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的厲害!」

眼看這些樹木石塊沒有建功,那個尊主,面露獰猙之色,立即發動絕招。

「轟!」

江龍面前十多米處,突如其來的出現爆炸。

「這是?」

江龍眼睛猛然一聚,瞬間這個爆炸就將江龍淹沒。

在遠處這種畫面,更加的驚駭,被淹沒的江龍,一股覆蓋幾百米煙塵直衝天上!

這股爆炸能量所產生的煙塵,覆蓋方圓幾公里。

「難道是原子爆炸?」

看見這畫面的所有進化者都是一聲驚叫。

「這怎麼可能,在西方這一片貧瘠的土地上。任何現代化的設備都不可能會應用,因為原子這種爆炸根本不可能被引發,這只是一個十星尊者對異能發出來的爆炸,威力很是驚人罷了。」

「江龍不會死吧?」

「我認為應該不會,原子的爆炸從本質上說,也是一種能量體。這些只是物理上的衝擊,產生的那些高溫、高壓、還有強大的輻射的,但是這種能量衝擊根本不起作用,江龍的身體強大的就是鈦金刀也像毛筆一樣在上面只能留下一條細線,何況他的皮膚可以耐受幾萬度的高溫,這一招最多只是像原子爆炸的那個樣子,根本就沒有那種威力,即使他站在爆炸的原子上面,恐怕一根頭髮絲也上不了。」

有一些進化者好像對江龍非常了解。

可是還有一些帶有悲觀情緒的,「不,我感覺情況還是不好,這種爆炸不是人類可以抵抗的,恐怕只有那些打開無形基因鎖的人,他們已經成為上天的使者,才有可能扛得住。」

另一個進化者眼中流露出一種悲觀的情緒。說道。 當然了,這個沈建其實也並不是傻子,他當然知道如今的這個沈建完全不能夠盲撞我沈建,現如今非常莽撞的情況之下,貿然的讓這些蘇家武者們去攻擊這些那劍齒虎讓他們獨自去面對那個虎王的時候,很可能這些劍齒虎就能將這些蘇家無證的通通的雞殺掉,這樣一來就真的有點得不償失了,所以說沈建完全不可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不過既然現如今他們這六隻劍齒虎絲毫沒有分散的意思,那麼這時候的沈建只能夠干擾一下他們,用其他的方法想法讓他們分散,如果他們分散的話,那麼這些蘇家武者們此時此刻就無法跟他們進行相互之間的爭鬥,要知道同等境界的人類武者和妖獸,如果相比較的話,人類武者是佔據弱勢的一方,因此這時候沈建不可能讓這種事情發生,不過沈建現如今也同樣對這件事談份的非常的周密。

他為了以防萬一,他利用自己的武魂來吸引這些劍齒虎的注意,從而將這些劍齒虎弄飯只要這6隻建築股分散的話,那麼早晚會被這些蘇家武者們各個擊破,如果沈建一個人現身的話,雖然說能夠將這7隻劍齒虎通通的雞殺掉,但這種情況之下,對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就沒有了相應的歷練的作用了,因此這時候的沈建才打算用自己的武魂,首先將這些劍齒虎打飯。,這樣再讓這些蘇家武者去對付這些劍齒虎。

然後沈建變大喝一聲,自己體內的九陽鵬王武魂迅速地飛了出來,現如今由於沈建同樣吞噬了一些件實物的皮肉,所以說這時候沈建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甚至比以前更強大了很多倍,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如果沈建真正的想要對付這些堅持骨的話,,可以說不費吹灰之力。

然後沈建得九陽鵬王武魂拍打了一下,它巨大的翅膀,迅速的朝着劍齒虎的洞府費了過去,而劍齒虎非常的警覺,當他們看到九陽鵬王的時候,7隻劍齒虎的目光紛紛盯緊了這隻九陽鵬王要知道嗯,妖獸一族和人類武者們在有些方面是一樣的,首先妖獸一族同樣有自己的領地意識,就像人類武者們建立的,帝國一樣,所以說這樣情況之下當這些。九陽鵬王入侵了劍齒虎家族的地盤的時候,劍齒虎自然還要對他發起致命的攻擊。

隨後沈建便開始操控著這支九陽鵬王飛了過去,然後九陽鵬王彷彿對這些劍齒虎無所畏懼,迅速的向那隻虎王攻擊而去,要知道在劍齒虎家族實力最強大的當然就是那隻虎航,現如今這隻虎王只要將這隻虎王茜尹斗的話,那麼其他的這些劍齒虎可以說都不足掛齒了,不過沈建依然不會讓這些富家武者們直接去對付這幾隻劍齒虎。

然後隨着九陽鵬王迅速的向著劍齒虎慢慢靠近並且發起攻擊,虎王一看到自己的領地受到了威脅,迅速的向著九陽鵬王飛了過去,然而這隻劍齒虎王的虎王血脈靜,姐如今也僅僅出於三階前期而已,這種血脈境界的虎王可以說作戰實力還是極為有限的,首先有一點極大的束縛了他的作戰水平,那便是他根本就無法飛翔,但他遇到那些非禽類的妖獸的時候,除非那些非禽類的妖獸心甘情願的在陸地上和她進行作戰,如果這些妖獸在天空當中對他發起攻擊的話,可以說即便是一個虎王如此強大的實力依然手足無措,畢竟他無法進行飛翔,根本就無法追擊到這些飛禽。

而沈建此刻就認準了這一點,九陽鵬王飛行速度極快,即便是九陽鵬王的陸地方面和這些劍齒虎的虎王之間進行相互之間的搏鬥的嗎?那麼沈建依然能夠全身而退,無論沈建這時候利用他的九陽鵬王武魂能不能真正的壓制這隻劍齒虎,沈建依然可以及時的退出去,不過虎王卻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了,因為它不長翅膀不會飛。

而沈建這時候操控着他的九陽鵬王迅速地向虎王發起成功,而在虎王的一聲怒吼之下,70劍齒虎則紛紛向這隻九陽鵬王撲了過去,隨後九陽鵬王,這兩個巨大的翅膀向前用力地一扇,在前面出現了一個猿妖力的護盾,腰力的護盾抵擋住了這幾隻劍齒虎,不過這隻劍齒虎的虎王可以說毫不示弱,迅速的向著護盾撲了過去,然後轟隆一聲爆響,便將這個護盾直接打碎,要知道這隻虎王的血埋境界,畢竟已經達到了三階的程度,攻擊力還是極為強大的。

然後這幾隻劍齒虎再次向著九陽鵬王撲了過去。

而此時此刻沈建迅速地向他們撲了過去,然後神念在自己的身前凝聚出一個元力鋒刃,像是其中一隻劍齒虎發起了攻擊,不過這個元力風月的攻擊力並不是很強大,1號的劍齒虎的防禦力完全能夠防禦度,因為沈建在此時此刻根本就不想殺這隻劍齒虎,想要引誘這些劍齒虎將他們分開。

果然這些劍齒虎上當了,其中有三隻劍齒虎在虎王的示意之下,迅速向沈建的方向估計而去,而沈建便迅速的開始逃跑,而這三隻劍齒虎不依不饒的供給沈建,而與此同時沈建的九陽鵬王所吸引的那個虎王之此刻則率領另外三隻劍齒虎和這隻九陽鵬王之間進行相互之間的作戰。

而在此時此刻沈建已經將這6隻劍齒虎分成兩隊,其中的一對被九陽彷徨信念而據,另外一隊也就是三支箭15都被沈建的本尊汐妍兒去,沈建心中暗喜,嘴角咧起一絲弧度,因為沈建發現這三隻劍齒虎,雖然說作戰實力極為強大,不過你目前蘇家屋熱的實力依然可以對付他了,而沈建吸引著三隻劍齒虎奔跑了之後,這些附加的武者們同樣奔著沈殿的方向工作去,他們想要捉住這隻劍齒虎,將這三級建築物中用砂紙,要要知道這些人類武主要是現如今的修為境界,已經處於武魂境7段的,在各種行為境界的情況之下,在作戰的時候可以說能表現出非常強大的實力出來,因此這時候這幾十件事情拚命的向沈建攻擊的時候,後面的這些富家武者們也同樣的向沈建發起的。

終於在這些劍齒虎距離沈建100公里地的時候沈建得終於成真,然後這三隻劍齒虎看到了飛翔在半空當中的閃現,可以說心中極為暴露,而且心中同樣非常的鬱悶,因為他們實力不濟,根本就無法在空中飛翔,能夠對省電發出一聲一聲的大聲的吼聲。

然後沈建此刻在看待這三隻劍齒虎的時候就如同看待動物園裏的猴子一般,然後眼光轉向了這些富家武者,對這些富家武者們大聲的說道:「你們10個人對付這三隻減持股吧,或許你們現在的實力對付他有一定的壓力,不過我相信你們現如今完全可以對付他們。」

聽到了沈建的話,這些蘇家武者們雖然說對於今天對付這隻劍齒虎,並沒有十足的把握和信心,然而當他們看到這時候的沈建信心十足,他們也同樣鼓足了勇氣,畢竟他們每一個人都想讓自己成為真正的一名高手,只有成為高手才能得得到他們家族的尊敬,在薊州城這個小地方才能夠真正的揚眉吐氣,如果一名武者僅僅是實力弔兒郎當,並不是十分強大的情況之下,那麼他即便是進行作戰,也不可能表現出非常強大的實力,出來即便空有一身勇氣和力氣,也根本就無法發揮出相應的作用出來,到那時候根本就不可能有人看得起他們。

然後他們這些富家武者們便按照沈建的要求向這隻劍之虎攻擊而去,如今十名蘇家武者,讓沈建十分驚喜的是,這10名武者當中竟然有再次做了一名蘇家武者修為境界進行到武魂境七段,也就是說現如今這10名蘇家武者當中,已經有6個人實力達到了武魂境七段。

而在現如今六位武魂境六段的人類武者,再加上4名武魂境6段的武者,來對付三隻血脈境界已經達到了,二階後期的戒指股可以說也完全可以有一段距離,如果這些武者修為境界通通都達到武魂境九段的話,那麼他們對付這些限制股或許比現在要清除一些,不過他們如今的修為境界也緊緊扣於5分鐘的7段而已,這種情況之下他們即便作戰,也不可能表現出非常強大的實力出來。

這三隻劍齒虎,現如今因為和虎王失散,因此他們根本就無法發揮出非常強大的實力出來,也並不知道這一切都是沈建耍的一個計謀而已,然後沈建便躲在一棵大樹上坐在那裏,從儲物戒指裏面拿出了一瓶酒,喝起了酒,彷彿完全沒有將這些劍齒虎當回事。

而這時候這些蘇家武者們已經追到了跟前,他們如今紛紛推動出自己的武魂和功法武技,想要將這劍齒虎戰鬥,蘇家武者的實力如今已經有六人達到了武魂境七段,因此這種情況之下和這些劍齒虎也並非沒有一戰之力。

而這時候當這些蘇家無準備,聽到沈建的命令之後,彷彿如奉聖旨一般迅速地推動自己的武技,向著三支箭15攻擊而去,而這三隻劍齒虎現如今實力同樣不容小噓,畢竟他們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二階後期巔峰的圖距離三節也僅僅一步之遙而已,,然後這三隻劍齒虎同樣向著這10名書家武者攻擊而去。

這10名書家的武者便迅速的和這三隻劍齒虎作戰起來。

然而他們各自的雙方戰鬥到了一起之後,這些蘇家武者們表現得可以說非常的勇猛,他們如今也已經獵殺了20多隻劍齒虎,不過在作戰的過程當中沒有一次作戰,有今天在戰鬥起來的時候卻表現出了前所未有的緊張,因為他們可是面對着三隻血脈境界達到了二階後期巔峰狀態的劍齒虎,如果它們聯合起來的話,這種作戰實力是極為強大的,雖然說在人數方面的蘇家武者的數量會超過這些劍齒虎,不過劍齒虎因為自身血脈力量的強大,根本就不把人類武者當回事,而且劍齒虎的攻擊方式極為厲害。

然後劍齒虎便迅速的向著九陽鵬王撲了過去,隨後這10名蘇家武者便和這些劍指虎攻擊到了一起。

不過這時候的沈建雖然說表面上看着一副弔兒郎當事不關己的態度,然而這時候他依然在時不時的會看一眼下面的狀況,因為他如今可不想着讓這些蘇家武者們在他的跟前,他想要真正地保護這些塑膠武者,讓這些作家武者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真正能夠得到提升。

顯然如果完成自己這一重大目標的話,過分地保護這些蘇家武者可以說是完全沒有必要的一名武者來講,只有經歷過生死磨難,才能真正成為高手,每一個人類武者當中的高手都是踩着累累白骨而上位的。

然後這些人類武者便再次向這三隻劍指虎攻擊而去,因為這時候他們心中明白沈建必然不可能插手他們的事情,因此這時候他們只能夠依靠自己的實力和這三隻劍齒虎之間進行爭鬥,在窗戶徵兆的時候,很快就有人類武者被打傷,比如說還有當雙方剛剛一交戰,就有一名蘇家武者的後背被一隻劍齒虎拍到了自己身上,最後吐出了一口鮮血,然而他為了能夠提升這些富家武者的整體實力,依然沒有退學依然和這些富家武者的並肩作戰,從而對付這三隻劍齒虎。

這三隻見劍齒虎雖然說以前也算得上身經百戰,不過像這十名蘇家武者如此大規模戰鬥,他們還是第一次遇到。

他們以前,並不是沒有遇到過氣府境界的高手,甚至還和氣府境界的高手作戰了。然而從目前的情況上來看,即便是那些普通的氣府境界武者,自己氣勢方面也比這些蘇家武者弱了不止一籌兩籌。

所以說這三隻劍齒虎即便是靈智有限,當然知道如今這十名蘇家武者的不好對付。。 呼~葉辰輕舒一口氣,這一場戰鬥著實兇險萬分,要是處置不當,那他絕對會橫死當場。

幸好,他想的這辦法很有效果,直接將影子中的異常給逼了出來。

荀霍對此很是滿意,葉辰想出的這個辦法,著實是沒有人用過,他也算是開了一條對付影族的辦法,他站起來,朝在場所有人道:

「這一場戰鬥由葉辰獲勝,今日的戰鬥就到此為止了,若誰還不甘心的,可以明日再來挑戰。」

說罷,就朝葉辰點點頭,葉辰自是點點頭,隨即便是和荀霍一同離開了古戰台。

他們一走,所有人自然也都離去了,而那些對於九轉玲瓏月桂花還不死心的傢伙,則是萬分不甘,但他們也沒辦法,只得等到明天再說了。

但就是這一場的勝利,讓南區動蕩起來了,那個躲在陰暗角落裡的影族之人,早已將這個消息,傳了出去。

而一些早已在等待這個消息的傢伙們,頓時蠢蠢欲動了起來。

……

距離武都千里之外的一處低洼之地上,有大量的影族之人,在這裡駐紮。

這裡不管是白天的哪個時段,地面上的陰影面積總是很廣闊,自然也就成了影族的首先基地所在了。

一片陰暗的黑影中,有著一座黑色的大殿,殿內有著四個渾身漆黑的影族之人,分不清男女,也看不出老幼。

四人盡皆坐在椅子上,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突然,一道黑影在殿內閃現,一名影族族人來到殿內,朝四人稟報道:「回稟四位將軍,奧力克斯已然被殺。」

如此一言,頓時端坐在椅子上的四道身影,身形微微一動,其中一人叫了聲好,道:「如此一來,我等立馬糾集大軍,向著武都壓境而去。」

「哈哈~總算是來了,有了這個借口,我等便可以大舉興兵,另外那些與人族有怨的,恐怕也早已等久了!」

另一人哈哈笑著回道,顯然他對於這個消息很是高興。

「對了,通知那些傢伙了沒有,我影族此次可是自祖地派遣了五萬大軍,他們要是不出力,那可別我族將他們一起打。」

「嘿嘿~他們自然不傻,肯定是早做好了準備,只要我影族大軍一動,他們也會行動的。」

「如此最好!」

……

不久后,駐紮在這裡的影族大軍,赫然開拔了。

五萬大軍浩浩蕩蕩的向著人族武都壓境而去,行動更是毫無遮掩,大大方方的向前涌去。

而路途中遇到某些蠻獸凶妖,更是被這支大軍毫不留情的碾壓而過,一路上可謂是霸道無比!

而影族這一動,立馬就被在這南區的其他幾個對人族不滿的種族發現了,從影族這支軍隊的作為上,他們就能看出這是沖著人族而去的。

他們一動,立馬其他幾個種族也起了連鎖反應,各個種族皆是派兵前往,其中尤其要屬翼人族最是賣力。

只他一族,就派出了近五萬的族人,從這就能看出,翼人族這次的行動,所圖甚大!

如此大動作,又怎麼不會被那些置身事外的強者所察覺到,一個個的並沒有輕易風插手其中,反而是作壁上觀。

不過這樣的戰事,在這域外戰場上每天都會發生,自然是在正常不過了。

而今,南區好不容易平靜了一些時日,最終還是被戰爭的氛圍給替代了。

此次,針對人族的行動,參與其中的就有不下五個種族,除了大頭的影族和翼人族外,另外的烏鯪蛟一族也參與了,但卻只出戰五千將士。

冰牙幻狼一族則是出戰三千五百將士,至於最後的血蝠族,反倒是派出了一萬將士,顯然血蝠族很能生啊!

五個種族紛紛派兵出戰,一下子讓南區的天變了,整個南區內,一種壓抑的氛圍不斷產生,籠罩在南區大地上。

凡是在南區活動的生靈,皆是感到了空氣中有一種難言的壓力,彷彿自己的心神,被一塊大石給壓住了一般。

很快,五個種族的兵力,在距離武都五十里時合為一處,大軍攜帶而來的不僅有壓抑,更有那龐大的殺戮氣息。

……

而武都內,葉辰這會兒,正在城主府內,與他的小隊聊天,博納大大咧咧的對葉辰道:「小葉,現在你可是在這南區出了大名啊!誰都認識你了!」

「哈哈~」葉辰乾笑一聲,擺手道:「我寧願不這麼出名啊!」

「老大,你當時離去,真的是得到了那九轉玲瓏月桂花?」董建望向葉辰,不由詢問道。

董建這問的,自然讓其他人都豎起了耳朵來,顯然也是極想知道,他葉辰是不是真的得到了。

「這個是自然,不然我幹嘛要擺擂台,這不是閑的慌嗎?」葉辰對此,倒也沒有什麼不好承認的,大方的點頭道。

噝!

聞言的所有人,均是不由倒吸一口涼氣,他們驚得是,葉辰居然真的在眾多強者的眼皮子底下,將這寶物給弄到手了。

這簡直是虎口拔牙,風險太大了!

但他們也不得不佩服,居然敢於在這樣的情況下,做出這樣的決定,要是讓他們來做,估計怕是東西沒得到,自己就先死了。

「好了,各位你們奔波了許久,想必也都累了,都在這城主府內住下吧,這城主府的主任,乃是我父親的故交,可以安心在此處休息。」葉辰站起身來,對董建他們道。

而他自己,今天一連四戰不曾停歇,卻也是有些累了,需要好好的休整一番。

「那好,我等就在這裡住下了。」博納根本不在乎這是什麼地方,他只在意這裡能不能讓他好好的睡個覺。

……

翌日,大清早,葉辰幾人就全被叫了起來,荀霍面色有些凝重,葉辰見狀,不由得皺了皺眉,問道:「荀叔,是出什麼事了嗎?」

「今早有守城將士來報,說武都外二十里出現了大片的異族大軍。」荀霍臉色雖鄭重,但心裡卻沒怎麼緊張,從之前他就猜到了,這異族大軍怕就是那些個傢伙弄出來的。

目的嗎,就是想侵吞人族在域外戰場上的這唯一的一座城池。

要說在南區,人族的處境並不算好,雖說在外界,人族乃是位列宇宙頂尖種族之列,可這裡乃是域外戰場,這裡的規則與外界不同,想要出入這裡,頂天了最強也就是乾坤境的強者,在往上就無法進入這裡了。

當然,這是對人族而言,而其他種族則是沒有這樣的限制,就是王者存在,估計都可以自由進入。

這樣一來,就直接將人族處在了一種很不利的位置,也不知道這規則是誰定的,居然如此來限制人族。

估計制定者怕不是人族!

。 此刻明陝西三邊總督:魏學曾,在聽到糧草被劫的消息后,他匆忙從寧夏後衛花馬池堡趕回寧夏衛靈州守御千戶所內,以商大策準備奪回物資,卻不料被叛賊們給包圍,救援部隊到后才解圍。

另一邊明大同總鎮總兵:麻貴,等將帥數次攻城未能攻下,但也逼急了叛賊,他們殺死了明慶憲親王的嬪妃、宮人,還把慶親王府內的金帛一搶而空。

明寧夏衛總鎮總兵:牛秉忠,在戰鬥中右腿負傷了,故此明軍再次將部隊撤回,明神宗:朱翊鈞,則聽從了明兵部尚書:石星,的建議賜給明陝西三邊總督〈尚方寶劍〉負責督戰。

正好明寧夏衛總鎮巡撫:朱正色、明甘肅總鎮巡撫:葉夢熊、明陝西寧夏衛監軍副使:梅國楨、明固原衛總鎮總兵:劉承嗣、明延綏總鎮總兵:董一奎、明陝西提督:李如松,等各位將領先後到來。

4月21日,三路幕府正規軍都進軍順利,而沿路李氏朝鮮守軍們都紛紛潰敗而逃。

這讓李氏朝鮮宣祖昭敬郡王河城大君:李昖,聽到接連不斷傳來兵敗戰報之後,他立刻下令派遣李氏朝鮮刑曹參判兼兵曹備邊使:李鎰、李氏朝鮮兵曹武備使兼咸鏡北道兵馬節度使:申砬,分別前往尚慶右道尚州牧和忠清左道忠州牧禦敵。

可是等李氏朝鮮兵曹備邊使:李鎰,到達尚慶右道尚州牧之時,尚州牧的軍民均已逃盡,他只得挑選難民數百人為軍,以抵擋幕府第一軍左副將:小西行長,麾下士兵,卻遭到了痛擊,李軍當即潰敗!尚州牧境內就這樣徹底的失守了。

緊接着是李氏朝鮮兵曹武備使:申砬,率軍抵達忠清左道忠州牧,而幕府正規軍卻早已經三路會師於尚慶左道慶州府聞慶郡,正集中主力軍隊朝忠州牧方向大舉壓境。

這其中李氏朝鮮兵曹武備使兼咸鏡北道兵馬節度使:申砬,之軍乃是李氏朝鮮王國的主力軍,騎兵甚多皆為精銳部隊。

4月23日,李氏朝鮮郡王得知李氏朝鮮兵曹備邊使,在尚慶右道尚州牧戰敗的消息后,立刻就任命了李氏朝鮮左議政:金命元,為「都元帥」坐鎮京畿右道漢城府。

又下令讓坐鎮忠清左道忠州牧的李氏朝鮮兵曹武備使,誓死抵抗住幕府正規軍北上,畢竟李氏朝鮮兵曹武備使曾在對建州女真八部的戰鬥中立下過赫赫戰功。

再加上此時李氏朝鮮郡王已將全部的希望都放在了李氏朝鮮兵曹武備使身上,因為他攜帶有王駕御賜的佩劍,可以調動直屬於李氏朝鮮郡王殿下的〈內三廳〉既;兼司仆、內禁衛、羽林衛,以及〈五軍營〉既;訓煉都監、御營廳、禁衛營、摠戎廳、守御廳,包括兵曹管轄之內的「五衛都總府」和〈中樞府〉與〈備邊司〉並招募了不少弓箭手。

之後各營將領們商議過軍事後,建議在尚慶右道和忠清左道交界處的要塞鳥嶺,作為遏制幕府正規軍北上緩衝地帶,得到了大多數將領的認可。

但是李氏朝鮮兵曹武備使卻認為,駐守鳥嶺無法遏制幕府正規軍,因此拒絕採納這個建議,決定在忠清左道忠州牧附近的平原上交戰。

在得知幕府第一軍左副將:小西行長,逼近之後,李氏朝鮮兵曹武備使馬上在忠清左道忠州牧附近的[彈琴台]佈置了騎兵,背靠漢江,希望通過背水之陣來激勵李氏朝鮮騎兵們的士氣。

而後就下令李氏朝鮮騎兵朝幕府火繩槍隊(鐵炮隊)迅速衝鋒而去,企圖突破鐵炮隊陣營。

然而李氏朝鮮兵曹武備使似乎忽略了,李氏朝鮮軍裝備落後、幕府第一軍裝備優良這一點,因為李氏朝鮮騎兵依舊是使用弓箭、長矛、戰刀,而幕府第一軍則使用鐵炮、三叉、長槍、弓箭、戰刀,故此李氏朝鮮騎兵幾次衝擊都敗下陣來!很難取勝。

就這樣僵持着雙方久攻不下。

4月27日,一名巡邏的李氏朝鮮士兵發現了敵人大規模圍攏,就報告給李氏朝鮮兵曹武備使聽,但李氏朝鮮兵曹武備使卻認為他擾亂軍心,當即揮刀斬首示眾。

而此時幕府第一軍左副將偵查之後,得知李氏朝鮮軍隊的戰略后,當即決定對忠清左道忠州牧的李氏朝鮮駐軍發起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