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半夏則是一臉疑惑,今晚這情況,怎麼看,也不像是談生意啊。

許永慶坐了一會兒,實在忍不住了,直接道:「建功,你不是說在望江園買了房子嗎?」

「能不能先帶我們去看看房子?」

他還是懷疑許建功的話,所以,想直接看到房子再說。

此時,樓上傳來一個聲音:「當然沒問題。」

「老許的房子,就在我們隔壁,現在過去看都可以!」

眾人抬頭,只見王總帶着妻子,笑呵呵地走了出來。 蒼葳聳了聳玉肩:「謝景軒都粗暴地堵死我所有去路只留他那一條,那我當然也要粗暴地告訴所有人和他,我有你。」

「你是有我,所以不用這樣。」

洛逢原蹙眉,已經想走向那扇窗,把那幾台相機買下來。

「我本來就是這樣的人,沒必要瞞他們。」

蒼葳無所謂地一笑。

在看到洛逢原陡變的眼神時,她感受到了一件她從來沒想過的事情在發生。

「你……沒有調查過我?」

洛逢原搖頭。

「即便知道了我在A城?」

「嗯。」

男人回答得理所當然。

「算了,就由我來告訴你吧,」蒼葳嘆了一口氣,然後踮起足尖,靠他更近,眉眼勾魂,「我就是這樣的人。」

「你是我也會……」

「你錯了,不是你會簽我,你是非簽不可了。」

蒼葳勾著唇,得意洋洋的模樣囂張又迷人。

洛逢原小蹙眉心:「你怎麼都不聽人說話呢。」

「聽着啊。」

蒼葳堅信她沒聽錯。

洛逢原便嘆了一息:「算了,現在素材夠用了么?需不需要換個動作之類的。」

「怎麼突然那麼積極,」被洛逢原的配合逗笑,蒼葳搖頭,「不用了,絕對夠用。」

剛剛一直站不穩的人能站穩之後,洛逢原便知道結束了。

「現在要做什麼?」

他問。

蒼葳想了想,隨即在沙發上坐下:「來都來了,不如喝杯咖啡再走?」

「好。」

見洛逢原答應,蒼葳快速掃碼點餐。

挑選好自己的,她把手機舉到了洛逢原面前。

男人在購物車一欄點了一下,變成兩杯。

「好了。」

「哦,咦?你和我一樣?」

「嗯,有什麼問題?」

洛逢原抬了抬眉。

蒼葳邊支付邊說:「沒有啊,緣分嘛。」

就在他們享受着他們的緣分時,熱搜榜已經發生了驚天動地的變化。

蒼葳和洛逢原在咖啡店的照片一經發出,熱度已經超過謝景軒登上了熱一。

緊隨其後的,洛神娛樂宣佈了與蒼葳簽約的好消息。

這不僅謝景軒和網友,就連熱一照片的「幕後黑手」潘梨都始料未及。

潘梨震驚的是洛神娛樂的速度,但其實,謝景軒故意製造的假緋聞出現時,洛神娛樂的一系列流程就在他們總裁的一聲命令下開始了先斬後奏。

享用完咖啡,蒼葳和洛逢原離開了那家咖啡店。

車在門外候着。

兩人坐進車裏,蒼葳拿出了手機。

她很放心潘梨的辦事效率,看到結果時還是會在心裏感嘆上一句,不愧是小梨。

但仍有一件令她驚訝的事情。

蒼葳反覆確認了自己沒看錯之後,才轉頭看向洛逢原:「你沒讓他們停止?」

洛逢原知道她說的是什麼:「停止了,但一切早已經準備就緒,就發送的時機。」

「這也是我們的默契?」

蒼葳眯起漂亮眼眸,只見他搖頭:「這次不是,你讓我選咖啡時,我看到了潘梨給你發的微信消息。你不就是擔心洛神娛樂的簽約聲明比照片早么。」

C城一個熱鬧的拍攝基地。

六大時尚雜誌之一的《幻想》正在拍攝新一期的封面大片。

拍攝的間隙,何容意坐在休息間的沙發閉目養神。

她的經紀人馮蘿青突然推開休息間的門,沖她喊道,「容意!蒼葳和我們公司簽約了!」

「什麼?!」

聽到這個壞消息,何容意還怎麼休息得下去。

她站起身,一把奪過馮蘿青的手機確認了一番。

千真萬確!官宣文案還比她當年的長!洛神娛樂到底是多想要這個影后,娛樂圈又不缺影后!都鬧出緋聞了……

「什麼!為什麼她還有和洛總的緋聞!」

何容意不可置信,拍攝前看到蒼葳的緋聞,她還狠狠開心了一番的。

現在才短短几個小時,怎麼事情就變得不一樣了!

馮蘿青知道她現在很生氣,生怕影響到待會兒的拍攝,連忙安撫一句。

「放寬心,這人設雖然特別,但也危險,一不小心就會翻車……」

被馮蘿青這麼一提醒,何容意的心情才恢復了一些,惡狠狠道:「我就幫她翻車!」

忽然,捏在手裏的手機振動起來,何容意便把手機還給馮蘿青。

馮蘿青看了一眼那些新消息,又看了一眼何容意。

「幹嘛!有事快說!」

她那麼愛比較,又該生氣了,馮蘿青嘆了一口氣,也不得不說,畢竟要求所有人到場。

「洛總要為蒼葳舉辦歡迎會。」

「什麼!」

何容意又搶過馮蘿青的手機划著,裏面的一條條消息她越看越氣憤。

「蒼葳!她憑什麼簽約洛神娛樂!憑什麼來奪走我的一切!還歡迎舞會?我當年都沒有!」

何容意抱着希望是惡作劇的念頭,拿出了自己的手機。

與馮蘿青手機里的一樣,也都收到了公司要為蒼葳舉辦歡迎舞會的消息。

何容意氣得將手機摔到沙發的另一邊。

「容意,我們要不要做點什麼?」

馮蘿青問。

「要!當然要!」何容意咬着牙惡狠地說,「今晚不是有她的歡迎舞會嘛,我們得好好歡迎一下她啊,最好讓她離開洛神娛樂!」

歡迎會在洛氏旗下的一家豪華酒店舉行。

夜幕降臨,眾星著華服閃亮登場。

受邀的媒體分列兩旁,他們一邊拍照一邊竊竊私語。

「好隆重啊,洛神娛樂的所有藝人都到齊了,有好多都還在劇組拍戲吧,竟然為了蒼影后的歡迎會請假。」

「內部消息,是強制要求,所有人必須到場。」

「啊?這就是洛家前夫人的排場嗎?不會是未來夫人的排場吧。」

「別亂說話,小心工作不保。」

「對啊,我聽說《畫眉》裏的一個小助理,好像不知道對蒼葳做了什麼,立刻丟了工作呢。」

「可信嗎?」

「不清楚,但蒼葳前不久不就是拍了《畫眉》下一期的封面嗎,能對上。」

「你們發現了沒,洛總對蒼葳還真好,說不定要求全員到場,就是為了讓她一次性知道洛神娛樂有多少張面孔。」

「那麼多個名字,能記得住嗎?」

「這不是重點好嗎,你們想想,要讓現一姐在蒼葳面前自我介紹,也太刺激了!」

「可惜內場沒我們什麼事。」

「唉,真想看看那個何容意會氣成什麼樣。」

「藝人也快齊了吧,怎麼還沒見洛總和蒼影后?」

「他們,自然是壓軸的啊。」

有人話音一落,周圍就像沸騰一般,果然是說曹操曹操到了。

不遠處,蒼葳手挽著洛逢原,輕提裙擺,走上紅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