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葉就有直達川之國的雷車,本來寧次對這玩意就挺好奇地,現在終於有機會能坐坐了,自然是不想浪費這個機會。

買好票,上了車,寧次發現這個雷車要比想像中好得多,與前世地球的高鐵有些相似,在舒適程度上卻不如高鐵,速度上的比較寧次不太好判斷,其他的也沒什麼,一路上還能欣賞風景,也不消耗體力,這點到是讓寧次非常滿意。

下了車,寧次來到的是川之國的一座大城市,以前的川之國並沒有這座大城市,這一點寧次能夠確定,畢竟寧次以前在川之國也住了幾年,對川之國還是非常了解的,這座城市恐怕就是因為雷車線路而建立的,因為與火之國有這直接的交通路線,這座城市人也很多,看上去也是欣欣向榮。

又趕了接近兩個小時的路,寧次一行人來到一片森林,這片森林面積很大,樹木也非常茂盛,寧次走着走着,突然感受到地下有一股非常龐大的查克拉波動,並且那股查克拉還在迅速接近地表,即將衝出。

寧次與天天立刻后跳,退出老遠,疾玄還有些不明所以。

「轟!」

一聲巨響響起,疾玄所在地地方轟然破碎,一顆巨樹拔地而起迅速生長,轉眼間已經長成參天大樹,在森林中屬於鶴立雞群的存在,並且頂部還有一個類似於花苞的東西,整棵樹與十尾形成的神樹非常相似,只不過並沒有神樹那麼巨大。

「哈哈哈哈!你們果然還是來了,我可在這裏等了好久了,日向寧次,還有天天!」

巨樹後面傳來一陣笑聲,緊接着一個身材矮小的老頭從樹後走出來,很顯然這人就是那個幕後主使者,同時寧次也確定了自己真的不認識這個人。

「你就是維克多?」

「沒錯,日向寧次,你果然擁有龐大的查克拉啊,乖乖成為神樹的養分吧!只要神樹吸收了你這超越尾獸的龐大查克拉,就一定能結出查克拉果實!」

維克多雙眼瞪大,顯得非常興奮,就好像查克拉果實已經近在咫尺了一般,寧次眉頭微挑,只覺得百思不得其解。

「看來就是從大蛇丸的實驗室里偷走了神樹種子了,不過我還是有點不明白,為什麼你會有我的情報?我們之前好像沒有見過面吧?」

「哈哈哈哈!看在你即將為我的永生做出貢獻的份上,我就告訴你好了,我是殼組織的內陣成員!現在你可以安心成為神樹的養料了!土遁·裂土轉掌!」

維克多突然結印,雙手往地上一拍,寧次與天天腳下的地面突然崩潰坍塌,露出深埋在地底的神樹根莖,然而維克多想像中寧次與天天掉入坑裏被神樹根莖纏住吸收的畫面並沒有出現,寧次與天天非常輕易地漂浮在坑洞上方,沒有絲毫下落。

「為什麼要成為什麼養料?真是可笑,既然你知道我擁有超越尾獸的查克拉,為什麼你會覺得你能打贏我呢?」

「可惡!竟然會飛?不過……迪帕!」

隨着維克多一聲大喊,神樹後方再度跳出一個人,這個人身材高瘦,身上與手臂上全都穿着類似於鎧甲一樣的東西,臉上還畫有一些紋路。

迪帕一出現寧次與天天頭頂便立刻出現了許多正方體的黑色石塊,石塊迅速落下,直奔寧次與天天而來。

看似來勢兇猛的攻擊寧次卻連正眼都沒有去看,目光死死地盯着維克多。

雖然維克多的目的只是要把寧次引到這裏來,但是維克多讓人來暗殺天天卻已經觸及了寧次的逆鱗,這個人一定得死!

「叮叮叮叮……」

就在石塊即將擊中寧次與天天的瞬間,天空中突然出現許多冰苦無,將所有石塊全都彈飛,寧次給天天遞過去一個眼神后瞬間來到維克多面前,居高臨下地看着維克多,目光就如同看待死人一般。

「殼組織的內陣成員就敢打我的主意,看來這個世界已經漸漸遺忘我了。」

「噗!」

寧次隨手一個手刀看在維克多肩膀上,維克多整條肩膀直接被砍斷。

「啊!」

維克多立刻捂住肩膀迅速後退,瞪大雙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寧次。

「怎麼可能?你是怎麼過來的?明明沒有看到任何移動!你這個傢伙!」

「哼!就這點實力還妄圖染指神樹?簡直可笑!」

「可惡!你會為你的傲慢付出代價!我可是維克多啊!」

維克多憤怒地大喊起來,原本斷掉的手臂處迅速蠕動,一掉手臂轉眼間便重新長了出來,緊接着迅速結印。

「火遁·飛星!」

維克多連續吐出好幾顆火球朝着寧次飛過來,寧次眉頭緊皺。

「轟!」

火球落到寧次身上轟然爆炸,產生巨大的爆炸,維克多見狀立刻冷笑起來。

「哼哼!吃苦頭了吧?竟然敢小看我!」

爆炸的灰塵漸漸散去,寧次的身影慢慢顯露出來,看似劇烈的爆炸卻連一絲灰塵都沒能在寧次身上留下,寧次一步步走向維克多,緊皺的眉頭慢慢舒展開來。

「為什麼你會用這種程度的攻擊?就算是試探也應該認真一點吧?這種程度的攻擊能試探出什麼來?」

「你,你說什麼?」

維克多大驚失色,雙眼也迸出血絲。。 莫川的聲線娓娓道來,彷彿可以穿過歲月時空的罅隙一般,溫惜合上眼睛,眼前出現了大片藍色蝴蝶。

伴隨著莫川獨有的聲線。

溫惜睜開眼睛。

她覺得莫川,確實是一位很有才華的歌手。

每一首歌曲結束后,現場的粉絲都歡呼著莫川的名字。

除了女性粉絲,也有一部分男生。

上萬人的座位,幾乎也都坐滿了。

安雯聽完一首歌,「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溫惜姐,如果我真的把莫川給簽到了動嵐,能不能讓小珂去莫川團隊。

「你安排就好了。

「對了,之前圓圓聯繫過我了。

溫惜聽到這個名字,反映過來,圓圓曾經是她的助理,不過選擇了鍾敏。

她給過圓圓機會。

安雯繼續說道,「圓圓現在在劇組打砸,還是一個助理,畢竟鍾敏現在混的也不行,想要當出品人,沒有錢,想要當製片人資歷不夠,雖然跳槽了,但是大型的娛樂公司都沒有收她的,她自立門戶,聽說經手的兩個劇收益都很差。

「她自己的選擇,怪不得誰。

有的人,一步走錯了,步步就錯了。

溫惜最討厭,背叛自己的人。

而鍾敏,她已經不止一次的提醒過鍾敏了。

「不過我聽說,鍾敏現在,跟周旋然有聯繫。

」安雯皺了眉,「我已經找人去盯著了,周旋然自從賣掉了動嵐傳媒的股份之後,就掛靠在東風傳媒裡面,最近也一直都沒有進組,而是上了一個綜藝。

演唱會的時間不長,只有3個小時多一點,2點開場,5點多結束。

莫川換了六七次衣服,最後是一身中山裝,他彎腰鞠躬。

不少粉絲流淚紛紛喊著莫川的名字。

這樣的情景,確實很讓人感動。

溫惜也想起來,自己的那些影迷粉絲喊著自己的名字,或許她真的不應該以為家裡的事情而讓自己在繼續頹廢下去了。

那些粉絲,也在等著自己。

她其實在那一段時間裡面,經常會上自己的微博小號,看著粉絲給自己的留言評論。

都是在期待她。

在等著她。

在安慰她。

「安雯,你之前說的哪一劇,我接了,儘快擬定合同。

「好。

」安雯見溫惜走出來了,也很開心。

演唱會結束了之後。

後面的粉絲也在有序的離開。

莫川去了後台。

溫惜跟安雯也準備走了,他們兩個是不可能跟著大部隊粉絲一起從正門出去的,溫惜雖然是全副武裝,但是也會被認出來,兩個人準備走南門。

這個時候,尚遠博走過來。

「安雯姐,安雯姐,你的車子在哪?我送你們過去吧。

安雯看著跑過來的尚遠博,「你不去陪你的藝人嗎?」

「莫川啊,我跟他是哥們,他現在在後台換衣服的,對了,安雯姐,你要是喜歡莫川的民謠,提前跟我說一聲就好了,不需要什麼門票,我要是早知道安雯姐會跟她朋友一起過來,一定早早的在門口迎接你們。

」尚遠博是一個通透的人。 「無憂,解釋一下!」

「你帶回來的那幾個人,乃是什麼來路?」

「為何要將他們安排在你父親的小院,哪裏……可是你父親,誰都不允許過去的地方。」

「而且,你還私自下令將那裏的聚靈陣開啟。」

「你可知道,哪裏的聚靈陣運轉一天,需要消耗多少靈石嗎?」

夢驚雲着眼睛,霸氣十足的說道。

他話音剛落,大長老便開口道:「少主此舉,的確是有些不妥,有些欠考慮!」

旋即!

剩下的幾位長老,也都紛紛開口,表達對此事的不滿。

夢無憂露出不耐煩的表情。

「二叔,這位葉先生乃是可以幫助我們夢家,崛起的人物啊。」

「而且,葉先生有方法,改變咱們夢魘一族,體弱和短命的兩大缺陷。」

「他是咱們夢家的貴賓!」

夢無憂則是深吸口氣,沉聲說道。

他這話一出口,全場死一般的寂靜。

所有的目光都死死的落在他們的身上。

到不是他的話多讓人震驚,而是讓人覺得不可思議,覺得他腦子壞掉了。

「嘭!」

夢驚雲則是氣的一巴掌,狠狠的拍在桌上,怒道:「夢無憂,你腦子是壞掉了嗎,就這般鬼話你也能相信?相信一位只有道主七品的小修者?」

夢驚雲的境界,也是半步不朽。

再加上葉天傾沒有隱藏氣息。

所以只需要稍微感應一下,就能知道他的境界,乃是道主七品。

這般境界在荒蕪之地,雖然算得上是頂級的強者了。

但是在夢驚雲的眼裏,這般境界依舊是那般的微不足道。

所以,他此刻冷哼一聲,眯着眼睛說道。

「二叔,你不要小瞧葉先生啊。」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夢無憂皺着眉解釋說道。

但現在他也很苦惱,畢竟神農傳承的事情,事關重大他不能直接說出來。

而且也不能告訴夢驚雲,現在他已經被葉天傾控制了,所以這事要解釋清楚的話,還真的是有些困難的。

雖然夢無憂認準效忠葉天傾,

也認定只要是好好的跟着葉天傾,日後夢家絕對可以飛速的發展起來。

但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