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那中年婦女隆起的肚子來看,倒是像一個懷孕了三五個月孕婦一般,若是正常人估計還得過個小半年才會順利生產。

可厲鬼的小孩跟普通人的孩子能一樣嗎,或許這一刻看起來還只是像懷了三五個月一般的正常孕婦,下一秒就生了也說不定。

「希望鬼嬰儘快出生,這樣我就能順著鬼嬰從而找到餓死鬼的源頭了。」蘇慕白心道。

有棺材釘在手,蘇慕白根本不虛餓死鬼,真正值得他注意的反而是放養餓死鬼的另一隻厲鬼。

「趙開明的願望鬼,在原著中也是極為神秘的厲鬼之一,已經明確了擁有了自我的思維意識,是一隻有智慧的鬼,可惜後面一直沒有它的劇情出現,也不知道究竟有多恐怖。」

蘇慕白在腦海中快速的回憶著屬於餓死鬼的劇情走向。

「按照我的猜測,餓死鬼其實理應是沒有『重啟』能力的,畢竟它的鬼域只有三層,而三層的鬼域明顯做不到區域重啟!」

「所以原著餓死鬼重啟的真正原因,是因為願望鬼………」

踏踏,踏踏踏!

思索間,蘇慕白隨著中年婦女來到了一家醫院門口。中年婦女沒有停留,直接朝著醫院的門診室走去。

「這家醫院,很有問題………」身後,蘇慕白卻停下了腳步,他目光有些凝重的打量著這家醫院。

在普通人眼裡,這醫院與往常一樣,沒有絲毫異樣。

然而在蘇慕白眼中看到的卻又是另一幅景象。整家醫院都被一股黑青色的氣息籠罩,顯得陰沉而昏暗!

屬於厲鬼的感知告訴他,這家醫院裡有鬼,而且還不止一隻!

蘇慕白的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隨後緊了緊攥著棺材釘的右手,身上也亮起了黑色鬼域的光芒。

「找對地方了,不出意外的話,這裡就是那個鬼嬰超生的醫院了!」

黑霧瀰漫,朝著不遠處的醫院侵染而去,蘇慕白的身影也消失在了原地,直接瞬移到了醫院當中。

………………

「怎麼回事?天怎麼黑了?」

醫院之中,人聲沸騰,所有人都驚疑不定的觀察著周圍,原本明亮的環境突然變得一片漆黑,霧氣朦朧的。

這一幕讓醫院裡不少人驚呆了。

沒有絲毫徵兆,這一片黑暗是驟然而至的,且只籠罩了醫院以其周邊的一部分區域,就像是人為控制的一般。

「要不,報警吧?」

「我試過了,沒有信號,電話根本打不出去!」

沒一會兒,醫院裡的人群就開始騷動了起來,有些反應快速的人想到了打電話報警,卻發現手機一點信號也沒有。

當然,不止是醫院裡的人察覺到了不對勁,醫院外也有人看到了這詭異的一幕,並選擇了報警。

消息一層層的上報。很快,就到了有關部門的手裡………

「滴滴滴~~~」

手機的震動聲將原本就沒什麼睡意的楊間吵醒,他拿起手機看了看,發現是總部的電話。

「這麼一大早就來電話,肯定沒什麼好事!」

想了一下,最終楊間還是按下了接聽鍵:「喂?」

「楊間,我是劉小雨,大昌市發生了一起突發的靈異事件,這邊基本已經可以斷定是靈異事件了,總部希望你可以過去看看!」

電話那頭,傳來了劉小雨那甜美的聲音。

「我沒空,你叫趙開明去處理吧!」想也沒想,楊間直接就拒絕了。

開玩笑,自己剛從黃崗村出來,才休息一晚不到,又想要拉自己做壯丁,真當他楊某人好說話不成?!

……………… 「MD,放開我!」

段恆叫道。

金燦盛笑道:「學弟,你,認輸嗎?」

段恆這個人驕傲的很,而且又極其討厭大明國的人,自然是不可能認輸的。

「認輸,我認輸個屁!」

段恆說道:「快點放開我,再跟小爺我大戰三百回合!」

「學弟,你要是不認輸的話,我就只能這樣壓到你認輸為止了。」

金燦盛說道。

「認你嗎!」

段恆罵道。

在一旁觀戰的許欣妍見狀,趕緊是對袁翔等人求助道:「你們,快去幫幫他啊!」

袁翔正準備動手,不過葉秋卻是攔住了袁翔。

「葉秋,你?」

袁翔不解地問道,許欣妍也是一臉的疑惑。

葉秋淡淡地說道:「段恆他脾氣有些沖,而且為人太張揚了,早晚會吃虧的。

這次倒也是個好機會,讓他吃點苦頭,收斂一下銳氣也好。」

袁翔聞言,先是微微一愣,旋即不得不佩服起葉秋來。

如此年紀,竟然有這樣的心性,簡直是太難得了。

不過許欣妍顯然是沒有這麼想,她有些不高興地說道:「你們不是室友嗎?你怎麼可以這樣,他都被打成這樣了,你還不去幫忙。」

葉秋看了一眼許欣妍,道:「他不就是因為要幫你出頭,所以才這樣的嗎?這樣能讓他收斂一下脾氣,對他有好處。」

許欣妍聞言,氣的簡直是花枝亂顫,但她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好是一跺腳,站在一邊暗自生氣去了。

「MD,泡菜鳥人,放開我!」

段恆單膝跪地,被壓的是一肚子火,練練罵道。

不過金燦盛像是要跟段恆耗到底一樣,始終都沒有鬆開段恆的胳膊。

「MD,狗東西,有本事放開我!」

段恆繼續罵道。

「學弟,我聽說你們華夏大國都是有風範的人,為什麼你如此不講禮儀?」

金燦盛問道。

「對你這種人渣我需要講禮儀?」

段恆不屑地說道。

「是嗎?」

金燦盛的臉色隨著語氣慢慢地沉了下來。

隨後,他抓著段恆的右手則是緩緩地加重了力道。

段恆感受到手臂上傳來的壓力,眉頭不由地皺在了一起。

金燦盛見狀,像是在欣賞某場話劇一樣,右手的力量不斷地增加著。

漸漸地,段恆只感覺自己胳膊上的壓力越來越大了,但是段恆一直忍著沒有叫出來。

一旁的葉秋見狀,瞬間便發現了其中的端倪。

這金燦盛,竟是想直接將段恆的手臂更掰斷!察覺到這一切的葉秋便再也站不住了,腳下一動,便是瞬間移動到了金燦盛的身前。

就在金燦盛打算將段恆的胳膊扭斷時,一個人影突然是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金燦盛臉色一變,正準備有所反應,但是那個人影的右掌卻是已經落在了他的胸口處。

接著,金燦盛便是連連後退了十幾步,這才是穩住了身形。

這一切都發生的太快了,等到葉秋將段恆扶起來的時候,袁翔許欣妍等人才是發現葉秋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衝出去了。

「怎麼樣?」

葉秋問道。

段恆咬著牙說道:「疼。」

葉秋聞言,便是抓著段恆的胳膊,隨意地扭動了幾下。

「啊!」

只聽段恆一陣慘叫,許欣妍正打算制止葉秋的時候,葉秋卻是已經完成了。

「現在感覺怎麼樣?」

葉秋問道。

段恆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胳膊,隨即驚訝地說道:「竟然不疼了?葉秋,你真是神了!」

不遠處的金啟智見到這一幕,眼中竟是閃過了一絲異樣的光芒。

「剩下的交給我吧。」

葉秋說道。

看到葉秋那波瀾不驚的眼神,段恆竟是出奇地點了點頭,然後回到了袁翔的身邊。

而被葉秋擊退的金燦盛則是死死盯盯著葉秋,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呦,你也想來切磋切磋嗎?」

武軍見狀,十分不屑地問道。

顯然,他完全沒注意到剛才是葉秋出手擊退的金燦盛。

「你們,一起上吧。」

葉秋對著金燦盛三人擺了擺手,淡淡地說道。

葉秋這話一說完,包括金燦盛在內的所有人都是一愣。

段恆搖了搖頭,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泥馬,什麼叫狂,這才叫狂啊!自己剛才那簡直就是小孩子打鬧啊,跟老三比起來,我這個老大也太垃圾了吧!那武軍就像是聽到了最好笑的笑話一樣,道:「哈哈,小子,你的口氣比剛才那個人還大,看來你是沒遭受過毒打啊,燦盛,給他點厲害看看。」

「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