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來了。」

蕭玄武看着玄武神獸,聲音厚重的說道。

玄武獸神道:「離開吧,這一次進入四獸空間的人中,有一人是宿命之主,四獸的傳承都會屬於他一人。」

蕭玄武臉色微微一變,沉聲道:「前輩,竟還有如此之人?」

玄武神獸道:「一切冥冥之中只有安排,宿命之主的出現也絕非是偶然。」

蕭玄武被弄得一頭霧水,不知道玄武神獸話中何意,「既然前輩已經有合適的人選了,那我就陪前輩聊聊天,畢竟以後再想見到前輩,會非常的艱難。」

玄武神獸道:「來吧,就知道你會再來,玄武傳承雖然不能留給你,但我還是為你準備了些東西。」

隨着聲音落下。

蕭玄武緊隨玄武神獸背後,朝着十萬里大山中走去。

………..

昂。

昂。

一道道龍吟之聲傳開,回蕩在四獸空間之上,緊接着,一道人影騰空而起。

在他周身上縈繞萬丈光芒,席捲之下,好像一道道擎天支柱,聳立在天地之間。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楚帝。

這一刻。

楚帝被神輝籠罩,滔天的威壓從他身影上蔓延開,相比於先前他進入四獸空間,現在境界提升了多少,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相繼接受了朱雀,青龍的傳承之力,簡直不要太強了。

除了領悟一道道神通之外,境界更是像坐火車一般,嗖嗖的狂飆不止。

短暫的喜悅之後,他來不及查看境界,氣息內斂,朝着白虎領地疾衝過去。

雲靈姬一直站立在白虎領地沒有離開,忽見一道人影凌空落下,在她臉上泛起震驚之色,心下駭然無比。

難道白虎神獸說的人就是楚帝?

他已經得到青龍傳承,為什麼白虎神獸還要選擇他?

雲靈姬想不明白,就和寧無天想不明白一樣。

殊不知。

就連楚帝也有點想不明白為什麼,總感覺四獸傳承就好像是給他準備的。

楚帝出現在白虎領地,白虎神獸身影出現,看了眼楚帝沉聲道:「在你身上有它的氣息,讓它出來吧。」

楚帝知道白虎神獸話中所指,隨手一揮,白虎和赤月同時出現在場中。

隨着白虎身影出現,雲靈姬身邊的白虎瞬間匍匐在地面上,身影瑟瑟發抖,好像非常害怕的樣子。

白虎神獸看了眼小白,沉聲道:「人類,你跟我來吧。」

楚帝帶着白虎,緊隨其後,朝着前方密林走去。

這一刻。

雲靈姬徹底石化了,不可置通道:「真沒想到在他身邊也有一隻白虎神獸,這隻白虎的血脈竟比我的強大那麼多。」

此時,她終於明白為什麼白虎神獸選擇了楚帝,目送楚帝離開之後,雲靈姬剛欲離去,突然一股強大的氣息傳來。

雲靈姬察覺到危險氣息傳來,回首看去,發現寧無天身影出現,無量的威壓好像大山碾壓在她身上。

「怎麼會這樣,他得到朱雀傳承了?」

寧無天身影出現,目光瞬間鎖定在楚帝身上,「楚帝,沒想到吧,吾因禍得福,現在就是你的死期了。」

「滾!」一道雄渾霸道的聲音突然傳來,下一秒,四道氣息傳來,朝着寧無天圍攻過去。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林天成的大氣運,是萬族有目共睹的。

要不是他有大氣運,怎麼可能一個半神巔峰境的天驕能在諸多神境的圍殺之下還能安然無恙的存活到現在?

換做尋常的人,早就死了,而且他們也是有大氣運加身的,沒有那麼容易死,即便是通過護城河往外逃,也不見得就會被死氣纏身侵蝕而亡。

而就在這個時候,幽冥族那位重傷的半神巔峰強者天九也出現在了林天成的門外,「林天成,我知道你就在裡面,我來這沒有惡意,只是想和你談談,怎麼樣才能放棄繼續擊殺死靈?我是幽冥族天部成員,我這一次出面雖然是代表我自己,但是也同樣代表幽冥族和你談話!」

「……」話落,四周除了偶爾傳來的死靈的吼叫,並沒有林天成的回話。

天九臉色變得難看,繼續勸說,「林天成,你糊塗啊……你想想看,你就算殺死了他們全部的人,對你也不會有任何好處的,你這種辦法殺人,好東西都被他們自己用了,還不如放他們一命,我們幽冥族幫你完成這一次的交易,如何?」

天九的話說的沒錯,畢竟林天成並不是直接擊殺他們,而是利用死氣溫水煮青蛙一般慢慢的折磨他們致死,而在這期間,為了求存,這些人也一定會將所有的好東西都用在保命上面。

也就是說,林天成到了最後,除了收穫一群屍體之外,根本得不到什麼好處。

「你有什麼要求,可以談!你要是擔心安全,我可以給你傳音玉簡,這樣的話你就能隨時和我們溝通,也不用擔心安全的問題,而且現在是在天傷城內,相信我們,我們不會定位你,因為真的沒有必要!」

「林天成,您想想,人活著才有希望,只要能活下去,相信一定會有辦法改變你現在的狀況的,您說對不對,只要你現在願意答應和我們交易,我可以發誓,不管你是要資源,還是尋求解脫的辦法,我們幽冥族都會盡最大的能力和萬族協商!」

然而,不管天九怎麼說,城內依舊死寂一片,林天成就是不和他對話,就在這個時候,一股死靈之氣湧現在天九的身邊,嚇了天九一跳,正準備出手的時候,只見死氣幻化成一個手臂,正和自己討要什麼。

頓時,天九欣喜若狂,急忙將手中的傳音玉簡交到對方的手中,眼看著死氣幻化的手臂瞬間飛回了房間之內。

「對,你可以通過玉簡和我們對話,有什麼訴求您都可以直說,我們慢慢商議!」天九激動的說道。

很快,天九手中的玉簡就傳來了林天成的聲音,「我要怎麼才能相信你說的話?」

「你想我怎麼表示誠意?」天九問道。

「先交出你的武器,還有儲物戒,我就相信你的誠意!」

天九沉默了,這無疑是將自己的武裝都卸了,如果林天成想使壞,即便是現在殺不死自己,自己也不可能在這死氣沉沉的天傷城內活多久,於是乎他猶豫了……

「給他!」

話落,數道身影落在了天九的身邊,正是魔童等人,只見魔童朗聲道,「林天成,我是魔童,我來者也是想和你溝通一下,我保證,在得出雙方想要的答案之前,我決不會為難你,包括神仙兩族,如何?」

聖無雙和玄宗也紛紛上前表態,「我們保證,神(仙)族不會在這個時候與你為敵!」

天九看著身邊的三位天驕,頓時白了一眼,說的簡單,交出去的東西是我的,你們怎麼不交?

不過,為了促進這次的談話,他不得不照做,好不容易和林天成取得了聯繫,他可不想就這麼前功盡棄,他還想活下去!

房間里,林天成看著天九的武器和儲物戒,陷入了沉思,幽冥族這麼有誠意自己是不是和他們商量一下?

畢竟,如天九所言,殺了這些人固然解氣,但是不是一點好處沒有么!

而且……他不相信,自己真的能困殺所有人,單憑這一點,他現在要是主動換取好處才能利益最大化。

只是……現在自己還缺什麼?仙石?自己不缺,功法?算了……萬族也不可能給!

林天成苦笑的搖了搖頭,自己實在是太難了,剛騙的資源都還沒用完,這萬族有上趕著給自己送資源!

「要不……直接搶了他們?畢竟都是各族的天驕,而且都是來參加拍賣的,好東西應該不少,除了那些小族,其他的人洗劫一遍應該很爽!」

可惜,林天成沒有什麼底氣和把握,若是那個死靈君主落月願意和他站在一起,他倒是可以考慮一下這麼做。

「算了……你們也拿不出什麼東西來,我就弄死你們,等你們死了,東西都是我的!」林天成說道。

聞言,天九急忙道,「林天成,你不要激動,我們已經和你們人族的強者聯繫上了,難道您不想聽一聽你們人族強者的建議?實在不行,我們可以將這些好處給人族,也算是在你臨死前為自己的種族做了點事情,如何?」

林天成聽到這裡頓時沉默了,這麼多強者,這麼多天驕,雖然殺了能為人族剷除了很多強敵,但是不得不考慮這麼做之後的後果。

一旦激怒了萬族,讓他們聯手對付人族,這得不償失!

但是,若是能如天九所言,將資源什麼的都讓人族強者帶回人族,這也是一件好事!

「我怎麼信得過你?」林天成傳音問道。

「我知道你信不過我們,這樣……你等兩天,兩天後你們人族強者會來萬族之域,到時候我們會備好足夠的寶物換取城內生靈的性命,只要你願意,我這就和總部聯繫!」天九急忙道。

林天成心中微動,若是真的能這麼處理,他自然是喜聞樂見,這一次來的萬族強者,多半都帶了足夠的寶物,真的耗下去,還不知道多久才能耗死對方。

若是能借這個機會為人族換取一些資源,自然是極好的,他也明白萬族為何會妥協,畢竟自己的態度實在是太堅決了,而且又騙了魔族那麼多仙石,他們沒有把握能在這期間將人救出,否則的話也不可能這麼好說話!

「只是……人族派誰來?一般的強者來了還是很危險的,萬一萬族失控遷怒,會不會把來人幹掉?」

就在林天成擔心來接收寶物的人族強者安危的時候,星辰之海區域的外圍,出現了一頭巨獸的身影。

巨獸迅速的化作了人形,打量著面目全非的七星島原址陷入了沉思。

「上一次來此地的時候還是和幾位大人一同,沒想到有生之年我竟然還能踏入此地!」星辰巨獸失笑。

身旁,東界城城主皺眉道,「大人,您還沒有聯繫上林天成嗎?」

星辰搖了搖頭,「這個傢伙的傳音玉簡製作的並不是那麼精細,現在離天傷城還遠,聯繫不上是正常的,而且……咋們這一次出來的時候,有大人已經交代了,一切聽林天成的意思,他被困在天傷城,即便是萬族許諾的好處再多,咱們也不能心動,一切以林天成的安危為重!」

東界城城主也是長嘆一聲,「唉……給再多的好處又有什麼用,這一次萬族是斷然不會放過他的,再多的好處他也用不上!」

「行了,這些你不說他也知道,那些萬族神境可不是吃素的,之所以遲遲不動手那是因為天傷城鎮守搬來了三十六界城做後援,如果最後還是解決不了的話,萬族神境也不可能坐以待斃,到時候請求外援強行破城也不是沒有可能。」

三十六界城鎮守齊齊出手,一時間,這些萬族強者還沒緩過勁,並不是說他們真的投鼠忌器。

否則,他們就應該離去,任由城內的那些強者自生自滅,現在他們一直在外面,就是不想放棄這些強者和天才,自然也就會有更多的神境來援!

魔童,玄宗,聖無雙……別的不說,單就這三位,那就足以讓神魔仙三族派遣出不下十位神境,再加上萬族的一些天才,相信到時候真正出現在天傷城外的神境絕不會比三十六鎮守少多少!

而且,馬上就是天府開啟的時間,這些人不會任由林天成胡來,講這麼多天驕扣押在城中。

「到時候好好勸勸吧,口這萬族天驕,對他沒有好處,只會引來更多的強者圍攻天傷城,到時候就是鎮守也庇護不了他!」星辰無奈的道。

「唉……你說他怎麼就敢這麼做,這招惹的可是神境啊……」

嘆息一聲,東界城城主又恢復笑容道,「不過該說不說是真的解氣,沒想到萬族也有一天會主動向我們低頭,甚至是請我們來商議,用資源換取他們的天驕回歸!」

「你說,他要是一直躲在界城不出,我們不停的給他送資源,他能不能在界城內突破神境?」

星辰聞言,白了一眼身邊的東界城城主,「你再做夢?人境多少年沒出過神境了,還想在結成內突破神境?想什麼呢?在界城,無數的死氣侵蝕……只有死路一條,還想成神?」

「唉……那豈不是說,林天成遲早都要死……」

「不然你以為呢?咱們這一次來拿的,你可以認為是給萬族天驕的麥明琴,也可以認為是林天成自己用命換來的安家費!」星辰沉聲道。

東界城城主不再說什麼,而是低頭一路飛行,速度極快。

沒多久,海面上,出現了一座漂浮的古城映入二人的眼帘。天傷城四周的強者們也發現了他們的到來,一個個眼神不善的朝著他們看去。

其中,有人就認出了星辰的身份,正是當年隨著八神將南征北戰的那頭凶獸化身,當即冷冷道,「星辰,想不到你居然還活著!」

星辰看著那位小族強者,一臉茫然,但還是笑著拱手,「僥倖僥倖!」

說完,星辰恍然,一臉驚訝的指著那位小族強者,「哦……我想起來了,是你啊,當年我和幾位大人還衝進過你們的界域殺過你全家呢,當時我還納悶你去哪了呢!想不到你居然也活著……」

看著星辰一臉的笑容,那位小族半神差點發狂!

然而,星辰說的確實實話,當年他真的屠了自己一脈,只剩下自己一根獨苗!

也正是因為這原因,族內才敢放心的培養他,讓它成為族內的清道夫! 有些人,

聊著聊著就沒了。

趙信沒想到,原來有些神仙也是如此。

不久前,他還正在跟嫦娥仙子發消息,雖說嫦娥仙子告訴他兔肉已經沒有了,讓他內心的酸楚被無限放大,可是她後來又說有件事情要跟他講清楚。

嗯!

他一直在等這件事,

已經等了差不多半個小時,嫦娥仙子就好像消失了似的,再也沒有任何消息發過來。

「如果嫦娥仙子跟我說,她剛才去洗澡了,那我必須給他拉黑。」趙信盯了屏幕半晌后從聊天框退出。

別問為什麼?!

要問,

就來小菊花媽媽課堂聽話。

為什麼,有些女孩子跟你聊天的時候,總是會莫名其妙的突然消失。

她,睡著了?

或者說,她去洗澡、吃飯了?!

錯!

別天真了少年。

如果她真的願意跟你聊天,就算她真的去洗澡、吃飯,也會提前告訴你,而且還會跟你膩歪很久,在依依不捨的去吃飯。

突然消失,唯有三種可能。

一,她確實是去洗澡、吃飯,或者是做其他的事情,但她並沒有跟你說,這就代表着你不重要。她不需要考慮,你是不是在屏幕前等待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