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楓將一疊厚厚的資料扔到她面前。

胡美娜拿起來一看。

裡面全都是證據。

有直指他們家的網址ip地址,還有他的槍手主動承認的是她找人誣陷蘇錦的證據。

這下,胡美娜慌了。

「說吧,你要多少錢。」

林楓冷笑一聲。

「我不要錢,我要你親自出面道歉,刪除文章。」

此話一出胡美娜臉色大邊。

要她刪除文章沒什麼,但是讓他主動出面道歉。

這就等於毀了她的名聲。

她決不能答應。

胡美娜大叫起來。

「不可能!」

「那你就準備好到法庭上說這些吧。」

林楓淡淡答道。

「我可是胡氏集團的人!讓我上法庭?沒腦子的蠢東西!」

「我勸你最好還是拿錢走人,到時候可能倒霉的人就是你了!」

。 轟!!!

天空之中一道道空間裂縫正在癒合,空中清晰可見一道虛無掌影的輪廓在緩緩消散。

而地面上只有一個巨大的手掌印,手掌印約有數十米的深度,其中還散發著淡淡的毀滅氣息。

而應歡歡等人神魂未定的看著眼前十米開外的那巨大深坑,咽了咽口水,擦了擦額頭上不存在的汗水。

而半空之中那裡還有人影,全部都跑了,而林動叫囂的聲音卻回蕩著。

「有種別跑啊,來和你林動爺爺大戰三百回合!」

林動也就是雷聲大雨點小,實際上他發出這一掌后,元力也不多了,雖然還能用,但威力肯定不如這一掌。

不過林動還能強行靠肉身打出更可怕的一掌,但打出以後林動的一條手臂就得粉碎。

沒過多久,林動臉色蒼白的飛了回來,「林動沒事吧?」應歡歡等人發現林動臉色蒼白,連忙詢問。

「沒事,消耗大了一點,沒事的,至少他們短時間內不會回來。」林動笑著回答道。

「那就好,沒事就好。」應歡歡等人點了點頭,確認林動只是消耗大了些,他們這才鬆了口氣。

但,他們還沒來得及離開,幾道身影就飛了過來。

「哈哈哈,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啊,看樣子你們之中實力最強大的人消耗盛大啊。」

其中一位酷似乾屍的老頭眼神陰森的盯著應歡歡等人。

林動心中暗道不好,這個傢伙的修為比之前那些八元涅槃的人還要強大不少,若是老師不出手他們恐怕。

林動有些擔憂的看了一眼應歡歡等人,至於自己林動絲毫不擔憂,他們連防禦都破不了,被抓了最多受的苦而已,而他們恐怕就會死了。

應歡歡直接虛空一揮手,一把青色的古箏浮現,應歡歡毫不猶豫的撫動琴弦,優美的琴音映入耳簾。

而半空之中的眾人卻宛若聽見什麼噪音一般,眼神之中閃過一絲怒火,直接對應歡歡發起攻擊。

元芳三人連忙拉著應歡歡躲開,而半空之中的眾人紛紛對視一眼后,齊刷刷的對應歡歡等人發起攻擊。

而林動身上響起金戈之聲。

鏘!!

乒!乒!

林動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空中的那幾道身影,他們這是這玩呢?為什麼沒有什麼感覺呢?

疑惑不僅僅是林動,就連半空之中的那幾人也是一臉懵逼,這小子怎麼沒事?還有這乒乒乓乓的,像打在兵器上呢?難不成這小子是兵器化成人形?不可能啊,沒有聽說過靈寶能夠化成人形的事迹啊。

而應歡歡他們本來還挺擔心林動的呢,結果沒想到這傢伙是他們之中最安全的。

應歡歡的青絲時不時少一節,而另外兩個大老爺們卻挂彩了,還不如這兩個姑娘。

「老師,要不你幫幫忙?」

林動雖然沒事,但這總感覺侮辱性有點強大啊,這些傢伙有點無恥啊。

「你這不是沒事嗎?他們死活與吾何干?」軒轅麟月翻了翻白眼,顯然對應歡歡,姜昆,袁陵,元芳四人的死活她毫不在意。

林動無奈的嘆了口氣,騰空而起大喝一聲道:「金剛般若掌!」

一道金光從林動手掌亮起,一個『*』字印記呈現在金光佛掌手心朝那具酷似乾屍的傢伙飛去。

嘭!!!

一聲元力爆炸聲響起,能量餘波在空中蕩漾。

「卧槽!」

姜昆見林動這傢伙居然還有強大的武學頓時忍不住爆粗口。

但緊隨他的粗口后,一道紅光朝他襲來。

「羅漢真身!」

林動連忙擋住姜昆面前,一道金光閃爍,林動背後浮現出一道羅漢虛影,只是太過透明,只能看見一個身形輪廓而已。

林動此生在虛影的襯托下彷彿有了些許佛意和莊嚴,林動閉目睜眼,身後的輪廓虛影也是如此,只是眼睛的位置亮起兩道佛光而已。

而這一幕把半空之中的圍攻他們的人嚇了一跳,似乎沒有見過,有些疑惑,直接傻愣愣的停下來看戲。

一瞬間的放鬆警惕,被林動抓住機會,一掌轟去。

林動頭頂的軒轅麟月眼神之中閃過一絲無奈,顯然林動這一招只是徒有其表而已,軒轅麟月隱晦的注入一道力量到林動背後的羅漢虛影之中,虛影瞬間凝實,佛光大作。

拍出的那一掌瞬間威力大漲,隱隱纏繞著一股磨滅之意。

嘭!!!

當他們反應過來時已經晚了,巨掌已經落下,他們如同五指山之中的孫悟空一般,逃不出手掌心。

如同佛祖壓悟空般的情景,那些身影一道道的被磨滅。

而林動此時臉色也越發蒼白無力,就在最後一人沒磨滅之氣抹殺時,林動終於撐不住了,直接吐出一口鮮血,背後的羅漢虛影瞬間破碎,化為佛光消散。

軒轅麟月搖了搖頭,林動的傷並無大礙,只是功法反噬而已,強行使用羅漢真身虛影的代價而已。

修養一段時間就好了。

「我們感覺回去吧,要不然到時候又來人的話,林動可就危險了。」應歡歡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林動眼神之中閃過一絲擔憂和感激。

「好,我們感覺離開。」

眾人商量好后連忙帶著林動離開此地,林動救了他們兩次了,他們欠林動兩條命啊。

無論如何他們都不能讓林動出事了,畢竟林動可是為了救他們才受傷的。

而此時林動的意識之中,軒轅麟月的身影浮現在林動面前。

林動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軒轅麟月,似乎有些不明白老師出現做什麼?

「保護他們把自己陷入絕地很好嗎?」軒轅麟月的眼神有些冰冷,語氣之中蘊含了陣陣怒火。

「老師,對不起。」

林動低著頭,有些慚愧,他沒想到自己居然會為了別人這樣,而且這些人還只是一個宗門的而已,連朋友都算不上的那種。

而且應歡歡那個丫頭之前還嘲諷自己,如今自己卻為了他們把自己陷入這樣的境地。

「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為了家人這樣拚命沒事,但他們與你非親非故,有時候別人根本就不會領你的情,只會認為你多管閑事,出風頭而已。」

軒轅麟月警告了林動一下,若是再有下次,她不會幫忙了,教而不改,那她教他幹嘛?讓他死了算了,免得以後苟延殘喘的活著。

為了自己的親人去拚命這是人之常情也是身為家人的一部分責任,但為了非親非故的人去拚命那就是傻子,浪費自己的生命,對不起自己親人的期望和關愛。

??讀者大大們,你們都開學了嗎?還是忙著工作?記得來臨幸本書哈,(′?w?`)作者菌,推薦票記得投哦,就推薦票就行了其他的無所謂,看你們的心情(ˉ???ˉ??)?

?

????

(本章完) 第五百七十章她是我的女人

顧兮兮正準備走過去。

只不過,步子才剛剛邁開,就被蘇蘇一把抓住了胳膊。

「怎麼了?」顧兮兮詫異的回頭。

竟然意外的發現,蘇蘇的眼神裏面,閃過一抹驚恐和寒意:

「別過去。」

顧兮兮還沒來得及問一句為什麼。

下一秒,辦公室的大門就嘭的一聲,被撞開了。

一個人影橫飛了進來,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不是傅星瀚又是誰?

「咳咳咳!」

他似乎是被踹了一腳。

整個人蜷縮在地上,捂著肚子,臉色慘白,疼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緊接着,一個高大的身影緩緩的走了進來。

顧兮兮抬頭看了過去。

發現進來的是一個身穿白色西裝套裝的年輕男人。

男人樣貌英俊,但是跟墨錦城比起來,全身上下都充斥着詭異莫測的陰柔氣息。

特別是當他的眼神看過來的時候。

凌厲,尖銳,陰鷙,可怖。

就好像是毒蛇纏繞着似的,讓人毛骨悚然。

這個傢伙,不是個好招惹的人物。

顧兮兮下意識的回頭看向蘇蘇。

發現,她眼神冰冷,表情厭惡的盯着走進來的男人,沒說話。

很顯然,兩個人是認識的。

男人幾步走了進來,一腳踩在了傅星瀚的胸口,「蘇蘇,這就是你找的新靠山嗎?廢物一個!」

「你——」被人當着蘇蘇的面罵廢物,傅星瀚頓時火氣。

他正要掙扎著爬起來,冷不丁胸口一陣劇痛。

男人腳下的加了力道,他痛的慘叫:「咳咳啊啊!」

傅星瀚拚命的掙扎,想要推開男人的腳。

可是男人的腳竟然好像是一座泰山似的。

死死的壓在他的胸口,根本就讓他無法動彈。

他拚命拍打着地面,「來人,來人啊!」

男人低頭,冷冷嘲笑:「別喊了,你的那些手下,早就被廢了。」

傅星瀚一驚。

艱難的扭頭朝着外面看過去。

果不其然。

守在外面的手下全部都被打趴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