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道行比不上天龍老匹夫,還是退下的好。」

岳龍道;「年輕人,你也算是出家之人,怎麼會如此大的殺氣。」

「關你屁事,老子沒空和你說廢話。」

葉塵沒有再逼逼,既然天龍不出來,那就殺進去,殺一個是一個。

「送你下地獄。」

葉塵雙眼詭異的血紅。

一股鋪天蓋地的陰氣突然從葉塵身後散發而出。

而後,

一個旋渦黑洞大門形成。

大門上有着地府兩個字。

兩根粗得像成年人的手臂黑色鐵鏈子從這黑色大門疾飛而出。

「你·····你是·····」

岳龍滿臉駭然,嚇得都說不出話來。

兩根黑色鐵鏈子直接套住岳龍身子,拉進去黑洞之門。

「鬼啊。」

「快報警。」

葉塵祭出這恐怖嚇人的地府之門嚇得那些僧人直接煞筆了,有膽小之人癱在地上,屎尿都崩出來了。

「既然都看到我這尊榮了,那就進去吧。」

葉塵魔鬼一笑,從地府之門飛出十幾條小鐵鏈,套住那些僧人。

「不。」

「不要啊。」

凄厲的叫喊聲響徹天龍寺,

就這麼幾秒鐘,那些僧人全部被拉進地府黑洞中。

葉塵走進了天龍寺大門。

寶殿內。

兩座高大的佛像正對着走進來的葉塵。

倏然,

四道浩然的金光疾射葉塵。

「天龍寺不是真正的佛門聖地,就憑你們這兩尊假冒的尊神,也可阻攔我,可笑至極。」

葉天突然大笑,手中從背包掏出一把桃木劍,手指彈射在桃木劍劍身上。

當的一聲清脆聲音。

桃木劍頓時崩裂兩半。

「去。」

崩裂的桃木劍被葉塵手一甩。

兩截木劍激射兩尊神像各自右邊眸子中。

神像威力瞬減,聖光散去。

「葉塵,你好大的膽子,敢來天龍寺搗亂。」

只看到天龍寺人大主持天龍禪師終於率領不少天龍寺的高層走了出來,與此同時,他們的身後還跟着不少社會名流。

這些名流男女老少都有,都是來這裏燒香拜佛的,直接在客房居住下來,方便翌日一早上香。

「殘殺我天龍寺僧人,葉塵,你還不速速跪下。」

天龍禪師一臉正氣凜然。

「天龍大師,這個人什麼身份,敢在這裏鬧事?不知道這是聖地?」一個手腕戴着珠子中年男子皺眉問道。

「趙會長,這個道士叫葉塵,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來天龍寺大開殺戒。」天龍禪師裝得很像那麼一回事。

「我是江州商會副會長,也是江州市代表之一。」趙會長一張臉怒氣沖沖,「我命令你····」

「啰嗦。」

葉塵根本沒有等這個所謂趙會長嗶嗶完畢,一個閃身,大嘴巴抽過去。

啪的一聲。

趙會長煞筆的看着葉塵,半邊臉疼得跟個豬頭似的。

「滾。」

葉塵手一抓趙會長的衣領,當狗一樣丟出寶殿外面。

趙會長哎呀哎呀的叫着,臉都綠了。,

「我曹,這道士瘋了啊,連趙會長都打。」

「他這是找死的節奏啊。」

眾多社會名流看到趙會長死狗一樣躺在寶殿外面,震怒又懵逼,趙會長可是他們之中最具有社會人脈和財富的一個,沒想到葉塵鳥都不鳥,直接把趙會長丟出去了。

「葉塵,你好大膽子,我是····」一個有點花白頭髮的老人正要自報身份,讓葉塵有所忌憚的時候,葉塵又是冷笑一聲,再一次把這老頭丟狗甩出去。

『天龍,我悅姐的魂魄呢?「

葉塵逼問天龍。

。 「我怎麼覺得我一點都不想和你聊天呢?」楚繁擺出嫌棄的姿態,不等秦依然,就走出了便利店。

秦依然也懶得理他,一個在他們圈裡都赫赫有名的花花公子,能是什麼好人嗎?

不遠處,夏語寒從勞斯萊斯車裡下來,上了她自己的車。

看起來她和柯震辛已經聊完了。

楚繁滿肚子的疑惑要向柯震辛問個清楚,他很想知道,柯震辛和商譽有沒有談妥。

聽到柯震辛說沒談妥的時候,楚繁臉都黑了。

「不是吧?你不就去和他談的嗎?你別逗我。」

「逗你幹什麼?你不覺得奇怪嗎?他和劉茂也沒多少交集,但他卻很看重劉茂。」柯震辛點了支煙,緩緩開腔反問。

楚繁似懂非懂,「你認為,他和劉茂會有什麼特別的交易?」

「只有這一種可能,否則他為何要保下劉茂,只要劉茂在我手裡,他就不敢輕舉妄動。」

「你確定?會不會你判斷錯了?」

「不會,你不信的話,可以等著瞧。」

柯震辛很確定他拿捏了商譽的短處,他們的鬥爭,現在佔上風的人是他。

一晚過去,夏語寒的熱搜消失得乾乾淨淨,所有的關鍵字眼全部被屏蔽。

劉茂的妻子接受了媒體專訪,她特別向夏語寒道歉,澄清是她誤會了夏語寒。

反轉到底還是來了,但在部分人眼裡,早已經認定了夏語寒有錯,就算出現別的說法,那也是夏語寒買通了人。

夏和那些看不慣夏語寒的人,背地裡談論她的話更加難聽。

夏語寒左耳進右耳出,她很快調整好心態,處理夏和眼前的爛攤子。

中午,夏語寒和宋城在就近的餐廳吃了飯。

宋城情商高,為人紳士,和他相處十分舒服,合作內容輕鬆就敲定了。

「我可以問個別的問題嗎?」夏語寒有些不大好意思的開口,「如果你不想回答可以不用回答。」

宋城很好說話的樣子,「你問吧,只要我知道,肯定為你解答疑惑。」

夏語寒也不再客氣,「就是關於商譽,他是不是給柯震辛使了不少絆子?他們在暗中較量,對嗎?」

「這個,怎麼說呢,不是較量,是商譽在挑事。」

雖然之前答應過柯震辛,會避免和下語寒呢談論這些,但夏語寒問到了,宋城也難以隱瞞。

他乾脆全盤托出,「商譽想要保下劉茂,震辛不肯,商譽只能使點手段逼震辛放人。」

夏語寒眸光驟冷,她無聲地嘆氣,「之前我也勸過他,不必對劉茂動真格的,讓他嘗點教訓就好了,但他不聽我的。」

宋城聞言勾唇大笑,「他誰的都不會聽,誰讓劉茂膽大包天,敢欺負到你頭上呢,他到現在氣還沒消。」

「真的是因為我嗎?或許還有別的原因吧,他又不喜歡我。」

「別的原因是什麼我不知道,但他對你,肯定是有感情的,震辛這人,就是不擅長表達自己的情緒,喜歡你他也不會說出來,只會用他的行動證明。」

。 「好了,我知道了!」

「不過史萊克學院究竟是不是騙子學院,我也要自己去看看才能相信啊!」

「謝謝你告訴我這些了,拜拜!」

所以最終,聽完墨白的說法后,寧榮榮饒有興趣的說完,就直接走了。

消息已經問到手,自然不願意跟墨白繼續說話了。

「……」

「這小丫頭好像對史萊克學院更感興趣了?是我感覺錯了嗎?」

墨白看著寧榮榮的背影,有些無語。

「看來這小丫頭不是什麼乖乖女啊!」

搖頭失笑了一下,墨白也不再管她,回過頭也走了。

他就是好心相勸一下,不忍一個小女孩被欺騙,可是當他說了以後,對方還是要去,而且明顯興趣更大,墨白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至於對方的安全問題,對方既然能從帝都安全的走到這裡來,那麼從這裡到索托城估計也是沒問題的。

……

三天後,墨白抵達了帝都。

找了家酒店休息了一晚后,墨白第二天才趕到天斗皇家學院。

「老師,我是來報名天斗皇家學院的,這是我的介紹信!」

墨白直接來到了報名點,找到了這裡的報名老師。

介紹信是院長給墨白寫的!

「我看看!」

招生老師掃了墨白一眼,隨後拿過墨白的介紹信。

「初級魂師學院諾丁學院院長……」

「完全沒聽說過啊,那個旮旯來的?」

一開始見到墨白有介紹信,招生老師還以為墨白有什麼來頭呢,原來是一所不知名的院長寫的,態度頓時輕蔑起來。

「介紹信就不用看了,我來問,你來說,我看你符不符合我們天斗皇家學院的招生要求!」

招生老師也不再看墨白的介紹信,直接把介紹信丟回給墨白,然後開口說道。

「……老師你問吧!」

墨白微微蹙眉,不過還是忍了下來。

一個學院的招生老師,態度居然都這麼傲慢。

「你就是剛剛那所什麼丁學院畢業的吧?」

招生老師開口問道。

「是的!」

墨白點頭。

「身上有貴族頭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