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介紹的長短之中就能看出來,萊恩對於魔女的好感度,在四者之中是最高的,迪恩還有些奇怪,就聽他感嘆道:「魔女相比起其他職業,最好的一點,就是她們會收養那些因為性別而被拋棄的女孩,悉心教導,就算最後沒能夠被『祝福』,也會為她們尋找到合適的歸宿。」

「當年露西就受過她們很多照顧,要不是她們,那孩子可能都堅持不到我去找她。」 「即日起,江秋便是我嶽麓書院聖女,受浩然洗禮,承嶽麓之神,授天道正氣!」陳天秀大聲的宣佈道。

冊封結束之後,江秋便坐在了陳天秀身邊的位置上,淡然的看著低下黑壓壓的人頭。

幾日前她還在為成為嶽麓書院的親傳弟子而努力,轉眼間便成了嶽麓書院聖女,似乎有些夢幻,而這一切都是因為江塵。

「三哥他到底是個怎樣的人?」江秋同樣也看不透江塵。

「參見聖女!參見聖女!」

這時,人聲沸騰,萬人吶喊,普天同慶。

嶽麓書院每一代聖女都是由掌門冊封,無不是驚艷絕代之輩。

「掌門,如今冊封結束,是否可以解決大長老的事情呢?」五長老迫不及待的問道。

陳天秀揮了揮袖袍,大笑道:「正好,可以助助興,我也很好奇大長老的徒弟到底是什麼水準。」

其實,他還是想要知道為何張書陵會收下江塵,在他心中張書陵可不是做糊塗事的人。

江秋這才注意到江塵居然成了大長老弟子,精緻的臉龐上滿是詫異,「三哥居然成了大長老弟子?!」

她雖與江塵接觸較少,但可是從小聽說著江塵的『傳奇』事件長大,也算是了解江塵,就是想不通大長老到底看上了他哪一點?

「不過要是父親知道三哥成為大長老弟子,定會欣喜若狂!」

不管怎麼說,這對江塵是個好事,對江畫仙也是好事。

「既然掌門發話,我們就恭敬不如從命。」

這些天他兩個徒弟的表現他都看在眼裡,今日的冊封大典,正好也是他徒弟的首秀。

「待會兒不要留情面,越快解決越好!」大長老跟兩人交代了一番。

今日,他要讓他張書陵之徒揚名立萬!

唐虎自信滿滿的點頭笑道:「沒問題,師父您就看著吧。」

江塵內心慌得一批,但在張書陵的注視之下也勉強的點頭,同時在心中祈禱,「千萬不要有人挑戰我。」

「火烈!去給唐虎點教訓!」五長老對唐虎充滿怨氣,一聲令下派出自己的弟子挑戰。

至於江塵……不好意思,他完全沒放在眼中,誰會在乎一個廢物?

「師父放心,這小子有眼不識泰山,居然拒絕您的好意,我待會兒就讓他後悔!」火烈冷冽一笑,輕輕地揉了揉拳頭,滿是挑釁之色看著唐虎。

「廢話少說!收拾不了他你就別回來了!」

五長老神色陰沉,這火烈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咻!」

火烈身形一閃,來到正中央,挑釁道:「嶽麓書院五長老弟子火烈,元武三重,現向唐虎發出挑戰,你可敢應戰?」

「有何不敢?」唐虎從座位上站立而起,身形一閃出現在火烈對面。

「火烈師兄出了名的下手狠,若是這唐虎沒點真本事恐怕不好受喲。」

「若是連火烈師兄都抵不過,他便不配身為大長老弟子!」

「可火烈師兄入門三年,大多武技都掌握的爐火純青,這唐虎怕是懸了。」

聖壇之下的人紛紛起鬨,反正看熱鬧不嫌事大。

「聽聞你前幾日拒絕了師父的邀請,我會讓你知道你當初的決定是多麼愚蠢!」

說實話,火烈有些嫉妒唐虎,憑什麼他能被大長老收為徒弟?

其實很多人的心理都跟火烈有些相似,都是嫉妒唐虎和江塵,畢竟大長老在嶽麓書院不管是實力還是權利都僅次於掌門。

「吃不到葡萄就說葡萄酸?沒關係,我也會讓你後悔站在這裡!」唐虎太了解這些人的心理,直言不諱的拆穿了他虛偽的面具。

「找死!」

火烈惱羞成怒,身上靈力涌動,一股炙熱的氣息從他身上爆發,雙拳更是如烈火一般轟向唐虎。

「雕蟲小技!」

唐虎不屑一顧,冷哼一聲,一襲白衣不染風塵,輕描淡寫的揮出一拳,樸實無華,卻又蘊含磅礴而延綿不斷的靈力。

「砰!」

兩拳碰撞之下,一道沉悶的聲響傳來,火烈只感覺宛如海浪一層層的力量遞進摧毀著他拳頭上的力量。

還不等他反應過來,他的身形便如同斷線的風箏般飛了出去,一口鮮血從他嘴裡噴射而出。

火烈想掙扎著從地上站起來,卻發現只要他一動彈渾身就疼,所幸就躺在地上不再掙扎。

「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這麼強?」火烈眼中滿是震撼,一股屈辱感從他心中蔓延。

五長老的神色異常難看,暗罵一聲,「廢物!一拳都抵不過!」

靜!全場死一般的寂靜!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唐虎,他們之前都以為火烈的勝算更大,萬萬沒想到對方卻不敵唐虎一拳!

「這……這也太強了吧?」

「火烈的實力在同境之中絕對是佼佼者,卻不想敵不過他一拳!」

「他的實力怕是可戰靈武五重!」

寂靜之後便是浪潮般的議論聲,所有人都被唐虎的表現所震撼。

江秋鳳眸中閃過一抹異色,他這也是頭一次見著唐虎出手,屬實有被驚艷,「從他方才那一拳看來,他如今的實力應該與我不相伯仲!」

而大長老臉上滿是得意之色,還不忘朝五長老笑了笑。

「同境界一拳秒殺,老唐這實力太強了!」江塵連連咂舌,唏噓不已。

五長老臉色陰沉的都快要滴出水來,「將烈火這不爭氣的傢伙帶下去!」

「師父,對不起……」烈火有些畏懼,躺在地上一個勁的道歉。

「哼,學藝不精還出來丟人現眼,回去再跟你算賬!」五長老冷哼一聲,之後再也沒有看一眼烈火。

之後又強裝鎮定,雙眼飛速的流轉著,不知道又在琢磨什麼壞心思,「大長老之徒果然不凡,僅僅一拳便結束戰鬥。」

「若是常人有這舉動定是稀奇之事,但要是你的弟子那就在正常不過了,我覺得身為你的弟子跨兩級戰鬥應該不是什麼問題吧?」五長老神色如常的說道。

江塵臉色一變,在心中暗罵五長老無恥,他就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將佔便宜說的如此理所應當。

。 第二章

中崇大陸匯安郡和謝清源本身所身處的南淵大陸之間的距離有數萬公里。

以平常人而言,或許他們一輩子都不會踏足另一個大陸。

大陸與大陸之間,風俗習慣、言語文字更是有些顯而易見的差別。

若不是謝清源套著的是柴二的身體,又能夠自然而然的學著他的方式做事說話,想來當他開口的第一時間就會暴露了破綻。

在另一個人的身體里和在自己的身體里對謝清源來說其實沒有什麼不同的感覺。

他對於現在的狀態,也格外的有興緻去維繫著。

所以即便是被掌柜指派著做臟活累活,他也做的不亦樂乎。

客棧里吃飯的人隨便一招手,喊著「小二」,謝清源就趕緊走過去。

然後一一的記下客人要的菜式,再跑到后廚去告訴廚子。

空下來的時間,他又要去收拾走了客人的桌子。

而不論是廚子還是掌柜,他們看著謝清源的時候,都是完完全全的將他當做柴二,而並不是謝清源本身。

直到半個時辰過去,謝清源又感覺到了一陣拉扯,重新的回到了位於南淵大陸的滄玄宗。

後背右肩處有些火辣辣的痛感,但還在他能夠忍受的範圍之內。

屋子裡沒有旁人,謝清源也不避諱的就解開了衣衫,對著銅鏡往自己肩后看去。

過去一片白皙的皮膚上在此時卻多了一片怪異的圖案。

但這個圖案對謝清源來說並不算陌生。

他在柴二的記憶里見過它。

柴二在和系統交易達成之後,他的身上也出現了這樣的一個圖案。

只是柴二身上的,和謝清源身上的有細微的差別罷了。

兩人的圖案都是像紋身一般的黑色圖騰,然後在中間的部位出現了顏色的差別。

謝清源圖騰的中間是暗紅色的,而柴二身上的是全黑的。

謝清源注視著那圖騰看了一會兒,然後收回了思緒,重新的將衣領拉了起來,穿戴整齊。

因為沒有任何的修為,他最多也只能夠在柴二的身體里呆上半個時辰而已。這還是在柴二本身也只是一個普通人的情況下,若是換上有修為的人物卡,謝清源甚至連半個時辰都待不下去。

但好在系統根據他這半個時辰的扮演已經給出了這一次契合度的評分。

滿值一百,謝清源拿到了七十五。

是一個沒有出錯,但也算不上出色的分數。

而這個契合度的分數則在謝清源回歸自己的身體時便轉化成為了他的修為。

系統面板的最下方有著一個空蕩蕩的橫條進度。

藍色人物卡七十五分值的契合度僅僅只轉化成了7.5的修為值。

好在總共的進度也只需要一百,等到了一百之後謝清源就算是成功進入練氣期,踏上修仙的道路了。

謝清源又看了看那一截進度條,倒是很想再次的使用卡牌。

可他精神上的疲倦卻已經不足以支撐他再一次的使用了。

謝清源只能放下那些想法,轉而出了房間,去了另一邊的書房。

書房裡有著被塞得滿滿當當的書架,那是從各處搜羅的遊記故事,偶爾也夾雜著一兩本平平無奇的修鍊心法。

謝清源抽出一本自己看過幾次的心法,嘗試著運轉那數值只有七點五的靈力,但不出意外的沒有任何動靜。

因為太過於習慣,本來也沒有報什麼期望,所以謝清源也就不會覺得失望。

他需要更多的聲望值,所以默默無聞的沉寂下去顯然不是他應該做的事。

謝清源走到書桌前,挽著袖子,拿著墨塊,一邊磨墨,一邊思考著措辭。

一會兒之後,他抽了一張紙出來,拿起了筆,沾著黑色的墨水,提筆寫起了信。

柴二根本就不知道和自己交易的人是誰。

他以為那是一個什麼癖好奇怪的魔道修者,因為自身是個普通人,所以即便覺得和他們做了交易之後自己不會有什麼好的下場,又或者會某一天的被正道的修真者發現然後將自己殺了也說不定……但在交易之後,他戰戰兢兢的生活了好一段時間,生活卻沒有任何的變化。

他甚至會僥倖的想著,那所謂的交易是否已經被那個他只聽到過聲音的「人」給忘記了。

也正是因為這樣,謝清源才覺得自己可以借用柴二來做一些事情。

因為聲望值不單單隻計算有關謝清源的聲望。

所有他造成的事件,以及他所扮演后的人所帶來的一系列蝴蝶效應產生的名聲,也都會被計算在謝清源的身上。

一加一等於二的效果遠不如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

所以謝清源需要一個能夠將柴二、將史常盛,將他未來還會抽出來的人捆綁在一起的媒介。

不過謝清源需要將自己從這裡面剝離出去。

畢竟他打算做的事情會存在著危險,而他需要保護自身的安全。

「謝清源」這個身份,被放在幕後才是最好的選擇。

提起筆來,謝清源將筆擱到一旁,然後拿起紙張輕輕的吹動著未乾的墨水。

隱約之間,他似乎聽見了滄玄宗其他山峰上傳來的敲鐘聲。

他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應該是試煉開始了。

三天過後,滄玄宗就會再一次的迎來新的弟子。

謝清源將已經干透了的信紙折了起來,隨後用信封收起,封好信口,將信收進懷裡。

他需要把信送出去。

就算是以修真界靈鴿的速度,送一封信到中崇大陸匯安郡也要一天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