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跟着,幾個靶子同時出現,少年開始換彈夾,速度之快,幾乎只能看到一些殘影。

然後,兩槍後果,最後的兩個靶子也到底。

站在校場旁邊的教練,看着少年的動作,眼裏都是驚艷,等到工作人員跑來,開始報環。

「全部十環。」

教練已經不是第一次被眼前的少年驚艷到了,但現在聽到他的成績,還是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他很確定,這少年進入訓練營之前,絕對沒有觸碰過任何槍械。

但是現在,不到半年的時間,卻成為全校第一的神槍手。

這還不是最神奇的。

不管是偵查,還是反偵察,甚至是散打、拳擊,他的成績都是數一數二。

但唯一拿不起來的,就是學科類的了吧。

想到這,教練的心也平和了許多。

看吧,就算是天才,也是有缺陷的,人無完人不是。

「成績不錯,今天你就提前畢業了,不過,回去之後不能有任何的懈怠,知不知道?」

武城一臉嚴肅的對着教練點了點頭。

「武城,你姐姐來接你了。」

原本還表情冷漠,一臉嚴肅的武城,頓時眼裏露出一抹喜色,轉身就朝着門外走去。

教練和工作人員都驚住了。

「你也看到了?」教練詢問身邊的工作人員。

工作人員一臉懵的點了點頭。

「所以,不是幻覺?武城那小子,真的會笑?」

另外一邊,鄭樂樂和宋曲志辦完了手續,便在大廳等著武城出來。

「姐。」

武城微微喘著氣,眼睛卻是在發亮,從操場到這裏,有足足近兩千米的距離,他用最快的時間跑過來,但是呼吸也只是微微紊亂。

鄭樂樂看着武城,有些驚訝。

幾個月不見,武城卻彷彿直接變了一個人似的,身姿挺拔,皮膚黑了些許,但身上也明顯多出來了很多肉,不再是他們初見的時候,那個瘦削的小夥子。

「武城,過來,我看看。」

武城走過去,還彎下腰,鄭樂樂有些驚訝,沒想到他就連身高都有了很大的進步。

順勢揉了揉武城的頭髮,鄭樂樂十分的開心。

「謝謝老師和教練,把我們家武城照顧的這麼好。」

武城聽到鄭樂樂在說到我們家三個字的時候,眼睛裏多了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老師開口,「哪裏哪裏,能招到武城這個學生,是我們訓練營的運氣。」

因為武城太招訓練營的老師教練喜歡,等他們出來的時候,時間已經過去了半個小時。

這還是因為有宋曲志,這個護花使者在一旁守護者,兩人還難以這麼早的脫離出來。

等上了車,鄭樂樂看着武城失笑。

「武城,你真的不考慮一下你們教練的提議,留在訓練營做助教嗎?一個月工資不少啊。」

鄭樂樂還記得在離開的時候,教練追上自己說的話。

在現在,一個月能開到五千元的工資,已經是高薪中的高薪了。

但卻被武城一口給拒絕了。

教練兼武城去意已決,便也不再強求。

「不去。」武城偏頭看向窗外,拒絕了鄭樂樂說話。

宋曲志失笑,「嘖,這小脾氣還挺倔強的啊。」

鄭樂樂無奈一笑,決定尊重武城自己的決定。

先送宋曲志到他之前停車的地方,看着宋曲志開車離開,鄭樂樂這才再次朝着駕駛座走去。

「走,姐帶你去買一點衣服。」

之前因為各種事情忙碌,在加上訓練營不想容許學院穿着自己的衣服,都是統一發放,所以鄭樂樂也沒有來得及給武城置辦東西,現在已經離開訓練營了,正好一次性都補齊。

可等著鄭樂樂準備去開駕駛座門的時候,手裏的鑰匙就被搶走。

「我開。」

鄭樂樂一下子驚住,「你開什麼開,你一個未成年有駕照么,就開車。」

武城轉身到後排座,從裏面拿出一個黑色的小本,扔給鄭樂樂。

鄭樂樂打開,裏面真的是武城的駕駛照。

「你……」

「我在訓練營學的車。」

既然有了駕照,武城便獲得了駕駛座的使用權利。

鄭樂樂坐在副駕駛座上,死死的攥着手,一陣擔憂,但她的擔憂明顯是多餘的,武城很平穩的將車輛開到了商場門口。

鄭樂樂這才鬆了一口氣。

武城看向鄭樂樂,「姐,你現在該相信我了吧。」

信還不行么,這車開的比自己都好,看似平穩,但卻能將所有的時間角度把控的剛剛好,她甚至懷疑,就以他現在這嫻熟的技術,就是去開賽車說不定都可以。

鄭樂樂守了不到半年的駕駛座,再次易了主。

化鬱悶為力量,鄭樂樂帶着武城在商場大肆採購。

現在的武城簡直像是一個衣架子,不管是穿什麼都有一種冷酷少年的帥氣,最後,乾脆成了鄭樂樂買買買到停不下來,最後若不是武城實在拎不下,就連她自己也再沒有多餘的手,這才放棄。

就這樣,鄭樂樂也足足給武城準備了十套夏裝,兩套秋裝才罷手。

「現在的秋裝樣式有點老套,等秋天了,再給你補。」。 難怪會感覺冷!

不,還有比這更重要的事情。

秦舒猛地意識到什麼,轉頭朝身旁看去。

卻見身旁空空如也!

褚臨沉,不見了!

她驚愕不已,抬手按下牆上的燈開光。

房間驟然明亮,絲毫不見褚臨沉身影。

一種不好的預感浮上心頭。

秦舒立即下床,甚至連鞋子也顧不上穿,便急匆匆地朝樓下走去。

很快,整個別墅便燈火通明。

所有的影衛都被叫到大廳里,秦舒面色沉重地看著他們。

一秒記住https://m.net

「你們嚴密把守著別墅四周,就沒有一個人看到褚臨沉什麼時候離開的?」

向來溫和冷靜的她,此刻臉上帶著嚴肅的冷意。

「秦小姐,褚少對我們的安防系統很了解,如果他真的想要避開我們的視線,我們實在是……」

影衛的話讓秦舒感到深深地無奈。

是啊,連這些影衛都是褚臨沉曾經一手訓練出來的,沒有人比他更了解他們。

他想要離開,誰能攔得住呢。

而且,自己跟他同睡一張床,連自己都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消失的,就更沒有資格去責怪別人了。

秦舒看了眼牆上的時間,凌晨五點。

褚臨沉至少是四點半之前離開這裡的。

大晚上的,他會去哪裡呢?

大廳里,一陣沉悶的靜謐之後。

影衛負責人請示道:「秦小姐,褚少失蹤的事情,是否立即向褚宅那邊彙報?」

秦舒擰著秀眉,點了點頭,「嗯,事關重大,必須趕緊把褚臨沉找回來。」

很快,褚臨沉半夜失蹤的消息就傳到了褚宅。

褚家上下為之震動,褚序立即動用褚氏的力量,全城搜找褚臨沉的下落。

現在無數雙眼睛都在盯著褚家的一舉一動,這樣的大動作,自然引起了外界的注意。

黎明還未到來,各方勢力卻不約而同地行動起來,風雨欲來。

……

京都。

燕家,地下研究室里。

機械操作台上,韓夢緩緩套上黑色的絲襪,包裹住自己雪白優雅的長腿。

燕景將連接在儀器上的導管介面關閉,放至一旁。

他拿起另一隻絲襪,一隻手握住女人巴掌大小的精緻腳掌,感受著薄薄的肌膚下,異於正常人類的冰冷溫度。

他緩緩將絲襪套在她腿上,一點點向上拉起。

「這次給你注射的是雙倍藥劑,足夠你在海城待上兩個星期。搞垮褚氏,完成你一直以來的心愿,順便……拿回我想要的東西。」

悠悠的語氣,不像是下達命令,更像是漫不經心的閑聊。

韓夢點了點頭,紅唇勾起瀲灧的笑容,「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嗯。」

燕景淡淡地應了一聲,目光卻落在被黑色的絲襪包裹的雙腿。

他將絲襪拉到大腿最高的位置,手掌緩緩摩挲。

與此同時,韓夢配合地發出細碎呻吟。 夢家家主咬牙切齒:「這些日子你們分一個人出來,時刻跟著少爺。他要是有任何閃失,我拿你們試問!」

高手們連忙點頭。不殺了他們,他們已經是謝天謝地了。

……

藍曦若已經很久沒見到兩個小傢伙了,心裡也是想得很。於是,她就和幾個人商量了一下,就打算回去了。

沉月和藍夭澈想了一下,說等到他們回來之後再去。畢竟人要是忽然少了這麼多……夢家家主鑽了空子就不好了。

藍曦若和夜華傲那可是以飛速回去的,混沌大帝一直站在外面,警惕的很。他們相視一笑,就推門而進。

一進門就看到了……滿地爬的兩個小傢伙。

藍曦若有些無奈的看著這兩個精力充沛的小傢伙,再看看一旁自己已經開始吃飯的藍櫟淵,心裡有些無奈。

自家孩子……這是咋了?

看得出來鳳傾歌照顧的很好,整個地面全部都鋪上了上好的毯子,大概是怕冰到兩個小傢伙吧?

藍曦若看著兩個爬得歡暢的小小一點點大的孩子,心裡的柔軟化成春水,一切的不悅和煩惱全部都消失了。

「來,小璃兒,小赫兒,娘親回來了喲。」藍曦若蹲在地上,望著兩個小傢伙。

夜白璃和夜白赫眨巴著大大的水汪汪的眼睛,忽然就笑了,連忙爬著站起來,「吧嗒吧嗒」的跑到藍曦若的懷裡。

「娘……娘親,要抱抱……」夜白璃眨巴著眼睛開口。她已經能磕磕巴巴說出一些話來了,那雙水汪汪的眼睛很是漂亮。

不像是其他的小孩子一樣鼻涕眼淚一起流,藍曦若的兩個孩子倒是乾淨的出奇,頂多頂多會有一點點香香的奶味。

藍曦若一看到夜白璃這水汪汪的眼睛,就心軟的一塌糊塗,連忙伸手去抱。小傢伙很輕,抱起來也感覺不到太重的分量。

「娘……娘親,你終於回來……了。我……我被……欺負了……」小傢伙說話雖然有點不太清楚,但告狀這種事情卻是無師自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