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兩個小傢伙就從沙發上爬下來,邁著小短腿去了門口,四肢短粗的小手,把門扒開了一道小口,然後將小腦袋湊了出去,滿眼期待看着外面。

果不其然就看見了顧墨嶼在黑暗中,踩着雪花大步走了進來。

「爸爸!」

「臭帥爸爸!」

……

《粉墨》第329章形勢嚴峻 這時,天空下起了點點細雨,伴隨著飄落的桂花,讓人的心情也有些憂傷。

「秦尤,你記得要多來找我。」

敖欣兒望著秦尤背影,忽然開口說道,這次不再是喊秦公子,而是直呼他的名字。

秦尤也停了下來,看了看桂花林中的敖欣兒,一雙桃花眼滿是道不盡的情意。

他輕仰著頭,望了眼灰濛濛的天空,然後揮手間接到一片飄落的桂花朵,一身如玉的白袍,此刻也在迎風而飄擺。

「桂花香飄絲雨天,朵朵鋪地惹人憐,只因知是塵土戀,猶憶當初識紅顏。」

一首詩吟罷,秦尤沒有回答敖欣兒的話,一腳踏進傳送陣,消失不見……

只留下呆在原來的敖欣兒,臉上滿是痴情之色,口中不斷低吟著那句詩。

萬古峰

秦尤一路直奔馮弘古的洞府,相比於第一次還需要道童的通報,這一次道童還沒來及通報,便直接被門口的馮小蕭給放行了。

尋常人或許馮小蕭不敢,但是秦尤不同,這是馮弘古最看重的弟子,雖說不是親傳。

但是馮小蕭跟著馮弘古這麼多年,沒發現他讓哪個所謂親傳弟子去過鎮魔湖的龍靈池,以及跟誰在一起時這麼開心過。

很明顯,秦尤是跟其他人完全不一樣,特殊人自然特殊辦理。

來到洞府時,便看到坐在桌旁,端著茶壺喝水的馮弘古穿著天宗道袍,表情悠然。

秦尤嗅了嗅茶香,想了想,索性也坐到了馮弘古的面前,拿起他的茶壺給自己倒了慢慢一杯水。

一口下去,果然溢香回味,不愧是秦尤想順走的茶葉。

馮弘古看他這個弟子,跟在自己家似的那麼不客氣,倒也沒管他。

「突破的挺快,看來超出我的想象了。」

秦尤也不謙虛,直接回答自己是天賦好,讓馮弘古沉默了好一會,才繼續開口問道。

「你今天是找我做什麼事!」

「我想參加論道冊封大會。」

秦尤喝完一口茶,將茶杯放在桌面上,慎重的說道。

馮弘古並沒回他話,而是輕暼了他一眼,緩緩往茶壺中倒著茶水,輕輕吹著熱氣。

秦尤也不急,繼續就這樣坐著。

「太早了,你打不過,稍有不慎我也救不了你。」

過了好一會,馮弘古才開口道,似乎是分析了秦尤參加論道大會後的種種可能,得出來的這個結論。

「我倆月晉陞御氣期,十天築基開竅,距離論道冊封第二輪城隍之爭還有一個月,弟子覺得我可以做到!」秦尤斬釘截鐵的說道,話語中滿是自信。

秦尤築基后,第一個念想就是自己可以參加城隍之爭了!

從倆月晉陞御氣,到十天築基,自己像極了天道之子,現在再加上司徒紅蓮贈送劍訣,秦尤覺得那麼多名額,我總能混到一個!

「嘭!」

馮弘古揮袖掃落桌上的青花瓷杯,碎片四處飛濺,他神色不再像往日那般緩和,目光銳利的宛如刀子。

「你才踏入修行幾天,你了解什麼是論道大會嗎?我原以為你是個踏實修行,沒想到你竟如此浮躁!你知道每年死在論道大會的有多少天賦異稟的弟子嗎?我告訴你,別說一個月,就是三個月,就你這番驕愎的心性,你的下場只有一個,死!」

強大的氣息撲面而來,秦尤連連後退幾步,臉色瞬間變得蒼白起來,這是來自差距過大的境界壓制!

秦尤連忙站好,低頭躬身,這時他第一次察覺到馮弘古到底有多麼的恐怖。

驚懼之下,秦尤又恢復了倔強的神色。

「弟子深知危險,但弟子堅持如此!」

秦尤深吸口氣,臉上浮現一絲痛苦,沉聲說道。

「弟子來自一個邊境小城,自小就沒了雙親,是那座小城的街坊鄰居,將我撫養長大,再遇到徐道行師尊之前,弟子差一點便被妖物蠱惑吞入肚中,而後又遭遇妖族跟鬼魅,我的養母,我的所有親人,都在那一天命喪妖族之口。」

「弟子,沒辦法忘記,也不敢忘記,每一日,每一時,我都要不斷修行,不斷想著其他事情,我怕自己靜下來,因為一旦靜下來,我腦海中便浮現出我的親人,在血泊之中,絕望的喊著我的名字!」

「他們臨死前的神情、話語,還有那滿地的殘肢斷臂,師尊,你讓弟子如何再等十年!」

「十年,十年之間又有多少我人族百姓命喪妖魔之手,又有多少百姓妻離子散,那日發生在弟子身上的慘劇,就會在這十年之內不斷地換著人循環下去!」

秦尤聲音充滿著顫抖,淚水模糊了他的視線,這些事情他從未在外提及過,甚至在外人的表現永遠都是那麼洒脫。

但是又怎麼能瞞得了自己,如何瞞得住那一晚慘死的劉媽,願與他終身的春兒,供他讀書的周員外夫婦……

無數個深夜,他驚懼而起,唯有苦修方能令他暫得心安。

這不光是秦尤心結,也是原主最後的殘念。

馮弘古表情滿是複雜,他沒有想到秦尤竟然還有這一番經歷,似乎想到自己年少時的經歷事,長嘆了一口氣。

「問他,為何修道。」

一絲意念忽然出現馮弘古的腦海中,馮弘古身軀一震。

這是道尊的聲音,他已經接近一千多年沒見過道尊了,沒想到竟然連續兩次為了秦尤出現。

馮弘古表面不動聲色,然後緩緩向秦尤問道。

「那你,為何修道。」

秦尤低著頭,重複了一遍馮弘古的話,我為何修道。

那日,道尊也問過他為何修道,他答天下眾生的理由就是他的理由。

太空,太大,這並非我道。

秦尤緩緩抬起頭,目光皆是悲痛,他望著外面的天空,低吟道。

「我修道,不為長生,不為仙途……」

「我修道只為保我身旁親人,保我人族百姓幸福安康,保我人族免受妖魔之口,保我人族世間天下太平!」

秦尤雙目中的光芒不斷閃動,聲音逐漸洪亮。

「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為這世間萬民謀福祉,為世間萬世開太平,這便是我的道心!」

「嘩!」

一道紫色光芒瞬間從天而降,籠罩在秦尤的身上,他的腳下也綻放出一朵朵金光蓮花。 深夜,九點。

秦蒼穹被連續幾輪審訊之下,依舊不開口。

最終,巡捕房隊長丁寶強,直接派人,將其羈押著,朝著巡捕房大樓後方的看押所帶去!

看押所,是專門關押刑事犯人的地方!

就位於巡捕房大樓後方,相距兩公里遠。

方便巡捕房進行看管和提審。

此時,秦蒼穹被十幾個巡捕成員壓著,直接被帶進了看押所內。

巡捕房,還未對他進行審訊完畢,就直接將其關押進了看押所。

可見,這是徹底不給秦蒼穹活路了。

關進看押所。

其性質,便已是徹底定罪了!

只等審判結果了!

今夜,在所有巡捕房成員眼裡。

這個犯罪嫌疑人,基本已經定性了,不可能再有出路。

秦蒼穹被羈押著,一路帶進了看押所的陰森長廊內。

長廊兩側,無數的囚房內,關押犯人們…紛紛圍攏到囚房門前,目光緊緊盯著秦蒼穹……

這群犯人們,長期關押在漆黑不見天日的囚房內,已經很久沒有看到新人了。

此時,有一個新人被帶進來,他們自然是好奇。

秦蒼穹被帶到了最角落的一間鐵囚房門前。

他的手上,腳上,都被拷著鐵鐐銬。

巡捕成員打開囚房門,直接將他狠狠推進了囚房內!

「老實點!乖乖在這裡呆著…!等待審判吧!」巡捕房成員對秦蒼穹狠狠叱喝了一聲。

而後,『呯!』一聲,直接關上了鐵囚房的鐵門。

上鎖!

秦蒼穹此時,卻依舊面色平靜,被關押了,卻也無所謂。

面不改色。、

他索性就順著牆壁,蹲坐了下來。

悠然自得的盤坐在地上,閉目憩息。

囚房外,巡捕房隊長丁寶強,見到他這般無畏囂張的模樣,面色更是冷戾。

他站在鐵囚門外,盯著秦蒼穹看了許久。

「小子,你囂張不了多久了。等戒律院一旦審判下來,你…罪則難逃。」丁寶強冷冷道。

秦蒼穹盤坐在地上,那閉幕憩息的眼睛,微微睜開了一絲。

他眼角餘光掃了門外的丁隊長一眼。

「等我的部下抵達,你應該……也罪責難逃了。」他語氣平靜,淡淡回了一句。

丁寶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