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美利堅國土警備隊司令官,羅斯將軍更是以鐵血著稱,有雄心勃勃的野心,想要利用科技製造出一支超級戰士部隊。

為此,羅斯將軍不惜花重金,從厄斯金博士的實驗室,找到了一部分超人血清的資料,但是一直研究到現在,都沒有什麼實質性的進展。

最終,羅斯將軍選擇了研究伽馬射線武器,試圖在科技武器上,有所成就。

不幸的是,一次意外造就了布魯斯.班納,變成了綠巨人的事故,正是有了這次的事故,羅斯將軍已經冷卻的超級戰士計劃,總算是再次的提上了日程。

然而,綠巨人的戰鬥力超乎想像,不管派出什麼部隊,全部都是失敗了,這就讓羅斯將軍,心中焦急,但是又沒有絲毫辦法,只能利用自己的情報網絡,牢牢的鎖定布魯斯.班納的位置。

正在羅斯將軍有些懊惱的時候,一邊一個精壯矮小的士兵,就立即走來,對着羅斯將軍敬了一個禮,說出了布魯斯.班納的最新位置。

「長官,那個綠色大塊頭在加利福尼亞,高華大學附近徘徊,不知道他去那邊有什麼事情。我們的部隊已經駐紮在四周了。」

布朗斯基恭敬的看向了羅斯,向他說明了一下情況。

「很好,先靜觀其變,不要有什麼動作!之後再派除我們的部隊,進行抓捕。」

羅斯將軍擺了擺手,並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反正在他看來,布魯斯.班納只要沒跑遠,那麼都不算是太過重要的事。

「明白,長官!」

布朗斯基沒有廢話,點了點頭,剛想直接離開這裏,卻被羅斯將軍給直接叫住了。

「等等,布朗斯基,最近我女兒去哪裏了?還在加利福尼亞嗎?」

忽然,羅斯將軍想到了自己的女兒,就忍不住看着布朗斯基,詢問起來。

雖說,作為一名軍方的將軍,羅斯將軍平時非常的忙,但是對於女兒,她的關心可從來都沒有停止的。

「不在,現在貝蒂.羅斯小姐,應該在紐約市。去找那個叫唐天的亞裔小子了。」

布朗斯基詳細的解釋道,沒有絲毫的隱瞞,他剛把話說完,羅斯將軍的眼睛卻是猛然一亮,散發着璀璨的光芒。

一時間,布朗斯基充滿了疑問,不明白自己的長官,似乎性質突然有些高了,看來,貝蒂.羅斯去找的那個男人不簡單。

「布朗斯基,馬上備車,我要前往紐約市。順便給唐天一個通知,說我晚上,就會到他那邊去談一下事情。」

羅斯將軍自信的說道,對身邊的布朗斯基下達了一個命令,就開始繼續的批閱起了文件。

「等等,將軍,那個男人非常的特別嗎?值得你親自去見他。」

布朗斯基微微的一愣,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當然,他的手中有我想要的東西。本來我還想着,怎麼樣?從他的手中獲得,現在是一個最好的機會。」

羅斯將軍感慨的說道。

畢竟,唐天的身後,有神盾局的勢力,還是奧斯本工業和漢默軍工的股東,再加上一支超級戰士軍團,就不是羅斯將軍可以輕易吞下的存在。

現在,有了他女兒這層的幫助,說不定可以從唐天的手中,討到什麼好東西,這個也是羅斯將軍高興的一方面了。

另外一邊,唐天和貝蒂也相處的很不錯,能夠被美女喜歡,他自然也是非常樂意的,一天的時間跟貝蒂逛了不少的地方。

算是進行了一場完美的約會,在黃昏時分的時候,他們坐在了一張公園的躺椅上,在夕陽餘暉的照耀下,唐天直接KISS了下去,也讓貝蒂眼中的愛意越發的濃郁了。

「嗡嗡嗡!」

就在他們的約會,進行到最關鍵時刻的時候,唐天的手機卻突然傳過來的響聲,讓他忍不住的打開了電話,就發現了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喂,是誰,找我做什麼?」

唐天不咸不淡的說道,語氣不怎麼高興,覺得被突然打擾了興緻,也讓他非常的不爽。

「是我布朗斯基,羅斯將軍的手下。唐天先生,晚上有空嗎?將軍閣下,想要跟你親自談談。」

布朗斯基長話短說,完全沒有一點拖泥帶水的跡象,爽快的告訴了他事情的原委。

「明白!那麼就晚上見,來奧斯本工業的地下實驗室,我會跟羅斯將軍談一下的。」

唐天果斷的接受了,不管是對方軍方的身份,還是貝蒂.羅斯的父親,這些都是他所接受的理由。

掛斷了電話,唐天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看向了身邊的貝蒂,似乎並不感覺到奇怪。

「怎麼了,唐天,是誰給你打的電話?我感覺你的表情怪怪的。」

貝蒂驚訝的問道,總覺得這個電話不普通,能夠讓唐天露出了這副表情的情況,應該不是不怎麼簡單的。

「是你的父親,羅斯將軍。跟我想的一樣,你父親似乎是,想要跟我好好的聊聊了。」

唐天伸出了手,捏了捏貝蒂的小臉,還算是輕鬆的說道。

「你不害怕嗎?我的父親,可是軍方著名的將軍,你跟他談判的時候,也要稍微注意點,他可是非常強勢的。」

貝蒂.羅斯小心的提醒道,不希望他們兩人之間的談判不歡而散,這樣就有些得不償失了。

「哈哈,沒關係只是見准岳父大人而已,我也一定會讓他滿意的。因為我手上有他想要的東西,這也是你父親所渴望的東西。」

唐天眼神非常的明亮,不緊不慢地說出了這句話,也讓貝蒂稍微放心了起來。

「哼,誰說要嫁給你了?」

聽到了唐天的話,貝蒂一臉的傲嬌,轉過身不跟他說話,但是貝蒂的眼裏卻是露出了驚喜,似乎是非常高興的樣子。

而望着貝蒂的表情,唐天心中也在謀划著,給羅斯將軍什麼好處,能進一步的穩固自己的勢力,這是他應該考慮的一個方向。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馬耀日身上!

馬耀日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讓他繼續下令攻打都督府,尤其是傷害到秦老,他實在做不到。

但是讓他撤軍,他也做不好,如果撤軍,回去如何跟田將軍交代呀?

進退維谷!

他抬頭,望着滿臉嚴厲的秦恆,最終一咬牙,悲慘的道:「罷了罷了,秦老你一直是我最尊敬的老領導,這些年你對我家恩重如山,對我恩同再造。」

「我是不可能傷害你的。」

「但是我也不能辜負田將軍對我的期望,我出發之前就立下過軍令狀的,發誓如果拿不下都督府,我就提頭來見。」

「我現在不能辜負你們任何一個,我這命是你們給的,現在我就還給你們吧。」

他說完,做出一個讓全場人都震驚的舉動。

他抬手舉起手中的手槍,對着自己腦袋,砰的就開了一槍。

瞬間,鮮血四濺,他的屍體,也緩緩的栽倒在地。

全場一片死寂,屍體倒地的聲音,顯得格外的清晰。

在屍體倒地之後,馬耀日的那些親信部下們,才反應過來。

張安、許山河等人悲鳴一聲長官,紛紛圍了上去。

但是,馬耀日倒在血泊中,早已經沒有了氣息。

地上的鮮血,觸目驚心。

他不能進不能退,不能辜負秦老,但也不能辜負田衛龍,最後竟然選擇自殺成仁。

秦恆看到這一幕,也忍不住微微嘆氣:「好好一員戰將,就這麼沒了,痛心疾首啊!」

「造成這悲劇,皆因田衛龍跟徐海二人。」

「禍國殃民!」

秦恆說到這裏,望着張安跟許山河等人,冷冷的道:「馬耀日因為田衛龍的私人感情跟家國大義相衝突,他進退不得,最後逼死了自己。」

「他做出了他的選擇!」

「你們呢,是選擇撤退,還是選擇一錯再錯?」

張安等人,在猶豫。

秦恆冷冷的道:「不要以為你們真能翻起什麼風浪,其實這一切大都督都有預備,他早已經暗中調動東海、西境、江南、北境四大軍區共計四十萬精銳部隊,秘密進京。」

「並且四大軍區的部隊,今日就能夠抵達京城。」

「你們若是一錯再錯,怕活不到明天日出。」

「我勸你們還是懸崖勒馬,聽從我的調遣,配合我跟大都督平叛,將功贖罪吧。」

張安等人聞言,互相對視一眼,都做出了決定。

他們齊齊的對秦恆道:「秦老,我們錯了,我們願意戴罪立功。」

「指揮馬耀日已經死了。」

「我們願意接受秦老您的指揮!」

兩萬叛軍,齊齊的道:「我們願意接受秦老的指揮,請秦老下命令。」

秦恆見狀,心底暗暗的鬆了口氣。

他接到阮紅的電話,得知叛軍圍攻都督府,都督府情況危急。

他便顧不得那麼多,讓阮紅開車,他一襲布衣,便出現在這千軍萬馬前了。

他也不確定馬耀日等人會不會聽他的話,會不會為了他而被迫田衛龍。

現在從結果來看,是好的。

他做到了,說服了叛軍,拯救了都督府,也讓陳寧的家人免去一場浩劫。

當下,他就命令陸少聰等人,接管眼前這兩個師。

陸少聰很快就接管了這兩個師,並且命令這兩個師將都督府拱衛起來,預防田衛龍派遣其他部隊來攻打。

秦恆救了都督府,也沒有急着離開,他下車道:「現在都督府還是很危險,我就留在這裏吧,我進去與宋娉婷他們喝杯茶,有我這老人在,大家也可以心安一點。」 大家好我是本書的解說,現場太亂,你們自己看吧:

————

左手背在身後,塵心挺拔的身姿沒有釋放魂力,犀利的眼神俯視着面前的小舞「我說的是與不是。」

小舞渾身顫抖,嘴巴張了張,緊張的一個字都沒說出來。

唐三眉頭緩緩皺在一起,緊張的護著身後的小舞。面對封號斗羅,他還能保護好這個妹妹嗎?

骨斗羅古榕最先反應過來,也是瞬間來到小舞身邊。看了幾眼,向身後的寧風致點點頭。

遠處的奧斯卡等人,驚訝的嘴巴半天合不攏。『小舞是十萬年魂獸化形,就算不懂十萬年魂獸什麼概念,這個人是魂獸變得就很驚訝了好吧。』

寧風致身為七寶琉璃宗宗主,見多識廣,本身也是一位鑒寶專家。天下又有幾件寶物比得上十萬年魂環和十萬年魂骨呢?緩步走向劍骨二人。

弗蘭德微微低頭,反光的扁框眼鏡讓人看不出他在想什麼,一直安靜的沒有說話。

「我女兒走失了,在史萊克學院,是貴方的責任吧。」寧風致雖然看上去俊秀儒雅,但話語間卻給人一種恢宏大氣的感覺,那明顯不是普通人所能擁有的。「這樣,我們七寶琉璃宗邀請這位小姑娘前去做客。希望你們幫我找回女兒一起去七寶琉璃宗做客。」

寧風致並不倨傲,待人很溫和,總能帶給人一種好印象。雖然疼愛女兒,但當有極為出色的年輕人時,寧風致會考慮犧牲女兒的婚姻來拉攏。所以女兒失蹤固然心疼,但若是能換一個十萬年魂獸,也不是不值得,畢竟,他還有好幾個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