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堅定的相信,當防火牆建好之後,就可以抵禦終結者來自網路的進攻。

儘管到目前為止,所有的終結者都只是在殺人,而不是在網路上掀起攻勢。

陳墨自然不會去點醒他們,反而更加推波助瀾的讓他們堅信這一點,以便讓總督成長的更快,也更加龐大。

而另一邊,生物學家和醫學家們對著格蕾絲進行了一番徹底研究,獲取了大量關於人體改造的技術和知識,雖然轉化成實用技術還有一段距離,但許多理論上的東西卻都得到了解決。

一些比較激進的生物學家已經開始著手義體的製造和動物實驗,為之後的人體改造做準備了。

對於這邊的研究,陳墨反而沒有像對防火牆技術那麼投入和關心,畢竟對於他而言這種身體改造技術著實不算什麼高端的東西。

對於人類而言,人體改造或許是比較尖端的技術,但對於死靈法師而言,這卻是他們的基本盤。

每一個死靈法師都可以說是人體改造方面的大師,你甚至找不出能夠比一個死靈法師更熟悉和了解人體的職業來。

醫生或許對人體有著大量的認知和了解,但在更細緻的研究上卻無法和死靈法師相比,畢竟醫生不可能把人像死靈法師那麼去研究,許多試驗也是沒法在活人身上做的。

可以說,陳墨手中的《多元宇宙通用死靈法術大全》中記載的關於人體改造的知識如果拿出來,不僅可以讓人體改造項目立馬變得可行起來,還能夠直接摧毀那些生物學家和醫學家的三觀,甚至把這個世界的人類一腳踹入肉體改造或者賽博朋克的科技路線。

不過陳墨並沒有這麼做,或許是對人體改造不感興趣,他只是提醒那些研究人體改造的生物學家和醫學家,注意給改造人裝電子輔助和防火牆之外,就沒有再說什麼了。

他的主要精力表面上主要是關注和終結者有關的各個項目的研究進度,以及快速反應部隊的訓練和新的預警機制的搭建。

看上去他就像是一個盡職盡責的好員工,正努力在讓自己所負責的項目和工作加快進度,能夠更好的達到目標。

但實際上,陳墨卻已經和白蜘蛛一起,利用事先製造好的替身從中脫身,並且藉助終結者項目的資源,展開他自己的計劃了。

陳墨讓白蜘蛛去註冊了一個科技公司,然後建立了一個和動力裝甲以及外骨骼有關的研究項目,再將這個項目掛靠到終結者研究項目名下,獲取各種資源和資金。

這樣一番操作之後,獲取了足夠的資金和資源投入,陳墨所真正研究的卻是如何利用終結者的侵蝕轉化技術,來對各種死靈單位進行轉化和升級。

比如說,把一個屍巫的骨頭替換成終結者的骨架,那些乾枯的皮肉替換成碳納米單元,製造出能夠施展法術的屍巫終結者。

又或者按照他最初的設想,把泰坦暴君改造成泰坦終結者……

。 第1561章

「怎麼回事?」

「那是在幹什麼?」

很多人不懂,眯著眼看向秦臻的方向,低聲竊竊私語。

楚家少主已死,那個叫君緋色的姑娘還在垂死掙扎什麼?

得不到回聲,便又不約而同閉上嘴,莫名的跟著心跳,到底什麼情況?莫不是真能把人救活嗎?可是那又怎麼可能?那是一箭穿心啊。

然而此時的秦臻耳邊好像失去了一切聲音,她那雙泛著紅的眼睛意外的堅定,帶著孤注一擲的不肯認命的冷冽。

她說,我這一生,顛沛流離,受盡苦痛,卻也在最無助最絕望的時候遇到了世上最好的人,給我信念,給我生命。

我能活過來,死而復生,源於一塊鳳凰玉。

如今,我要用它救活你。

楚琉影,我救你,也是救我自己。

如果我連你都救不了,那我真的保護不了任何人啊。

壞人一直在,可我龜縮太久。

秦奎有錯,該死,秦紅霜有錯,該死,葉知秋有錯,該死!葉一航有錯,也該死。

但蕭泓宇有錯,他罪不至死。

沒能拼了命的救他,是我的遺憾。

可對於你……

楚琉影,我對你的感情最是複雜,我不待見你,但我不希望你死。

秦臻眼尾紅的驚人,在清冷容顏之上竟是覆上一層妖艷之色。

「楚琉影。」

沒有聲音,靜謐無比。

夕陽籠罩整個大地。

所有人都看著這一幕,包括雲藏。

他們不知道秦臻在幹什麼,不懂她指尖那紅色如火焰般的光芒是怎麼回事。

但是,沒有人說話。

只有秦臻的聲音……

她說,「楚琉影,我不希望你死,我要你活過來!」

她的聲音擲地有聲,隱隱透著強勢,她跟楚琉影說話一直是這樣,身下的人沒有任何反應,那雙似琉璃般的眸子早已經閉上。

「楚琉影,我早就不恨你了,你雖曾有愧於我,可對我,更是有恩,我一直記著,如果不是你,我的兩個孩子絕對不會有活下來的可能,還有你對我的保護,我從來不曾忘記,我這一生,遇到過太多壞人,可也遇到了很多好人,你尚且為後者,你不是喜歡我嗎?喜歡小墨嗎?若你醒來,我便讓小墨認你做義父,我言出必行。」

秦臻的聲音好清冷的。

她本身就是內斂的女子,若說哄人,也不過就是哄過蕭鳳棲和孩子罷了。

她從沒有這麼溫柔的對楚琉影說過話。

一個人死了,他曾做過的那些壞事就會被弱化,剩下的全是好處。

腦海中,是他笑的邪魅至極的眉眼。

其實有一件事楚琉影說的很對,那一晚,是她將手遞給他的。

蕭泓宇和賈欣桐當時的狀況將她刺激到了極致,她是抱著逃離的心態將手遞給了楚琉影,這才開啟了他們糾葛的開始。

楚琉影護著她,從未將鳳凰玉的秘密暴露出去。

一心只為她。

那麼今日,她便當著帝都所有人的面,暴露鳳凰玉,用來救他!

她不知道能不能行,但是她要試一試。

否則,她如何走接下去的路?

她不能永遠的被動挨打,壞人打不盡,只有讓他們怕她,敬她。 看着手裏的精鋼碎屑,燕北震驚的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卧槽,這……你們剛才給我注射的什麼東西?」

楊文濤雖然平時在家族不顯山不露水,但卻並不笨。

平時他有幾斤幾兩他非常清楚,他當然知道,自己之所有有現在的力量,肯定和剛才那一支藥劑有關係。

戴眼鏡的老頭嘴角邪魅一笑,「注射的並不是什麼高級的東西,只不過是能夠激活你血脈力量的一種特殊藥物罷了!這才剛剛開始,後期我們還會注射更多,最終你會成為一個絕頂高手……到那時,燕北必定會跪在你腳下哀求!」

話語頓了頓,戴眼鏡的老頭朝燕北微微一笑,「怎麼樣?楊少,是否考慮和老夫合作?」

幾乎沒有任何遲疑,楊文濤眼神中閃過一抹精光,接過老頭手裏的紅酒杯,朝老頭一舉杯道,「合作愉快!」

叮咚!

老頭微笑着和楊文濤碰了一下杯,「合作愉快!」

……

在垃圾桶旁,那個衣衫襤褸的假的「楊文濤」等待了約莫半個小時,估計老闆的車輛離開了蘇城,身體開始緩緩移動,打算朝着旁邊的一條巷子裏溜去。

在遠處負責觀察的兩個青年,看到「楊文濤」的動作,忙不迭的放下手裏的報紙,快速朝前跟蹤而去。

他們接到的命令是,監控楊家所有的核心弟子下落,務必確保他們在原地乞討,不得離開活動範圍五百米。

假冒的楊文濤動作非常迅速,若是全力發揮,完全可以擺脫後面的兩個追蹤青年。但他卻有意無意故意吊著後面兩個青年,速度一會快,一會故意放慢,很快便離開了約定的活動範圍。

「站住,楊文濤,你找死么?離開了活動半徑,別怪我們不客氣!」後面兩個青年迅速追擊著,威脅著假冒的楊文濤。

但假冒的楊文濤根本不理會他,越走越快,身體加快了幾分,看了一眼手機上的導航,朝着西郊的一個鍊鋼廠奔去!

「報告隊長,楊文濤妄圖逃脫,請求支援!」兩個青年迅速朝上面的隊長彙報,同時跟蹤而去。

一路追擊,雖然有吳德發安排的高手輔助追擊,但卻根本無濟於事。假冒的楊文濤最終衝進了鍊鋼廠!

在吳德發幾個心腹手下帶着大批人馬趕到的時候,也只能眼睜睜看着「楊文濤」縱身一躍,跳進了赤紅的鋼鐵溶液之中,瞬間化作了一片虛無。

「該死!」領頭的隊長惱怒的一揮手,隨即撥通了吳德發的手機,「吳總,有重要情況彙報,楊忠兄弟的兒子楊文濤自殺身亡了,是跳進鍊鋼爐中自殺的,我們沒來得及救下!」

吳德發在電話那頭沉吟了一陣,「好,我知道了!」

燕北之所以讓楊家就地解散,讓楊家這些弟子上街乞討,不過是為了折磨他們罷了。

反正這些楊家弟子,都該死,死了也就死了吧!

……

燕北帶着宋梅和蘇若晴,燕思語進入明月天堂1號別墅,將幾人安頓好之後,才接到吳德發的電話彙報,得知楊文濤自殺了。

「哦?這樣么?死了就死了吧!後面讓兄弟們加強監督好了!」燕北對這件事,似乎沒多麼在意。

但和吳德發掛斷電話之後,燕北迅速對着門外的燕北吩咐道,「去仔細調查一下楊文濤今天的行動軌跡,任何蛛絲馬跡都不要放過!」

楊家這些核心弟子,今日在楊家大院的時候,沒有一個人敢跟自己硬鋼,那就說明他們都不是那種剛烈的人。

這才剛剛將他們發配到大街上才半天,居然就自殺?

必然不正常!

燕北之所以沒有將楊家全部覆滅,也是有自己計劃。

楊忠和楊文田被殺人滅口,背後必然有幕後黑手。燕北將楊家的核心弟子丟在大街上,就是在釣魚。

隱約中,燕北感覺到一條大魚上鈎了!

「是!」

……

蘇家大院裏,蘇國華收到「拆遷失敗」的消息,氣的一拳狠狠砸在桌子上,「這個該死的燕北,還真是討厭,三番五次壞老夫的好事!」

在大廳里,蘇博天,蘇博雲,纏着繃帶的蘇峰,還有蘇城等人都在現場。

「爺爺,絕對不能就這麼算了!就算毀了蘇氏集團,也不能留給那對狗男女……哎喲……」蘇峰白天的時候差點被燕北一拳送去見閻王,在醫生的搶救下,算是撿了一條命,現在說話的時候,都有些結巴抽瘋,模樣看起來有些滑稽。

蘇博天和蘇博雲坐在旁邊,臉上的神色有些暗淡。

本來以為傍上了錢家這條大腿,蘇家便可以一飛衝天,蘇博天和蘇博雲就能徹底掌控蘇氏集團!

結果,錢家慫了!

後面指望假借強制拆遷,逼迫蘇若晴簽字,卻再次失敗!

燕北還那麼能打,有吳德發撐腰,連楊家都被滅了,他們感覺到一種絕望!

蘇國華狠狠一拍桌子,冷哼一聲道,「對,小峰說得對!就算毀了蘇氏集團,也不能便宜那對狗男女!」

話語頓了頓,蘇國華掏出手機,找到一個電話,臉上浮現一抹冷笑,「孫少已經不止一次聯繫我,想要全資收購蘇氏集團……開價至少五十億!趁着我還掌控著蘇氏集團,明天一早,就賣了蘇氏集團,看燕北和蘇若晴還玩個屁!」

蘇國華的一番話,讓蘇博天和蘇博雲等人眼神中閃過一抹精光。

五十億!

這可是溢價好幾倍啊,能一次性拿到這麼多錢,也是大好事啊!

蘇國華調整了一下情緒,撥通了孫少的電話,「孫少,你好!我是蘇氏集團蘇國華,是這樣的,您上次說購買蘇氏集團,我們商量了一下,同意收購……您看什麼時候有時間過來簽合同?」

「什麼?您就在蘇城?那太好了,明天一早,我們蘇氏集團公司總部見,好咧!合作愉快……」蘇國華掛斷電話,手機突然響起一聲短訊提示音。

蘇國華有些得意的將手機舉起來,「孫少果然爽快,五個億的定金已經轉賬了過來!明天拿到錢,我們就暫時離開蘇城,過我們的逍遙日子去!」

。我腦子裡閃過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我死定了!

且不說面前這個面若冰霜的男人會怎麼對付我,就憑人間那邊的情況,我也活不了了!

無魂骨折斷也就一個小時的時限,現在葉柏岩將無魂骨複位,時間肯定是差不多已經到了。

而時間一到,我就會由假死變成真死的狀態。

……

《少年摸骨師》第124章酆都帝君 「之前小衛你,以秘法替李服延命。這件事,算是我欠你一條命。」

李景原一開口,衛易還有些疑惑,不過等他說完,衛易就瞬間意識到,李景原接下來想要說什麼了。

「但是,在你施展秘法的時候,我想你應該也感知到,李服……其實是個女兒身。」

「實不相瞞,這丫頭其實正是舍妹,真名李筱芙。至於李服的化名,不過是為了方便在戰部這種地方行走而已。」

衛易重重點頭。

先前他自己知道,那是一回事。這會兒李景原願意主動告訴他,那就是另一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