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里,中華老曲庫是市裡最火爆火鍋店的老闆。

有一套啊!

當然,中華老曲庫還有一重身份——張明宇的忠實歌迷。

「偶像,能簽個名嗎?」

中華老曲庫將早已備好的紙筆拿出,激動地遞給張明宇。

「沒問題,不過看你慌慌張張的樣子,這是生怕來晚了怕我們跑了吧?」

「嘿嘿嘿……」

中華老曲庫一張胖臉上露出了羞澀的笑容。

張明宇:「……」

宮尚琴:「……」

這還是網路上那個知名的音樂博主,網路大V嗎?

差距也忒大了點吧!

不過還挺可愛的!

其實中華老曲庫也不知道為什麼,在看到張明宇的瞬間,就感覺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襲來。

本來中華老曲庫對張明宇就有一定的好感度,再加上30%的好感度加成,這才使得中華老曲庫在見到張明宇后,有種抑制不住的衝動和喜悅。

當然,如果一個人對張明宇的好感度本身就是負數的話,那就算有30%的好感度加成,一樣還是負數,所以這也要看人,不能一概而論。

「……」

宮尚琴覺得自己被冷落了。

自己好歹也是當家花旦啊!

當自己不存在嗎?

美女她不香嗎?

為什麼眼裡只有張明宇?

宮尚琴起身,微笑道:「不好意思,你們兩個聊,我去趟衛生間。」

「宮小姐,你好!」

中華老曲庫和宮尚琴握了一下手,笑道:「雖然我不是你的粉絲,但是你演的戲我看過不少,演技還不錯,不過你長相太過迷人,很多觀眾只會注意到你的臉,以致使他們忘卻了你的演技,這也是為什麼你的電視劇雖然播放量非常高,評分卻非常低的原因。」

中華老曲庫分析的頭頭是道。

宮尚琴聽后,也覺得很有道理。

不過還是那句話,宮尚琴現在只想離開這裡,給張明宇和中華老曲庫騰出空間,自己不想做這個電燈泡。 「這就是你所拍賣下的東西。」

侍僕把裝著玄冰花的盒子遞給了夜玖。

夜玖打開看了一眼又關上盒子。

「錢你叫幾個人隨我去取。」

「是。」

侍僕去叫人時,夜玖走到籠子前,看著跪坐在裡面的絕美男子:「我們做個交易。」

「我的家人中了你們皇甫世家的毒,需要皇甫本家血親的血做藥引。」

「我只需要采你的一點血,然後你就自由了。」

皇甫樺纖長濃密的漆黑眼睫微垂,襯得那底下膚色白的耀眼,似有無形的勾魂奪魄的蠱惑湧出。

他輕輕道:「好。」

夜玖看著這籠子:「那我把你放出來了。」

她拿著鑰匙,打開籠子的門,走了進去,又為他打開手腕上的鐐銬。

她不害怕他逃走,逃走了不是有房間里那幾個絕世高手嘛!

皇甫樺站了起來,垂著眼眸,乖乖地站在夜玖的身側。

侍僕帶著幾位女子走了過來,看見夜玖把皇甫樺放了出來,略微一頓,隨後又露出標準化的笑:「請。」

拍賣品被拍賣回去就不屬於他們,怎樣處置拍賣品是拍賣者的決定。

帶著幾位侍僕和皇甫樺,夜玖走進了包廂。

離夜玖最近的納蘭容止牽起她的手,黑眸清冷:「好了?」

夜玖點頭:「嗯,現在帶他們去取錢。」

納蘭容止掃了一眼站在夜玖身旁的皇甫樺:「他呢?」

「當然是帶回府上呀!」

「要不然怎麼做解藥。」

納蘭容止垂眸,遮住了眼中的情緒。

這時,眾人都已經走出了包廂。

夜玖似有察覺地抬眼看著他,眨了眨眼:「你別不高興,我就是把他帶回去做藥引,沒別的想法。」

想了想,踮腳,在他的唇邊落下一吻。

納蘭容止的心情稍微好了一點。

他嘴角上揚:「我沒別的意思。」

夜玖看著他,忽然覺得這人挺好哄的。

唔……

以後把人惹生氣了,是不是一個吻就可以解決?

站在一旁的皇甫樺看著他們兩個的互動,一頓。

這人的妻主?

不是不喜歡嗎?

夜玖把人哄好了后,納蘭容止側目看了一眼皇甫樺,隨後先出了包廂。

他剛出去,北宮祭便走了進來。

夜玖詫異:「不是在外面等嗎,怎麼進來了?」

北宮祭一雙魅惑勾人的鳳眼含笑:「洛侍君說他想讓妻主陪他買一些小東西,但又不好意思來,我就替他來告訴妻主了。」

夜玖有些奇怪。

以子言的性子應該不會說這樣的話的,不過她還是走了出去。

待夜玖走後,北宮祭雙手環胸倚靠在門邊上,似笑非笑地看著站在一旁「乖乖巧巧」的皇甫樺:「尊貴的樺公子竟然也有這麼一天啊!竟然被當成物品拍賣。」

皇甫樺慢吞吞地抬頭,慢條理斯道:「祭教主也不賴啊!竟然做別人的側夫。」

而且看起來感情不錯的樣子。

「我記得祭教主最不喜這個身份了吧。」

聽到這裡,北宮祭不由自主地輕笑一聲。

以前是。

不過,現在嘛…… 穿越的時間不短了,蘇倫也一直防備着被人發現原主的身份。

而這段時間,他其實對內城也有了一定了解。財閥就像是世界五百強,內城的很多大家族在外城也都有產業,也大都被人熟知。

但奇怪的是,他一直都沒打聽到那個「雷加地」家族的來歷。

他原以為原主應該是來自一個很低調的隱世家族,卻沒想,現在從蕾娜嘴裏卻聽到了一個讓他難以置信的答案:內城上流社會圈裏根本沒有「雷加地」這個家族!

這就讓蘇倫很疑惑了。

無論是視網膜上的信息,還是那神秘的通緝令,都說明了原主的身份絕對不簡單,絕對不該是什麼寂寂無名的小家族。如果是隱世家族,別的人或許沒聽過,但作為頂級財閥家大小姐的蕾娜,或多或少應該是聽說過的。

蘇倫想了想,出現這種情況,要麼就是那個「雷加地」家族在內城用是另外一個名字;要麼就是…原主的身份可能會更神秘。

不過,沒待他多想,突然蘇倫就感受到了一股彷彿被毒蛇盯住的感覺,瞬間讓他冷汗襲背。

他立刻意識到了什麼,心中驚呼一聲:「來了!」

…….

蘇倫終於第一次體會到了被黑鐮反噬,那種汗毛倒豎的恐怖感。

他只覺得自己胸前微微一涼,彷彿看不見的死神用一柄鋒利無比的銳器悄然劃過了他的身軀。還沒感受到任何痛覺,突然就看着胸口熱血迸射了出來。瞬間皮開肉綻,露出了一條一尺來長的,貫穿胸口小腹,可見臟器的血口。

一旁的蕾娜正在第三遍認真地確認手術用具,猝不及防,被噴了一臉鮮血。

因為早有預料,她看着蘇倫胸口離奇出現的傷口,只微微有些慌亂,然後便連忙掐起了術士印,激活了「生命轉換陣」。

六芒星陣法亮起綠芒的瞬間,蘇倫就感受到了一股蓬勃的生命力正在注入體內。

看着胸口出現了如此誇張的傷口,蘇倫非但不驚,反而一喜。

相比切腦袋,切脖子…胸前算是最不致命的位置了。而且傷口雖深,卻正好也避開了心臟,也沒再往下兩寸,切到最不能切的位置。

算得上是運氣極好了。

接下來的手術就變得有驚無險了。

這簡陋的下水道雖然環境惡劣,但擁有黑塔學院最好的急救醫療器械,還有蕾娜這個理論知識滿分的實習醫生。

這種本就不算致命傷的傷口,蘇倫眼皮都沒多抬一下。

唯一算得上意外的小插曲,大概就是蕾娜因為緊張而造成的小失誤。

「啊…蘇倫先生,對不起,我…我第一次一個人處理傷員,手有點抖…」

「沒事兒。一次不行,多扎幾針就好了。」

「十分抱歉,您忍耐一下!」

「對了,你打麻藥了嗎?」

「啊…對..對不起!我太緊張,忘了。」

「算了,就這樣縫吧…萬一有情況,麻藥會影響我開槍。」

「…」

蘇倫偶爾還能用他蹩腳的醫療知識指揮一下蕾娜,安慰一下這個因為自己的小失誤,滿臉愧疚的實習醫生。

大概是因為蘇倫的淡然,蕾娜也漸漸找到了當醫生的感覺,進入狀態之後,後半程的手術就極其順利了。

果然,這丫頭的考核滿分不是靠關係,而是靠實力得來的。

後半程的手術有着教科書式的完美。

大半小時后,手術完成。

縫合好傷口之後,蕾娜原本想給蘇倫灌一瓶「高級恢復藥劑」加速傷口癒合。

蘇倫卻阻止了她。

現在蕾娜連她身上的襯衣都是蘇倫的東西,藥劑自然也是他的。

蘇倫可沒有鈔能力,這種傷勢,用一瓶中級藥劑就足夠了。

高級的,以備更危機時刻保命的,浪費了心疼。

封禁物的反噬有驚無險,蘇倫心頭的大石也落下了。

他也沒在下水道里多待,待得傷口稍微癒合了些,便領着蕾娜循着從鬼面蜘蛛記憶中剝離的線路圖,一路上行。

…….

格林街之前就發發生過很多起人員失蹤案件,之前不知道是什麼怪物,現在蘇倫卻知道了,就是下水道的鬼面蜘蛛,一種能魅惑人精神的畸變怪。

兩人也順着的蜘蛛們去地面捕食的線路,找到了去往地面的線路。

順手解決了幾頭不長眼的畸變怪物后,他們終於透過下水道的縫隙,看到了街面的燈光。

「哐當」一聲,井蓋從下往上被推開。

蘇倫爬了上去,然後拉出了渾身髒兮兮的蕾娜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