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看到陸卿寒已經準備好了,他做的是番茄雞蛋面。

番茄湯汁濃郁澆在面上,上面蓋著一層雞蛋。

男人遞上了一雙筷子,「你試試看。」

溫惜接過來,嗅著空氣裡面的香味,胃部已經是一陣叫囂了,「你還會做飯?」

看這個色澤,一看就很好吃。

陸卿寒有些期待,「快嘗嘗看。」

溫惜立刻低頭吃了一口面,每一口面都包裹著濃郁的番茄醬汁,雞蛋爽口嫩滑,酸甜口的,她點著頭,「好吃。」她又吃了一大口,嘴巴鼓鼓的像是倉鼠。

看著她吃的開心的樣子,陸卿寒也笑了一下。

「我以前在英國上學,都是我一個人住,我吃不慣西餐,有時候就自己做中餐。我的廚藝還是不錯的,雖然比不上米其林大廚,但是也是家常菜都會做。」

「我還以為,你是那種十指不沾水的大少爺。每天只要招招手,就有保姆上來做上一桌美味佳肴。」

「發現不是,是不是有些失望了。」他以前在英國,沒有這麼大權利。他說道,「以前的時候上學,老爺子是不會給我們錢的,把我們這些晚輩送到國外讀書後,這四年就會切斷我們的銀行卡,每走一步都需要自己打拚。」 咸陽,章台宮。

秦始皇翻看着喜上奏文書,字跡蒼勁有力。筆走龍蛇,幾百字便將秦氏血案交代清楚。包括卓草如何違反規定鑽秦律空子,強行干涉破案,都有記錄。

喜做事就是這樣,一絲不苟。他不會因為秦始皇器重卓草,就會予以偏袒。該噴就噴該誇就誇,出了名的公私分明。

除開他的文書,還有扶蘇暗中寫的。包括洗冤書在內,都悉數呈交於上。望着桌上的圓通袖箭,秦始皇不由蹙眉。

此物,能射二十步外?

秦始皇隨意拿起藏於袖中,而後扣動扳機。咔嚓咔嚓的機擴聲響起,便看到枚寸許長的箭支攢射而出,精準無比的刺在大殿樑柱上。力道之強入木三分,這可是得有二十餘步。

「這……這……」

台下蒙毅頓時面露驚奇。

不用想,肯定又是卓草捯飭的。

「蒙卿無需緊張,這是卓草贈予扶蘇的。名曰袖箭,可藏匿於袖中,無形無蹤。以機括髮,出其不意,殺人無形。用以防身還算尚可,亦或是遊俠死士所用。於國而言,並無大用。」

秦始皇揚起抹笑容,淡淡開口。

正面戰場,這袖箭如何敵得過秦弩?

區區二十餘步,壓根沒什麼用。

「此物倒是精巧的很。」秦始皇把玩著,而後看向前方的李斯與秦騰。「內史,朕記得這涇陽秦氏與汝還有些關係?」

「稟上,早已出了五服,不過為秦氏旁支。」

「朕知道。」

秦騰長作揖未曾起身。就算旁支,那他也有干係。身為內史,但凡京畿之地出了任何事,他都難辭其咎。況且秦季此次是犯下滔天罪行,竟敢當眾襲殺鄉嗇夫卓草,這是犯了禁忌!

「丞相,此案當如何判?」

「主犯秦稷殺女害妻,襲殺官吏,最大惡疾。當俱五刑棄市,涇陽秦氏遷至蜀地,貶為城旦舂。薑母告奸有功,則貶為隸妾或貲甲盾。

「可!」

玩秦律,整個秦國就沒幾人能比李斯更擅長。喜上奏文書也提及斷案判決,他也覺得當這麼處置。這得虧卓草沒受傷,反而是以袖箭重創秦季。否則的話,夷秦氏三族都不為過。

「另卓草破案有功,卻不尊縣令,當功過相抵。」李斯頓了頓繼續道:「其所獻上之洗冤書還不全面,寥寥幾百字倒也有些用。各地令史,當以此為準。如為吏之道,乃秦吏必尊之術。此功,當提爵一級至官大夫!」

「可!」

現在洗冤書雖是殘篇,卻也相當有用。秦始皇仔細翻閱過,含生薑辟除屍臭,還有各種驗屍手段……這世間還能有人天生就會這些不成?

按扶蘇所言,應當是宋國後人宋慈傳下的奇書。只是偶然間讓卓草得到,所以他方會這些。

宋慈?

別說秦始皇不認得,滿朝廷臣皆無人知曉。就是年紀最大的鮑白令之,他也沒聽說宋慈這麼號人物。況且既然是卓草所獻,那就是卓草的。天賜奇才嘛,沒點學識怎麼行?

好歹也出了名,包裝下對秦國也有大利。

「蒙卿,過幾日朕準備再去涇陽看看。他倒是藏的很深,朕本以為他手無縛雞之力。沒成想竟然把秦季給閹了,下手還如此狠辣果斷。」

「唯!」

蒙毅抬手作揖。

老闆發話了,當員工的自然得同去。

況且府上吃喝都快沒了,去卓府撈點也好。他可不是白吃的,宣揚紅薯粉和地瓜乾的事皆是他去做。他隔三差五請些老友來府上做客,嘗嘗花生米地瓜干,很合理吧?

粉條出人意料的受歡迎,都覺得比現在的湯餅都香。蒙毅偶然發現直接用炭火烤,撒點鹽巴竟然也能吃。當然,就是味道差了些。

他手裏還有卓草給他的算盤,王戊知曉其作用后開價兩千,結果蒙毅沒賣,他想着再抬高點價錢。

誰讓老王家有錢呢?

一門雙侯吶,大秦誰家有這待遇?

王戊倒也乾脆,你不賣是吧?

好!老夫自己做!

所謂偷雞不成蝕把米,說的便是蒙毅。

地瓜干喜歡的人少,最受歡迎的還是黃酒和粉條。特別是黃酒,秦始皇已準備將其列入貢品的範疇。禁制買賣,卓草有多少他就買多少!以後,這就是秦國的國酒!

走出宮門,蒙毅將腰上掛着的香囊解開。裏面撞著的都是炒熟的紅皮花生,他自己吃着還丟給黑馬兩顆。他家這黑馬也好這口,打着響鼻似乎不太滿足。

蒙毅著了慌,伸開五指將香囊捂住。

「不多了,我已經不多了……」

「想吃?等自涇陽回來再勻你些。」

「……」

「蒙公。」

「誒,君侯有何事?」

李斯踱步而來,偷偷塞給蒙毅半袋銅錢。

「不瞞蒙公,家中細君這些年來食欲不振,每日只食半斗米。那日吃過什麼辣椒醬后,頓時胃口大開,一頓吃了大半碗的粉條,還意猶未盡。此次斯還有事要做,不能去涇陽,還望蒙公帶些回來。」

「此為小事,君侯放心便可。」蒙毅拍著胸脯子答應,而後話鋒一轉,「只是卓草素來算的清,這辣椒醬可不好買吶。」

「何意?」

「得加錢!」

「……」

好你個老匹夫!

李斯是又好氣又好笑,蒙毅好歹是堂堂上卿,難不成會缺錢花?還是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卓草相處時間長了,被他給帶壞了?

「蒙公,你這幾日很缺錢?」

「老秦人窮怕了!」

「……」李斯無奈望着蒙毅,「老夫若沒記錯,蒙公大父似乎還是齊人,怎麼成老秦人了?」

「莫要在意這旁枝末節,總之很窮!」

「……」

其實蒙毅家裏頭富裕的很,他只是純粹覺得有趣。有時候看着那些老友吃癟,他心裏便說不出的痛快。特別是李斯這老狐狸,鮮少會有求於人。今日難得托他幫忙,不得狠狠敲他一筆?

況且他大兄在外鎮守北郡,蒙氏重任皆落在他肩上,蒙毅也相當不容易。幫着照顧蒙恬子女,還得籠絡朝中關係,穩固蒙氏地位。雖然不缺錢,但通過這種事拉攏關係也很不錯。

李斯無可奈何,只得答應下蒙毅的條件!

草,這可都是你害的!

在他看來,卓草便是一切的始作俑者!

不行,他回去得抓緊更改秦律。

豎子比狐狸還狡猾,再讓其胡作非為,他這老臉今後往哪擱?! 大家都有些好奇實驗室的比試誰勝出,畢竟前三名里可還有一位以實驗著名學校的學生。

最終的成績是三名學生都拿到了滿分。

不過主考官在宣告這一成績的時候停頓了一下,又道:「但在這一次的實驗中,我們的三號選手使用了兩種截然不同的實驗方法,加之三號實驗室里的實驗難度大於之前兩個實驗室,所以此次的物理交流賽冠軍是青大,讓我們恭喜!」

等一片嘩然和掌聲過後,對方又道:「不過我還有個不情之請,請問這位同學,你的第二種實驗方法可否授權我們在學校推行下去?」

「學無止境,前人渡後人,若是你們覺得有用,可以將它推行下去。」

兩天後便是計算機比試,第一輪為自由攻擊,規定時間內存活的電腦則有資格進行下一輪比試。

一共五十名學生,大一大二的學生都很快被淘汰,剩下的都是大三學生的角逐。

比賽前幾乎每個學校都有其他參賽學校選手的資料,自然唐妺的資料也被其他學校的學生老師知道了。

即便他們對唐妺研究出全息投影技術感到懷疑,但卻也不敢輕敵,因此在第一關的時候,大家幾乎不攻擊青大的學生,特別是進入研究院的三人。

由此唐妺三人很順利的過了第一輪比試。

第一輪晉級22人,這22人又被打散分組,分為紅藍方,紅方攻,藍方守,進行攻防戰。

這一次,朱珠被分了出去,唐妺和蘇芒在攻方,朱珠在守方。

兩人的面色有些不好看,畢竟這本先是學校與學校之間的比試,最後才是人與人之間的競爭。

然而這一次卻將一個學校的打散開來,這不是讓他們窩裏斗么?

但很快唐妺便想起了一件事,馬上就是黑盟的招新考核,而這一次的比試雖然依舊是大學與大學之間的競爭,但說到底其實也是黑盟的一次選拔。

最後勝利的那個人不僅代表了學校的勝利,也代表自己成了黑盟決賽的種子選手。

倒是朱珠安慰了兩人一句:「沒事,反正我也就是來漲漲見識的,再說了,有妺妺在,第一就是我們青大的,別的並沒有什麼關係,反正我也沒那能力進黑盟。」

與唐妺分在一組的人欣喜不已,而成為唐妺的敵對方,這就讓那些學生鬱悶不已了。

唐妺的實力毋庸置疑,作為攻方,很快拿下了藍方的系統核心。

之後依舊是老規矩,最後的是一個人進行角逐,規定的時間內,每人設計一款防禦系統,最終只有7人完成任務。

最後這七項防禦系統便是最終的比試,規定的時間內誰破解的最多,便是這一次的冠軍。

這個考題就十分具有靈活性。

若是一開始選了難得,可能會折在那裏,又或者會因為這個而耽誤大量時間,若是一開始就選擇了簡單的,則很有可能能在有限的時間裏破解更多的系統。

既有實力的成分,也有運氣和心思的成分在其中。

唐妺作為已知實力強勁的選手,自然沒有人從她的防禦系統開始挑戰。

但這對最終的第一名沒有任何影響,唐妺最終七個全部破解,當之無愧地拿了第一名。

當天比賽結束當天頒獎,青大在這次的大學交流賽中首次拿了個雙冠軍,再一次在世界大學範圍內揚名。

這件事情很快傳回國內,在網絡上又掀起一陣風浪。

在所有人都為唐妺,為青大高興的時候,謝家二房一群人卻是臉色陰沉地能滴出墨來。

「媽,您不是說有人能收拾她么?可她一點兒事都沒有,反而還又拿了兩個冠軍,到時候她的真實身份一暴露,這個家哪裏還有我們的份?!」

謝蘭玉無法接受自己從一個京圈有名的名媛千金變成臭名昭著的私生女,還被打上偷梁換柱,狸貓換太子的名號。

柳茹的臉色也很難看,語氣也有些不好:「急什麼,她這不還沒有回來么?只要在那地方,多得是讓她回不來的機會!」

這邊胡桂蘭也坐不住了,那張即便勤加保養也依然擋不住老態的臉上此刻滿是陰毒,「不能再等了,之前那個蘇家人連點兒小事都辦不好,這次我自己出馬!上次沒有做到的事情,那就這次再次一遍,正好她不在國內,等事情一出,到時候回來也晚了!」

國內的打算唐妺不知道,比試完,第二天其他人都要回國,唐妺則直接又請了半個月的假。

比完賽的當天晚上就又回了M洲的莊園。

當晚兩人又去了一次地牢,野井兄弟二人還被關在裏面,唐妺宋初兩人走進去將第二天要注意的事情又問了一遍,而後才道:「你們倆最好不要耍什麼花招,我們二人到時候即便被發現也有脫身的辦法,你們兩人可就不一定了。」

沒錯,兩人決定讓這兩人扮回之前的角色,和他們一起去會會TWOH研究基地的人。

至於用來充數的人,自然是業火的人了。

正好,這一次他們需要的是強壯有力的男人,大大的方便了他們這次的行動。

TWOH全稱是「TheWayOfHeaven」的縮寫,寓意天路。

天路,顧名思義,通天之路,讓人一步登天。

這個組織最初是想要研究出一個平行空間用於訓練士兵,但研發出來后,裏面有人的想法就變了。特別是在看到主腦能模擬出很多還原態的虛擬環境后。

這些人不願意將這麼好的研究上交國家,之後便單獨脫離出去,隱藏到了外人找不到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