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朝皺了一下眉頭,背着人往電梯走。

周陵只能趕緊用手驅動着輪子:「這醫院有沒有電動輪椅啊?」

秦慕:「你自己去找找。」

周陵想了一下,還是決定跟着他們,主要這地方太邪門了,他怕遇到髒東西。

三人進入電梯,回到十二樓。

從電梯出來,秦慕指揮着沈朝:「去護士台。」

「去那裏幹嘛?」周陵皺眉問:「我們不去找葯嗎?」

秦慕沒有理會他,這人廢話太多。

護士依舊是剛剛的姿勢,甚至嘴角笑容的弧度都沒有改變。

周陵看着,只莫名的感覺頭皮發麻,這人好像不正常。

秦慕望着護士,開口道:「醫生回來了嗎?」

護士:「醫生回來,會去找你們的,三位可以回病房等著。」

秦慕盯着她看了幾秒,然後示意沈朝繞到護士台裏面去。

看着人進來,護士並沒有阻止,依舊是站在原地沒有動作。

周陵就在外面等著,沒有跟着進去。

他盯着護士,忍不住好奇的詢問:「你們這裏有人換班嗎?」

護士看向他,笑了一下,卻沒有回答。

周陵看到她這笑容,莫名心裏發毛,也不再和她說話,然後驅動輪椅離遠了一些。

進入護士台裏面,沈朝背着人進去裏面的房間。

房間里倒是擺滿了各種葯。

秦慕挑眉,「你覺得是哪種葯?」

沈朝搖頭,掃一眼之後,發現這些葯和外面的葯並沒有什麼區別。

這麼多種類,應該不是系統所說的葯。

沈朝背着人,兩人里裏外外的查看一圈,並沒有發現比較特別的藥物。

「走吧,去其他地方轉轉。」

沈朝點頭,背着人從裏面出來。

周陵好奇的詢問:「有找到什麼嗎?」

秦慕笑:「有。」

「什麼?」

「葯,特別多的葯,你要不進去看看,有沒有能夠治你腿傷的?」

周陵有些激動,隨即又皺了一下眉頭:「這鬼地方的東西,能夠隨便用嗎?

秦慕:「哦,那你繼續疼著吧。」

周陵最後還是沒有去拿葯,畢竟這裏看起來真的很玄乎,誰知道那些藥用了之後,他會怎麼樣?

再說,他對那些葯也不是很了解。

亂用,會出人命的!

一個小時過去,三人依舊沒有找到所謂的葯。

周陵還想要坐電梯去另外一層尋找,而秦慕已經吩咐沈朝回病房休息。

「我們難道就這麼坐以待斃嗎?」周陵對於秦慕這種懶散的態度相當不爽:「這樣下去,我們什麼時候能夠出去。」

腿上的疼,加上對這個未知環境的抵觸,他的情緒顯然變得有些緊繃起來。

秦慕只是望着他,看着從他從身上溢出的絲絲黑氣,她唇角的弧度更深了一些。

果然,又是這樣的!

回到病房,秦慕坐在病床上,視線落在周陵的腿上看了好一會兒。

周陵被她這眼神盯得心裏毛毛的。

「你想幹嘛?」

秦慕收回視線,搖頭:「沒,就覺得你這樣挺好的。」

周陵:「……」

髒話幾乎到了嗓子口,最後還是忍住了。

他都這樣,打肯定是打不贏,甚至跑都跑不贏!

秦慕將視線收回,然後落在沈朝身上。

沈朝抬眸,對上她好奇的眼神,忍不住皺了一下眉頭。

她又在打什麼壞主意?

兩人面對面而坐,床位之間的距離很近。

突然,秦慕伸手落在他的頭頂。

沈朝下意識的要躲開,可手已經落下。

沈朝眉頭下意識的皺緊,抬手握住她的手腕,要將她的手扯開,顯然,她要做的事情,他並不能夠拒絕。

和她的性格一樣,霸道得讓人咬牙切齒。

沈朝就從來沒有遇到過像秦慕一樣,力氣大得如此怪異的人。

不等沈朝喊她拿開,秦慕的手已經在她頭上一通亂揉。

「小啞巴,我突然發現,你有點怪怪的。」

沈朝:「……」

他怪?到底誰更奇怪?

「小啞巴,你這輩子最大的願望是什麼?」秦慕好奇的詢問。

沈朝抿唇,開口:「手拿開。」

「不要!」秦慕說完,手又在他腦袋上一通亂薅。

沈朝眼神殺氣騰騰的:「秦慕!」

「乖,叫主人。」

沈朝眼底的殺氣更濃。

周陵看着兩人「深情款款」的對視,嘴角狠狠一抽:「你們來是當我不存在嗎?談戀愛,也請分清楚場合,好嗎?」

。 「放你娘的屁!」李氏毫不客氣的罵了一句,「有本事就活該被你們家欺負嗎?給我滾,以後誰再敢欺負我閨女和女婿,我這把老骨頭就跟他拚命!」說完朝著旁邊啐了一口。

顧老頭實在是沒有臉在這裡待下去了,低著頭朝家裡跑去,他一輩子在這個村子里堂堂正正,後來因為小兒子考上秀才更是挺起胸膛,可今天是真的將臉都給丟光了啊!

顧老頭走了之後,嚴氏他們也沒有了主意,一時間相互的看了看也不知道怎麼辦了。

而賭場的人看到這家也拿不出來錢,二話不說將顧承周給拉走了,何氏和嚴氏跟在後面追著跑,可最後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顧承周被人家抓走了,兩個人抱頭痛哭。

村長從縣城回來才知道村子里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先來杜晴冉家問問情況,得知他們家的銀子可以慢慢還,他就帶著顧老頭一起去鎮子上找鎮長了,最後將顧承周從賭場給接回來了,可顧承周的小手指被人砍斷了。

回到村子里明老就被喊過去了,只是這手指斷了啊,誰有辦法救他啊,顧家還不死心的將杜晴冉也給喊過去了,杜晴冉不願意,蘇氏就被趕過來了。

看著挺著大肚子站在院子里的蘇氏,杜晴冉無奈的開口說:「娘是不是瘋了啊,你這麼大的肚子了還讓你為這種事情過來啊?」

蘇氏一臉的無奈,「沒辦法大嫂,我們在娘手底下討口吃的,今天我要是不過來的話馬上就沒飯吃了,我倒是可以忍受,可這肚子里的孩子不行啊!」說完又是一臉慚愧,「我知道你不想去,大嫂,對不起啊!」

杜晴冉擺擺手,看了看蘇氏說:「你還有一個月就得生了吧?要不然在我們家裡住一段時間吧!看看你這臉色。」

蘇氏急忙拒絕了,「大嫂,我知道你是好意,但還是算了,我來了娘就有理由過來了,到時候你們的日子也不安寧了。」說完她就叫了一聲,捂著肚子有些難受。

杜晴冉趕緊給她把脈,良久之後這才開口說:「行了,這件事沒商量了,你聽我的話,從明天開始來我家裡,就跟他們說我找你幹活,一天三文錢。」說完不給蘇氏拒絕的機會,扶著她慢慢地朝顧家走去。

嚴氏一看見杜晴冉來就滿肚子的氣,「呦,你現在厲害了啊,叫你來看病還得三請四請是吧?」

杜晴冉看了她一眼,「我是跟著明老學醫的,他都說沒有辦法了,你們還非得找我,我只能來了啊!要是你不希望我看那我就回去了。」說完作勢就要走。

嚴氏急忙喊住了她,拉著她就進去了屋子裡,「行了,趕緊給你二弟看看吧,你現在脾氣越來越大了啊!」

杜晴冉不說話了,她過來就是要看看顧承周的傷勢,當然不是給他治傷了,而是要看看這人現在到底有多慘。

顧承周正在炕上躺著,何氏在一邊照顧他,「賤人,你是不是傻子啊,我手疼你還壓,你想我死啊!」

「我告訴你,老子雖然手指斷了,可人還沒死呢,揍你還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杜晴冉在門外聽著這些人,不屑的翻個白眼,這種人被人打死都是活該。

「老二,快點兒來讓你大嫂給看看。」嚴氏一邊扶著自己兒子一邊開口說。

顧承周狠狠的瞪了一眼杜晴冉,「你還有臉過來啊?要不是你被人綁了我哪會這麼慘啊!」

杜晴冉無語了,她吹吹自己額前的頭髮,雙手交叉放在胸前,不屑的開口說:「我被人綁了你又沒出力,你落到現在這個下場干我什麼事情啊?」說完她還嘲諷的笑了一下。

看到她這副樣子,顧承周簡直要氣炸了,指著她說:「賤人,你還敢笑,你這個掃把星,剋星,不是你我怎麼會輸錢啊,不是你的話大哥也不會欠錢,我欠錢他就能幫我了。」

杜晴冉簡直要被他的邏輯給震碎三觀了,這人是什麼星球的天才啊,這種話都能說出口,「你出事別人都要幫你?你以為你是誰啊,臉比盆還要大是不是啊?」

何氏推了一把杜晴冉,生氣的說:「大嫂,話不能這麼說啊,我倒覺得我男人說的話是對的!」

杜晴冉佩服這夫妻兩個的三觀了,她走過去將顧承周的手拿起來了,看了一眼之後搖搖頭說:「真慘啊!這沒辦法了,已經斷了我又不是神仙不能讓他再長一個啊!」說完轉身就走了。

嚴氏一直忍著沒發脾氣,看到杜晴冉的樣子她也忍不住了,「你治都沒治就說沒辦法啊?」

杜晴冉無辜的看了她一眼,「沒辦法怎麼治啊?再說了,你兒子剛才說了我可是剋星,還是算了吧!」說完不耐煩的推開嚴氏離開了。

回到家裡,杜晴冉再也忍不住了,笑的十分開心,看顧承周下一次還敢不敢算計他們。

第二天蘇氏如約到了杜晴冉家裡,顧振勇送她過來的,進來之後杜晴冉就讓她先去胖胖的屋子裡休息了。

而顧振勇則是看著她不安的開口說:「大嫂,是不是我媳婦哪裡不對勁啊?」

杜晴冉看著他很認真的說:「三弟妹在家裡是不是吃不飽啊?」

顧振勇臉色難看的點點頭,「這件事我跟娘說過,我媳婦跟娘也吵過,可是沒有用啊!糧食都在娘的手裡,我賺的錢也在她手裡,悄悄藏起來的錢媳婦也捨不得用說要養孩子,只能委屈她了啊!」

杜晴冉瞭然的看了他一眼,嘆口氣說:「今天回去跟娘說你媳婦這段時間暫時在我們家裡住了,這是一百文錢你拿回去給她算是工錢。」

「大嫂,怎麼能要你們的錢呢,我給娘就行了。」顧振勇搓著手,「大嫂,媳婦一定得在你們家住嗎?會不會打擾到你們啊!」

杜晴冉明白顧振勇是不想麻煩他們,「得在我們家裡住,她懷孕這段時間一直處於飢餓的狀態,營養沒跟上大人先不說,孩子的發育也受到了影響,要是再這麼下去,生孩子的時候她哪有力氣啊,到時候一屍兩命怎麼辦啊?」

。 「大姐,說不定這裡面還有比這更大的,這魚我們看著,你快下去再抓一些!」

「嗯嗯!肯定還有好多。」

小寶聽了小軒的話,也點頭附議道。

就連旁邊的狼王三個都點頭嗚嗚的叫了兩聲,催促著陸瑤趕快下去。

陸瑤被他們弄得苦笑不得,這些小傢伙,凈想好事。

這麼大的傢伙,要是多的話,還輪得到她,怕不是早就被發現搶光了。

這麼大的魚一看就知道,肯定是發大水時,從別的地方衝過來的,這小池塘一看就養不出這大傢伙來。

再說,雙拳難敵四手,她可不想被群毆,那樣會很慘的。

「差不多得了,我們抓的已經夠多了,總要給那些沒飯吃的人留點不是,人要知足,聽到沒?」

看看這話說的多漂亮,明明是怕群毆,結果變成了一個處處為人著想的好孩子,到最後說的連她自己都差點信了。

而小軒小寶兩個小傢伙,聽了大姐的話,都羞愧的低下了頭,弱弱的道:

「大姐,我們錯了,以後不會了。」

「知錯能改,就是好孩子!乖,我們快點走吧,要不然他們上來,我們就走不了了。」

「等會大姐給你們做魚頭吃!」

兩個小傢伙一聽有吃的,那動作都趕上陸瑤了,恨不得立馬離開這裡,這樣他們就有魚頭吃了。

陸瑤搖了搖頭,只能無奈的跟上,魚沒抓多少,倒是弄得滿身是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