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爾諾斯:“3200年前,燈火寄宿之地的格局已相對穩定,各族強者們沒有迫在眉睫的生死之危,已經分化成了一個個勢力,甚至有一部分,轉投了惡魔族——星空中衆族也一樣,或者說總會這樣,永生之地的誘惑力,可比什麼進入燈火寄宿之地對抗惡魔族大多了。”

菲戈瞭然:“所以就選擇用一個謠言欺騙了星空3200年?”

“不算是完全的謠言,當星空中的延壽手段無法幫忙延壽時,只有永生之地散落的燈火力量纔能有效,能讓他們得到更長的壽命。

3200年過去,也不知現在的燈火寄宿之地,變成了什麼樣子。”倆護衛相互看看彼此,最後選了一個人上樓送紙鶴。

趙芝芝也不進屋就在樓道里來回走著等消息,偶爾和護衛聊一句兩句。

「這幾天辛苦你們倆了,你倆四十八小時都站這裡不困嗎?不吃飯嗎?」趙芝芝道。

小護衛拘謹的不行,可又不能不回答趙……

《誰家卿卿解風情》第388章求見,不見 當他出去溜達的時候,發現這附近的公園的環境還算是不錯的,好在自己得到錢的時候就立刻換了一個住處,要不然的話這風景他可欣賞不到了。

之前住的地方雖然也有著風景,但是和這裡相比簡直就是相差的太多了。

在這裡溜達的有老人有青年也有小孩子,看來是受很多人的喜歡呀,他繼續向前走著,。

突然間聽見一個女人在大喊著救命,有人搶劫了,他本來是不想多管閑事的,但是聽著那個女孩子喊得比較凄慘,而且聽著聲音似乎好像是一個美女。

不過作為一個正義的人民,他當然要幫助弱小了,他從另外一個方向出來直接就看到了那個搶劫的人,他以最快的速度追上去了,後面還有一個女孩子追那個小偷。

小偷沒有想到竟然還會有人多管閑事,他快速的跑著能夠甩掉,那即便是最好的就算甩不掉,那麼還有第2個方案

小偷七拐八拐的就跑到了一個死胡同裡面,本來以為他對這篇路有多麼的熟悉,原來也不過如此。

看著小偷自己把自己逼進了死胡同裡面,寒風露出來一個冷漠而又嘲笑的笑容。

小偷看著自己已經沒有路可走了,於是露出了一個兇狠的面容,從自己的腰間抽出來一把鋒利的匕首。

「我警告你最好不要再多管閑事了,立刻現在放我離開這裡你還能少受點罪,要不然的話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氣。」

小偷說完這句話之後,還在寒風的面前鄙視了一下小刀的鋒利的程度,韓風看到這一切之後,絲毫沒有任何懼怕。

如果他要是有經驗的話,應該趁自己剛剛不注意的情況下攻擊,可是他竟然一直只是拿著小刀在那裡嚇唬自己,看來平日里應該也沒有遇到過這樣的狀況。

「我覺得如果你現在要是和我一起去自首的話,那麼說不定你在牢裡面呆的日子還能簡訊,如果你要是繼續反抗的話,那我也就不客氣了。」

阿峰一邊說著,一邊活動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在小偷面前,雲淡風輕的將自己的手腕上的衣服給卷了上去,方便自己打架。

正當兩個人非常緊張的局面的時候,被搶了包的那個女人竟然也出現在了寒風的後面,看見氣喘吁吁的女人,寒風竟然有些驚訝,因為這個女人已經追不上放棄了,可是沒有想到竟然能夠跟到最後,看來這個女人體力還算是不錯。

「你這個小偷趕緊把東西還給我,裡面的錢你可以拿走,但是重要文件一定要還給我,我就剩下這些重要文件比較重要了,否則我今天一切的努力都是白費的」

小偷聽到這句話之後,下意識的就想要去把包裡面的文件給發出來,隨後他就聽見韓風向他走過來的腳步聲。

韓風也沒有刻意隱瞞自己的腳步聲。

「你站在那裡不要過來,現在這個包的主人都已經說只要文件兒不要錢了,你就不要再多管閑事了,如果你要是再敢多管閑事的話,我就將他的文件全部都給毀掉」

「你以為這種小把戲就能夠下推我嗎?我告訴你這根本就不可能,你還是乖乖的將你手裡的包交出來,然後跟我去執法部門自首,這樣對你以後還能有點好處,否則可就不要怪我沒有提前警告過你了。」

還沒有,等小偷說話,那個女孩子就有些著急了,那個文件可是自己浪費了一天一夜才做出來的,如果這個時候要是被毀了的話,那麼自己以後估計也就要捲鋪蓋走人了,於是站在原地大聲的喊著。

「千萬不要毀了那個文件那個文件,可是我做了一天一夜才做出來的,你要是把它給毀了的話,我以後都沒有錢給你偷了」

聽這女孩子的話,韓風和那個小偷兩個人的表情是一樣的驚訝。

韓風:……

這個女孩子的腦迴路怎麼就跟別人不一樣呢?

小偷:……

這個女孩子的意思是愛上我了嗎?

明明知道我是一個小偷,竟然還要讓我繼續偷她的錢,難道這就是喜歡嗎?

可是我們兩個才剛剛見一次面,難道這就是傳聞中的一見鍾情嗎?

寒風趁著這個小偷正在發愣的過程中,直接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了小偷的身邊,然後在他的手中輕輕鬆鬆的就奪走了包。

他在發獃之中的小偷們,根本就沒有意識到自己手裡面的包已經被韓風拿走了,韓風的速度可是比正常人要快了許多。

他以最快的速度拿完就送到了那個女孩的身邊,看著生兒負責的包包女生說了一聲謝謝,隨後便看自己的文件是否還完好。

當小偷反應過來的時候,看著那個女孩手裡面拿著的包,她又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發現自己手上竟然已經沒有包了,她惱羞成怒直接拿起自己手中的刀就向寒風扛過去,女孩子一直都專心致志的看著自己包裡面的文件,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危險已經來臨到身邊了。

如果要不是這個時候有韓風在的話,估計這個女孩子已經血濺當場了,韓風輕輕鬆鬆的就將小偷手裡面的刀制服了。

本來是想要動用一下自己的靈氣的,發現也不過如此,就沒有動用靈氣。

「還好還好,幸好裡面重要的文件沒有丟,如果要是丟了的話,估計老闆也要把我趕回去了。」

聽到這個女孩子的自言自語,韓風將小偷打暈並且扔在地上。

走到了女孩子的身邊,並且蹲下來。

「我說這位姑娘你知道你的命和這個文件哪個更重要嗎?」韓風有些好奇的問道。

「當然知道了,雖然我的命也很重要,但是這些文件更為重要,如果這個文件要是丟了的話,就相當於我的命也沒有了。」

聽到這些話就知道這個女孩子一定壓力非常大,而且肩上的重任肯定也很沉。

「不管怎麼說,今天都非常謝謝你,但是由於我急著要開會,所以今天恐怕沒有時間要來感謝你了。」。 話到嘴邊翟季真驀地以袖掩面啜泣起來,似乎是在惋惜故友的逝去。場上其他人見他這副模樣,皆數皺眉。

唯獨只有桓儇一個人,繞有興緻地看着翟季真,眼底滑過一絲譏誚。

聞言桓儇挽唇一笑,語氣尤為柔和,「翟別駕,這般顧念同僚情誼。本宮甚為感動。只是如今郗刺史已逝,若是翟別駕因思念之故傷了己身又誤了百姓之事,豈不是辜負了郗刺史所託。」

聽出話里似乎隱含深意,翟季真抬眸小心翼翼地與桓儇視線相觸。正想着要如何開口的時候,桓儇卻突然說要他和陶寒亭一塊去拿近些年益州的賬冊過來瞧瞧。

一旁的陶寒亭聽見桓儇的旨意,急忙領命而出。領走之前不忘把跪在地上發獃的翟季真也一塊帶走。

望着二人離去的背影桓儇目光轉回到桌前的杯盞。驀地垂下首去,剩下的兩人看不見她的表情,也不敢多言一句,只能正襟坐於原位上。

「若是本宮沒記錯岑長史似乎和左拾遺楊禎有幾分交情?」沉默了半響的桓儇,忽然抬頭詢問道。

此話一落岑長史如夢初醒,看向桓儇的目光有些木訥,「微臣的姑媽嫁給了楊拾遺的舅舅。」

「如此說來本宮和景仁你居然是姻親。」看出岑景仁眼中的疑惑,桓儇眉目一舒,「本宮的妹妹是長平公主是楊禎的夫人。」

聽得這話岑景仁恍然大悟,「微臣可不敢高攀大殿下。左右都是家中長輩的事,和微臣這個小輩能有多大幹系?」

說話的功夫翟、陶二人已經復歸屋中。桓儇掃了眼他們端來的厚厚一堆賬冊,說了句辛苦兩位后。吩咐徐姑姑安排人把這些東西悉數拿回益州行宮,她要親自審閱一遍。

聞言翟、陶二人不敢阻攔,只能吩咐府中下吏清點好賬冊數目再統一交給桓儇帶來的人。

「行了,本宮也就不打擾徐刺史查案了。徐刺史,若是有空不如去城郊轉轉?」正當桓儇踏上馬車時,她停下步伐繞有深意地看了眼徐朝慧,莞爾道:「老是居於府邸中,是看不見浮雲所蔽之景。本宮今日之言還望刺史謹記於心。」

「臣遵旨。」

鑾駕剛剛回到行宮沒多久。何姑姑就派人過來詢問桓儇說是昨天那位李若桃李娘子來了,如今正在正殿那邊侯著,是去見上一面還是先給此人安排一個差事。

「回去告訴何姑姑,本宮這還有其他事情暫時脫不開身。讓她先給李若桃安排一個差事,晚些時候再領她來見本宮。」話止桓儇轉頭看向一旁的韋曇華,「曇華,你辛苦一趟。帶人把這些賬冊給本宮好好整理一番。」

「您放心,曇華這就去整理。」

說完韋曇華當即領旨告退。

安排好一應事務桓儇方才回到寢殿。寢殿內仍舊是紗幔輕垂,守在殿內的知寧和白月見桓儇進來,招來行宮內其他侍女一塊進來伺候桓儇梳洗更衣。

「大殿下,崔寺丞那邊來了信還有長安那邊也來了信。」徐姑姑至殿外而入,附在她耳旁壓低了聲音道。

翻動着徐姑姑遞來的信,桓儇下頜輕輕地一點。吩咐知寧和白月等人退下,只留了徐姑姑一人在殿內伺候。

「崔皓是個辦事利落的。只是宋詢此人在滄州謀划的一切,真是讓本宮刮目相看。」最後四字擲地有聲。桓儇掀眸輕哂一聲,眼中冷意乍現,「范陽節度使獨孤彥雲,本宮記得他與溫氏交情匪淺。」

走到案前拾起毛筆,桓儇又從一旁取了書箋出來,在其上只寫了一句話。用火漆封好了,遞到徐姑姑手中。

「晚些時候親自把姑姑親自把信送出去。之前我們送出去的信,可有消息出來?」擱筆靜立半響,桓儇方才開口道。

將信妥善收好,徐姑姑低下身來,「送出去的信已經悉數被段漸鴻劫走。長安那邊的信大殿下您看了么?」

「看了。武攸寧他沒讓本宮失望,不過本宮現在沒功夫理會他,暫且先由着他吧。」似是想起什麼來桓儇皺眉道:「姑姑,辛苦一趟。等會出去的時候用那邊匣子裏面銀子,去城中的匯珍樓買壇女兒紅來。」

「奴婢明白。您今日奔波一天,午膳又沒怎麼吃。奴婢已經吩咐白月去廚房給您準備了葯膳,您要不先歇息一會?等會奴婢再叫您起來?」

聞言桓儇搖了搖頭,「不必了。徐姑姑你先下去吧,本宮這裏還有些事情要處理。」

徐姑姑知她素來心思玲瓏,聽得這話以後恭敬地斂袖一拜后疊步退出去。為桓儇掩好門又囑咐宮女守在門口,不得進去打擾到大殿下。

桓儇這一進去就在殿內待到了用膳的時候,若非徐姑姑帶着白月她們進去擺膳。只怕她自己都要忘了用膳的時辰。

接過白洛遞來的熱巾,仔細地擦了擦臉頰以及手指,似乎是想起什麼,手上動作一頓,「白月,你去尋一下何姑姑。讓她把李若桃帶過來吧。」

「李若桃?」聞言徐姑姑皺眉,「此人是誰?您怎麼好端端帶了這麼一個人回來。您如今身在益州,各方勢力窺探。萬一此人心懷歹心怎麼辦?」

「她父親曾經是劍南治下某縣的縣令,後來因得罪上司,遭到排擠故此憤而辭官。」桓儇沉眸看向玉碗中的山藥粥,聲調和緩。

雖然知道自家大殿下素來都是個極有主意,並且殺伐決斷的,但是徐姑姑不免還是有些擔憂地看着桓儇。畢竟大殿下什麼都好,就是總愛將自己置身於險境中。想到這裏徐姑姑嘆了口氣,持着青瓷勺給桓儇另外斟了碗竹蓀雞湯,擱在一旁。

知寧從外入殿躬身稟告。

「大殿下,何姑姑帶着李若桃正在殿外候着。」

話落耳際桓儇頷首一笑,「讓她們進來吧。徐姑姑你再去添副碗筷。」

這是李若桃第一次來到這樣富貴華麗的地方,她面露拘謹地跟在何姑姑身後。不敢大聲呼氣,步子也邁得小。等她們進了殿內后,兩旁的侍女對着何姑姑頷首一笑,為她們挑開垂下的簾幔。

。秦楓突然往後退了一步,一副沒有站穩的模樣,對方的刀刃瞬間刺了過來。

眼看就要劃開喉嚨,秦楓卻突然消失在了原地,還沒等那人反應過來,自己的後腿就傳來一陣巨痛。

他瞬間跪倒在地,不等他喘息分毫,秦楓又飛起一腳,這人的翻滾出去,重重的撞在身後的牆上。

伴隨著一聲撞……

《鑒寶:我的手指開掛了》第358章還手之力 余司晨看著慧照的離開,她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她望向那長長的走廊,只見在走廊的盡頭,赫然有一對夫婦,面對面跪站,她們兩人哭著喊著,相互抽著對方耳光,這對夫婦,赫然是王玲與余強。

陳宇回到住處,在推門的瞬間,他頓了一下,他感覺得到,別墅裡面有人。

他推門而入,走到了室內,一股若有若無的香風湧入了陳宇的鼻端,這股香風是女孩身上獨有的體香和一種某人經用的香水味道,聞著香味,陳宇已經知道來人是誰了。

「來了就出來吧,這麼長時間沒見我,難道不想我?」陳宇微微一笑。

一抹倩影猛地撲了過來,寧若雪那張久違的面孔出現,她四肢用緊緊地抱著陳宇,直接將他撲倒在地上。

「你知道我來了?」寧若雪緊緊地貼著陳宇,吐氣如蘭,她一隻手順著陳宇的衣領滑入了他的身體里,然後在他身上遊走著。

「別玩火。」陳宇一臉警告地看著她。

「我就是要玩火,今天我要睡了你。」寧若雪咬著陳宇的耳朵,一副恨不得把陳宇吃了的樣子。

「別鬧。」陳宇哭笑不得:「太熟了,我下不了手。」

「我不管。」寧若雪惡狠狠地瞪了陳宇一眼,然後一把扯裂了陳宇的上衣。

良久……

寧若雪貼著陳宇的胸口:「我聽聽有沒有想我。」

「想,天天都想。」陳宇有些鬱悶地說:「你跑到盛京就是為了睡我?」

「又不讓你負責,你怕什麼?」寧若雪瞪了陳宇一眼:「寧城那邊的律師事務所已經走上正軌了,我要把精誠開到盛京來,總之有你的地方,就有我。」

「你這是何苦呢。」陳宇苦笑一聲:「你來京多久了?」

「有幾天了,這幾天一直忙著跑律師事務所的事情,所以就沒來找你,今天逮到你了。」寧若雪翻身起來,穿上了衣服,她看著陳宇,嫣然一笑:「以後你是我的人了。」

「要不,我娶你吧?」陳宇抬頭。

「想都別想。」寧若雪翻了一個白眼:「嫁給你還得給你洗衣服做飯生孩子,我不要做你的保姆,我只要你的肉體,不要你的靈魂。」

「你怎麼能這樣?」陳宇哭笑不得。

「上輩子錯過你了,這輩子只要安心地在你身邊做個女人就行。」寧若雪微微一笑,她貼著陳宇:「這樣,我就知足了。」

「我要拿下何氏。」陳宇起身道。

「沒問題,你舅舅何正業那邊有多少人,我替你搞定。」寧若雪秒懂陳宇的意思。

「資料都在這裡,讓格林帶幾個人跟著你,不然我不放心。」陳宇說。

「恩,支持何正業的這些人自己屁股下面到底乾淨不幹凈,他們自己心裡都有數。」寧若雪道:「我來之前對他們有足夠的了解,如果他們不倒向你,我保證一周之內,讓他們坐牢。」

「你怎麼對我的事情了如指掌?」陳宇苦笑。

「因為關注你呀,我這輩子是你的人,為你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也是我心甘情願的。」寧若雪淺淺一笑。

「不過有位副總,是何正業的鐵杆心腹,何正業對他有知遇之恩,如果是會議決策上的投票,他的一票是十分重要的,這個需要你去搞定。」寧若雪從一疊資料中取出一份,交給陳宇。

「這不是星月齋的檔案?你和我媽她們接觸過?」陳宇一驚,難怪寧若雪對何氏了如指掌,她一早就和沐夕接觸過了。

「對,接觸過。」寧若雪也不否認:「我就對你媽說,我是你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