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長達十二個小時一對一的資料交接后,研究了兩年數據的六十三位物理科學家匆匆忙忙吃了飯,睡了一覺調整身體。

第二天,在機器人的幫助下,六十三位物理科學家進入了冬眠倉冬眠。

時間不間斷的流逝,直到這一天,第一個十年期限已到,新家園號生態宇宙飛船上六萬多個冬眠倉開始自動喚醒所有船員。

剛剛醒過來,許多人第一時間還有些不適應,眼神有些恍惚。

在休息了一兩天後,這些人才緩過神來,漸漸的,人們開始和從前一樣在飛船上活躍起來。

一年後,絕大多數人會再次進入冬眠倉冬眠,短暫的一年時光,所有人都異常珍惜。

除了……李茜茜……

李茜茜從冬眠倉醒過來的第二天,還沒等她來得及高興,就被得知了超級粒子加速器實驗消息徐曉靜一頓狂揍。

就連最疼愛李茜茜的奶奶,也在旁邊叫好。

在徐曉靜教育女兒的時候,李舟坐在房間角落裡,大聲不敢出,生怕被牽連。

7017k 葉康見小白龍來勢兇猛,掠身而起,揪住龍角,翻身重新騎到龍脖子上,此時這個部位對於葉康來說無疑是最安全的地方,葉康現在手無寸鐵,較之之前更加少了一分安全感,

小白龍在湖面上上下來回穿梭,葉康緊緊抓住龍角,小白龍一時竟拿葉康沒有辦法,葉康見小白龍如此頑固,心中頗有怒意,於是伸手抓住小白龍頭上那一挫毛髮,「畜生,看你還耀武揚威,」

葉康揪住那挫毛髮便拚命死撕扯,那小白龍竟突兀的萎縮了許多,

葉康突然頓悟,「哇,畜生,原來你的弱點在這裏,」

當葉康發現這一天大的秘密,興奮不已,於是調動丹田之氣,用盡全身氣力,用力撕扯那挫鬃毛,每撕扯一下,小白龍便哀嚎一聲,

葉康突兀的將小白龍頭上那挫鬃毛用儘力氣全部拔了下來,小白龍朝天一聲嘶鳴,哀嚎之聲中透著一股凄厲悲涼之意,

葉康一看,這畜生少了這一撮鬃毛,形象看上去當真沒有之前那麼威武了,竟少了幾份精氣神,

葉康的這種行為貌似徹底激怒了小白龍,小白龍上下左右電摯般的上下翻飛,用儘力氣,怎麼也不能將葉康摔落下來,

小白龍龍頭改變方向,竟一頭朝山壁上撞去,這模樣是要與葉康魚死網破,葉康見勢不好,便飛身掠起,

小白龍見擺脫葉康的束縛,扭轉身軀,一頭撞向葉康,葉康身在高空,雙腳無法借力,無法閃躲,竟被撞中,

葉康的身軀猶如斷線的風箏,摔落到岸邊,葉康被摔得是天昏地暗,

葉康強打精神,迅速摸了一把嘴角的血跡,欲彈身而起,卻發現龍頭已到眼前,小白龍張開血盆大口,向葉康做了一個頗具威脅性的動作,葉康大驚,慌亂之中雙手迅速死死抓住龍角,

小白龍見葉康既然還有抵抗能力,竟像一頭牛一樣抵住葉康的身體向後面的山體撞去,

葉康常年在此遊玩,對此環境熟悉,見這小白龍竟要將自己頂往死角,本可借龍角之力,迅速翻身而起,無奈被小白龍一撞之下,竟已氣血不暢,導致氣息紊亂,不能自由調動體內真氣,眼見情況危急,葉康突兀的腦子靈光一閃,

心中暗道:「這畜生既然怕我拔他的毛,那這頭上兩根威風凜凜龍鬚一定是它的致命弱點了,不妨給他拽下來,只是這樣,這小白龍的形象算是徹底給自己毀了!」

葉康主意打定,葉康右手迅速拽住龍鬚,拼盡全身力氣,用力一拽,竟將龍頭左手一根龍鬚給狠狠的給拽扯了下來,

小白龍一聲哀呤,身軀竟扭曲抽搐了幾下,表現出極為痛苦的神情,葉康見果然見效,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竟又持續將小白龍右首那根龍鬚也猛拽了下來,小白龍突然間貌似像瀉了氣得皮球,哀鳴抽搐不已,竟突兀的跌落在地上,哀呤抽搐不已,

葉康趁此機會趕緊逃命,

葉康奔之湖邊,拔出寶劍,拔腿便欲跑,

突感身後一聲嘶鳴,那小白龍竟然又電摯而來,葉康迅速扭轉身形,持劍而立,

葉康發現這小白龍沒有了頭上那兩根龍鬚與那一撮鬃毛,當真少了幾份威武,還變得醜陋不少,

小白龍貌似很不屑於葉康這種卑劣的行為,眼神中滿是憤怒與鄙夷之意,

葉康見小白龍來勢兇猛,於是持劍與小白龍又是一輪頗為兇狠的搏鬥,雖然被葉康毀了形象,拔了鬃毛與龍鬚,

但小白龍很快便恢復了之前的狀態,只是形象上少了那麼幾分神威,多了幾分醜陋與狼狽,

不過這次葉康手中乃是青罡寶劍,所謂一寸長,一寸強,手握三尺青鋒,較之之前要神威了不少,但小白龍身軀堅硬無比,縱是寶劍也休能傷得其分毫,

一人一龍,從湖面戰到岸上,從岸上戰到湖裏,

時間一久,葉康身體逐漸乏力,一不小心。便被小白龍掃中,葉康身軀砸向岸邊一塊巨石,

葉康一劍插入巨石之中,後面小白龍尾隨而至,葉康來不及抽出寶劍,迅速反轉身形便欲在伸手去抓住龍角,

不過由於體力耗盡,幾欲虛脫,速度遠遠不夠,情急之下,竟雙手頂住龍嘴上顎與下顎,

葉康暗呼;「我命休亦,「

小白龍並沒有放棄攻擊,一尾掃來,竟將巨石掃翻開來,葉康身軀懸空,背後沒有借力的地方,竟再次被小白龍頂得撞向山壁,

「碰」葉康身軀被實實的擂在石頭上,

「噗嗤」

葉康一口鮮血狂噴而出,噴到龍嘴裏,

奇迹突然出現了,這小白龍既然突兀的鬆開巨口,眼神竟逐漸溫柔了許多,

葉康迅速滑落地面,掠向巨石,抽出寶劍,見小白龍當空盤旋,既不攻擊,也不離去,甚感詫異,

但葉康能夠很明顯的感受到這傢伙已經沒有了先前那份惡意,葉康突兀的明悟,難道這傢伙難道怕血,

葉康突兀的一掌擊在自己胸口之上,一口鮮血狂噴而出,噴在青罡劍之上,青罡劍迅速被鮮血佈滿,

突然劍體一道光芒爆射而出,與烈陽交輝,之後折射至小白龍,小白龍被這道光束照射,身形突兀的變得越來越小,最後竟猛的向葉康猛地沖了下來,

葉康正在驚異中,下意識的舉劍斬去,那小白龍竟化作一束白色光流能量隱入劍身,正在葉康驚異間,一股強大的能量沿臂膀而走,迅速奔流在自己軀體七經八脈之中,

葉康感覺這種能量時熱時涼,來回在七經八脈之中胡亂衝撞,葉康欲調動真氣控制這股強大的巨流能量,

但無能他如何努力,最後皆是無功而返,葉康暗呼不好,如此下去,不死也得走火入魔,

葉康將青罡劍插入地面,立馬盤膝運功強行調息,葉康調動丹田真氣,與那股巨大的能量在體內相互衝撞搏鬥,欲調動玄陰真氣徹底將這股巨大能量煉化,

可用功半天最後竟功虧一簣,那股巨大的能量,左右衝撞,貌似要崩爆自己的全身筋脈,

。 離傾同容軒寒暄了一陣,就帶着那套容軒命人包好的茶具,起身告辭了。

容軒一直將師徒二人送到了大門口,看着師徒二人御劍而去,直到那一黑一紅兩抹身影被茫茫雪霧遮掩,嘴角那抹淺笑,依然未曾消散。

周翼星低聲道:「二少,其實宗主也是想見離傾仙君的吧。」

「兄長自然是想見她的。」容軒低頭看着手中的火麒麟鱗片,火麒麟鱗片上靈韻深澤地浮起淺淺的靈光,遺憾道:「如果兄長能看到這片火麒麟鱗片,知道是離傾仙君送給他的,不知道有多開心。」

他嘆息一聲:「不知兄長,何時才能親手拿到這份驚喜。」

大雪無聲,天上更是凄寒。

葉湛撐著驅寒結界,一邊駕馭著劍,穿雲破霧,臉色也如這天色一般,霜寒無比,陰雲籠罩無法消散。

離傾好似沒發現,她沉浸在喜悅里,指尖溢出靈氣,將飄散的雪花,凝成各種形狀,嘴裏哼著不成調的小曲兒,心情看起來頗佳。

銅鏡鑽出乾坤袋,看着一臉喜氣的離傾:「主人,你這麼輕易就放棄了?」

「誰說我放棄了!」離傾手上動作不停,繼續搗騰著雪花,詭秘一笑,「而是我找到一條更快捷可行,又不傷了五蘊靈山和重雲仙宗之間關係的好辦法。」

「是什麼?」銅鏡問。

「等下回去你們就知道了。」

離傾神秘兮兮,葉湛卻大約猜到了。

定然與那套茶花白玉茶具有關。

今日重雲仙宗一行,他並沒有找回任何熟悉之感,但是那種揮之不去的陰霾卻越發深沉。

就在這時,離傾拍了拍葉湛:「乖徒兒,你看看,喜歡不喜歡。」

葉湛垂眸,就看到離傾掌心裏放着一個奇醜無比的雪人,頭上還用兩黑一紅的靈石點綴成臉,一雙亮晶晶的眼睛望着他,頗是期待。

這雪人,讓他想起了些過去與阿雪發生的事。

每到冬日下雪天,他心情都會無比沉悶,那時候阿雪就會堆出一個雪人送到他面前,他其實不喜歡雪人,但看着阿雪凍得通紅的手指,他都會佯裝高興說喜歡,不想讓阿雪難過。

「……喜歡。」

離傾長吁了口氣,果然葉湛是喜歡的。

阿雪留給她的記憶,此刻真的派上大用場了。

「喜歡就給你玩兒了。」

離傾拉過葉湛的手,將雪人放在了他掌心上,雪人身上點綴的靈石的緣故,那雪人一點都不凍手,反而暖暖的。

葉湛垂看了眼掌中的雪人,又看向離傾:「師尊,為何給我這個。」

離傾觀察著葉湛表情,認真說:「乖徒兒,雖然為師不知道你為什麼來蓬萊之巔后就不開心,但是我還是希望你能開心一些。」

葉湛的心尖微顫,不敢再看離傾,垂眸盯着那雪人。

他知道師尊是在逗他開心。

這份親昵,他從前多渴望,心中的情緒壓抑不住后,他又期望師尊對他不要那麼好。

不然,他怕有一日會控制不了自己。

回到蘭心小院后,剛好入夜。

任夫人早就備好里飯菜,用過飯,離傾又查看了任靈兒的狀況,與往常並沒有什麼差別。離傾就將葉湛叫入了自己房中,還檢查了一下他的傷口,見已經止血了,才從乾坤袋裏拿出了那白玉盞。

離傾小心翼翼地托著那玉盞,在葉湛眼前晃了晃:「知道這杯子裏裝了什麼嗎?」

銅鏡急道:「主人,快說吧,我已經被吊了一路胃口了?」

於是離傾單手托著那隻白玉杯,在葉湛和銅鏡面前轉悠了一圈,才隆重介紹起了那隻白玉杯。

「這杯子看起來雖然普普通通,可是它內里卻大有玄機,只要有它,我們就不用煞費苦心去探知重雲仙宗里的容景的真假,只要靠着它,就能知道你到底是不是容景,你們就說妙不妙。」

那抑揚頓挫的味道,讓葉湛想起了五蘊靈山腳下,那賣狗皮膏藥的獨眼郎中。

「……妙。」葉湛非常捧場。

得到回應的離傾心滿意足地繼續說:「只要你是容景,那重雲仙宗的就是冒牌貨,當然為師覺得你很大可能是容景的,不然那麼多巧合怎麼解釋,我不信天下還有如此巧合之事。」

銅鏡好奇地看着這杯子,「難不成它還能開口說話認主不成。」

「差不多吧。」

離傾說着,便將另一隻手覆上了白玉盞,然後慢慢就從杯中抓出了一藍一紅兩縷靈氣。

水藍色的靈氣甫一出來,就被離傾收了回去,顯然就是離傾自己的。

而那縷紅色靈氣,卻一直浮在杯上。

葉湛驚訝,脫口而出:「這是容景的!」

。 爹娘這樣處理十分的公平,大家都沒話說,相信大哥也能理解。

傅大勇和王淑梅這樣的決定,是避免了死後這幾個孩子扯皮,不是不相信自己養的。而是。他們各自都有了伴侶,成了家以後自然考慮的更多了。

兄妹感情很好。有了孩子之後,私心也會重一點。鄺雲的事情,讓倆人心裡有了芥蒂,不得不提前處理這件事。

「至於我跟你娘的身後事,到時候我跟你娘會留下遺囑,你們就按遺囑分行了。」傅大勇說完,自己都有點難過。

「爹,說的好好的,怎麼說到遺囑的事上了?」傅淼首先急了。

「對呀,爹,你說這幹啥?你還等著,你等著五世同堂吧。」傅森笑嘻嘻的說。

「我還五世同堂?我能看見你兒子出生就不錯了。」傅大勇翻了個白眼,懟得傅森無法招架。

「那可不一定,說不定。我孫子的孫子您也能看到。」傅森懟老父親也是有一手。

「就這點事兒,等你們大哥回來,我們再當面鑼對面鼓的,把錢分一下,今天事先叫你們心裡有數。

辦完你們各自的婚事,我跟你娘可就啥也不管了。小土也不用你們管,我跟你娘還年輕,自會把他拉把大的。你們做兄姐的,願意伸手是你們友愛兄弟的心。」

傅大勇交代完事情,就把眾人趕走了。等兒女都回了房間,他坐在榻上嘆息了一聲。

「他爹,怎麼了?你心裡不舒坦?」王淑梅走過去,坐在了他的旁邊。給他倒了一杯水遞過去。

「你說,這嫁閨女,我心裡怎麼就這麼難受呢?」傅大勇有點不舒服。想著自己養了這麼久,這麼貼心的倆閨女,這就要出門子了?

「難受啥?小火,還在家裡住著,小水,就算出去住了,她的性子一個星期,也得回來吃六天飯。

倆人都在跟前,這倆女婿也是我們倆看著挑的,你還有啥難受的。只當是多了倆兒子吧!

我們倆雖然說是結了婚就不管了,到時候要管的事情,絕對少不了!你放心吧,離不了你的眼前!你那倆閨女不欺負別人就不錯了!」

王淑梅勸了一句之後,傅大勇也沒那麼難受了。這倆都是好孩子,自己心裡有數。現在愁的就是老大的婚事,還有老二到底啥時候開竅啊?

這嫁閨女不捨得,兒子沒對象還是愁!有對象還是愁!這麼一看,還是閨女靠譜,早早的找到了人不說,還都是好樣的!

還是早點睡覺吧,明天白家的人還要來。又是喧鬧的一天。

這邊,白墨宸跟著傅焱,進入了空間。他是來看小黑的,這兩年相處下來,小黑很喜歡白墨宸,一進空間就跳到了白墨宸的肩頭。

殊不知,這一跳白墨宸差點沒站住。他詫異的看著傅焱,這傢伙又重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