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嚇得一哆嗦,還以為顏坤涵又要打它呢,轉頭看了看正在撫摸自己的顏坤涵,呆住了,看顏坤涵滿臉都是血,狐狸的眼睛裏竟然流出了淚水,過了一會兒,狐狸爬起來,用鼻子輕輕地拱了拱顏爍凡的胳膊,咬着顏爍凡的袖口,把顏爍凡帶到了河邊,狐狸坐下來,伸出爪子舔了舔然後往臉上擦。

顏爍凡看着狐狸的一系列動作,大概明白了什麼,然後指著自己,對着狐狸,說:「讓我洗臉?」

狐狸點點頭,顏爍凡不可思議的,這狐狸竟然能聽懂人說話。

顏爍凡在河邊蹲下來,捧起河裏的水,聽話的洗起臉來,洗過臉之後,顏爍凡看着河裏倒映出的自己的臉,嚇了一跳。

這是我嗎?

顏爍凡摸索著這沒洗乾淨但依然帥氣得無法形容的臉,驚訝極了,這是我?顏爍凡不相信的又捧起一捧水打在臉上,水不慎進入嘴裏,順着食道滑下,圓潤的喉結滾動了幾下,這身體開始發生變化,身體內部五臟六腑出現舒服的冰涼感,肌膚上的刀口也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癒合,沒多久,顏爍凡就覺得身上的傷都好了,最重要的是丹田內暖暖的,充滿了力量。

顏爍凡開心得不得了,立馬站起身來,跳了跳,跑了跑,每次嘗試做動作都覺得身體棒極了,一點也不難受,顏爍凡的笑容一點點擴大。

「可,這是為什麼啊?」顏爍凡依舊是迷茫的,為什麼突然就不痛了呢?

難道是這河水的問題?顏爍凡轉頭看了看身後的河水,清澈見底,正常得很。

難道是這狐狸的問題?有轉頭看了看白狐狸,甚至彎下腰盯着白狐狸的眼睛看,也沒問題啊,顏爍凡還是納悶,該說不說這狐狸還怪好看的,顏爍凡盯着狐狸看起來沒完了,看着看着腦袋裏突然響起了一個聲音「藍臧」

「誰在說話?藍臧是誰?」顏爍凡這話一說,腳邊的白狐狸跳了起來。

顏爍凡看了看白狐狸,問它:「你叫藍臧?」

白狐狸點點頭,顏爍凡笑了一下,突然顏爍凡覺得頭昏腦漲,視線也模糊了,身體又開始撕裂的疼痛,這可給藍臧嚇壞了,立馬站起身來,在顏爍凡周身打轉。

顏爍凡腦內又出現了那個聲音:「坐在地上,打坐。」

顏爍凡很聽話,艱難的坐在地上開始打坐,藍臧一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乖巧的坐到顏爍凡對面,用玄力生出結界,將顏爍凡給包了起來。

兩個時辰之後,顏爍凡覺得身上開始散發臭味,毛孔好像被擠壓一樣,再往外冒什麼東西,身體的疼痛依舊沒停,慢慢的就失去了意識。

藍臧見主人昏了過去,立馬靠到主人身邊讓顏坤涵靠在自己身上,儘管顏坤涵洗精伐髓后滿身的污物散發着惡臭,雪白的它依然不嫌棄,藍臧背起顏坤涵就運動玄力,腳下生出紫芒,飛上天去,往楠酈城的方向去了。

楠酈城涵王府……

「葦,葦,門口來了一隻大獸,你快去看看吧。」涵王府的老管家秦書翰秦伯慌慌張張的指著王府的大門口說到。

葦一聽大獸猜到了應該是他派出去的靈獸們回來了,趕忙跟着秦伯出去了,兩個人,慌忙地到了門口,看見髒兮兮的,累的大喘氣趴在門口休息的藍臧葦臉上有了一絲喜色,藍臧是顏坤涵的結契靈獸,它回來了定是帶着顏坤涵回來了。

葦趕忙在藍臧周身找顏坤涵的身影,找了半天也沒找到,藍臧用鼻子輕輕地拱了拱肚皮下面,藍臧拿開尾巴露出肚皮下的昏睡的顏坤涵,葦立馬慌了,趕緊跑進藍臧的懷裏,將顏坤涵背起來,背進玄燁樓(顏坤涵的寢宮),上了三樓,將顏坤涵丟進溫泉池裏,,叫來侍女,先給顏坤涵洗了個乾淨。

「你們幾個,給王爺洗乾淨一點,洗完了叫我。」葦在發號施令,顏坤涵在池中躺,侍女們領命開始給顏坤涵脫衣服,邊脫還邊討論著顏坤涵的身材和顏值。

「好吵,是哪?」顏爍凡只覺得腦子快要炸掉了,腦內的聲音錯綜複雜,在到處衝撞,慢慢的身上傳來暖流,腦內的聲音也跟隨這暖意逐漸歸成一道,就是告訴他藍臧的那道,它慢條斯理的說着,說着這個身體的身份,人際關係和種種,但是卻對自己的婚姻,枕邊人只口不提。

顏爍凡彷彿在做夢一般,腦內是回憶?是過往?還是幻境?又或者是前世?不知所以然,顏爍凡只知道現在很舒服,以前從來沒有這麼舒服過,就連看着這些勾心鬥角的幻影,他也覺得沒什麼不好,只是悠閑的看着,看着看着就結束了,看到了這副身體的死,看到了現在這幅身體里住着的自己是怎麼來的,一切的一切,莫名的顏爍凡覺得心好酸,這幅身體和自己凈是那般的相似,感同身受了般,從眼角流下了眼淚……。 「加油!」

李長逸默念著這兩個字,腦海里回憶起廣州城中村被人討債、吃不飽飯、睡倉庫、拿自來水管沖涼的日子。

他再也不要回去過那種生活了,他想要像高熵那樣站上世界A級比賽的領獎台,然後去北京領獎狀,成為中國最優秀的運動員!

接下來的訓練,他和其他人都像是著了魔一樣刻苦和拚命。

主教練班克斯被隊內的氛圍變化嚇到了,想不明白這群中國人在發什麼瘋。

高熵冷笑一聲:「他們在追我,想要超越我,奪走屬於我的榮耀。」

「不,我不會讓他們得逞。」班克斯眼睛裏閃過一絲狡黠:「我們才是同一個戰壕的人。」

因為高熵的出現,班克斯才會拿到中國的高薪聘任合同,如果高熵被人追上,沒有了頂尖運動員的光環,那麼他班克斯的地位也就不保了。

高熵盯着他看:「你有什麼辦法?」

「你只要專心訓練就好了,我才是主教練,沒有人能違背我的意願。」

班克斯抿一口咖啡,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他很快宣佈了新的訓練課程,競技水平比較差的繼續做高強度的體能訓練,而像高熵、李長逸、張志旺、武纓等比較優秀的人,反而要做減法,理由是高熵作為全隊核心主力,需要以賽代練保持競技狀態,李長逸等人得拿出時間來給他做陪練。

高熵的體能領先一大截,只要大家保持同等訓練強度,李長逸就很難追得上他。

被主教練打亂了自己進步成長的計劃,李長逸和張志旺當然很有意見,他們聯合起來去找唐槐告狀。

唐槐氣笑了:「你們找我這個助理教練告主教練的狀?你們覺得我是有多大能耐?」

李長逸諂笑着:「您不是和顧副領隊關係好嘛,求您出面給幫忙遞個話……」

「你們也太看得起顧千瞳了,要是她去指責班克斯,不但不會幫到你們,還可能把自己搭進去。」唐槐認真思索了一下,解釋了現在的局面。

這是一個陽謀,全隊人都知道班克斯和高熵是穿一條褲子的,但是人家這樣安排是有合理的理由的。

體育訓練不能攤大餅,搞平均主義,那樣誰也拿不到世界冠軍,把有限的資源交給頂尖的選手,是最合理的做法。

根據備戰北京冬奧會的四步發展規劃,今年是「固點」之年,主要任務是選拔出最有潛力的奧運人才,培養重點運動員。

現在從上到下都有一個共識,高熵才是全隊最值得培養的終點運動員,他李長逸得靠邊站,把一切資源讓出來。甚至他要想留在隊里訓練,就只能心甘情願地給高熵當陪練。

「我知道你們也想出頭,可現在是offseason啊,沒有國際A級賽事可以參加,我也沒辦法。」

李長逸已經獲得了不少積分,拿到了2019—2020賽季單板滑雪障礙追逐世界盃的參賽資格,今年冬天是他出頭表現的重要機會。

可現在才6月,距離雪季還有四個多月時間,大家就只能憋屈地為高熵服務,一天天陪着他在室內滑雪場里做適應性訓練。

然而人家高熵的訓練條件可不只是融創雪世界,每個月還有真正的高強度比賽可以參加。

憑藉班克斯與皮特的運作,加上以前的輝煌成績,他剛剛獲得了澳大利亞新西蘭大陸杯的比賽資格。

在北半球普遍進入夏季,沒有什麼比賽的時候,大陸杯可以讓高熵實現以賽代練、賽練結合的訓練方針。

這個操作還贏得了邵振東、曲長歌等領導層的讚賞,經過2018年的「擴面」工作,中國冰雪健兒已經達到了三四千人的數量,他們中踴躍出不少優秀苗子,但是缺點也很明顯,就是冰齡雪齡太短,缺乏比賽經驗。

如果外教們都像班克斯這樣,利用自己的資源和聲望,如果中國運動員參加其他國家的聯賽、杯賽,那就可以幫助運動員快速提升成績了。

在國家隊大小會議上,班克斯經常會成為領導們講話的案例,就連他不斷給運動員增加訓練負荷的做法,也被認為是重視體能訓練的典範。

然而真實情況是,由於班克斯對體能訓練的干擾,李長逸等本土優秀運動員的體能數據出現了顯著下滑。

體能數據分析師們上報的每周動態監測,已經很明顯地呈現了這一點。

然而這些都被人刻意忽視了。

畢竟在他們看來,只要高熵的數據是漲的就行了,其他炮灰陪練就算跌一點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反正他們又上不了奧運賽場。

退一步講,就算三年後李長逸能參賽,他競技水平不如高熵,拿金牌的概率也要低得多。

您看,在這種唯成績論的氛圍下,唐槐也好,顧千瞳也罷,誰敢跳出來指責班克斯,替李長逸他們打抱不平?

「你們看看我,從主教練變成了個給老外提鞋打雜的,誰能有我慘?還不是一樣咬牙堅持着?」

唐槐安慰大家,不要着急,穩住心態一步步地來。把視野打開,把目光放長遠,別天天盯着那些數據報表,就覺得自己落後了,越來越比不上高熵。

「我說句不該說的,數據看起來很重要,其實一點意義也沒有,SBX比賽充滿了不確定性,不滑到最後,誰也不敢說自己穩拿冠軍。哪怕是黑默林、沃爾蒂爾這些世界冠軍參加比賽,也一樣可能會摔倒把冠軍拱手讓給你們,對不對?」

聽他講了這麼多,李長逸等人仍然迷惘:「那我們應該怎麼做?」

唐槐微微一笑,吐出了兩個字:「學習!」

他作為助理教練,一直在孜孜不倦地學習班克斯的執教理念、科學訓練方法和戰術安排等。

那麼李長逸和烏力罕、張志旺這些運動員,就需要放下怨氣包袱,在當陪練的時候學習高熵身上的所有閃光點。

「當你們把他研究透了,自然就有機會超越他,成為中國單板滑雪障礙追逐項目新的希望之星。」兩個小時后,她從這家名為古玉行的玉器店裏走出了,手裏多了部手機,多了張銀行卡,就連那身拉風的法袍,也已換下。

作為一位元嬰大修士,讓一個凡人幫忙,辦理這些事情,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不過許恆樂也沒讓古玉行的老闆白乾,她給了古玉行老闆一件低階防禦法寶。

對於許恆樂而言,一件低階防

《霧鎖道途》第252章親入三幻鏡。 臨近夏日時分,南邊蜀中早就是烈日炎炎讓人感覺燥熱無比,面對著烈日當空刺眼的烈陽照射下,路上的行人們紛紛戴起了斗笠撐起油紙傘倉促的趕路。

城外的大道上,大奔莎麗兩人匆匆駕馬而來,兩人一路風塵僕僕晝夜不息的趕路,終於看見了前方的城鎮,便是他們要尋的地方。見著到達了目的地二人心中歡喜的緊,便是下了馬牽著滿滿朝著前方走去準備先去歇一歇,畢竟兩人一路風塵早已是人困馬乏、還被烈陽曬的大汗淋漓了。

脫掉身上的外衣露出兩隻結實的臂膀,大奔將外衣放在肩上拿起紫葫蘆不停的喝著水,直至見底這才勉強解了渴。然後他放下葫蘆見著身旁的莎麗也是念叨著熱不停的喝著水,將頭上的斗笠拿下來輕輕搖著給自己扇風。大奔瞧著立刻關切的問著莎麗熱不熱,莎麗拿著手帕擦拭掉額頭的汗珠,回頭笑著表示自己還撐得住。某個傻大個卻已經心疼的拿起隨身攜帶的蒲扇,站在她身後幫她擋住太陽,並且不停扇著風。

涼爽的風吹來讓莎麗感覺舒服了很多,但是回頭瞧著大奔看他這般堅持表示自己沒什麼難受的,莎麗只能無奈的笑著,將自己的斗笠戴在了他的頭上,遞去了一個很是溫柔的眼神,也是看痴了這個傻大個。

一會兒后他們進了城中去,前去一家客棧落腳吃了些酒菜后便又急急忙忙的城裡的長軒居而去。

因為劍門關身處天險之地難以攀登涉足,他們便暫時轉移目標,在來巴蜀的第一日便前去了青城山拜訪,如今鎮守青城山的天洞道觀觀主水鏡真人告訴他們當年青城山主身死,青城派幾乎滅亡絕跡,青城山主的妻兒也都遭意外身死,他的小兒子也因為當年的盜匪混戰失去了蹤跡。他們這些青城派的外門弟子這麼多年一直好生守護如今的青城山並尋找失蹤了的小公子,卻是一直杳無音信。當年之事實在太過複雜隱蔽,他們這些外門弟子也知曉的不多,觀主說她無法給大奔莎麗想要的答案,兩人便只好失望的離開了青城山。

所以到最後他們還是只能選擇前去劍閣斗膽一試,看看是否能找到進入劍閣的方法。自從西昭王朝覆滅南北分裂之後,劍門關從此封閉將近百年崎嶇難入,即使是輕功舉世無雙之人也難以攀登,不過聽聞二十年前青城山主是在長軒居主人父親的幫助下得以進入了劍門關,大奔莎麗猜測那也許他對於當年的事情或許也知道點什麼,便姑且試試前去長軒居拜訪看看能否找到進入的機會。

在進入長軒居之前莎麗大奔換上了風雨樓弟子的統一的青灰衣袍並拿出仿造的星宿令,向長軒居弟子出示之後,稱他們是受盟主差遣來此尋訪的。長軒居便好生的接待了他們,讓他們順利的進入了長軒居,並見到了長軒居的主人孔雙。就在他們再次重複了一遍他們的來意表示希望見到孔老先生時,孔雙卻說出了一件令人驚訝的事情。

「抱歉,二位······家父已在一年前過世!」孔雙讓僕人為他們奉上清茶,十分抱歉的行禮道。

莎麗大奔聽聞十分驚訝,一下子眼前恍惚將近昏厥。

忙活了這麼久,結果人都不在了······

不過只要有一絲希望他們便不會放棄,兩人很快打起精神希望能從孔雙口中得知些什麼。

孔雙見兩人如此緊張急切的模樣一時間感覺壓力很大、也是險些招架不住,只能繼續笑著招待他們,回答著兩人的問題,都快把他弄得心跳加速了。明明是涼爽幽靜的室內,卻把他搞得滿頭大汗、累得像狗一樣。

此刻莎麗著實忍受不了身旁的大奔不停的問東問西,伸手將他扯了回來,然後向孔雙尷尬的笑著道歉,隨後問道:「所以孔老闆,請問您知曉如何能夠進入劍門關之中呢?」

「劍門關險要無比一旦進入只恐無命回來,二位當真要去?」

「當然!只要能夠區,無論都么危險我們都義無反顧,並且生死自負,老闆無需擔憂盟主責怪!」大奔莎麗信誓旦旦,無比的認真,彷彿一切苦難恐懼對他們而言都算不得什麼。

孔雙聽聞一陣無奈,那個眼神似乎在說這兩個人對永慕可真是忠心耿耿,這般危險都敢去,畢竟他也不了解其中真正緣由。但既然要去他也沒辦法說什麼,於是他仔細的想了想,最後回答道:」有!「

「當真!?」兩人聽聞,露出無比歡喜的眼神,雙眼中都亮著光。

孔雙點了點頭,讓僕人從密室中取出了一份捲軸交給了大奔莎麗,說道:「江湖中人皆知封閉的劍門關有幻獸火麒麟鎮守,這捲軸所記載的不過普通的催眠之術,而家父只不過是當初發現了一些寶物可以加入這迷藥之中將效力加大,能夠將火麒麟引誘催眠一陣,只有細淺的半柱香時間,且火麒麟即使睡著周邊也會盛放業火紅蓮,二位必須無比小心謹慎的越過關口才可進入其中,速度一定要快!「

」明白!」說著兩人接下了那份捲軸打開,好生的看了起來。

「哼,不就是小小的火麒麟嗎,我們怕什麼!」大奔氣勢逼人,眼中無半分懼怕。

旁邊莎麗仔細的研究著捲軸上的內容,一臉豪邁的笑起:「這幾種寶物我都能找到!既然是面對這種神獸,必然要準備周全的!而我們自然也不會有絲毫懼怕,要不然也不會來了!」

看著二人這般堅定的模樣,孔雙一時有些無奈,出於好心,在那邊猶豫了半天還是決定向兩位潑一盆冷水。便是故意咳嗽了兩聲后喊了兩人一下,說道:「只不過二位若是進入了劍門關之中又能如何呢?或許也找不到什麼當年大戰後線索······畢竟劍門關百年來並沒有一個人在那裡······如若不然二十年前僅僅憑藉著催眠火麒麟,劍門關之中也不足以掀起那一場大戰!直至今日兇手也仍是逍遙法外。」

大奔莎麗一聽,震驚無比:「你說什麼?」

江湖上皆是傳聞劍門關當初只是封閉門派與世隔絕,結果竟是真的徹底的消失沒有了一個人成了寂靜的荒野之地?

如此說來他們早該想到······

隨後大奔和莎麗對視一陣,思慮一番后二人最終還是下定決心,想著既然如此那他們更要去了!

。 分開之後。

司晴微微有些渾渾噩噩,甚至是後悔!

屢屢和秦雲的近距離接觸,讓她覺得不妥,但又說不上來。

回後宮的秦雲,收到了一封來自江北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