夏清瞪大了眼睛,因為他看到那自助餐中竟然還有無比珍貴的海鮮龍蝦。

災變之後,各類生物異化,食物大量減少,海鮮、水果都變得無比的珍貴,只有上等人才有機會接觸到,可現在那大堂中的海鮮實在多的嚇人,可供幾百個人食用。

「咕嚕。」夏清咽了咽口水,他還沒吃過海鮮,很想現在就衝到餐桌前嘗嘗。

可是看到一旁堆積如山的禮物堆,他一拍腦袋,有些尷尬的想道:「忘帶禮物了!」

「嘿嘿,老大放心吧,我早就準備好了!」一旁的齊先觀察到夏清的神態笑道,說著便從懷中掏出了一個小巧的禮盒,遞給了夏清。

那裡面是一條項鏈,夏清打開一看,頓時感覺光芒閃耀,品質不俗,看的出是用心準備的。

「多謝了。」夏清感謝道,鬆了口氣,胖子替他解了圍。

「沒事老大,以後我的就是你的!」胖子拍了拍胸脯說道。

「禮物先不急著送,我們先去吃一頓海鮮大餐!」夏清又咽了咽口水,和齊先衝到了餐桌前,兩人各自打了個餐盤和鑷子,然後將餐桌中的各種食物不停的往盤子里夾。

「三斤的龍蝦、拳頭大小的鮑魚、頂級三文魚刺身、極品海膽……」不多時,兩人的餐盤已經堆積成小山了。

夏清看著眼前的食物,眼神放光,當即不顧形象的大快朵頤起來,一旁的齊先不甘示弱。

兩人的舉動瞬間引人側目,這讓很多人都微微錯愕起來。

畢竟對於這些來自財閥家族的年輕人來說,海鮮雖然珍貴,可卻並不是沒有機會品嘗,況且今晚這樣的場合,可沒有人是來吃自助餐的!除了夏清。

很快,有一些不屑和輕蔑的目光投射過來,只不過,夏清也完全不會在乎這些,第一次吃海鮮,他感覺滿嘴留香,內心滿足的同時,在吃貨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哎呦呵,這不是齊胖子嗎?跑這來吃自助來了?真丟人!」

兩人吃的正爽,卻突然有幾個年輕人走了過來,其中一人手裡搖晃著紅酒杯,一臉鄙夷的對著二人譏諷道。

夏清嘴裡被食物塞的滿滿,側目看去,頓時迎上了幾人不屑的目光。

「你認識?」他轉過頭,疑惑的對著齊先問道。

胖子看到幾人過來,此刻已經放下了餐盤,臉色有些不好看起來,躊躇片刻,他對著夏清小聲解釋道:「這幾個人跟我不對付,為首的那個叫謝仞,以前撬過我牆角,把我當時追求的一個女孩拐跑了。」

「哦?還有這事?」夏清眉毛一挑,再看向那幾人,眼神就有些淡漠了,因為看樣子來者不善啊。

「小聲嘀咕什麼呢!」那拿著紅酒杯的男子謝仞呵斥了一聲,隨即臉色玩味的把身後一名女子扯了出來,戲謔道:「小曼,來看看這個追求過你的死胖子,他現在還跟豬一樣,走到哪吃到哪!」

那女子身材不錯,低胸的包臀拖地裙將其身軀包裹的前凸后翹,可長相卻很是一般,即便有濃郁的妝容掩蓋,卻還是能看出臉上的風塵之氣。

她看了齊先一眼,眼中也有不屑之色浮現,同時有些嫌棄的轉過頭看向謝仞,諂媚道:「謝公子,你就別取笑我了,誰不知道我現在是你的人,至於以前的追求者,我向來是不屑一顧的,更何況這頭豬啊,哈哈哈。」

聽了女人的答覆,謝仞很是受用,跟著身邊的幾個狗腿子大肆的嘲笑起來,幾人這邊的動靜吸引了周邊不少人,但大多數人都是抱著看戲的態度。

齊先臉色通紅,握緊了拳頭,憤怒的盯著女人和謝仞,可最終卻還是沒有反駁,深吸了一口氣,便狼狽的準備逃離此處。

可夏清卻是一把拉住了他,並問道:「為何不還嘴?」

齊先臉色有些痛苦,最終他還是艱難的回復道:「謝仞身後的家族一直壓我們家族一頭,如果我反駁他,可能會影響到我背後的家族,到時候……」

「胖子。」夏清打斷了齊先的話,一臉嚴肅的說道:「你要清楚,暫時壓一頭並不代表沒有翻盤的機會,但如果你低了頭,那就真的會被壓制一輩子!」

「我!」胖子如遭雷擊,呆立當場,半晌都說不出一個字。

夏清緩緩的轉過頭,淡淡的說道:「今晚的面子,我替你掙回來,你看著就好,但是以後,你要靠自己昂起頭。」

他的臉色平靜,掃視了不遠處譏諷大笑的幾人一眼,然後身形突然掠出,其速度之快直接在原地浮現出音爆之聲,眨眼之間便衝到了謝仞身前。

謝仞雖然出言嘲諷,可餘光卻一直注意著這邊的動靜,見夏清突然暴起,他第一時間發現,瞳孔直接猛然一縮,可確實根本來不及反應,便看到夏清冷漠的臉,和帶著恐怖力道扇過來的巴掌。

「啪!」一聲巨響,謝仞的笑聲戛然而止,他的身體直接被那股巨力打的一個翻轉,在原地旋轉了幾周,才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啊。」在謝仞身旁的幾人,臉上的笑容也僵住了,他們只感覺一道暴風衝到了身前,甚至來不及驚嚇,便看到謝仞已經口吐血沫的倒在了地上,如果不是謝仞本身是一名5級武者的話,恐怕已經直接昏死過去了。

但即便如此,在謝仞的嘴裡,也有好幾顆牙齒飛了出來,帶著血跡落在了不遠處。

「你,你!」謝仞的一名同伴,直接嚇傻了,盯著夏清說不出話來。

而這樣的衝突,也讓本還喧鬧的大堂在頃刻之間變得鴉雀無聲,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第一時間投射過來,先前那些已經在看熱鬧的人,臉上也浮現出驚色。

「你敢打謝公子!」一旁的妖艷女人小曼,此刻發出凄厲的尖叫,尖銳的指甲指著夏清,一臉的恐懼。

夏清冷冷的瞥了她一眼,眼神之中透露出厭惡之色,隨即他轉頭盯著掙扎著被同伴扶起的謝仞嗤笑道:「這麼弱的實力,還敢嘲諷別人?我看你才是一頭蠢豬吧。」

謝仞突然被打掉了幾顆牙齒,早已目眥欲裂,他嘴角溢出血跡,怒目圓睜聲音顫抖:「你知道我是誰啊!你找死!」

夏清懶得跟他廢話,而是直接揚起了手臂,作勢欲打。

可謝仞卻是身體一顫,下意識的想要後退,慌忙中卻被後面的人絆了一腳差點摔倒,顯得無比的狼狽。

「哦…原來你不僅是一頭蠢豬,而且還是一隻沒有膽子的蠢豬。」夏清笑了笑,嘲諷之意明顯。

想要對別人冷嘲熱諷,自然就要做好被別人踩在腳下的思想準備。 「好,好,你放心,我一定會回來的,你一輩子都是我的女人,不但是這一輩子,下一輩子,下下被子都是我姜天的女人。」姜天惡狠狠的說道。

「敢帶着女兒改嫁,信不信,我打你屁屁。」

「好啊,姜天你要打我,來啊,來打啊。」葉曦頓時一臉溫怒的說道。

姜天連忙說道:「老婆,我錯了還不行嗎?我怎麼敢打你屁屁了,我錯了,我求饒,我賠禮道歉好不好。」

「知道錯了?」葉曦說道。

「知道。」姜天連忙點頭,一臉可憐巴巴的樣子。

此時姜天的模樣,像極了家中被母老虎欺負的可憐蟲。

對了,被柳月娥欺負的陳季常。

一旁的黃一等人更是張大嘴巴,使勁的擦拭著自己的眼睛,自己是不是眼花了,看錯了,他們的人王殿主居然在求饒。

但是這難看嗎?

趕緊轉頭,生怕惹得殿主不高興,給自己穿小鞋。

走到橋上,居高臨下,看着波濤洶湧的海面,姜天感嘆一聲,說道:「老婆,你知道嗎?五年前,我被我最好的兄弟背叛,下毒追殺,我就是從這裏跳了下去。」

「好在,我命不該絕,居然奇迹般的活了下來,還遇到了你,是你給我我新生,要不是你,我可能早就葬身大海了。」

葉曦微微一笑,說道:「不要亂說,你不是現在好好的嘛?」

「這也許就是我們之間的緣分吧,正好那天我能夠遇到了你,能夠遇到你是我這一輩子最大的幸福。」

姜天微微一笑,說道:「老婆,其實我一直想問問你,你五年前,怎麼就到了海灘上,那裏髒亂不堪,根本不會有人去。」

這也正是姜天疑惑的地方。

當年他被人下毒追殺,不得不從跨海大橋上跳了下去,在水裏正正憋了十多分鐘,自己都不知道遊了多久,最後神志昏迷,暈了過去。

醒過來的時候,映入自己眼眶的就是葉曦。

當時的葉曦全身濕透了,頭上還滴著水滴,正是他救了自己。

葉曦搖著頭說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哪裏,不過這大概就是我們的緣分吧!」

五年時間過去了。

當年的仇人都已經死了,當年的不快都已經成為過去,姜天不在想這些,搖了搖頭,把這些不切實際的想法拋諸腦後。

然後一臉溫柔的看着葉曦。

葉曦一臉微笑的說道:「老公,你就是我這一輩子註定的男人,現在還有了兮兮,我們的女兒,她是那麼可愛,那麼的惹人憐愛,從今往後我們一家三口,好好過日子,還有婆婆,如果她真的沒死,我們就把她找回來,我們好好孝順她。」

「嗯。」

姜天點點頭說道:「老婆,你知道嗎?當年我本以為自己非死不可,沒想到最後卻被你給救了,當我睜開雙眼看到你的第一眼開始,我內心深處就暗暗發了誓,你就是我姜天尋找無數年的女人,當時我腦海中就有了這個念頭,我要娶你,一定要娶你。」

冥冥之中必有天意。

「老公也許我們上輩子就是一對情人關係了,這一輩子我們還做夫妻,下輩子,下下輩子都做夫妻,這個家,我跟你一起撐著。」

「嗯。」姜天狠狠的點點頭說道:「老婆,你真好,來親一個。」

。段浪盯著那巨型鱷魚,目光瞬時間變得森冷至極。

蹭!

耳邊傳來風刺破的聲音,段浪的身形跟著就出現在了鱷魚的背脊上,他的臉上多了一抹狠色,旋即就沖著鱷魚的頭上砸了下去。

就在那一瞬間,段浪的拳頭上,不斷的匯聚著可怕的能量,就好像是風暴一樣。

……

《超能養女神農爸》第一百七十章恐怖的生命力 爺爺還年輕,能照顧你!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何遠終於破防了。

老院長今年已經五十八歲了,按道理來說還不算年老,但歲月卻在老院長身上留下了太多的痕迹,讓他看起來像是六十多歲了老人。

何遠趕緊走上去扶住老院長,趁著老院長不注意抹掉眼角的淚水。

「沒有的事!我在外面過得好著呢,今天回來,就是要來看看您的。」

老院長笑得更開心了。

「好好,你在外面過得好我就放心了,我有什麼好看的,沒病沒災的,每天都有這麼多孩子陪着,我不知道多高興呢。」

「嗯,您過得高興就好。」

何遠拉一拉王強,「強哥也來看您了,你還記得他嗎?」

老院長這才注意到王強也在,盯着王強看了幾秒終於想起來了。

「啊,是小強啊!我還記得小遠你受欺負的時候,小強經常幫你,沒想到你們兩個竟然碰到了一起。快進來坐,別在外面站着了。」

王強從老院長手裏接過菜刀,「院長爺爺,您歇著!我出去這些年沒學別的,就學會做飯了,今天中午,我來給您和孩子們做飯,您和小遠去裏面歇會,讓小遠陪您說說話。」

老院長沒有再忙活,但是卻一直盯着何遠和王強看,眼神里有藏不住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