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誰告訴你的?」

張浩呵呵一笑。

「醫學就是要不斷進步,一直跟隨前輩,是不會犯錯,但更加不會有任何建樹。」

張浩簡簡單單一句話,直接把焦老爺子說的無話可講。

「你……」

雖然他知道,張浩這麼做是有道理的。

不過一般情況下,在正常手術當中是絕對不能這麼做的!

因為並沒有一個準確的時間作為臨界點,

可自己的考核,卻準確給了人家10分鐘,這小子相當於鑽了個空子。

焦老爺子雖然嘴上不說,不過心裡暗暗開口。

這小子還有點本事……

不過只是會些小聰明而已!

緊接著張浩開始給病人輸血。

至於查看病人血型以及分配血袋,這些都是基本功,並不會做錯。

而這場手術最難的就是切割鋼管的部分。

必須要快准狠!而且不能觸碰的其他地方。

要知道最多兩公分就是心臟,絕對不能往心臟邊上偏移。

這樣一來,即使觸摸不到心臟,可只要進行擠壓,就很有可能會使病人心臟停止跳動。

而這也是非常考驗技術的!

張浩用短短十幾分鐘就將血徹底止住,而且每一個卡鉗都拿捏的非常到位。

這期間就連焦老爺子都愣在了原地,至於其他的眾人更是瞪大了眼睛!

儘管這只是模擬人體,不過張浩每一個細節都做得太到位了,簡直可以說毫無破綻可言。

「我去,這傢伙還真有兩把刷子。」

「是啊是啊,這手速比我快多了,而且穩准狠,他正是實習醫生嗎?」

「不是說他之前是演員嗎?怎麼又成實習醫生了?」

「那我就不知道了,恐怕真相只有李鑫才知道!」

此時李鑫瞪大的眼睛,當他看到這一幕之後,手心裡的汗更是不由自主冒了出來。

現如今最大的麻煩就在拔管子上,只要鋼管能夠正常拔出來,那就相當於成功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而張浩已經把大部分麻煩全都搞定了。

此時直播間里更是呼聲一片。

「我的天啊!張浩小哥哥真的太專業了,雖然我看不懂,不過很厲害的樣子。」

「我就是一名實習醫生,張浩小哥哥確實牛逼,我敢保證,我們醫院的主任都做不到這麼完美!」

「是嗎?那相當於考核就過了,對吧?」

「不!最麻煩的還在切割鋼管的部分之前,這些只能說張浩小哥哥基本功紮實。」

「拔掉鋼管才是最麻煩的事啊,因為在人體阻力很大,而且需要很牛逼的腕力。」

直播間的眾人你一言我一語。

只不過就在這時,一串文字卻傳了出來。

「你們大家都錯了,其實在這場手術中,張浩根本不可能贏!」

這傢伙此話一出,底下到處都是問號。

「你什麼意思呀?看不起誰呢?」

「就是,人家張浩哥哥都已經做到這一步了,你認為還差最後一哆嗦嗎?」

那傢伙又出來發聲了。

「呵呵,大家別誤會,我也是張浩的粉絲,你們都不懂這套流程,而我是進過手術室的,所以我有說話的資格。」

停頓了幾秒鐘之後,那傢伙再次發出了一串文字。

「之前那個人應該也是專業的,他說的不錯,人體是會有吸力的,而且越靠近心臟那裡就會存在很多軟骨,說不定現在已經把鋼管頂住了。」

「也就是說,在那一瞬間里,需要極其強大的力量才能將鋼管拔出,一般情況,都是手術室好幾個醫生,並且配合多年才能做到!」

當他發出這段文字之後,也沒人繼續質疑他了。

而張浩只是一個人在作戰,再加上旁邊只有兩個實習女護士。

所以憑他一己之力,肯定是拔不出來的,這就是關鍵所在。

這一下直播間的眾人全都急了。

「我去,這不是噁心人嗎?」

「那這樣一來,這個比賽就不公平!」

「就是,這也太不公平了吧……」

「我看這醫院就是故意的。」

只不過就在這時,黑粉又跑了出來。

「那怪誰呀?還不是怪他自己一個人喜歡裝逼,都不讓別人給他幫忙。」

「就是,像這種傢伙只會自己逞強,他根本就沒資格做醫生。」

而此時主持人那裡也如火如茶。

「我的天啊,馬上就要進行到最精彩的部分了,接下來就看張浩選手能不能挺過這一哆嗦!」

「是啊,讓我們所有人都為張浩選手祈禱吧。」

雖然大家心裡清楚,這只是一場簡單的考核,而且所使用的是假人。

不過眾人一個個全都揪著一口氣,生怕張浩會失敗。

至於嘉賓席那邊仍然是幾足鼎立。

「都已經說的很清楚了!這小子就是嘩眾取寵,有點基本功又能怎麼樣?我告訴你們啊!他根本就拔不出鋼管。」

一旁的熊偉小人得志的來了這麼一句。

由於這幾個人都在看著粉絲的留言,所以當然也清楚了關鍵問題所在。

「我覺得張浩選手能做到現在已經很厲害了,熊偉,這點你認還是不認?」

熊偉點頭。

「我當然認了!」

。 凌風中學,開學第一天。

新的班主任在講台上侃侃而談地畫大餅,坐在座位上的江一帆則是不自覺地抖著腿。

倒不是急著去上廁所,而是身旁坐的新同桌,讓他感到坐立不安。

「那個…小萌同學…」

最終,江一帆還是忍不住弱弱地開了口,「我記得你上學期的志願,好像不是報御妖科的吧?」

林小萌那雙明亮的杏眼瞥了他一下,然後便將視線收了回去,順帶還伸手將耳鬢處幾縷散亂的髮絲捋到了耳廓后,但就是沒有搭理他。

「你這種高冷的樣子我也好喜歡,簡直絕絕子。」

江一帆訕笑著誇讚了一句,用以掩飾自己的尷尬,然後識趣地將頭轉回,繼續坐立不安地抖著腿。

不過若是他晚點轉頭的話,倒是能看到女孩的雙頰,微微地紅了一下。

「原本今天領完校服和課本后,大家就可以直接回家了,明天才正式上課,但是呢…」

班主任『李森』突然將話鋒一轉,「我覺得有必要趁著剛開學的時候,組織一下班級活動,來加深同學們對彼此間的認識,方便今後更好的成長與努力。」

原本台下眾人聽到『回家』二字的時候,都準備獻上熱烈鼓掌了,結果這突如其來的團建,卻是讓一張張小臉紛紛垮了下來。

倒不是他們討厭團建,只是在這種互相還不甚熟悉的情況下,很多環節都會尬得讓人腳趾抓地…

「來吧,大家帶上各自的須彌珠,過走廊的時候安靜點,別影響到其他班級,咱們到操場上集合。」

但李森接下來所說的話,卻是令同學們不禁一愣。

團建…還需要妖靈參與的嗎?

「啊啊啊!為什麼阿帆你就能跟校花同桌,我四面八方坐的卻全是男生啊!!!」

出班級時,分到了同一班的金源寶,抓著江一帆的肩膀一頓搖晃,壓著聲音叫喊。

「校花?咱學校啥時候有校花了?」

江一帆困惑地眨了眨眼。

雖然學校里好看的女生是有不少,但由於是重點高中,校園裡的學風比較濃郁。

所以也不見有好事者私下組織過學生間的評比活動,將那些受歡迎的男生、女生們排個名次。

「暑假前沒有,暑假后就有了。長得好看,又會畫畫,還有網紅身份加持,校花不是林小萌還能是誰?大家都公認的。」

金源寶酸得那張胖臉都要變形了,「可惡!為什麼這種跟小說似的劇情,我就遇不到呢?」

在他說話間,江一帆注意到周圍其他男生看向自己的目光,竟是全都帶著羨慕嫉妒恨,似乎在說——這傢伙除了長得帥點,還有哪點比我強?憑啥就他能遇上甜甜的青春戀愛物語???

對此,江一帆只能默默地在心中嘆口氣:

唉,人類的悲歡不相通,我的苦楚你們又怎麼會懂呢…

都以為他被幸福所緊緊包裹,熟不知,只要林小萌出現在視野當中,他的良心就會受到強烈的譴責啊…

「已經來了的同學,可以先把妖靈召喚出來。」

早眾人一步到了操場的班主任李森,對已經陸續到來的學生招呼道。

而在他的身旁,不知何時已經站了一隻長相奇怪的妖靈。

【稻草翁,B-級木系妖靈】

【軀幹看起來像是一個用稻草捆紮成的不倒翁,但只有軀幹部位顯得胖胖的,那顆木頭腦袋和兩隻枯木胳膊,都消瘦得有些詭異。

雖然在攻擊方面的表現不夠強勢,移動速度也較為緩慢,並且大部分木系妖靈能掌握的治癒類技能它也學不會。

不過,憑藉著過分出色的體力和生命力,仍舊是給不少人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

其特殊的種族能力『吹又生』,即便自身受了很重的傷勢,但只要妖力足夠,就能夠快速恢復。

戰場上屹立不倒、亦打不倒對手的稻草翁,通常被視為陪練型妖靈。】

【無前置或進化形態】

『氪金可以贏!稻草翁必須滾!』

——看到稻草翁的第一眼,江一帆就想起了《妖靈世界》中,一句在對戰廳廣為流傳的名言。

如果讓玩家們評選一隻『對戰時最不想遇到』的妖靈,那麼能夠力壓一眾『氪金才能獲得的強力妖靈』屠榜的,鐵定是稻草翁。

這倒不是說稻草翁在戰鬥中的表現有多強,純粹是很噁心人。

通常來說,一場妖靈1V1的戰鬥,短的幾十秒,長的也就十來分鐘。

但凡是有稻草翁出現的戰鬥,卻至少得有三十分鐘打底,並且時長還是上不封頂!

因為這玩意兒實在是太頑強了!

儘管打不贏任何對手,可對手想要打贏它,卻需要耗費大量時間一點一點磨。

而且稍不注意,血條就又能給你升回來,簡直噁心至極!

遊戲里關於稻草翁,還有一個挺有意思的名場面。

一個喜歡用稻草翁去對戰廳噁心人的主播,在某次對戰匹配的時候,對面居然同樣是一隻稻草翁。

然後兩隻稻草翁的世紀大戰就此打響,從晚上九點一直打到凌晨七點,耗費整整十個小時依舊沒能分出勝負。

最後對面那名玩家發消息說自己要去上課,主動按了投降按鈕,那名主播才終於宣告勝利,也因此一戰成名,暴漲了許多粉絲,一躍成為知名大網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