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聆敬陽第一次和別人吐露心聲,李如風驚訝聆敬陽胸懷大志,放在以前這可是大逆不道,可現如今亂世降臨,這不是大逆不道,而是胸懷天下。

他眉頭一凌,和聆敬陽直挺挺跪下。

「大人,末將願意追隨左右,殺死一切宵小之輩,還世間太平。」 子時三刻,黎昕和君漠塵以及顏星熠、夢悠悠,準時的出現在了似水涼亭

桌子上已經擺滿了幾壇小酒,幾碟小菜,月色之下,十分溫馨

不過顏愉陽還沒有過來,黎昕有些詫異,要知道顏愉陽的實力可不低,怎麼樣也不該在他們後面來才對

五個凳子,黎昕他們率先坐了上去,顏星熠旁邊留了一個位置,自然是給顏愉陽的,只是這一等,直接等過了子時

一直到丑時三刻,顏愉陽才緩緩而來,臉上微微泛紅,月色之下,顯得邪魅而又清純,這模樣一看就已經與人喝了幾杯

應該是遇到了什麼人,不過顏愉陽還是知道今日有重要的事情,所以並未貪杯,只是淺酌了幾杯便快速推脫趕來了,並沒有醉意

十年未見,黎昕本以為顏愉陽第一眼看到的,應該是顏星熠才對,分別那麼久,既然想念是真的,那想必也有說不完的話

確實,顏愉陽第一眼就是看的顏星熠,然而也僅僅是那一眼,之後顏愉陽的目光,竟是一直都放在顏星熠身旁,夢悠悠的身上

黎昕一臉看戲的表情「怎麼,移情別念了,就算你突然覺得木槿不值得你喜歡,想要換一個人,也不能拿你弟妹出手啊」

「黎昕,你說什麼了」都知道黎昕只是開個玩笑,但夢悠悠再怎麼也是女兒家,在熟悉的人面前,她更會害羞

尤其是顏愉陽可是顏星熠的兄長,她怎能失了禮數

只是顏愉陽確實是一直盯著她在看,不過眼中並無絲毫愛慕,反而還閃過一瞬間的殺意,很快就被他掩蓋下去了,只余探究與不可置信

但在座的人是誰,即使那絲殺意只是一瞬之間,卻還是被幾人捕捉到,除了夢幽幽不知情,所以顏愉陽迅速將夢悠悠半護在身後

「是我失態了,不好意思,自罰一杯」看著眾人的反應,顏愉陽也反應過來,之前那邪魅略帶清純的感覺又出來了,他剛剛確實有些魔怔了

杯中酒一飲而下,餘光之中卻還是在看夢悠悠,不過這一次黎昕就坐在顏愉陽側下方,所以看的清楚,顏愉陽真正看著的,是夢悠悠脖子上的那枚吊墜

就是如夢送給夢悠悠的那一枚,只是這樣一枚玉佩,怎麼會引起顏愉陽的注意,腦海中一閃而過的如夢的面龐,黎昕卻有些帶愣住了

心中一個猜想油然而生,黎昕覺得難以置信卻又不得不信,只有那樣才能解釋的通這一切,才能說明顏愉陽為何那般失態

怪不得見到人王木槿的時候,黎昕會有種熟悉感,怪不得獸王府中的那副畫像,熟悉之感更甚,卻又不像木槿

黎昕如今終於明白這熟悉之感有何而來,因為那正是如夢,無論是木槿,還是那副畫像中的人,都一定與年輕時的如夢神似

特別是那幅畫中的女子,黎昕可以想象,如夢年輕時一定是那般模樣

之前之所以一直覺得熟悉,卻一時想不起來,那是因為如今的如夢,確實過於蒼老,臉上已是溝痕遍赫,黎昕一時間不會將其與木槿聯繫起來,更難以與那畫中女子聯繫起來

可就算再老,曾經的眉眼卻還是同樣的善良,如今既然想到了如夢,黎昕自然就能理清思緒

黎昕一直都知道,如夢的心中是夾雜著仇恨的,那份恨讓她不願再來這煙火人間

同樣,如夢心中也一直都是有一份眷戀的,曾經黎昕以為那個人死了

如今看來,怕只是容顏蒼老,我不敢見你,而那個人,便是顏愉陽吧

怪不得顏愉陽剛剛會那般失態,應該是他送給如夢的定情信物

可是這樣的東西卻被夢悠悠呆在身上,他難免懷疑是夢悠悠偷來的,或者是以其他手段得來的

顏愉陽最開始也確實這樣認為,所以他有那麼一瞬間,想殺了夢悠悠

這二十多年,自從知道木槿將他送的定情信物弄丟了之後,他與木槿之間的感情就慢慢的淡了,因為在木槿那裡他覺得自己從未被重視過

二十多年來,就在這樣的想法中煎熬著,沒有想明白所以然,所以乍一看到吊墜的一瞬間,他便將這一切歸咎在了夢悠悠身上

不過,他真的還是理智的,他知道自己是有些無理取鬧,而且那可是自己弟弟的妻子,自己的弟媳,她應該不會是貪圖這些的人

而且看夢悠悠的樣子,貼身而戴,看見掉出衣服間的吊墜,又連忙揣回了懷裡,萬分珍重的樣子,並不是買來的亦或是撿來的

那麼只有一個可能,這是她珍惜之人送給她的,而這個人肯定不會是此時,人王府中的木槿,因為夢悠悠和她,根本就沒有認識的可能

也不知道是怎麼得來的,顏愉陽心中已經有了些猜測,所以很想知道是誰送給夢悠悠的,可是他又不知道怎麼開口,在與顏星熠飲酒之時,還是會時不時的看向夢悠悠

是以誰都沒有注意到黎昕那一瞬間的征愣,除了從來都只將黎昕放在心上的君漠塵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君漠塵還是伸手拍了拍黎昕的後背,以示安慰

不過黎昕其實是沒什麼影響的,她只是震驚而已,如果真的是她猜想的那樣,黎昕想幫如夢一把,仇恨需要自己去解決,情郎黎昕卻可以爭取一下

只是這顏愉陽可算是仇人,黎昕還有點小糾結

先沖君漠塵淡淡一笑,以示自己沒事,目光已經看向了顏愉陽

顏愉陽和顏星熠確實有很多話要說,卻也不知從何說起,兄弟相見,不過是你一杯我一杯,話語寥寥

而且顏星熠的多少次欲言又止,都被黎昕看的清清楚楚,而且黎昕看的出來,他的欲言又止並不是對顏星熠,而是對夢悠悠,就是不知他是否想到了什麼

酒過三巡,顏愉陽已經有些醉意朦朧,顏星熠倒是跟個沒事人一樣,兩兄弟一個酒量並不好卻很貪杯,一個酒量很好,倒是沒多少性味

顏愉陽顯然是前者,而且今夜他想醉一場,許多話清醒的時候不敢去問,醉了之後卻總是脫口而出,而他渴望那種感覺,他渴望解清心中的疑惑

這不,之前大部分的目光還是對著顏星熠,此時卻已經慢慢的直接的轉向了夢悠悠

。宋梵懶得再與白啟廢話,臉色冰冷道:「絕情這兩個字,誰都可以說,唯有你不配!」

「而且,你要是能囂張到底,我還能敬你是一條漢子,可你這麼快就認慫,說明只會欺軟怕硬,完全配不上戰神二字!」

「對了,我提醒你一句,你……

《蓋世殺神》第385章你可以滾了! 恭送桓儇遠去,謝長安眸中掠過異色。握緊了藏在袖中的密函。這是臨行前大殿下偷偷塞給他的。

倘若溫家一旦有異動,這封信上的內容便是誅殺溫家的關鍵所在。拽緊了袖中密函,謝長安斂容,正色看着眾人。

在眾人各異的目光中,謝長安臉上勉強擠出個微笑來,「這麼看着我做什麼?還是完成大殿下吩咐比較好。」

言罷謝長安笑嘻嘻地轉身離去。

「登樓,坊市將閉。走吧。」武攸寧拍了拍還在愣神中的陰登樓,無奈地搖頭道:「你放心,大殿下自有分寸。」

桓儇帶着韋曇華趕在城門關閉前,離開了長安。一路疾馳往并州方向而去。

夜雨飄搖,馬蹄過處泥土飛濺。兩旁樹葉被風吹得簌簌作響,和著雨絲落下。遠處一盞孤燈在夜幕中飄搖不定。

「雨大不易前行。前面有家邸店,到那歇一晚再走。」抹去沾在臉上雨水,桓儇抬眸淡淡道。

邸店的小二正坐在門口打瞌睡,聽見馬蹄聲。連忙起身,揉着惺忪睡眼往遠處看去。

見二人策馬過來,笑着迎上前,「兩位客官這麼晚……」

「住店。」言罷,桓儇從袖中取了個錦囊丟了過去。

見桓儇衣着華貴,小二看了看站在門外含笑的韋曇華,連忙追上她的腳步。

「行了,我這不用人伺候。」桓儇頷首示意韋曇華進來,語氣微冷。

眼瞅著小二還站在門口,韋曇華揮揮手示意他下去。自己轉身進了屋內,將門帶上。

屋內桓儇已經推開半扇窗,憑窗遠眺。屈指叩擊著窗柩,自她唇邊溢出聲嘆息。

「大娘子……」

聽見韋曇華喚自己,桓儇轉身。神色惘惘地一笑,「是不是很好奇,本宮為何要連夜趕路?」

「溫家勢力在河東,所以本宮得親自去一趟。如果……」摩挲著腕上的紫檀佛珠,桓儇面上露出狠厲,「裴重熙真的死在突厥,那麼本宮也不打算回來,勢必要踏平他們替他報仇。至於溫家也不會輕易放過。」

頭一回見桓儇露出這樣目光,韋曇華開始相信自己耳聞的一些事情。這兩個人看似無情,實則都是情深且不自知。

「妾身相信裴中書會平安無事的。」

「歇著吧。」

等翌日天一亮。桓儇和韋曇華避開邸店的旅客,沿着官道繼續往并州而去。

此次桓儇雖然是奉旨前往并州,但是為了不引人注目,未曾告知任何人她會何時離開。是以等溫家回過神來時,早就追不見她的蹤跡。

為了不引起麻煩,在離開邸店前特意喬裝打扮過。只裝作尋常出遊的客商,沿途的蹤跡也被桓儇驀地一乾二淨。

「還有三日就能到并州。」桓儇坐在茶攤里,看着往來的行人,「此行辛苦你陪着,到了并州我們先去刺史府。」

「不先去定襄?」

聞問桓儇搖搖頭,「不了。先去并州看看到底什麼情況,本宮需要人馬。」

裴重熙失蹤的過於蹊蹺,而去突厥那邊形勢不明。她此番前去,少不得會有人從中插手。她需要去控制整個并州的局面,至少保證自己無後顧之憂。

至於此時的定襄城,幾乎已經亂成一鍋粥。兩軍交戰中主帥下落不明,本就是大忌,更何況失蹤的還是一朝高官。

同行的秦至玄和李孝通,連帶着定襄守將元士信也一塊急得團團轉。

李孝通皺眉坐在大帳里,旁邊是同樣一臉焦急的秦至玄和元士信。

「這裴中書究竟去哪裏了。我們的人已經悄悄搜尋了好幾次,都不見蹤影。」元士信一拳砸在木案上,面露不忿,「你們說他一個文臣,到處亂跑做什麼。」

知曉裴重熙本事的李孝通瞥他一眼,「不。我到覺得只怕他失蹤是故意為之。元將軍,你再派人去附近搜尋看看。」

「搜什麼。依我看不如藉機會打到突厥去。」對於李孝通的話,元士信並不贊同。

正說着帳外傳來小兵的通報聲。聞言三人對視一眼,李孝通沉聲喚人進來。

「將軍,京中急信。」小兵跪地手中高捧著紫檀盒,朗聲道。

紫檀為匣,上雕寶相花,另以金鎖做扣。專司宮中密函的紫檀密盒。

反應過來的李孝通赫然站起身,接過紫檀盒,揮手示意小兵退下。掙扎一會才打開紫檀木盒。

木盒中靜靜躺着一卷白鹿紙。火漆封印,朱繩困系,拆則閱。

「這信……」秦至玄眼露凝重。

聞問李孝通沒說話,利落地拆了信。信上是他從未見過的字跡,唯一熟悉的是落款的桓儇二字。

「大殿下來了。」說到這李孝通嘆了口氣,「算著時候,她已經再來的路上。」

聲音落下,李孝通手中信箋也順勢落地。信上內容盡顯於人前,白鹿紙上唯有四字。

「靜觀其變。」

彎腰撿起落在地上信箋,元士信滿眼不解。可旁邊二人皆是一臉神色,無暇理會他如何。

長安那邊的消息是他派人傳過去的。他很清楚若是真的瞞此事,與他們無益。他希望朝廷能派人來接手定襄,不過他沒想到來得人居然會是大殿下。

「元將軍繼續派人去搜尋吧,記着暫且不要驚動任何人。」李孝通回過神看向目含期待的元士信,聲音微冷,「若是讓大殿下知曉,我也保不住你。」

「末將明白。」

待元士信離去后,李孝通再度走到木盒前。以劍將木盒劈開,夾層中的信飄了出來。

「這恐怕才是大殿下真正的意思。」撿起信箋拆開,李孝通指著上面的字眼,「殿下懷疑裴中書的失蹤離不開溫家的手筆,她要我們把中書令失蹤的消息傳出去。」

秘盒中的內容出乎他們的意料。未曾想到桓儇居然會親自前來不說,更沒想到她居然會同意讓他們把此事宣揚出去。

聞言秦至玄皺眉,「此事……」

「我等照辦便是。難不成你以為殿下願意看着裴中書陷於險境?這其中的算計,哪裏是你我能夠知曉的。」

也不理會秦至玄是否還有疑惑,李孝通搖頭大步離去。

。「隨便坐!」

沒一會,苗小蘭像是從廚房端出茶水。

「口渴了吧,喝一杯茶水。」

說著把茶水端到我面前,樂志清曾經說過,不要隨便吃別人遞過來的東西,這水我該不該喝?

「謝謝!」接過茶杯,我沒有去喝,而是把茶杯放在一旁的桌面上。

樂志清再三囑咐,我沒傻到用自己的命去賭茶里有沒有毒。

佯裝看風景,苗小蘭看見我的舉動也沒在意。有說有笑一起走出屋外。

夕陽西下,紅彤彤的太陽像是熟透的蘋果掛在半山腰。

五點多天色已經變得昏沉,……

《我的恐怖直播間》第一百三十九章大買賣 「來左邊跟我一起畫個龍/在你右邊畫一道彩虹(走起)/來左邊跟我一起畫彩虹/在你右邊再畫個龍(別停)……」

燒烤架前,一位英俊陽光,劍眉星眸,微笑燦若星火,氣度不凡,全身古銅色,上半身袒露著八塊腹肌和人魚線,稜角分明的肌肉如刀削斧劈,無時無刻不散發雄性荷爾蒙的帥氣青年在攝像機鏡頭前出現0.01秒后,征服了所有的觀眾。

他那瀟灑的舞姿,不羈的神情,奔放的歌喉,時不時旋轉扭胯,揮舞手中整把整把的燒烤,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火熱的炭火映照出他健康的膚色,揮灑的汗水是青春的本色!

怎一個帥字了得?

「哇!好有型!」網友們立即變成迷弟迷妹。

「愛了愛了!帥哥求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