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賢俊決定不理這個女人,而是轉頭看着金泰妍:「前輩,那這樣,選定某一天,你們選幾個代表來給我應援,然後我讓西卡努那,不……她不行,讓秀晶去給徐賢前輩怒應援,你看這樣行不行?」

聽到徐賢這個策略,其他人眼睛都一亮,這個做法完全消除了外界的傳言。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對不起,今天又卡文了,不過小編心血來潮又開了新書,大家可以去看看,完全腦洞搞笑流,剛開始大家可以等等,先收藏,慢慢會多起來。

《全職法師啟程的萬界之旅》又卡文了 過了一會兒,那老者便醒了過來,醒來后第一眼就看到坐在旁邊的戰天殤「唔……咳咳。是你,是我連累了你嗎?實在對不起,下輩子如果有機會我再補償你。咳咳……」

戰天殤見他誤會連忙擺手替他解釋到:「老爺爺,我們沒死。那些追殺你的人已經死了。還有謝謝老爺爺你的地圖了,那地圖可幫了我不少忙。」

這個被追殺的海少正是那在魂獸森林外賣地圖的那個老爺爺。也正是當初他說要結個善緣才讓他這次能死裏逃生。

那老者有些不相信喃喃到:「死了?竟然都死了。發生了什麼?這裏有魂神強者的威壓,是哪位前輩救了我們嗎?」

戰天殤見他還有些恍惚便再次解釋到:「是的,老爺爺。是我的一位長輩救了我們。只不過我的那位長輩有傷在身就不過來了,這次動手也讓它的舊傷複發了。不過它讓我在這裏照顧你,說你有寶物護體沒有多大事的。」

「哦,那替我謝謝你的那位長輩了。對了,我叫姚海,是姚家堡的人。」說着手在臉上一抹,身體一抖身形慢慢發生了變化。

首先身體慢慢變小,面容也越變越年輕。一頭本是無比雜亂的白髮也變成了如絲綢般的藍發慢慢的披在了肩上。

戰天殤看着這一系列的變化頓時讓他目瞪口呆,現在的他怎麼也不會相信原本還是暮遲老人的樣子,在下一刻就變成了一個只比自己高一個頭,看樣子只是比自己大兩歲的小哥哥。

「小弟弟,小弟弟。」姚海看着自己面前就因為自己變了個身形就被「嚇」住的戰天殤不由地皺了皺眉頭。

「啊?你到底是誰?」

「小弟弟,我說了我叫姚海。這只是最簡單的易容術,難道那位神魂前輩沒和你說過嗎?」

「額,實不相瞞。我的那位長輩早就是身負重傷,從不會主動找我們這些小輩說話,只有在我們有危險的時候那位長輩才會出現。而我的家族因為我的那位長輩身負重傷早就沒落了。現在家族中最強者是慧魂級別的強者。」

「慧魂級別的?咳咳,看樣子你的那位長輩傷的不輕啊,不然以一位神魂級別的強者撐腰,你的家族肯定不止才慧魂級別的強者坐鎮。對了這位小弟弟你叫什麼名字啊?還有你的家族是哪個?你的那位長輩救了我的命,我還沒有好好謝過他呢,等我回去后我的家族裏走不少的療傷丹藥可以給那位前輩送過去。」

「我叫戰天殤,在我離開家族的時候家裏的長輩特意的叮囑過,出門在外不能說出家族的名字和下落,怕被仇人所害。所以,抱歉了海哥,我不能說出我家族的名號。」

「是我唐突了,出門在外還是小心點好。對了天殤弟弟你能幫我守護一下嗎?我現在需要恢復一下體內的傷勢。大約需要一盞茶的時間。」

「好的,你只管恢復吧。這是我那位長輩的魂獸,現在的實力已經有四階黃獸的實力了。你儘管放心的恢復吧,我絕對不會讓你受到一隻魂獸的打擾的。」

姚海看着走到他身邊的血魔一臉的迷惑,但現在不是他迷惑的時候。變戲法般的把一粒碧綠色的藥丸變到了手上,手一揚就把丹藥吞了下去。接着身上就散發着綠色的光芒。姚海連忙盤膝坐在了地上開始用魂力來治療傷勢了。

姚海入定后戰天殤腦海里便傳出了炎龍不滿的聲音「你小子真給吾丟人,只是個最簡單的易容術你都不認識。還不得不編出來一個長輩的謊言來欺騙那小子。」

戰天殤只好尷尬的笑了笑道:「額,是我見識少。對了炎龍,他那種易容術好神奇啊。不知道你懂不懂?」

炎龍傲然到:「切,這片大陸上很少有吾不懂的事。他那種易容術只是最低等的,應該是用丹藥改變身形。等會兒他走了后吾傳給你這片大陸上最厲害的易容術。他的只能改變身形,吾教你的可以把一個人從根本上改變。還有那隻血魔應該已經被他認出來了,等會兒也給那血魔教教不然你的麻煩事多了。」

戰天殤點了點頭說到:「嗯,那你先休息吧。」

一盞茶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隨着姚海身上的碧綠色光芒內斂,姚海吐了一口濁氣眼睛慢慢的睜開了。

「謝謝天殤弟弟給我護法了。容哥哥冒昧的問一句,這隻魂獸是血魔嗎?」

「額,既然海哥你發現了,那我說不是你也不會相信了。這的確是血魔。」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位前輩應該是因為這血魔才會受傷的,天殤弟弟你不知道這血魔代表着什麼。哥哥也不跟你說了,告訴你,你也不知道。但是你千萬別把它帶到大陸上,那樣你會被全大陸追殺的。還有這點也告訴那位前輩。」

「嗯,我一定轉告。」

「好了,哥哥我也要走了。你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觀你用的是金角水獺皮口袋,就把這個送給你吧。也算是哥哥我對你的一點謝禮。」說着只見他手裏閃了一下,一枚戒指就靜靜的躺在了他的手心裏了。

「給,天殤弟弟。這東西叫做空間戒指,在大陸上也算是個稀罕玩意。來我教你怎麼用」說着就將他手中的空間戒指扔給了戰魂。

當戰魂接住手中的空間戒指的時候不由的打量起他在前世時候在小說里如雷貫耳的東西。只見他手中的那枚戒指的指環是由金子打造,而這指環的寬度足足有兩厘米寬。在這枚指環的左側紋著一種戰魂也不認識的草藥,右側紋的是一個燃燒的火焰。而這枚空間戒指的上面鑲著一枚枸杞大的黑寶石,仔細看還能看見那黑寶石不時會閃起點點星光。

戰天殤連忙學着小說里把手指咬破滴了一滴血上去,可是那空間戒指一點反應都沒有出現。

「天殤弟弟,你也太急了吧。聽哥哥給你講啊,空間戒指只滴血認主是沒有用的。空間戒指還需要靈魂連接才能使用。」姚海見他直接就滴血認主,連忙給他解釋。

「額,海哥。你怎麼不早說啊。」「唉,真是小說害死人啊。」戰天殤不由的在心裏罵起了那小說里只用滴血認主的情節了。

「笨蛋,還是吾來吧。這一天真是丟盡了吾的臉面。」

隨着炎龍的不滿的聲音戰天殤只覺得自己的腦海中好像有什麼東西分離了出來,隨後和空間戒指連接到了一起。戰天殤這才能感覺的到那空間戒指里的情況了。

這枚空間戒指里任何東西都沒有放,裏面的空間足有一個足球場那麼大。

「原來天殤弟弟知道啊,看來是哥哥我多嘴了。既然如此哥哥就把這幾樣東西也送給你吧。」

只見姚海手一翻就從他的空間戒指里拿出了一個玉瓶。

「這個是家父所煉的回春丹,活魂境以下不管多重的內傷,一盞茶的時間就可以完好如初了。這裏還被我用掉了兩顆只剩下八顆了,你小心點用啊。這絕對是保命的好東西。」

然後又拿出了一個紅色的帖子。

「這個呢是大陸第一學院,擎天學院的招生帖。你哥哥我本身就是擎天學院的學生。這張招生帖是我家族的招生帖。我們擎天學院還有兩個月左右就到招生的時候了,你可以拿着這個帖子去擎天學院試試。看能不能錄取的上。」

接着又從空間戒指里取出了一本綠色的書遞給了戰魂。

「這本書我就不多介紹了,這本書大陸上也有不少。如果你悟性高可以憑着這本書成為煉丹師可以為你們家族做點貢獻。好了,東西你收好。這兩具屍體哥哥就帶走了,如果有緣我們學院再見。」 她不再廢話,推開脖子上的刀,蹲下去察看他腹部。

可是腹部並沒有發現傷口,沒道理啊,系統掃描是不會出錯的。

她又掃描了一遍,還是提醒在腹部。

她一邊認真察看,一邊按壓腹部,很快就震驚了,居然是毒針!

射入腹部非常之深,極有可能深入內臟。

必須在毒素滲入內臟之前取出毒針!

她掏出一把手術刀,找准位置,刀鋒抵著皮膚,正要用力劃開。

就在這時,一群侍衛沖了過來,領頭的人直接一腳踹開她手上的手術刀。

「膽敢謀殺都督,來人,抓起來!」

官差們面面相覷,這群人穿着宮中侍衛的服飾,看樣子又不是禁軍,這到底怎麼回事……

上官雲曦則擰緊眉頭,怒問:「慢著,你哪隻眼睛看見我謀殺孔都督了?」

這時,一個嘶啞陰冷的聲音響起:「所有人的眼睛都看見了!上官雲曦,原來你就是連繼殺害三名官員的兇手!」

一個戴着帷帽,包裹得嚴嚴實實的女人,在宮女的攙扶下,一步一步走過來。

上官雲曦挑眉,她認得這個聲音,即使嘶啞成這樣,她也能聽出來——瑞陽!

瑞陽奉了聖旨,準備去西山行宮休養一段時日,不料剛走到這裏,就看見令她心碎的一幕。

她的心上人,竟然倒在地上,而上官雲曦則當眾扒了他的衣服,手上還拿着刀,看樣子準備要殺他!

「來人!把她抓起來,送到大理寺!」

上官雲曦一掌推開侍衛:「他身中劇毒,危在旦夕,有什麼恩怨等我救了他再說,他是你的心上人,你也不忍心他死在你面前吧?」

「哼!救他?分明是你對他用毒,現在還想一刀捅死他!」

瑞陽不信,新仇舊恨加在一起,恨不得喝她的血,吃她的肉,哪裏肯聽她解釋。

「還不快抓起來!」

上官雲曦怒喝一聲:「慢著!我拿刀子是想救她,他被毒針刺中,深入內臟,不救他會死的!」

瑞陽遲疑了一下,看見孔佩文確實有中毒跡象。

她和相國府鬧成這樣,兩人的婚事已經鬧掰,如果這次救回他,說不定還有機會扭轉局面。

「把人帶回公主府!立馬進宮宣御醫過來!」

瑞陽有自己的公主府,離這裏不遠,平時很少過去。

好不容易得到一個表現機會,肯定要牢牢抓住,說不定佩文哥哥醒來會很感動,會願意接受她。

侍衛們二話不說就抬着孔佩文上馬車。

上官雲曦急了:「就算回也是回孔相府,去公主府做什麼?!」

這女人,真是高估了她的羞恥心,名聲都敗壞成這樣了,還想打孔佩文的主意。

公主府是她的地盤,那就是個狼窩虎穴,自己被她抓進去,凶多吉少,死了都沒人知道。

瑞陽陰狠的瞪她一眼:「廢話什麼話!押走!」

遠處,鍾靈鍾敏擠出人堆,剛好瞧見上官雲曦被人押走,急得像熱窩像的螞蟻。

無情剛剛也被人群衝散了,正着急上火。。 第194章女俠,請收我們為徒!

沒等趙穎兒回答,林宇主動說:「我的小媳婦,是趙敏!」

狄莉娜一驚:「趙敏?她怎麼成了你的老婆?」

林宇說:「之前,我和李欣瑤穿越到《倚天屠龍記》中,在昆崙山的光明頂擺攤賣燒烤,奪取了張無忌的主角光環,成為明教的新任教主!」

「我率領明教眾人,抵達綠柳山莊,與趙敏鬥智斗勇!當時,我跟趙敏一起落入鋼牢里,順便施展才華,輕鬆拿下了她!」

狄莉娜說:「拿下趙敏?沒想到,你這麼風流瀟洒!」

林宇說:「你應該了解,趙敏是汝陽郡主,性格非常傲嬌,我必須及時地拿下她,征服她的靈魂!」

狄莉娜問:「你征服了趙敏的靈魂?」

林宇說:「當然!我用高超的燒烤廚藝和超凡的神奇武功,徹底征服了趙敏和味蕾和靈魂!她正在元朝的皇城大都,等我!」

狄莉娜說:「如果,你這次不穿越過來,趙敏豈不白等一場?」

趙穎兒哼了聲:「不但白等,再晚個一年,趙敏都生娃啦。」

林宇嘿嘿直笑:「瞧你的樣子,又吃醋了!」

狄莉娜問:「穎兒,你怎麼知道,趙敏是林宇的小媳婦?」

趙穎兒沖林宇翻了個白眼:「之前,林宇跟我炫耀過。」

林宇說:「那不是炫耀,是介紹自己的情感史。」

趙穎兒說:「趙敏生娃,張無忌喜當爹,你很得意嗎?」

林宇的濃眉微揚:「我和趙敏僅僅恩愛了一次,怎麼會生娃?有那麼巧嗎?」

狄莉娜提醒:「拜託!這次穿越,咱們面對的主角是朱元璋!不是趙敏和張無忌!」

林宇的臉色一正:「穎兒,你必須端正自己的態度,不要再談趙敏的事!」

趙穎兒又哼了聲,沖林宇翻了個華麗的白眼。

狄莉娜說:「我不明白,為什麼免費給朱元璋烤『鳳陽釀豆腐』?」

林宇說:「朱元璋出身貧民,從小沒嘗過山珍海味,他吃了一碗普通的豆腐燉青菜,就牢記於心,成為皇帝之後,還念念不忘!」

「系統既然這麼安排,自有系統的道理,即使要求再特么奇葩古怪,咱們也得努力完成啊!」

話音剛落,系統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