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病房她便打電話給唐千浩。

等唐千浩接聽電話后,她先是關心地問「千浩,你們公司的危機解決了嗎?戰爺昨天有沒有見你們?」

「沒有。」

唐千浩的話裡帶著疲倦,「若惜,我現在很煩,也忙,不和你聊了,先掛電話。」

若惜提議地道「千浩,你要注意休息,實在不行的話,你去求若晴幫你,不管戰爺對她態度如何,她現在住在戰家,接觸戰爺的機會比我們多,她要是肯幫你們在戰爺面前求求情,美言幾句,說不定管用。」 一望無際的藍天白雲,站在懸崖邊上,腳下是雲霧繚繞,遠方是一覽眾山小。

凝光轉過身來看向了位於此山正中央的兩層小樓,忍不住的點了點腦袋,緊跟著開口說道:「我倒是想將群玉閣移進來,可惜沒有神之眼的人不能進來。」

「群玉閣是你身份的象徵,此處不同啊,你可以當做是勞碌之後的清閑所。」

清指向四周無與倫比的景色,繼續的開口說道:「如果你願意的話,除了主峰之外,你可以任意挑選一座山峰。」

「哦?直接給我一座山峰?」

凝光忽然瞥了一眼旁邊的清,輕笑著繼續說道:「想要將此處建設起來,應該要花費不少摩拉吧?」

「咱們都是有高尚情操的人,談摩拉多俗啊?」

清不由得輕嘆了口氣,搖搖頭繼續的開口說道:「就是這地方現在還是一片空曠,希望你也能給我贊助贊助,畢竟我這邊一派荒涼,也影響你那邊的風景不是?」

「若是想將此處完全建設起來,人力物力恐怕不亞於吃虎岩的開發。」

凝光輕輕一笑,轉過頭朝著那兩層小樓的方向走去,邊走邊繼續說道:「誰也不會嫌摩拉太多,我要最遠處的那座山,除了那座山之外,我只會出三分之一的摩拉,並且要在那剩下的三分之二投入之後再行投入。」

清聞言不由得撇了撇嘴,這哪裡是一個富婆應該有的態度?這完全就是守財奴啊!

「哦?清你覺得這個合作計劃不好嗎?」

凝光輕笑著看向清,繼續的開口說道:「主要是群玉閣已經花費了我所有的摩拉,短時間內很難一下子掏出來更多了。」

看著凝光那滿臉笑意的表情,清絕對不相信這套說辭,不過這也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這只是他拉投資計劃的第一步而已。

緩步走進屋子裡面,清看著凝光正打量著屋子裡面的裝修風格,自己則是停下腳步開始考慮下一位投資人。

達達利亞是個不錯的冤大頭,行秋也是飛雲商會的二公子,以後去了蒙德還有大地主迪盧克和身為貴族的琴。

將一塊兒木牌遞給凝光,清便有些迫不及待的先一步離開了,塵歌壺的事情他還沒有來得及告訴胡桃和刻晴,他現在也算是有車有房的人了——車就是某御劍術的工具。

從群玉閣上走下來,落腳點便是月海亭的大門,清一轉身便朝著月海亭裡面走去。

「你是……清先生?」

還不等清加快腳步直奔樓梯的方向,他便被一位女子給攔了下來。

清看著突然過來攔住了他的女子,不由得疑惑道:「請問有什麼事嗎?」

這女子則是輕輕的搖了搖頭,嚴肅的開口說道:「月海亭規定,沒有預約,月海亭大樓禁止外人進入。」

聞言的清不由得一愣,他還真不知道有這種規定,便跟著開口說道:「天權星大人給我分配的新工作是在玉衡星大人手下,所以我是過來報道的。」

「在玉衡星大人手下?」

這位女子聞言不由得一愣,隨即點頭道:「煩請您稍等一下,我過去確定一下。」

「嗯。」

清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看著這女子轉身去前台進行諮詢,不由得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

說起來他還真不知道刻晴的辦公室在哪裡,月海亭內的布置簡直就是迷宮,哪像蒙德的騎士團總部,一進門就是團長辦公室。

不多時那女子便快步的走了過來,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說道:「抱歉,這只是例行詢問,您知道玉衡星大人的辦公室嗎?我可以領您過去。」

「多謝了。」

清連忙的點了點頭,然後便跟在了此人身後,有些摸不到頭腦的挑了挑眉頭。

這女子在聽到他是來刻晴手下工作之後,那表情里彷彿充滿了憐憫的聖光,讓清一時間覺得看向自己的是正在懺悔的修女。

刻晴的辦公室在頂樓的一個角落,地理位置非常的隱蔽。

「玉衡星大人和她手下的人都在這一層。」

這女子帶著清從樓道里穿過,從路過的辦公室門外能夠聽到的就只有奮筆疾書的聲音,顯然一個個都是工作狂魔。

這讓清瞬間理解了這女子剛才看向他的目光,有刻晴這麼拚命的上司,手下人自然也都閑不下來了。

「這裡就是玉衡星大人的辦公室。」

走在前面的女子忽然停下了腳步,指著這最深處的一間辦公室大門,放低了聲音說道:「您就自行進去吧,我先回去繼續工作了。」

清跟著點了點頭,然後就看著此人以極快的速度離開了此處,不由得笑著搖了搖頭。

轉身清走到了辦公室的門口,輕輕的敲了敲門。

「請進。」

裡面傳來了刻晴那嚴肅的聲音,讓清伸手推開了屋門。

屋門一打開,清一眼便看見了坐在桌子後面奮筆疾書的刻晴。

桌子上堆滿了各式各樣的文件,就連地上也都擺放著許多需要隨時進行翻看的資料。

反手將屋門關上,清緩步走到了刻晴的面前,雙手撐著桌子的邊沿,輕笑著看向了依舊在工作的刻晴,並沒有開口說話。

刻晴則是不由得眉頭輕皺,猛地抬起頭來喝聲道:「怎麼不說話?工作已經……清!你怎麼來了?」

清看著突然嚇了一跳的刻晴,不由得笑出了聲,搖搖頭開口說道:「我們的刻晴大人工作真是認真啊。」

「你是怎麼進來的?」

刻晴無奈的看著清的笑容,緊跟著開口問道:「我記得月海亭不允許外人隨意進出。」

「我一直可都是月海亭的兼職員工啊,你不會給忘了吧。」

清輕笑著搖了搖頭,直接把旁邊的椅子拉了過來,隔著桌子坐在了刻晴對面,眉頭輕挑道:「聽說你的休假被取消了?」

「啊?你已經知道了?」

刻晴聞言不由得一頓,隨即沉默了一小會兒,輕嘆了口氣繼續說道:「看起答應你的逛街我要食言了,這一個月的工作太多了,我不能放下這些事情。」

「我的傻阿晴啊,我可聽說你們月海亭加班都不給加班費的啊。」

清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笑著繼續說道:「不過可惜了,你還是擺脫不了我,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你手下的人了。」

刻晴輕輕的眨了眨眼睛,愣道:「啊?」 第1512章

顧顧見到慕安安也是表情詫異,「是你!」

說完,她便意識到自己有些唐突了,立即補充道,「昨天真的謝謝你救了我。」

「你已經道過謝了。」慕安安坐到了顧顧對面,「就當事已經過去。」

顧顧點頭,數次偷看慕安安。

慕安安也不拖泥帶水,直接將兩人見面的主題表明,「你拿到了到A大為期一年的交換生,可你不願意去,對嗎?」

顧顧點頭,「這次導師把我名字報上去也是意外,我本來是要跟導師說清楚,不過……」

話到此,顧顧抬頭朝不遠處的趙起余看了一眼,欲言又止。

慕安安心裡也明白怎麼回事,沒多說,直接道,「我這裡有個交易,我說給你聽,你可以考慮下。」

「你繼續留在醫學院學習,不過要以另外的身份,而我將以你的身份到達A大當交換生。」

慕安安話說的很直接,「意思就是,咱兩交換身份。」

顧顧表情詫異。

慕安安繼續說,「不過你放心,我之所以回想用你的身份,是因為要做一些不方便的事。但是我保證,不會用你的身份坐違法的事,除了在A大當一個好好大學生之外,不會做其他。」

「如若你不相信,我用我的身份壓在你這邊。」慕安安說,「簡而言之,我們互換身份,互相約束。

你一旦發現我用你身份坐了違法事,你也可以用我身份來處理,並且在確定互換身份之前,我會找律師公證,保護你的身份。」

慕安安將計劃說完,就不說話了,就看著顧顧等她答案。

這就是她要去找七爺的計劃。

找一個人互換身份。

她這邊肯定是被人盯著,輕舉妄動,容易被人發現。

但如若以另一種身份踏入京城,就完全不一樣了。

顧顧是花了好長時間才消化,才問了一句,「為,為什麼找我?」

「好端端,你為什麼要換身份?」

「這個我就沒辦法回答你。」慕安安說,「我只能保證,我剛才說的話。

你答應互換身份,我也會給你酬勞。」

「多少錢?」顧顧本來猶豫,一聽到酬勞兩個字眼睛立馬亮了起來。

而對顧顧這態度慕安安並不意外。

在讓趙起余調查的時候,就已經調查過顧顧的身份背景。

孤兒長大,一路讀到醫學院都是靠著獎學金。

生活過的很苦。

本來有出外留學的機會,但因為經濟原因,不得不放棄。

慕安安說,「兩百萬。」

「我要五百萬!」顧顧說。

「成交!」慕安安回答的乾脆。

顧顧就這麼看著慕安安,抿著唇,最後突然說了一句,「你有了有覺得,我們很像?」

慕安安正讓趙起余安排律師,還有銀行那邊準備走程序了。

聽到顧顧突然問了這麼一句,頓了下,隨後很隨意的說了一句,「沒有啊。」

「哦。」顧顧收回了目光。

慕安安看了她一眼。

之後便找來律師做了公證,走了銀行轉了錢。

一切準備就緒。

慕安安將以全新的身份,到達京城,去往她最愛男人的身邊,陪他並肩作戰! 許永慶直接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