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青帝用力將葉秋給甩飛出去,而後快速後退了幾步,摸了一把鼻子,手上沾滿了血跡。

直到這個時候,他才反應過來,自己中計了。

葉秋先是一腳踢向他,目的就是想讓他伸出手抓住葉秋的小腿,接着,葉秋又一拳砸過來,蕭青帝只好用另外一隻手去格擋。

這樣,他的兩隻手就全被佔住了。

等葉秋再出拳的時候,他就騰不出手格擋。

卑鄙的小人!

蕭青帝心裏暗罵,眸中怒火燃燒。

「說你是廢物,你還不信,現在信了吧!」

葉秋笑着說話的同時,心中也很震驚。

剛才蕭青帝抓住了他的小腿,雖然沒有捏斷骨頭,但作為一名醫生,他能明顯感覺到,小腿的骨頭上出現了裂縫。

如果不是他及時反擊,那麼,這條腿就有可能廢掉了。

好險。

不愧是冠軍侯的弟弟,厲害!

蕭青帝早已沒有了先前的風度,左臉上頂着一個大鞋印,鼻孔上一片血跡,這麼狼狽的樣子,對他來說是平生第一次。

他以前打過架,也受過傷,可是從來沒有哪一次,像今天這樣被人用鞋踩臉,還被打破了鼻子。

蕭青帝最在乎的就是他這張帥氣的臉,他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頭可斷,血可流,臉蛋不能丑。

可是現在,差點被毀容了。

而且,還是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讓他狼狽不堪。

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怒!

無比的憤怒!

但是這一次,蕭青帝沒有像之前那樣大吼大叫,而是出奇的沉靜,他如同受傷的野獸,瞳孔泛起了紅光,身上散發出龐大的殺意。

也許被蕭青帝身上的殺意所感染,葉秋明顯的感覺到,他體內那股暖流在經脈中流動的速度越來越快,他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在逐漸增大。

甚至,有一種抑制不住想要出手的衝動。

最終,他伸出手,對着蕭青帝勾了勾手指。

轟!

蕭青帝爆發了。

速度比之前快了好幾倍。

如同一道奔雷。

幾乎在他動手的同一時間,葉秋也動手了,毫不猶豫的沖了上去。

狹路相逢勇者勝。

在這種時候,誰退縮,誰就會敗。

嘭!嘭!嘭!

兩人放棄了所有的打架技巧,直接面對面的出拳,一拳接一拳的轟向對方。

蕭青帝這次毫無保留,將自己全部的力量都集中在拳頭上,他以為自己會很快擊敗葉秋,可是在對轟五拳之後,發現葉秋一步未退。

甚至都沒有受傷。

要知道,他現在拳頭上的力量,可以輕易把一個虎榜排名前三的高手打殘,可葉秋,一點事都沒有。

這個王八蛋,難道是個鋼鐵人?

蕭青帝心裏冒寒氣。

同樣,葉秋的心裏也充滿了駭然。

他領悟了先天之氣,打通了任督二脈,並且修鍊了九轉神龍決的第一轉煉體境,現在他雙臂上的力量足足有幾千斤,本以為蕭青帝連一拳都擋不住,沒想到已經對轟五拳了。

「一個蕭青帝都這麼厲害,那冠軍候會恐怖到何等地步?我這一生,還能超越他嗎?」

想到這裏,葉秋的身上陡然出現磅礴的戰意。

快速收回拳頭,猛然又一拳砸出。

蹭蹭蹭!

蕭青帝一連退了五六步,才穩住身子。

「再來!」

蕭青帝憤怒吼道,握拳沖了過來。

砰!

兩隻拳頭猛烈的撞擊在一起。

一觸即分。

蕭青帝倒飛出去,「哐」地一聲砸倒在地上,接着快速爬了起來,發現右手肘關節凸出來一節。

骨折!

趁此機會,葉秋沖了過去,不想給蕭青帝喘息的機會,快速揮動拳頭一陣猛攻。

蕭青帝被動防守。

兩人戰成一團。

因為出手的速度太快,以至於讓旁邊的人只能看到一團模糊的影子,根本看不到他們出手的軌跡。

五分鐘后。

兩個人終於分開。

葉秋的嘴角不斷往外流血,看樣子受傷不輕。

至於蕭青帝,比先前更狼狽了,半邊臉都被打腫了,而且嘴角也在流血。

「冠軍侯的弟弟,不過如此。」葉秋出聲譏諷。

蕭青帝冷哼一聲,左手扶住右手肘關節,用力一扭,只聽到「咔嚓」一聲,骨折的部位就被接上了。

然後,眼神如同刀鋒似的,死死的盯着葉秋,說道:

「你是第一個打我臉的人!」

「也是第一個讓我如此狼狽的人!」

「可你不過是一個小醫生而已,憑什麼跟我叫板?憑什麼!」

「接下來,我會讓你見識到我真正的實力!」

「殺!」

蕭青帝一聲大吼,沖了過來。

葉秋將全身的力量集中在右拳上,啟動九轉神龍決,頓時,他的拳頭被一層淡淡的金光籠罩。

揮拳。

轟——

蕭青帝剛衝過來,身子就倒飛出去,猶如斷線的風箏,摔在宴會廳的門口,掙扎了好幾下,都沒爬起來。

葉秋站在原地,滿臉不屑:「真正的實力?就這?垃圾!」

【作者有話說】

第二章修改中,隨後上傳。

。 「沒什麼!」

疲憊的聲音,從帝車之中傳出,讓趙高神色凝重。

他能夠聽得出來,這一番話之中的疲憊與憤怒,如今的始皇帝喜怒無常,趙高不敢輕言。

只是他作為中車府令,照顧始皇帝的生活起居,不得不加倍小心。

伴君如伴虎,而他相伴的人,又是一個千古難有的絕世帝王,對於這樣的人,趙高心中忌憚無比。

有時候,往往一句話,就會讓他陷入死亡,面臨生死危機,這一點,容不得說笑,更不可能有絲毫的意外。

王便是王!

王者有自己的尊嚴!

王者的無雙尊嚴,不是他這種苟且偷生的螻蟻之輩可以窺視的。

蓋世帝王,絕世狂梟!

這樣的人,本就是這個時代的幸運兒,背負着一個時代的氣運,強大而又瘋狂,例如他等,只能臣服在腳下。

才能獲取一線生機!

趙高才智卓絕,但是他對於嬴政沒有半點歪心思,因為他清楚,任何的事情,一旦被嬴政慎重對待,如何謀划都是一個死字。

這也是歷史上,始皇帝活着的時候,趙高如狗的原因。

……

這一刻,趙高心驚膽戰。

同樣的嬴政也是心情凝重,大秦帝國千瘡百孔,看似生機無限,卻已經無可救藥,而且這個時候,大秦帝國就像是一個重傷垂死的青年。

本來便有勃勃生機,但是一次次的病痛,讓這具本來年輕的身體支離破碎,已經達到了積重難返的地步。

在這個時候,就算是他貴為大秦始皇帝,也感覺到了棘手。

畢竟對於一個千瘡百孔的身體,想要調理,不僅不能用虎狼之葯,就算是溫和之葯,也需要慎重。

稍有不慎,如今的大秦就會分崩離析,他必須要在東巡的過程中,思考出一條合適的,能夠實行的方案。

等回到咸陽之後,親自主持,以咸陽為中心,向著關中之地輻射,如此一來,先行改變秦地,自立於不敗之地。

唯有自立於不敗之地,才能改變整個大秦,改變大秦帝國在歷史上的悲慘命運。

……

「陛下,我軍進入了邯鄲,國人百姓湧入大街……」蒙毅目光如炬,眼中掠過一抹凝重,燕趙之地多慷慨悲歌之士,太容易發生意外。

而且大秦與趙地本就有生死大仇,更別說是其他事情了,光是長平一戰,四十萬人的冤魂,就有讓趙人視嬴政為仇敵。

「讓大軍戒備,警惕一切靠近者,這裏是趙地……」嬴政的聲音淡淡傳來,趙高神色為之一變,朝着蒙毅,道:「郎中令,陛下有令:戒備!」

「諾。」

……

邯鄲街道之上,人山人海。

嬴政橫掃六國,天下無敵,六國遺族自然是對其恨之入骨,但是六國百姓對於嬴政,心中除了敬畏,更多的是好奇。

當是始皇帝到達邯鄲的消息傳來,整個邯鄲為之轟動,無數的百姓湧上街頭,邯鄲郡守不得不出動大軍維持。

「陛下,黑冰台沿途經過徹查,並沒有手持弓弩的行刺者,至於人群之中,也沒有手持大型武器……」

頓弱目光幽深,他心裏清楚,整個車架不懼光明正大的刺殺,但是弓弩在遠程之上的刺殺,卻是最難防備的。

沒有辦法之下,只能出動黑冰台的人,進行清掃一下邯鄲大街,提前查探一下,以確保萬一。

畢竟,邯鄲是趙國的國都,是整個趙地之中,對於大秦帝國惡意最大的地區。

「停車!」

……

「陛下……」

蒙毅目光閃爍,朝着嬴政,道:「這裏是邯鄲,不是咸陽……」

「無礙!」

搖了搖頭,嬴政從軺帝車之中走出,站在車架之上,望着巍巍人群眼中的驚喜與震驚,道。

「大秦的國人們,朕來看你們了——!」語氣激昂,嬴政站在車架之上,振臂高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