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在遙遠的地方,那人帶著孟知微離開,突然發現,她的身體直接爆炸。

自己想要阻止,但根本阻止不了紅蓮業火和九天神雷對孟知微的吞噬。

他臉色瞬間黑了下去,眼裡醞釀起了風暴。

「該死!」就兩個字,帶著滔天的怒意。

因為孟知微的死亡,什麼都沒留下,就算是神魂,也沒有絲毫。

她就是真正的灰飛煙滅,消失在天地間。

紅蓮業火!九天神雷!!

那黃毛丫頭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身上有紫金色的功德之力,還沒有一點兒業障!

是了!

紅蓮業火!

世間竟然會有這樣的人,同時具有紅蓮業火,也能掌控九天神雷,就好像是天道的寵兒!

那人心裡極度不甘,暴戾壓都壓制不住。

微微可是他唯一的血脈啊。

到了他這個等級的,要想重新擁有自己的血脈,基本是不可能了。

那人越想越氣,差點沒控制住自己。

他想回去,但卻不能。

自己投下一次分身,已經是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如果再回去,修為倒退都是輕的。

最終,他還是不敢冒險。

所以嘛,人都是自私的,沒有誰會為了誰付出生命的代價。

畫面轉回來。

奚淺不動聲色的把坤元鐲收了起來,就是可惜了時空鏡,她沒機會把時空鏡搶過來。

奚淺心裡微微有些遺憾。

不過就是片刻,她深吸一口氣,往嘴裡扔了一顆丹藥。

運轉靈力,胸膛和識海的鈍痛少了些,臉色也稍微沒有那麼難看了。

要不是有神魂木和生命之樹,她想,剛才那人的針對,她會直接灰飛煙滅吧。

奚淺眼裡的寒光被她壓下去。

藏在最深處,沒人看見!

孟知微的離開,出乎風陌部落的意料,還活下來的人,基本都變了一下臉色。

看來,他們和孟知微,有不小的交易。

風陌部落的人突然發現,四周落在身上的視線有些讓人頭皮發麻。

特別是那個妖孽的男子!

他是在場的最強悍的化形妖獸,就連風蒼,也不敢說自己是對方的對手。

剛才那道不曾出現的身影可是說過,對方是神階妖獸!

那可是相當於大乘期的存在。

還有另外一個素月清華的女子,上古排名第二的妖獸,太陰幽熒!

媽的,這塊鐵板好硬!

「看什麼看?不是要上嗎?幹嘛不動手?」烈焰冷笑,嘴角掛著不屑和嘲諷。

風翼鼻青臉腫的,他看了烈焰一眼,這也是個硬茬子。

五爪白龍!

他視線一轉,神獸鯤鵬!聖階九尾狐……

我可去特碼的吧,他們被孟知微坑慘了。

「穆老弟,我們這就離開。」風蒼不要臉的拱手。

穆德斯都佩服他的厚臉皮,抽了一下嘴角,「你想離開,得問一問人家答應不答應啊?」

當這裡還是風陌部落嗎?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風蒼僵硬的看著奚淺。說實話,讓他對一個小輩服軟,他拉不下臉。

但看到人家身邊的一尊尊龐然大物,特碼的,不低頭都不行。

風蒼自認為自己是個能屈能伸的,他深吸一口氣,對著奚淺的方向拱手。

「小友抱歉,我們都是被孟知微給蒙蔽了……」

奚淺臉色已經恢復了紅潤,她把胸前的混天綾撩到後面,冷淡的直視風蒼不說話。

風蒼臉色微僵,他在心底深深吸了一口氣。

「風陌部落願意賠償!」

好吧,這話正中奚淺的下懷。

她不可能當著這麼多部落的面,直接把風陌部落給滅了。

所以,只能要好處。

看到奚淺臉色緩和,風蒼嘴角抽了一下,心裡很憋屈。

但是沒辦法。

「對於賠償,小友有什麼建議?」看著旁邊虎視眈眈的幾尊大神,風蒼憋屈的開口。

奚淺不在意他的憋屈,她自己爽了就行。

「你們現在還剩下多少人?」

風蒼頓了一下,回頭看了一圈,「一百五十八個!」

心痛,心碎成渣渣。

風陌部落的人竟然死了這麼多!

「一個一億極品靈石!」

「……你獅子大開口?!」風蒼壓抑不住,暴怒!

把風陌部落全部賣了,都沒這麼多極品靈石,她倒是好,竟然胃口這麼大。

奚淺眉頭蹙了一下,是真的疑惑,「風陌部落是荒蕪世界里塞在前列的部落了,有這麼窮嗎?」

穆德斯都沒忍住,「明小友,咱們現在在哪裡?」

「荒蕪世……」奚淺聲音一頓,好吧,她懂了。

荒蕪世界,一片荒蕪,什麼都沒有,當然包括靈礦。

「那你說,你們有什麼最有價值的?別蒙我,我可是有眼睛的。」她的眼睛,就是穆德斯,雲嵐部落的人。

。 「魔龍現在繼續仙石,估計是被死氣折磨的夠嗆快壓制不住,企圖化解一些了,否則……他不可能會將這麼致命的弱點暴露給幽冥族,這不相當於是告訴了萬族?估計也是被逼的沒招了!」

林天成嘴角微微揚起,看來這一次魔龍的情況很不容樂觀,如今魔龍可以說是天傷城裡他的最後一個敵人,僅憑私仇,林天成這邊他都能排第一去!

而且……林天成想要徹底在天傷城立足,那唯有剷除了這位不可,否則時時刻刻都要戒備魔龍的暗中偷襲,畢竟他才是城主,這裡是他的主場,弄死自己的辦法他多的是!

有倒是,趁他病,要他命,如今林天成得知魔龍除了問題,不趁機幹掉他這事情有點說不過去,而且相信幾次三番的封閉城門,才是導致魔龍體內死氣快壓制不住的主要原因。

也就是說,魔龍淪落到這個地步,主要的凶獸還是林天成,這是根本上的衝突,根本沒有辦法改變,二人之間只能是你死我活!

林天成和魔龍之間的恩怨已經到了不能開解的地步,除非二者之中決出生死!

如今,林天成還不能出城,城外還有強者蹲守,出去就無疑是送死。

可待在城內,又有魔龍暗中窺伺,所謂一山不容二虎,二人之間定然是要倒下一個的!

「得好好想想,怎麼才能出其不意的幹掉他!」林天成一邊琢磨著,一邊朝著城主府飛去。

仙石一旦交易,魔龍肯定會閉關提取仙石之中的能量,到時候體內的死氣得到了很好的緩解,也就能空出手來收拾自己了,所以說,就交易而言,絕對不能遂了他的意!

「資敵的事情可不能幹啊,到時候幫他恢復了傷勢,那就是等於把自己逼上了絕路了!」林天成心中已經下定了決心,決不能交真的仙石給魔龍。

然而,想在仙石上面動手腳,這難度太大,魔龍不是沒有見過世面的人,仙石肯定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了,而且肯定也會仔細地檢查,誰也沒可能真的那麼天真無邪,外面的東西拿來就用!

種種原因,導致了林天成想要在仙石上面動手腳的計劃頓時破滅。

林天成不禁有些頭痛,「造假仙石不太現實,正面搏殺……未必能一擊必中,他是天傷城的城主,一旦讓他反應過來,我的性命就有危險了,到時候他若是藉助了石雕鎮守的力量,我就更不可能是對手了,唯有乘其不備的時候一擊必殺!」

「只是……這機會要怎麼創造呢?他現在有傷在身,一定是警惕性最強的時候……」

「借刀殺人……不太現實,魔龍身為城主,而且身上現在死氣纏身,他躲死靈都來不及,怎麼可能出面擊殺,估計就是迎面撞見都會躲遠點……」

一個個計劃在林天成的腦海中升起,然後又被自己無情的推翻打消。

對付一個界城的城主,這個事情可大可小,而且危險係數賊高,否則的話不可能三十六界城的城主都沒傳出過被暗殺的事情。

「這就有點難辦了……要是岳父當時送我的魂塔我沒毀掉就好了,可惜了……」林天成不禁有些懷念當初在天魁城的時候自爆魂塔時候的雄風。

「算了,不行就硬著頭皮上了,活人還能叫尿憋死了?」說罷,林天成繼續朝著城主府飛去。

此刻,死靈界那邊月落死靈君主也在暗中發力,瘋狂的輸送死靈之氣試圖轉換林天成,然而毫無疑問的是又一次失敗了。

只見死氣一開始來勢洶洶,很快蔓延了林天成的全身,只是當林天成逆轉三焦后,那蔓延的速度遠遠沒有吞噬的快,根本不足為懼!

只等林天成有空的時候再用仙石凈化了死氣就行!

天傷城,城主府。

林天成再一次落在城主府門口,和上一次不同的是,這一次他走的是大門。

此刻,林天成臉上帶著面具,穿上了黑袍,整個人顯得神魔莫測。

「幽冥族,玄一來訪,請城主大人開門一見!」

話落,一股強悍的神識之力從城主府中探出,一掃而過,確定四周沒有人隱藏后,城主府的大門也緩緩開啟。

林天成見狀也是心中冷笑,好一個膽小怕事的魔龍,這行事果然謹慎!

林天成也絲毫沒有猶豫的朝著城主府內飛去,進入城主府後才發現,城主府內此刻死寂一片,沿路的四周還有一些骸骨,想必是之前在城主府避難的強者和那些守護者。

他記得,當時進入城主府的守護者不少,然而當那些萬族天驕和強者離開的時候,守護者們也沒有現身過,現在看來……估計是死的一個不剩了!

「這……造孽了啊,我沒想殺你們的,沒想到你們這麼弱……竟然死光了!」

林天成心中苦笑,腳下沒有半分停留,此刻魔龍麾下的守護者們怕是死光了,不過他也沒有絲毫的在意,直奔城主府大殿而去。

此刻的城主府大殿之中,魔龍化身為人,端坐在大殿之上,身上升騰著濃郁的死氣,臉上也有些發黑,那是體內死氣過剩導致的!

林天成傲立大殿之中,對著魔龍抱拳,「在下幽冥族駐天傷城負責人玄一,見過魔龍城主!」

魔龍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微微凝眉,「廢話少說,我要的仙石帶來了沒有?」

「沒有!」林天成平靜的道。

聞言,魔龍瞬間暴起大怒,「什麼?」

「東西呢?你不帶仙石來我城主府幹什麼?想找死?」

「大人稍安勿躁!」林天成平靜的道,「大人您的實力遠在我之上,我怎麼敢將仙石隨意攜帶在身,我也擔心大人出手強行搶奪不是,為了安全起見,我已經將仙石另外存放了起來!」

魔龍淡漠道,「我勸你最好不要耍花招,在城內,我幾乎可以堪比神境,要是讓我發現你敢騙我,我會殺了你!」林天成微微一笑,「不敢,在下也是為了自保,還請大人明鑒!」

魔龍沉默不語,當即擺了擺手,「多餘的話不用說了,直接告訴我,仙石在哪!」

林天成微微皺眉,「大人,我原本的意思是讓您的麾下派人和我去取,這樣我也有安全保障,但是我沒想打大人這邊……」

說到這裡,林天成有些遲疑,言外之意是沒想到他的部下竟然全部死了!

一說到這,魔龍更是氣不打一處來,當即冷哼一聲,「都怪那個林天成,幾次三番的封鎖城門,死氣逐漸的濃郁了起來,讓我這些年收服的屬下都陣亡了!」

「行了,我這已經無人可用,你去取來,我以性命發誓,絕不會為難你!」

林天成聽完魔龍的話后依然是滿臉的猶豫不決,當即出聲道,「大人,恕小人難以從命,不如這樣……您就打開城主府的禁制,我去取,然後裝進儲物戒指中丟進來,這樣……」

「哼,這就是你們幽冥族的態度?你們幽冥族什麼時候這麼膽小怕死了?」魔龍很是惱怒的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