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忍不住嘴角抽搐,有些頭疼的扶額,心中忍不住腹誹:把公司當禮物送給兒媳婦,這恐怕也沒誰了吧。

「媽,你冷靜一下,我沒說不收購,我說的改變主意只是不想以高價收購了。」

劉玉韶聽他的話,平復了一下情緒,看着他,表示疑惑,微揚了下眉頭,示意他繼續。

「我去找了說要開除一一的董事長,本來想和他直接談收購的,但是他不願意,在我好好說話的時候他拒絕了我的好意,既然如此,那我也沒有必要客氣,在等兩天他公司的股市跌到差不多我就……」

劉玉韶愕然,雖然這段時間她一直忙着照顧一一,但這也不耽誤她關注股市,剛開始她還以為是大兒子動的手,問了之後才知道和他沒關係,接着她又問了老公,也不是。

她當時還在想,依照她見到的那個女孩的個性,即便是得罪其他人也是很正常的事。

直到她看到那篇署名李一一的文章,她心中的懷疑算是徹底被清楚了。

可是今天她的小兒子卻告訴自己,這一切都是他所為。

她心中的驕傲多過了喜悅。

她驚喜的看着楊昭霖,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揚,肆意的笑。

看着情緒波動太大的母親,楊昭霖不免有些擔憂,他憂心忡忡的看着她,小聲的叫了聲,「媽」。

「啊?」女人回過神,「我沒事我沒事,我只是沒想到我兒子竟然這麼優秀,對不起,媽媽虧待你太多了。」

「媽,過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我只有一個要求,把一一當成女兒疼。」

確實,經過一一多年的洗腦,他已經完全不在意之前的事了,對父母的埋怨也在不知不覺中消散。

現在他唯一的期望就是父母可以把一一當成親女兒一般疼愛,彌補她從小缺失的父愛母愛,讓她擁有最渴望的親情。

「放心,經過這次的事,媽已經徹底想明白了,以前的錯不會再犯了。」

「好,那媽你忙吧,我先出去了。」

劉玉韶點點頭目送兒子離開。

客廳內

王萍看到茶几從乾淨整潔變成了現在這般放滿了零食飲品以及水果,凌亂卻給人一種溫馨的感覺。

並不是說凌亂就是溫馨,只是一家子的人都關心着一一,圍着她轉,讓她這個獨身一人在B市闖蕩的女人開始懷念起家中的親人。

「寶貝,少吃點薯片,」楊昭霖來到一一的身邊坐下,拿走她懷中的薯片,遞上果盤。「多吃點水果。」

一一伸手一推,說道:「不想吃水果,我想喝果汁。」

「喝什麼果汁?我去給你榨。」坐下不過一秒,楊昭霖再次起身。

支走了楊昭霖,一一趁著這個空蕩大口大口的吃了好多的薯片,直到聽到腳步聲,這才放回去。

王萍好笑的看着孩子氣的一一,一直以來一一在工作崗位上都是一絲不苟,盡職盡責的,她還以為一一和她一樣也是個不喜歡笑,比較內向高冷的人。

現在看來,自己對一一有誤解。

或許一一隻是公私分明的盡職的人罷了,亦或者一一隻是不喜歡對外人袒露自己真實的一面罷了,不管怎麼樣,其實都與她沒有太大的關係。

中午,飯後,王萍以要回去上班為借口告別了一一,準備出去打車。

楊媽好心的提醒她在這邊幾乎打不到計程車,並貼心的為她安排了家裏的司機送她。。 這一刻,十三億龍國國民被蘇寒的一番演講說得熱血沸騰!

是啊!

龍國存在於歷史當中將近五千年。

在這五千年當中,龍國不知道經歷了多少磨難。

可是任憑磨難再多,龍國從來沒有妥協!

自大災難爆發以來,龍國齊心協力,闖過了一關又一關。

直至今日,龍國已經擁有踏足外太空的能力。

在龍國國民期待的目光下,自由號徐徐升空。

當初建造自由號的時候,為了搭乘更多的龍國國民。

所以蘇寒將自由號建造的非常龐大,可是沒想到正是當初的選擇,省去了現在不少的麻煩。

選用自由號運送空間中轉站,也是無奈之舉。

畢竟,空間中轉站的主體框架十分龐大,一般的小型飛船根本沒有辦法運送。

而且,龍國現在還不具備有在外太空作業的水準。

也只能將空間中轉站的主體框架在龍淵星上打造好,再送往外太空進行穩固改造。

為了鼓舞士氣,這次空間中轉站的升空,採用了全過程直播的方式。

儘管自由號已經消失在眾人的視線當中,可是眾人還是可以通過衛星頻道觀看這次空間中轉站搭建的整個過程。

「你們快看,咱們的自由號已經飛離了大氣層,現在正朝著外太空飛去。」

「哇塞!真是沒想到外太空竟然如此壯麗,好像去外太空轉轉。」

「你們沒聽蘇組長說嘛,隨著咱們龍國的發展,以後前往外太空根本就不是什麼難事,一想到我們吃完飯之後,可以去外太空散散步,還有些小激動。」

「龍國牛逼,龍國威武!」

在龍國國民的議論聲中,自由號已經進入了外太空。

因為自由號上有著操作人員,所以並不需要什麼事先設定好軌道這麼一說。

同時也減少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很快,在宇航員的操控之下,自由號朝著選定的那顆行星飛了過去。

數千光年,看似很近,可是也得飛行數個小時。

四個小時之後,自由號總算是靠近了那顆被選中的行星。

這顆行星名叫米拉爾行星。

經過先前的探測,這顆行星之上,並沒有存在任何生命。

之所以選中這顆行星,乃是處於各方面的考慮。

第一,這個行星上並沒有什麼值得利用的資源,完完全全就是一顆四星。

第二,這顆行星距離龍淵星的距離不遠也不近,非常合適龍國在這裡建立一個空間中轉站。

先前就說過,一個空間中轉站對於一個文明來說,十分的重要。

畢竟隨著文明想要發展,就必須需要大量的資源。

可是隨著文明歷史越來越悠久,那麼周圍行星上的資源肯定已經是被開採一空。

在這個情況下,該文明想要獲得巨大的資源,那就必須進行更遠的星際探索。

這個時候,空間中轉站的好處就顯露出來了。

有空間中轉站,星際探索隊就不用擔心燃料已經資源儲備問題。

而越是強大的文明,他們擁有的中轉站也就越多。

甚至,一些強大的文明已經跨域星際晶壁,建立了空間中轉站。

地面上,當蘇寒得知,自由號已經開始靠近米拉爾行星之後,臉上露出了一絲激動之色。

如果這次空間中轉站搭建完成,那麼也代表著龍國重新踏出宇宙的第一步成功了。

「準備投放空間中轉站!」

隨著蘇寒一聲令下,懸浮在米拉爾行星上的自由號底尾翼艙門打開,船身也開始微微傾斜。

當然,蘇寒可不打算就這樣直接把空間中轉站的主體直接『倒』在米拉爾行星之上。

隨著自由號整個船身微微傾斜,放在裡面的空間中轉站主體也開始慢慢的滑出了自由號。

不過就在中間中轉站即將與自由號分離之際,數道身影從自由號上飛出,穩穩的扶住了空間中轉站的主體。

仔細一看,這些身影皆是身穿神武機甲的龍國軍人。

在神武機甲的幫助下,這些軍人可以發揮出巨大的作用。

通過衛星頻道觀察到這一幕的龍國國民忍不住驚呼起來。

「你們快看,那是咱們龍國的神武機甲,沒想到它們竟然還有這種用法。」

「那是自然!凡是穿戴神武機甲的軍人都會變得力大無窮,非常適合在這種環境下作業。」

「這機甲看起來真是太帥氣了,不知道什麼時候,蘇組長才會給咱們一人發一套。」

「你想什麼呢?神武機甲擁有巨大的破壞力,怎麼可能會每人發一套呢。」

「我倒是聽說,蘇組長已經在研發工業類的機甲,以後工業類機甲會取代其他大型的工業機器。」

總指揮室當中,蘇寒發現空間中轉站的主體框架不斷的往下滑落,臉色漸漸變得凝重起來。

因為米拉爾行星是一顆死星,環境十分的惡劣,所以龍國只能選在在龍淵星上建造出空間中轉站的主體框架。

可是空間中轉站的主體框架實在是太脆弱了,受不得半點的顛簸。

想要讓它安然的落入米拉爾行星之上,必須出動神武機甲從旁協助。

此刻,空間中轉站的建造已經進入了最關鍵的時刻。

只要龍國能讓空間中轉站的主體框架安然無恙的落入米拉爾行星之上,那麼空間中轉站的計劃已經完成一半了。

蘇寒之所以將空間中轉站選在米拉爾行星之上,就是看中了這是一顆死星。

畢竟,資源越多的行星,越容易比其他文明發現。

只有像米拉爾這樣的死星,才會躲過其他文明的探索。

思量之間,空間中轉站的主框架已經有三分之二『滑』出自由號。

可是因為空間中轉站的主體出現得越多,越是危險。

在這種情況下,現場的工作人員不敢有任何的鬆懈。

就是現在!

看著空間中轉站不斷出現的主體框架,蘇寒眼中閃過一絲精光。

下一刻,空間中轉站的主體空間與自由號徹底脫離。

與此同時,數十位身穿神武機甲的龍國軍人硬生生的將空間中轉站的主體框架給托住。

隨後,緩緩的朝著米拉爾行星落去。

當空間中轉站的主體框架毫無損失的落在米拉爾行星之上時,龍國國民口中發出一陣歡呼聲。

他們知道,距離龍國擁有自己的空間中轉站越來越近了。 藏身在大石後面的白富美,看到梁鑫傳來的信息,就不由得一笑。

她也沒想到梁鑫,會毫不遲疑的將位置告訴她。

這份信任,讓她心中甜甜的。

悄悄的起身,四下里張望幾眼后,她才取出水囊打濕毛巾,仔細又飛快的擦拭乾凈臉上的血跡,還刷了刷牙,最後換了一身黑衣,照照鏡子,攏了攏頭髮。

女為悅己者容。

要見心愛的男人了,怎麼也得注意一下外表。

將鏡子等物收起,她才向著亡靈村而去。

前行不遠,她就皺眉回頭掃了幾眼。

有種被人盯著的感覺。

感覺很淡。

可她是殺手出身,感知力極為敏銳。

她敢確定自己被人盯上了。

只不過對方的隱藏能力很強,她無法確定人在哪裡。

她故意露出疑惑之色,給人一種自己太過敏感的感覺,而後繼續前行。

沒前行多遠,她臉色突然大變,同時向著一旁閃身而去。

轟!

她之前所在的位置毫無徵兆的炸開。

「卑微的人族,你竟然真的發現我了。」

一道嘲諷的尖銳聲音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