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這個房屋裡面就是藏著寶藏嗎?暗影主宰!隨我一起上!」

葉修此時非常的激動,直接使用了他作戰服的飛行功能,拿著他的激光劍便往湖底的房屋沖了過去。

暗影主宰此時認為這個房屋裡還另外藏身著一個強悍的怪物,所以他直接沖在了最前面,而且還開始變身,全副武裝的沖了上去!

【叮咚!祝賀你察覺到了仙子湖泊中的詭異之屋!】

葉修毫不猶豫往房屋裡面沖了過去,而在他身旁的這些水也被盡數擠開!

葉修還沒有衝進房屋裡面的時候,眼尖的他便已經有所發現了,他看到了一個洞口,而且還有許許多多的泉水從裡面湧出來!

【叮咚!祝賀你察覺到了高級的物資點神仙泉!

如果把這一個物資點給收取了的話,你們國家的國運將會擁有巨大的增加!】

「我的天,我這只是剛剛下來罷了!」

葉修非常激動的湊上前去,開始認真的打量起這一個神仙泉,和暗影主宰則是緊緊的守衛在葉修的身旁,渾身的氣息也是毫不猶豫的散發了出來,因為他已經隱隱察覺到了一個非常強悍的怪物。

「我擦!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葉修的兩個手相,把那一個首領給吸引開之後,葉修竟然在湖底有所發現了!」

此時此刻,觀眾們一個個都是震驚了起來,而呆妹兒也是不可置信的把自己的嘴巴緊緊捂住了。

「直播鏡頭呢?趕緊把鏡頭調過去!」

在葉修來到了這個神仙泉旁邊的時候,天幕之上也顯現出來了這個物資點的信息。

竟然是高級的物資點!而且這還是一個神仙泉,如果把這一個神仙全給收取了的話,整個國家的命運之力都會有所改變!

看著這個介紹,所有的觀眾都是一瞬間齊齊的站起了身來!

「這實在是太難以令人相信了,竟然直接由初級飆升到了高級的物資點?」

夢琪此時也是緊緊的捂住自己的嘴巴說道,難不成這個葉修是被神仙眷顧的人嗎?要不然的話他的運氣為什麼會這麼好呢?

「竟然是個神仙泉?這一個物資點與大日國以及哈皮國他們說收取的物資點差別可就大了去了,就算是黑骨泥這一個物資點也比不上這個神仙泉,此時此刻,我真的非常想要知道這一個神仙泉對我們國家究竟會有多麼巨大的影響呢?」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那一剎!

一掌,一拳……狠狠對轟!!

「轟……!!」錢忠只感覺,整條右臂,都彷彿被崩的斷裂一般!

他整個人,根本無法承受這恐怖的一掌之威!

整個人當場被轟得倒飛出去……!!

「呯……呯……呯……!!」他整個人猶如脫線的風箏一般,接連撞倒了數十張餐桌……這才終於……狠狠摔落在地上!

四周所有餐桌,椅子……地毯……幾乎都被一股氣勁席捲!

現場風捲殘雲,狼藉無比。

錢忠整個人……栽倒在地,無比凄慘。

他顫抖著,扶著餐桌殘骸,從地上……緩緩爬起身來。

剛爬起身子,只感覺胸口一甜,「噗~!」一口腥血直接噴涌而出!

腥血,染紅了他的青袍衣衫。

整個宴廳內,所有賓客們面色驟變,震驚……不敢置信!

錢家,功夫最高的老管家,錢忠……竟被……一掌擊傷了??

僅,和那勁裝女子對了一掌,就將他轟傷至此?

此時的錢忠,站在原地,面色蒼白。

他只感覺身體內,胸口……有一股無形氣息……在微微顫抖……那是內傷的徵兆。

這一掌對轟,錢忠……竟被轟得內傷。

他抬起頭,那蒼邃的眼眸中,帶著震驚,望著不遠處的勁裝女子。

這個女人,是何身份?何等實力背景?

江南地區,怎會出現……這麼一尊可怕的女人。

看上去,她也才20出頭的年紀。

可卻已實力恐怖至此?

「女娃娃,你是誰?焉敢替他秦蒼穹出頭?焉敢管我……錢家之事?」錢忠面色冷戾,瞳孔死死盯著不遠處的花木蘭,冷冷叱問道。

「惹我家先生,只有一死。」花木蘭美眸淡漠,右手化掌,踩著皮靴,一步一步朝著錢忠走去。

她,是下了必殺之心!

要當場襲殺錢忠。

當聽到這句話,錢忠整個人,面色難堪複雜!

他眼神冷戾,掃視四周一眼。

「保安隊!」錢忠對著廳堂外一聲厲喝!

嘩啦~!

此時!大廳門外,黑壓壓一片的安保隊伍,倏然一擁而進!

五分鐘時間,酒店門外的保安隊,已集結完畢!

上百名保安,殺戾洶湧,狠狠對峙……剎那間將整個豆腐宴禮堂,包圍的水泄不通!

整個宴廳現場,殺機洶湧。

花木蘭美眸淡漠,冷冷的掃視過現場人海。

她的嘴角,揚起一抹弧度。

那,是面對殺戮,一抹興奮的弧度!

面對現場如此人海,她不僅不怕,反而……有些興奮。

「來的正好呢。」花木蘭絕美的紅唇微微輕啟,舌頭……滑過唇間。

而後,她的右手,輕輕一旋。

一股罡氣,猛地席捲!

「錚…!」一道空氣爆鳴!

一桿銀色長槍,猛地從大廳的迷彩軍貨車中……倏然橫飛而出!

銀槍,猛地飛到了花木蘭手中!

武道巔峰!

罡氣外放,隔空取物!

這?!!

當親眼見到這一幕時……前方的老管家錢忠,瞳孔劇烈一縮…!!

這?!

是……罡氣外放,隔空取物!!

他,淫浸了武道大半輩子……也才堪堪,到達內勁外放的地步!

至於,隔空取物……雖也能辦到……但卻,要耗費大量的氣功內勁。

可!

眼前這個年輕女子。

才二十多歲的年紀。

竟,就已到達了這等恐怖境界?!

右掌一抬。

隔空取物!

兵器,銀槍飛來?!

這簡直!

此時。

不僅僅是錢忠。

現場所有的賓客們,都瞪大了眼睛,滿臉的震駭,不敢置信??

這??

他們,看到了什麼??

親眼見到,一個女人…上演一招隔空取物?!

這簡直,將在場所有人都給震住了!

這,完全超越了科學的物理常識啊?!!

這,莫非……是傳說中的氣功??

此時,宴廳內,所有賓客們都是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那群酒店安保們,同樣是面色複雜,震驚。

竟是有些退縮之意。

那柄銀芒長槍出現的剎那,空氣中……似有一股威壓席捲!

讓所有安保們,都感覺到心神在顫抖。

那是一種,源自靈魂的恐懼。

花木蘭手持銀槍,尖銳的槍鋒,浮現在空氣中。

她,就這麼一步一步,朝著錢忠走去。

老管家錢忠面色驟變,蒼老的身軀終於……驚恐的往後倒退!

他的身前,數十名酒店保安,強撐著恐懼……站到面前……試圖保護錢管家。

不遠處,花木蘭的嘴角,揚起一抹弧度。

驟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