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哪裏能直接到達核心地的側面的陰暗角落。

「當我們到達位置后,這裏的人直接防火燒掉制酒廠。到時候濃煙和火光會驚動在外面集結的局長,他們就會對這裏進行功擊。等裏面的人前去支援離開哪裏的時候我們接着衝進去,該殺的一個不留。」約翰說着自己的進攻計劃。

「沒問題。」身邊的幾人回應。

留在這裏的人是多羅姆,他拿着望遠鏡觀察約翰等人到達指定地點后就開始點火。

離開的時候約翰吩咐了一句「確保大火燃起后再離開,小心點路上不要被別人看見。找到左恩告訴他,我們的計劃,然後叫他們把一路上能燒的東西全部燒掉,殺掉一切能殺掉的幫派成員,但不要用槍,接着在往我們這邊支援。」

「沒問題。」多羅姆面對約翰的囑咐很有信心的點點頭。

「我們走。」囑咐完,約翰對着幾人說到。

接着約翰帶人,離開了制酒廠,回到了住宿處。

左恩正在座庄,剛才他的手下已經把對面的傢伙干趴下了,為他贏了不少錢。

現在他正興緻勃勃的招呼下一個賭局。

看到約翰五人從人群中經過,約翰卡爾斯朝他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

左恩也笑着繼續他的賭局。

住宿區的守衛因為左恩搞起來的事情也被吸引到了其中。約翰五人順利的朝着先前計劃好的路線到達了,指定區。

準備就緒后約翰朝着制酒廠的二樓打了個手勢。

二樓拿着望眼鏡的多羅姆一直再觀察約翰的動向,約翰給自己打了手勢,多羅姆就連忙下樓。

接着用火柴點燃了廠內的所有沾滿了酒精的易燃物。

一瞬間火勢大氣,確認短時間根本無法撲滅后,多羅姆迅速逃離現場。

一時間的火光讓眾人從左恩搞起的賭局轉移到了制酒廠的方向。

「媽的!快去看看哪裏發生了什麼!」其中幾個小頭目看到制酒廠發生火災,連忙朝着自己的手下叫喊到。一時間住宿區的守衛門有一大半跑了過去。

而就在火光濃煙大起的時候,不遠處的盜賊領的外圍想起了大量槍聲,聽聲音像是有一支軍隊朝着盜賊領發起了進攻。

核心地的人員瞬間反應過來。

「媽的!敵襲!做好戰鬥準備!!」幾聲驚呼。

二三十個嘯狼幫成員如潮湧一般拿着武器朝外圍趕去。與之離開的還有一部分守衛。

而住宿區也開始因為槍聲混亂起來。

不少人立刻朝着盜賊領外逃命,幫派成員則是朝着在小隊長的指揮下,端起武器朝着外面的圍剿軍隊前往支援。

左恩把剛才賺到的錢放回自身口袋,接着帶着自己的手下和多羅姆,開始了拿着私酒,然後四處放火的勾當。

一瞬間盜賊領更加混亂了。四處都是火光。

「哈哈。」左恩興奮四處放火,還用匕首順帶解決了幾個要前往前面支援幫派成員。

確認基本點燃了所有可以點燃的地方后,左恩一臉興奮的帶着三人朝着核心地趕去,那模樣像極了準備進村搶劫的盜匪。雲纓緊緊的握住手中掠火長槍,槍身上燃燒起來了熊熊金色火焰。

一隻三足金烏虛影在雲纓身後展翅翱翔,用著他那金色的瞳孔緊緊的盯著湮滅。

周圍開始憑空燃燒起來金色的金烏真焰,一輪金色大日降臨在金烏腳下,幻化為一棵扶桑樹。

扶桑樹上有著一顆顆金色太陽長在其上,就如一顆孕育萬

《神祗:億萬倍強化的我加入聊天群》第二百四十九章:阿波羅的到來。 褚臨沉默默聽完,只輕嗯了一聲,並沒有過多的表示。

他淡淡的語氣,簡短說道:「你先回來再說。」

秦舒也沒什麼好說的,短暫地遲疑之後,「好。」

隨即,她在兩個下屬的護送下,返回海城。

剛到海城,就有專車來接。

秦舒坐進後排車廂,赫然發現褚臨沉也在車裡。

他居然親自來接自己。

秦舒心裡一熱,臉上露出笑靨,坐在他身旁,隨手關上了車門。

褚臨沉深邃的眸光在她身上快速一掃,確定她沒出什麼事,這才放心。

隨即,在她落座之後,遞過來一個文件袋,「看看。」

在他的示意下,秦舒不明所以地打開了袋子,翻看起來。

一秒記住https://m.net

隨即,臉上緩緩露出愕然之色。

「你……」她驚訝地看向身旁的男人,沒想到他居然也去調查了楊正布料廠,而且短短的時間裡,就拿到了這麼詳盡的資料!

這種效率,也只有他,才能做得到。

秦舒收回心思,重新回到眼前這份調查文件上。

文件里詳盡歸納了楊正布料廠從成立到現在的情況,包括重要的一些合作商的資料,應有盡有。

她快速地翻看了一遍,眉頭擰了起來,從手裡的這份資料上來看,布料廠沒有任何問題。

只是……

秦舒疑惑地朝褚臨沉看去,「為什麼沒有照片?」

褚臨沉似乎料到她會有此一問,不急不緩地說道:「的確沒有。就算是一些跟布料廠相關的重要活動,也沒有任何楊平瀚出席的照片。」

這一點,他已經讓衛何證實過了。

秦舒微怔,「怎麼會?他明明在漢城很有名氣,就連計程車司機都知道他的事。」

「知道他的事,不代表見過他本人。你再看看這個。」褚臨沉說話間,從口袋裡單獨拿出了一張照片,放到秦舒面前。

這是一張畢業照,上面的年輕男人清秀斯文,戴著方框眼鏡。

秦舒並不認識這個人。

褚臨沉唇角輕勾了下,緩緩說道:「他叫楊平瀚,是楊正的孫子。」

「他是楊平瀚?!」秦舒因為驚訝,忍不住低呼出聲。

觸及褚臨沉深邃的雙眸,卻驟然冷靜了下來。

如果這個人是楊平瀚,那另外一個豈不是……假的?

褚臨沉朝她頷首,肯定了她的猜想。

他的目光重新落回照片上。

這張照片,來之不易。

和楊平瀚相關的圖像資料,幾乎都被清理掉了。這背後,很不簡單,或許會牽扯到一個大的陰謀。

不過——

「就算他是假的楊平瀚,但根據親子鑒定的結果,你們倆確實是父女。」

為了驗證這件事,褚臨沉拿到照片的第一時間,就讓衛何重新去醫院核對了秦舒和「楊平瀚」的親子鑒定信息,而且把上次殘留的樣本重新化驗,得出了相同的結論。

秦舒抿著唇沒有說話,沉浸在思索中。

半晌,她抬眸,鄭重地看向他,嗓音冷靜地說道:「我有一個辦法。」 現場安靜片刻,隨後就嗡嗡地熱鬧起來:

「不是吧?楊真不會是在騙人吧?他怎麼可能獵殺這麼多築基境的妖獸?」

「還有,那天楊真和凌飛宇決鬥時,分明只有築基境六重的修為,他怎麼能獵殺築基境九重的妖獸?」

「該不會是他的修為突破到了築基境九重吧?」

……

「這怎麼可能?這才多久時間,就從築基境六重突破到築基境九重?」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難道你們忘記了,之前楊真還只是氣旋境一重呢!」

「就是!那日楊真挑戰凌飛宇時,才只是氣旋境一重,可三天後決鬥時,卻到達了築基境六重,沒什麼不可能的。」

「那,那可能就是了。」

……

「這個楊真到底怎麼了?他是有什麼奇遇嗎?為何修為提升如此之快?」

「誰知道啊!就像是一個暴發戶突然發財了一樣。」

「肯定是有人在幫他!」

……

楊真沒有理會同學們的這些猜測。

張墨同樣也沒有理會,他仔仔細細清點了一下楊真的捲軸,然後將數目一一在紙張記好。

末了,張墨笑道:「楊真,此次試煉,你應該是第一名。」

楊真再一次抱拳鞠躬:「謝謝張墨老師誇獎。」

張墨擺擺手:「好了,下一個。」

下一個,柳湘湘走了出來,將一堆捲軸堆在桌子上,有些堆不下的,還放在地上。

柳湘湘的捲軸等級,雖然比不上楊真,但其數量卻十分驚人,總共竟然有兩三百張。

特別是那三張氣旋境九重的妖獸捲軸,也算是柳湘湘越級斬殺妖獸的證據,引得眾人連連驚嘆。

接下來,就是李園和吳依依。

在他們兩個人將捲軸全部擺放在桌子上時,更是讓人驚訝不已。

特別是李園。

這個曾經和楊真一樣,中級班的吊車尾,今日獵殺妖獸的捲軸數量,竟然和吳依依相差不多。

而且他的成績,比在場絕大多數人都要好得多。

一時間,人群再次熱鬧起來。

大家都在猜測,為何李園的成績會如此好?

不過,當大家知道,楊真、柳湘湘、吳依依和李園他們四個人是一個團隊之後,也就釋然了許多。

大傢伙兒一致將李園的功勞,全部算在楊真的頭上。

李園不生氣,也沒有和別人爭辯。

因為事實就是如此。

在妖獸山谷里的這些天,他和柳湘湘、吳依依三人幾乎沒什麼貢獻,他們身上的那些妖獸捲軸,都是楊真獵殺妖獸得來的。

報到完畢。

楊真才拉著王毅和葛佳聰來到一處無人之地。

李園、柳湘湘和吳依依三人因為好奇,也跟了上來。

「怎麼了?」王毅趕緊問道,「你這鬼鬼祟祟的,跟做賊一樣。」

楊真四處掃了掃,發現方圓十幾二十幾米之內沒有其他人,才輕聲說道:「大哥,有人想要在妖獸山谷中殺我!」

「什麼?!」

「不會吧?」王毅和葛佳聰齊齊驚呼。

倒是李園他們幾個人,早已知道此事。

「是真的。」楊真說道,「是凌氏家族的人,那四個人,有三個人姓凌,分別是凌少鵬、凌濤和凌洪,據說這個凌少鵬,還是凌家大長老凌瞳的孫兒。」

「就是那日咱們鯤船上看見的那四個人?」王毅問道。

「唉!我就說那四個人不是好人!」葛佳聰皺起眉頭,「這果然被我說中了吧?」

「嗯,就是他們。」楊真點頭。

「那人呢?」王毅追問道。

「死了。」楊真將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簡單的複述了一遍,說道,「如果不是有葛二哥那顆隱身珠子,只怕我也是凶多吉少。」

「這該死的凌氏家族,當真是不怕死了!」王毅當即大怒,「竟敢當著我和老二的面來殺你,他們這是不將擂台府衙放在眼裡了嗎?」

「大哥,這件事,咱們一定要稟報掌事大人!」葛佳聰跟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