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加持了巨大的防護罩,據了足足半個競技場的龐大擂台,而上面,正進行着一場驚天大戰!

只見整個擂台一半是冰,一半是火,兩道身影隔空施法對戰,不斷有震撼的能量碰撞轟鳴聲傳出。

仔細看向雙方身影!赫然是浮雲與想殺瘋狂!

想殺瘋狂出手,渾身發光,一點掩飾都沒有,直接凝聚密集的巨大冰矛,打了出去,卻有一根冰矛接着掩護繞到了後面,朝着浮雲偷襲而去!

在那空中,一道身影如同絕世火神,屹立在那裏,手持一巨大太陽火球,遙望遠處想殺瘋狂,神色凝重,整個人都燃起一片金黃烈焰!

浮雲驀地回頭,強大如他又怎會怕偷襲?而現在又處在自己的烈焰領域中,他是堪比無敵的,只見他瞳孔精光一閃,一道火環炸開。

轟的一聲,這片區域的烈焰元素直接暴動了起來,火海滔天,烈焰沸騰,這是他的意境!烈火燎原!如今嫻熟運用后,隨意一個動作,都會讓火海起伏,鎮壓席捲四方!

冰矛似乎並不恐懼火焰,它連虛空都凍結出了殘影,強行穿越漫天火焰,迅疾如閃電般轟殺而來。

「碎!」

浮雲大喝,操控一則火龍撞擊而去,終究是將其擊碎!

同時喚出一片火雨,降落而下,覆蓋冰矛陣列。

「轟!」

戰場再次爆發出燦爛光輝。

雙方都太強了,棋逢對手,縱然是在打了一天一夜的情況下,依舊有強盛的氣勢,相互攻伐!

「太強了,浮雲哥隨便一個超級螺旋手裏劍,就是大範圍轟殺,絢爛無比!威力也十分恐怖!」

「浮雲哥還沒動真格呢!這只是半個月前範圍大招,終極版還沒出來呢!」

「什麼?那浮雲哥的終極版是什麼樣子?難道還要大??還要強?嘶….」

圍觀台上的玩家足足五六萬,正瘋狂吶喊著。

「話說,這兩貨都打了1天1夜了,馬上賽季更新了,不會要拖到更新那一刻吧??」

「嘖嘖嘖,這兩冤家半個月打了16場架,排位積分依舊是一樣的!還次次都是平手!簡直離譜!不愧是冰冰小姐姐欽點的官方CP!」

「哈哈哈….還全都在3022分,並列第四,為了超出對方一分都已經好幾天沒下線了,身體都要被營養液泡發了吧?」

玩家們看着場中的大戰忍不住竊竊私語!

區別於隔壁的小打小鬧,這裏都是C-大佬的主場,動輒就是驚天動地的大範圍傷害,特效十足,傷害恐怖,還能看到大佬的精湛絕技,絕地反殺等各種極限秀操作!

「不要再拖延時間了,一擊定勝負!!」

再一次碰撞過後,想殺瘋狂怒喝道,頓時渾身爆發藍光,淹沒一片天地,整個人若一尊冰神,寒氣浪潮席捲而出,將周圍的區域全部凍上了厚厚數尺冰!

「來啊!給爺死!」

浮雲圓目怒瞪,同樣爆發出奪目的金光,火海再度暴動,整個人化作一團火焰,一路衝刺而過,有摧枯拉朽之勢,勢不可擋!

轟!!

一團熾白爆閃,緊接着兩道身影震蕩倒飛而出,裝在防護罩上,滑落了下去,栽倒在地!

一個渾身寒氣潰散,被烈焰繚繞,幾乎要將他身軀烤焦!

一個渾身烈火熄滅,被寒霜覆蓋,渾身近乎被凍至麻木!

兩人躺在各一方,一動不動,似乎都陷入了瀕死狀態。

隨着一聲「平局判定」,兩人被雙雙傳送下場。

「嘖嘖….又是平局,果然還是打破不了魔咒啊!!」

「這一下子可真是爆發夠猛的,隔壁首測土豪,沒領悟意境進入C-初期,發揮出的威力連,這些領域意境玩家的一半威力都沒達到,我啥時候也能領悟意境啊?」

「好好看,好好學,聽說剛剛論壇上,最有個精神科的醫生的四測玩家,出了個領悟意境的攻略帖子!似乎很震撼,現在浮雲大佬與瘋狂大佬的激戰結束,咱們可以去看看了!」

「真的?有這種好事?走走走,去看看!」

這場大戰玩家們看的意猶未盡,但是一則消息卻將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玩家們齊齊把目光聚焦了過去。

那就是論壇上一則被無數玩家奉為本年度最火熱的帖子–《如何快速百分百領悟意境??》

一看發帖人:瘋人院院長。

內容是:

大家好,我是瘋人院院長,一名萌新四測玩家,這次發帖呢,是經過本人多方試驗,以及各個領悟意境的大佬相繼作證下,才得以發出。

大家想了解具體詳情,可以點開下方的第二個視頻!

1.【視頻】(點擊載入)

2.【視頻】(點擊載入)

玩家們點開第一個視頻。

入眼就是默小殤。

「哈嘍大家好,我是莫小殤,四測新晉D+巔峰玩家,這個短視頻我是不太想錄製的」

虛空團新晉四測新人王,一手虛空招式,詭異多變,關鍵威力還十分強大。

而四測玩家還沒找到屬於自己的崛起方式,無不都在發掘當中,如潛龍在淵之勢,但就如今來說,與默小殤還是有點差距,也就木靈的老司機與花花旗鼓相當。

只聽畫面中默小殤一副被迫營業的模樣,只好繼續開口:

「雖然我是因為院長的方式而覺醒意境的,但是過程就是有點額…讓我十分不爽,但不可否認,院長的方式是真的有效,心理素質過低者不可輕易嘗試!」

隨即視頻黑屏,再度出現一個人,赫然是龍蝦舞牛!

不同於莫小殤的被迫營業,龍蝦則是一臉生無可戀!

偷香 「放心吧,他既然敢渡劫,便是有着絕對的信心。」孟家老祖開口道。

「嗯。」天罡雷聖點點頭,沒有過多言語,依舊是關注著秦楓。

隆隆之聲頓時響起,天空之中降下雷霆,聲勢兇猛。

這一次是為了成就幻靈仙,是對幻之一道的考驗。

秦楓祭出幻靈體,遮天之手逐漸變大,五指張開,彷彿真的要遮天一般。

「轟隆隆!」

那些雷霆統統落在遮天之手上,卻是無法傷其分毫。

可隨着雷霆越來越猛,那隻手掌卻是開始顫抖,似乎有些抵擋不住雷霆的攻擊。

一道神光陡然自其掌間激射而出,在那裏有着一道神目張開,散發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波動。

這便是秦楓的幻靈體,隻手遮天,神目幻世。

那一道道雷霆在神目射出的神光之下湮滅,難以造成威脅。

雷劫漸漸到了最後階段,也是最為兇猛的階段。

一道道雷霆化為人形,俯衝而下,這些人竟然都是秦楓認識之人。

秦嘯龍、穆蓮、秦葉、秦嘯蒼、秦嫣兒、秦霄、秦琅玥、洛筱予、古靜萱、冥雎、王璐瑤、烏雯霜、窮雅、段天仇、斷眸、王烏擎、窮清、春仙瓏等等。

這些都是他的親人,雷霆所化栩栩如生,一個個表情真切,彷彿真人來臨。

「幻靈修的仙劫會衍化幻境,考驗道心,果不其然。」秦楓低語,眉頭一挑,遮天之手上揚,將那一道道身影盡數拍滅。

「我欲成仙,何人可擋!?」秦楓長嘯,磅礴的精神力激蕩而出。

雷霆呼嘯,化為銀河,衍化出一道道人影,展現一幕幕場景,卻都沒能困住秦楓、擋住秦楓。

遮天之上衝上天際,用力一握,雷劫之雲頓時破滅,幻境消失,雷劫消失。

隨即,一股股仙氣灑落而下,灌注進遮天之手中,也湧向秦楓的靈魂,令其壯大。

「虛幻即真實,真實即虛幻。」秦楓輕語,周邊出現幻境,先前出現之人再次一一出現,卻都展露笑顏,沖着秦楓道賀。

屋外,孟家老祖望着這一幕,不由點頭,道:「果然,此子天賦極佳,對於幻之一道已經有着極深領悟。而且,他之前已然渡過兩次仙劫,對於仙劫已經頗為熟悉,無所畏懼。而那幻境對他的考驗也難以造成影響,他道心堅如金石,不可動搖。

突破幻靈仙,是板上釘釘之事。」

聞言,天罡雷聖也不由露出一絲笑意,道:「現如今,雙生神子、倪沌等人盡數去了九重天,靈界當代之中,楓兒的天賦可謂最佳,已無敵手。他如今剛99歲,便成就劍仙、幻靈仙,以及肉身成仙,此等成就,古來罕見。

本以為,他沒能去成九重天,修鍊速度或會被雙生神子等人落下,卻沒想到不慢多少。他日後的成就不可估量。」

「是啊,成就不可估量。只可惜,他並非純粹的幻靈修,吾之傳承只能另找他人了。」孟家老祖低低一嘆,隨即消失不見。 只是讓蘇葉沒想到的是,計劃遠遠趕不上變化。

第二天,天剛一蒙亮,蘇葉就帶着眾人出了空間,當然那昏迷著的慕容還是被留在空間里,讓諾諾照看着。

蘇葉本想着自己直接的去找吳達,然後再把慕容交給吳達的,可是想了想,這就會暴露她的空間了,思來想去她還是讓他爹去鎮上擺攤之後,去帶個話給吳達好了。

因為有慕容在,今天蘇葉沒打算一起到鎮上去,而是留在家裏,可是這樣的話麵攤很可能就忙不過來了。

「葉子,今天就讓我跟蘇大叔一起去鎮上吧,這樣人手多點也好有個照應。」李亮說道。

「是啊葉子,就讓亮子跟着一起去吧,這樣你在家中也能放心些。」李嬸也出聲說道,此時他們已經和葉子都在同一條戰線上了。

「那也好,那今天就讓李大哥去吧。等今天的面賣完了,爹你就去滿香園酒樓找那掌柜的,你就以我們要賣魚的理由找那老闆吳達,然後你找個單獨相處機會,把慕容受傷在我們這裏的事情跟他說一聲,讓他想辦法然後跟着你們一起來我們家。」

蘇葉對着蘇勝天囑咐道,蘇勝天也知道這事情的嚴重性,一臉嚴肅的應答了下來。

就這樣蘇勝天,楊氏,李嬸和李亮一起駕着馬車往鎮上出發了,而那些家裏的假人在他們出來空間的那一刻也被諾諾收了起來。

此時家中就只有她,蘇哲還有妞妞了。

蘇葉想了想,覺得還是進去空間看那慕容好些,說不定這慕容命大發生奇迹醒來了知道這空間就不好了。

想着蘇葉就帶着蘇哲還有妞妞一起進入了空間了,看着拿還是安靜的躺着的慕容,蘇葉心中鬆了一口氣。

直接抱着妞妞走過去坐在慕容旁邊,可能是因為受傷沉睡的緣故,此時看着慕容的臉蘇葉竟是覺得還蠻順眼的,倒是沒有那麼的讓她討厭了。

倍感無聊的蘇葉看着慕容的臉,忍不住的就嘀咕了起來。「我說你遇到我可真是你上輩子修來的福氣啊,你要是能醒來的話,可不能忘了我這個救命恩人,至少該報答的你還是要報答的,我這個人啊有點俗,所以你最好用錢來報答我。

就算不能用錢來報答我,那也千萬,千萬別說什麼以身相許的話,雖然你是長得還不錯,還可能是這原主的丈夫,可是我對你卻是不感冒的。」

對了,想到這貨很可能就是大憨,要是真的醒來了那可怎麼辦,他可不想平白無故的就多了這麼一個老公啊。

「那啥,其實你要是真的醒過來了想報答我,那你就一口咬定自己不是大憨就行了,這就是對我最大的回報了,知道么。」蘇葉想了想不由的用有些威脅的語氣說道。

可是看了那安靜沉睡着的容顏,蘇葉不由的又有些覺得好笑,她對着一個植物人說那麼多幹嘛,說的再多這慕容也聽不懂,簡直真的是閑來無聊沒事做了。

只是蘇葉並沒有注意到,那藏在寬大衣袖下面的手指,竟然在她話音剛落的時候微微的抖動了一下。。 此時的靶場上,新兵連射擊考核也已結束。

看老炮有意要教育刺頭,反正時間還早,其他班長便乾脆圍觀在了一旁。

「跟我比比?要是你贏了我,再把你的尾巴翹到天上去,要是輸了就夾著尾巴,好好當你的新兵蛋子!」

布置靶子還需要一點時間,鄭三炮趁檢查槍彈時再次提醒庄焱,不過庄焱卻是絲毫不懼。

陳喜娃打報告說話,想要從中調和一下兩人的關係,可人微言輕別人又怎會理睬。

而傲氣的庄焱,更是示意陳喜娃不要摻和,同鄭三炮定下輸的人要做兩百個俯卧撐。

「那就這麼說定了,我輸也一樣」

既然兩人非要比,常軍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並順勢加入到這場比賽當中。

在靶子布置完畢后,鄭三炮帶領常軍和庄焱走到射擊地線前。

因兩人還是新兵,不想佔便宜的鄭三炮向他們認真講解起射擊規則。

偵察兵一百米運動速射,要求在四十秒以內向前運動一百米,期間會跳出三十個活動靶,打掉二十五個以上才算及格。

「我先給你們做個示範!」

話音落下,只見鄭三炮迅速拉動槍栓突擊而出,一旁的計時員也在同時按下了計時器。

砰砰砰!

靶子彈起的下一刻,動作敏捷的鄭三炮便扣動了手中的扳機,緊接著就是一個戰術動作跪地滑行卧倒。

百米長的靶場,卧姿跪姿立姿三種射擊姿勢,被鄭三炮使用的如同教科書一般標準。

期間的換彈動作,更是沒有浪費一秒鐘的時間,使得三十顆子彈悉數上靶。

庄焱見狀先是舔了下嘴唇,而後皺眉撓了撓脖子,顯然心中是有些緊張和不安的。

「三十六秒,全部命中!」

計時員報出成績后,在靶場後方圍觀的士兵中立即引起一片叫好和掌聲。

「我就不讓你們按照什麼規定動作了,只要和我同時間完成就算贏~」射擊完畢的鄭三炮面色如常走到兩人身前道。

在他看來,這個成績對他來說屬於正常,但要求新兵同樣做到就太過欺負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