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攸攸臉蛋微熱,拍拍宋丞,讓他把自己放下來。宋丞聽話的把她輕輕的放下來,臉色卻並無多大的改變。

「先說好,你給我買的如果超出了我的支付範圍,我是絕對不會要的。」

「………」

宋丞沒有作答,只是抱著手臂,靜靜的走在她的身後。

白攸攸忍不住回頭看了他一眼,卻發現他一臉平淡的,跟在她身後,像是她的小跟班一樣。

「嘿嘿,你這樣跟在我的身後,讓我有種成為了富婆,然後帶著自己的小跟班出來敗家的感覺。」

白攸攸眼睛眯起,笑得開心。人生啊,能爽一刻就一刻吧。

「是嗎。」

「是呀~」

白攸攸走在光可鑒人的大理石地板上,暖黃的燈光和各種琉璃水晶的掛件裝飾在這裡襯得彷彿像一座宮殿一樣,是美麗衣服的天堂。

今天秦楓裡面的人異常的少,只能看到樓下好像有幾個人剛剛進門,然後二樓以上幾乎就沒有什麼客人了。

白攸攸突然輕鬆了許多,萬一在這裡碰見了她以前的那些土豪同學,她就尷尬了。指不定人家會在背後說她傍上了大款,賣身啊什麼的。要是碰上了嘴巴大的,那就更難說清了。

路過的任何一個櫥窗裡面的衣服,都是她一輩子也買不起的。白攸攸連看都不想看,快步走過,省得老是惦記著。

忽然,白攸攸眼神匆匆的掠過了一個櫥窗裡面的衣服,眼神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

那是一件擺在櫥窗里的剪裁幾近完美的白色堆紗細蕾絲花紋的婚紗,而在模特的身後,裙擺居然足足地拖了四米,看上去就像美人魚的尾巴一樣。

真好看,真像是天使穿的一樣。

白攸攸有些看愣了,看著它走不動路,站定在櫥窗前,想多看幾眼。或許是年紀到了的原因吧,她也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穿著婚紗出嫁,只是這種婚紗一定不是他能穿得起的。

穿不起,好歹也看得起啊,多看幾眼也不要錢。白攸攸決定過足眼福再走。

「你喜歡?要買嗎?」

「不不不不不!」

聽到這話的白攸攸,立馬回頭,一臉害怕的跟他狂甩手,生怕這個大少爺真的給她買了。宋丞抬頭看了看上面全英文的店標,然後看著她說。

「這家店是家獨家的禮服設計店。」

「然後咯?怎麼了嗎?」

然後沒有等到宋成的回答,白攸攸的人已經被他拉進了那個裝修看起來十分昂貴的禮服店裡了。

兩人一進店裡一個滿臉甜笑的導購員就立馬貼了上來,對著宋城和白悠悠就是一個鞠躬。

「宋少好!」

白攸攸看著這個導購員忽然心裡一驚,這不是她的那個大姑媽的女兒,她的表姐嗎?媽呀,怎麼會在這裡碰見她?這特么的也太湊巧了吧?

白攸攸下意識的偏頭躲閃,怕她認出自己。只是表姐的眼神已經直直的被宋丞給勾住了,顯然對白攸攸一點興趣也沒有。

「你去找幾身合適她的衣服過來試試。」

「這位姑娘嗎?好的。宋少稍等喲~」

化著濃妝的表姐的甜膩語氣和不停往宋城身上拋過來的媚眼,讓白攸攸覺得喉頭一哽。

媽耶,表姐你怎麼這麼狗腿子啊?說話說話這麼甜,也不怕噁心到自己。

而那導購員也不看看白悠悠長什麼樣子,粗略的打量了一下她的身材,就直接往後面的存儲區走。白攸攸鬆了口氣,還好,人家根本就不在乎她是誰,人家只在乎她旁邊的人是誰。

不過表姐沒有一眼認出白攸攸,也很正常。白攸攸平時哪裡穿過這麼貴的衣服和這麼貴的鞋,穿的不是工裝褲和大T恤就是沾滿泥的牛仔褲和帆布鞋。

「你怎麼了?」

宋丞斜眼看著白攸攸的一舉一動,覺得她的反應似乎有些不對勁。白攸攸示意他蹲下來一點,然後悄悄的在他耳邊說著。

「剛才那個導購員是我表姐,叫柳月。」

「然後呢?」

宋丞淡淡的似乎不太理解白攸攸想說什麼。

「然後?沒有然後。可不能讓她認出我,要是讓她知道了我跟你在一塊逛街,估計明天我那群三大姑七大婆就要開始流言滿天飛了。」

「這樣么。」

「要不?咱們走吧?」

白攸攸抬腳就想跑,可是卻被宋丞一把拉住。宋丞挑挑眉,難道跟他在一起會讓她很丟臉嗎?他宋丞可從來不怕什麼流言,從來沒有人敢傳他的流言。

「既然你現在就想走,那我就把這裡所有的衣服都給包下來,你回去慢慢挑。」

「大少爺,你別開玩笑啦。你可不要害我啊,虧我還救了你。」

白攸攸一想到她家那群老女人就覺得頭疼得緊。他爸爸,爺爺沒有出事之前個個的過來借錢的借錢,八卦的八卦。自從她爸爸去世,爺爺癱瘓之後,一個個躲得都像避瘟神一樣,生怕她找她們借錢。

真是貧寒之中見人心。

白攸攸都已經快兩年沒見過她這個表姐了,既不想見她,也不想跟她打任何交道。她從小就討厭她這個表姐,不僅僅是因為她的媽媽,更因為她從小就是那種喜歡攀比,愛慕虛榮的人。

有一次她來找她問東西,陳庸在旁邊等師兄。見陳庸開著跑車,就想去勾搭人家。然而白攸攸怎麼敢給呀?除非她想被陳庸收命。於是乎,經過表姐的添油加醋,白攸攸在姑媽那裡就成為了一個跟表姐搶男人的壞女人。

而她姑媽自然也不是什麼讓人省心的人,離了兩次婚,還當了別人的小三,才嫁進了城裡。聽說第一任姑父對她其實很好,可是就是因為一直掙不到錢,所以姑媽才會跟他離婚。然後過了兩回失敗的婚姻,最後嫁給了一個城裡的老闆。

「她來了。」

宋丞提醒道。白攸攸看見抱了一大堆禮服過來的表姐,心裡暗叫不好。媽耶,這下真的覺得頭疼了。

表姐踩著高跟鞋,努力的走出優美的弧度,眼睛分寸不離宋丞身上。白攸攸十分慶幸,宋丞帥的叫她分不開眼睛來多看她一眼。白攸攸低著頭伸手輕輕接過她送來的禮服。

「這是我們店裡最好的設計。宋少,你看如何?」

。昨天把新房佈置好后,顧墨嶼一夜沒睡。

他不忍心破壞這佈置好的婚床,二來也是因為激動得睡不着。

加上這一天的忙碌,這兩人都疲憊到了極點,洗完澡倒頭就睡了。

時間還挺早,知音闕里仍是歡歌熱舞,各個不知疲倦。

但今天,裏面來了個搞事情的客人。

……

《粉墨》第242章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牛亮發現精瘦老頭盯著自己的肚子看,頓時尷尬起來!

怎麼那麼不小心呢?

被發現了!

「哈哈!……爺爺!你這裡除了蛇肉,水……還有什麼吃的呢?」肚子餓就肚子餓吧!直接問一下免除尷尬。

精瘦老頭轉著圈圈看著牛亮,上看,左看,右看之後嘿嘿笑道「小子!你也會肚子餓嗎?」。

這是什麼話,我怎麼不會肚子餓呢?

「喂!爺爺……你說你二十多年以來一天就只吃一條蛇就過日子了嗎?」

這個問題太關鍵了,牛亮不得不問啊!

如果一天只吃一點蛇肉就過日子,那麼不要多久,自己有可能會和精瘦老頭爺爺一個樣,瘦樣……如果自己變成這樣,那麼……完了!

自己本來就不英俊瀟洒,如果在變瘦,以後的日子自己怎麼面對呢?

不行啊!

得想辦法啊!

「小子!你猜?其實不用你猜,還是來告訴你吧!你說的用煮吃,那根本不可能的,因為沒有鹽巴!就算你放點水煮熟了吃,也肯定沒有滋味的,烤了吃,燒了吃都不可能的,因為沒有鹽巴,怎麼吃都無味啊!明白嗎?臭小子!」精瘦老頭說著說著,自己都沮喪起來。

牛亮一聽,全身一軟,乾脆坐到一塊石頭髮愣起來。

現在能說什麼呢?

怨天!

怨地!

都不對!

誰都不能怨,那麼只能想辦法啊!

精瘦爺爺說沒有出路,是他沒有找到,還是沒有仔細找。

對!不要相信他說沒有出來就沒有出來,得自己尋找啊!

牛亮想到此,一下起身就跑,自己非找到出路不可……學……學什麼鬼……吃蛇肉過日子,而且還是生吃……不……

牛亮突然像發瘋一樣沖了幾步,但只衝了幾步,就被精瘦老頭攔住了去路,精瘦老頭一把把牛亮拉住道「臭小子……你跑什麼跑!」。

「放開我……我要找出路去!我不想吃蛇肉,也不想變成你那樣瘦成得只剩下骨頭……骨頭……骨頭啊!」被攔住的牛亮怒斥著拚命的掙扎,想掙脫精瘦老頭的阻攔,可是實力有限,牛亮使出全力都無法掙脫精瘦老頭就像緊箍咒一樣的手,甩都甩不脫。

「孩子……你聽我說,你冷靜點啊!找出路我們慢慢有的是時間,不急!不急啊!」精瘦老頭見牛亮拚命掙扎急勸道。

「冷靜個屁!我要去找出來我還立即個屁……像你這樣嗎?一冷靜就要呆個十年二十年,等十年二十年後,我出去黃花菜都涼了,出去又有什麼意思呢?」牛亮使勁甩了一下,甩不脫精瘦老頭的束縛怒道。

「臭小子……你剛才叫我什麼啊?」精瘦老頭見自己是你攔住牛亮,可是攔住你亮的人,攔不住牛亮的心啊!

「我是叫你叫爺爺啦!可是這也不代表我不想找出來啊!」牛亮一聽精瘦老頭的話莫名其妙起來。

「好!你既然叫我一聲爺爺爺,你就得聽我的話對吧!因為我是你爺爺!」精瘦老頭理直氣壯道。

牛亮一聽,哎呀呀!看不出來這個老頭爺爺還會套路人啊!

自己一不小心被他套路進去了。

現在說不聽的話,他會說自己不孝順,爺爺的話也不聽,說聽的話,以後他對自己大呼小叫的,不是很受罪嗎?

「我只聽對的話!錯的話誰說的我都不聽!」。

精瘦老頭聽了嘿嘿笑道「小子!看來你還是沒有衝動昏頭嘛!」。

「被你這樣拉我,我沖都沖不動,能昏頭嗎?你放手啊!我仔細想了一下,雖然我很想出去,但是我沒有你熟嘛!所以你放手,我不會跑得,我也跑不過你啊!」牛亮手都被精瘦爺爺拉痛了,只能先想辦法讓精瘦老頭放手。

精廋老爺爺聽了牛哥的話后嘿嘿笑道「你說的也對!以我這種身手,你想從我手上溜了,那是不可能的事!」。

精瘦爺爺一放開牛亮的手,還擔心牛亮跑,隨時準備逮住牛亮的準備。

牛亮瞟了一眼精瘦爺爺,乾脆坐到一塊石頭上去。

牛亮眨動著眼睛,想著辦法

現在只有兩件事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