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林的蚊蟲自然多。」

他暗暗慶幸,幸虧跟小萌萌要了一隻香囊。

他拿了止癢的藥膏遞給她,「回去塗塗,很快就不癢了。」

「父皇,為什麼你這裡沒有蚊蟲?」

「朕有防蚊蟲的香囊。」魏皇得意地拿起藥味濃郁的香囊,「小萌萌做的這香囊當真管用。」

九公主:「……」

又是那個死丫頭!

「父皇,兒臣的營帳有很多蚊蟲,兒臣想跟父皇一起睡。」她哭唧唧地懇求。

「你在那邊的小榻將就一晚吧。」魏皇不忍心她遭罪。

「謝父皇。」

九公主用藥膏胡亂地塗了臉,躺下來。

恨恨地想:死丫頭總有手段迷惑父皇!

翌日,秋高氣爽,艷陽高照。

魏皇睡得好,起得也早。

他和容慕白到林間舒展筋骨,突然聞到烤肉的香氣。

太香了!

把饞蟲都勾出來了!一番話說得承順帝面色訕訕,眸中神色也存了幾分尷尬。

慎親王已經出了城,卻還要為了妻兒再返回去,而他卻丟下偌大的宮廷就這麼溜了。

也不知那些妃嬪和公主,會被敏親王如何處置?

承順帝想到這裏,自覺沒臉再和慎親王說話,乾脆放下帘子又縮回馬車中去了。

……

《鳳臨朝》第970章奴婢殺了她 季晴體內的系統大概是感知到了她黑化的信號,立刻上線了。

【宿主,請你冷靜,時鳶如今的氣運比她從前更盛,希望你不要意氣用事,與氣運強盛的人做對哦,否則你就是下一個炮灰。】

「什麼?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季晴略微冷靜了一下,不可思議地問道。

【這與她的經歷有關,再加上她本就有部分氣運加身,宿主只是依靠系統短暫的影響到她的氣運,並不能永久性剝奪。】

系統沒說的是:「況且,宿主自己作死,把好不容易搶奪來的氣運全都揮霍乾淨不說,還暴露了系統的秘密,沒了宿主的制約,人家氣運體豈不是只會越來越好?」

說了半天,都怪它綁定了一個愚蠢的宿主,遇人不淑,系統現在悔的腸子都青了。

季晴陷入了沉思,「系統,如今你收回了我的歌唱技能,我連直播都做不了了,我該怎麼辦?」

【宿主,富貴險中求,你不如去接近氣運高的男人,賺取經驗給我升級吧!只要我升級,你就可以重新擁有歌唱技能了!】

「好,等我的臉恢復了,我就開始做任務。」季晴無奈,如今她走投無路,也只能乖乖聽系統的話了。

系統聽過她說的,立刻下線了。

季晴自然不知道系統的真實想法——愚蠢的人類,等你給我升了級,我就帶著所有能量跑路,離開你這個坑貨遠遠的!

*

蘇清也和顧小北先後趕到工作室。

一進門,就看到時鳶正安安靜靜地站在那裡唱歌。

她竟然在唱——《煎熬》。

這首歌對於音域本身不寬的女生來說,確實是煎熬,低音太低,高音太高,有些人勉強能唱,可唱出來不好聽,對於聽眾也是一種煎熬。

然而時鳶卻氣息平穩,對聲音的把控也是遊刃有餘,不光把每一個音都唱到了位,歌聲依舊悅耳動聽。

「得不到,也不要乞討,怎麼做,不需要別人轉,在陷得太深的海底,我也只剩下,我自己能依靠……」

在時鳶甜美的聲線里,顧小北卻聽出了時鳶心底的……悲戚!

「時鳶鳶今天確實不對勁。」她笑聲對蘇清也道。

「是,而且她沒有喝酒,卻像是醉了一樣,做出了這種反常的舉動,完全放飛自我了!」蘇清也蹙眉道。

終於,音樂在一陣超高.潮中結束。

周圍一切歸於寂靜,唯有時鳶淺淺的喘.息聲。

她回頭,才看到兩個好姐妹正目不轉睛地看著她,大氣都不敢出,皆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樣。

時鳶朝她們揚唇一笑,這一笑,美得不可方物,讓兩個女人齊齊愣神。

「寶寶們,你們猜誰來了?來,小北,小也,來和直播間的寶寶們打個招呼呀!」時鳶笑道。

顧小北和蘇清也對視了一眼,兩人這才上前,來到了攝像頭前面。

「Hello,寶寶們,今天沒有提前做直播準備,所以,我們不是來帶貨的哦,千萬不要cue我們上鏈接。」顧小北還是第一次頂著一個卡通形象出現在直播間,覺得很有趣,搖頭晃腦地道。

「唱歌啊?不行,我們兩個都是五音不全。」蘇清也連忙擺手。

時鳶退出了直播範圍,拿出手機看了一眼,忽略掉其他人的消息,目光定定地盯著陸霆之那十幾通未接來電上發獃。

「陸霆之……」時鳶喃喃自語地念著他的名字,心裡隱隱有些疼。

。 —————————–

在許林的主持下,幾個人開始商討下一步的行動了。在蓋麥爾的意識里,抓緊時間,趕緊行動,是提前回去龍圖市的前提。

「這個樣子,不行的吧?」蘇雲曦不是很直接的否定了蓋麥爾的意見。

這段時間以來,三個人同吃同住,培養出來的感情還是有的。蘇雲曦之所以這樣說,自然有她的考慮。

許林徵詢了她的意見。蘇雲曦道:「我感覺,那個高覺,不會這麼輕易地放過咱們。」

「這話說得有理。」許林道。「可是,咱們還是要去跟他遭遇一回才行啊,既然蠻蠻那邊要用照片來確認他的身份。」

「這個倒是不必了。」蘇雲曦微微一笑,道,「咱們可以請果格寨主或者驪珠小姐幫忙,給他拍張照也就是了。」

「你帶了相機么?」許林問。

「什麼相機。你手機沒有相機的么?」蘇雲曦道。許林一拍大腿,「這個法子可以有。」

往下,幾個人還是討論了怎麼促進果格寨主跟高覺見面的情況。這時候,大半個上午已經悄悄地流逝了。

驪珠敲門進來后,給幾個人送來了午間茶。這種茶,是用本地的藥草製成的,中間稍稍加了些咸,喝起來能夠提神。

為了照顧兩位美女的口味,驪珠還特地拿了些白糖進來:「兩位美女,如果想要喝甜一些的,就加進些白糖吧。」

這樣子一說,蘇雲曦還真的是感動不已。她鄭重地請驪珠坐了下來,想要打聽些事情了。

「驪珠姑娘,你是果格寨主的什麼人?」蘇雲曦的話,看似挺無聊,問起來的時候卻是相當的親切,半點兒也不突兀。

「他的,女人。」驪珠說話時。好像還有些個羞澀。畢竟,在別人面前承認這個,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寨主的女人?」蘇雲曦重複道,「寨主女人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么?」

「是呀,在我們布哈拉,誰要是做了寨主的女人,那還是無上的榮光呢。」蓋麥爾也介面了。

「果格寨主,他,他。是有夫人的。」驪珠的聲音細如蚊蠅了。此話一出,兩個美女頓時就不好意思了起來。

的確是這樣的,既然不是寨主的老婆,那就真的沒有什麼意思的了。不過,這個話題卻是女生們的最愛,她們大多都是八卦的。

此後,兩個女生也就多了些不少新的談資。

蓋麥爾問道:「驪珠姑娘,隔壁的高覺先生跟果格寨主,平日里的來往怎樣?」

「他們呀。他們平日里,是不怎麼來往的。」驪珠道,「從血緣上來講,他倆還是同屬一枝的遠親,只是有些個太遠了。」

「那……」蘇雲曦回看到許林,眼睛里的意思是:這下子玩了!他們不常見面吔!

許林大吃一驚。吃驚的原因不是因為別的。是因為他驀然發現蘇雲曦的眼睛會說話。

不能再仔細地打聽了,再打聽下去,怕是驪珠姑娘就要起疑心了。許林給出提示,叫蘇雲曦不要再問了。

蘇雲曦及時地剎住了車:「驪珠姑娘,我這裡還有一條裙子……」

「啊,不要不要了!」驪珠真心地回絕了,「這種事情,如果叫寨主知道了,不是好玩兒的。」

這樣子說。往下的事情,也就沒法進行了。驪珠離開后,幾個人又陷入了沉思。蓋麥爾的提前行動論又佔據了上網。

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那他們也就真的需要抓緊時間了!他站了起來,正準備下達前進的指令時。蘇雲曦的衛星電話突然間響了起來。

汪蠻蠻在那頭,徑直地要許林接聽電話。電話接通后,她反覆地叮囑道:「那個高覺如果是假的,也不用再去確認了!」

「啊?」許林的心裡,猛然地一驚,「那說明什麼呢?」其實,他的內心裡,已經有了較為明確的推斷了。

「那就說明,這個高覺,是個極為危險的人了。」汪蠻蠻在電話里交待道,「那你們接下來的任務,就是去摧毀他們這一伙人了。」

「……」許林這回。倒是沒有驚詫地叫起來。他的內心裡,已經在籌劃著怎麼突破高傑的包圍了。

午飯時間到了,驪珠已經在敲門了。許林趕緊掛斷了電話,並且示意她有時間再聯繫。

驪珠又帶了個不好的消息:「高覺他們,好像根本就沒離開。」

「啊?」蘇雲曦驚叫了一聲。汪蠻蠻在電話預料的事情,看來已經成為實錘了!

「在果覺寨的四個出口。好像都有他們的人在盯著。」驪珠道,「有人今天去採摘野果時,發現了他們。去詢問他們,他們的口徑驚人的一致。」

「他們是怎麼說的?」蓋麥爾也驚詫了。這個來自布哈拉的美女,一向都很討驪珠驚奇。

「他們一致地說,是在這裡採集藥草的。」驪珠道,「可是,我們村寨的四周,根本就沒有藥草可言。想要採摘藥草,必須要到一公裡外的懸崖峭壁上才行。」

村舍白屋念嬌嬰,古台石鐙懸腸草。自古想要去採摘藥草,都是很不容易的。這個道理,用在這裡也是適用的。

幾個人的心裡,都不約而同地咯噔了一下子。蓋麥爾也驚呆了,這就意味著他們想要出去時,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果格寨主派人去交涉,他們都走了。」驪珠道,「不過明眼人都知道,他們根本就沒有走遠!」

這是毋庸置疑的,如果他們有任務在身,就不會走遠了。

驪珠離開后,幾個人的午餐,也就開始了。有了這檔子塞在心口,沒有誰的心情是愉快的。

大家草草地吃了午餐,連午休的興趣也沒有了。不過,夷疆的天氣是悶熱,也是潮濕的。

在僅有的空調房裡,三個人都犯起了困。許林不好意思再待下去,出去了一會兒,又被熱了回來。

兩個美女笑了起來,他也就在一張藤椅上坐著睡著了。一覺醒來,沒有人去干別的了,大家又都在那裡犯愁了。

【本章完】

。 「發現我的秘密,你覺得我會留活口嗎?」

她這麼一說,孟宏就更加的恐懼了,自己就要死在這裏了嗎?

不,我才十八出頭,怎麼能死在這裏!

想通這一點,孟宏撒開腿就繼續跑了起來!

但是汪檬離怎麼會讓他輕易離開,立馬就攔住了他的去路。

可能是因為剛才他說的幫助吧,她沒有直接殺了他,只是讓他暈了過去。

隨後,她帶着他就消失在了原地。

·

鳳帝學園。

王末和宋舞雩兩人已經找地方藏了起來。

雖然王末覺得沒有必要,以他現在的實力,人界幾乎沒有他的敵手。

但是宋舞雩謹慎的性格不允許她這麼貿然暴露在對方的觀察中。

兩人在身體表面覆蓋了一層魔力,用來隔絕結界對他們的感知。

「來了!」

在教學樓外面,王末清楚的感覺到了五種能量的出現。

「不要輕舉妄動,對方敢這麼直接找你們的麻煩,肯定是握有對付你的手段,一定要萬分小心。」

「那就讓我的分身過去探探他們的實力。」

沒等宋舞雩反對,王末的分身就已經衝出了教學樓。

「你會的魔法越來越多了呢。」

「一般,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