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可而止,凡事還要留點後路,賣了貨給了錢,當然就不能再阻擋別人逃走,更何況,他還有很多更重要的事要忙。

看著系統界面上那個發光的選項,孟有房一陣的興奮。

功德手動兌換,系統還真的是人性化!

一頂大帳篷,賣了10000金幣,系統自動把500換成了功德,還有9500金幣可用!

「要全部換成功德嗎?」

打開那個輸入框,孟有房有些猶豫。

盛世黃金,亂世古董,功德再重要,那也是系統的,這就像是銀行的存款,那是一種數字,只有手中掌握現金流,那才是他孟有房的資源。

資源在手,心裡才會有不慌。

【功德值17000】

看了看功德餘額,仔細的盤算了一番,孟有房的眉頭慢慢疏解開來,欠款終究不好,還得快點還上才行。

七三,這是一個極限的比例,他最終選擇了7000這個數字。

數字輸入,手輕輕一點,一連串的提示音瞬間響起。

「叮咚!手動兌換成功,扣除7000金幣,獲得7000點功德!」

「叮咚!系統升級解鎖!」

「叮咚!建木解鎖!」

爽!

孟有房很是興奮的打開界面查看最新的信息。

【系統等級:0級(貸款未還清,暫時不能升級)】【新】

【武器:建木(1級),提高悶棍技能的傷害效果,消耗功德值越多,效果越高】【新】

明晃晃的綠標【新】字,讓孟有房一目了然。

雖然那個升級提示讓他一陣的不爽,可看到建木的這個說明,那種不爽立馬就煙消雲散了。

建木解鎖了武器屬性,而且還能給悶棍技能提供傷害加成!

這可真的是雪中送炭!

看著光頭一眾遠去的身影,孟有房微微冷笑:「希望你們不要再來惹老子,下一次的效果可就不是這樣了!」

一聲之後,他又把視線轉回到了系統上。

【功德值:24000】,手上還有3000多的金幣,這可真的是老天賞飯吃!

再次瞄了一眼建木的說明,孟有房的底氣更足:「功德值越多,效果越高,等老子功德攢起來,我看看誰還敢放肆!」

眼神灼灼,高昂著頭顱,有一種豪氣衝天的氣勢。

不過時間有點短,只維持了一秒。

「家主,現在怎麼辦,你暴露實力打傷齊三公子的人,我們是不是得跑路啊!」

王二不愧是小弟,他的聲音總能在適當的時候響起。

醒來第一眼便是看到家主在爆打光頭,他的心一驚,原來家主隱藏了實力,可現在暴露了,怎麼辦?

他第一時間就想到了跑路,於是就開口提了個醒。

孟有房渾身一個激靈。

他把手背在身後,抬著頭,再次看向遠方的城池,眼光深邃。

「王二,相信我,終有一天我們還是會回來的!」

王二微微點頭,心裡著實鬆了一口氣。

家主聽勸就好!

「家主,我們收拾收拾,現在就走!」

忍著身上的傷痛,王二跑進房裡收拾行囊。

孟有房呵呵一笑,有啥可收拾的,值錢的都在身上呢。

不過,他並未阻止王二。

不大一會兒功夫,兩個身影便是悄無聲息的出了院子,直奔大山裡行走,現在這情況,也只能進山躲一躲再說!

可惜,他們兩個算盤打的很響,想要實施,卻是有些困難,他們還沒跑出去多遠,就被人給堵住了去路。

「孟家主,想要去哪兒啊!」

「聽說孟家主有了祖傳的東西,再拿出幾樣來給大家看看啊!」

「孟家主,有祖傳的尿盆沒有,亮一個!」

人們嘴裡調侃著,卻是沒有一個敢上前,他們都在看著孟有房手中的棍子,頗為忌憚。

孟有房和王二的心,拔涼拔涼的。

這報復來的也太快了吧!

把手中的棍子一舉,孟有房怒喝一聲:「你們是想嘗嘗老子這棍子的威力嗎?!」

人群一驚,瞬間都跳開了幾步,可圈子不散,還是把兩個人圍在中間。

孟有房跑,他們也是一樣跟著跑,自始至終,都不讓孟有房有機會跑到圈子外面去,限制著他的行動。

孟有房鬱悶了。

「家主,你怎麼不用棍子打他們啊!」

王二很是焦急,他看著孟有房,非常的不解。

家主是怎麼了?

不是已經不再忍辱負重了嗎?

這都已經暴露了,那麼高強的實力,為什麼不施展呢?

王二的疑惑,孟有房看在眼裡,苦在心中,他真的是啞巴吃了黃連。

悶棍,人少的時候還能用一用,現在這麼多人,有多少功德都擱不住造啊!

孟有房正在猶豫,突然一聲爆喝響起:「孟有房,你小子有種,孝敬給齊三公子的金幣都敢吞,快給老子吐出來!!!」

又是那個光頭!

「你居然恢復了!」

孟有房很是詫異,3000點功德的悶棍效果雖然打了折扣,可也不能出了門就好了吧。

這錢花的,有點冤!

「切!一根破棍子,能奈我何!」

光頭嘴角猛抽,躺在軟架上,手也不自覺得揉了揉身體。

恢復?

哪有那麼快,要不是齊三公子馬上就來,老子下血本嗑了一顆龍虎丹,沒準兒現在還挺屍呢。

就是吃了丹藥,現在也只能是躺在軟架上!

光頭使勁盯著孟有房手中的棍子猛看,三角眼中精光直冒。

「這孟家,寶貝還真多!」

眼珠子轉了兩圈兒,光頭對著孟有房又是一喊:

「姓孟的,識相點兒,把錢還了,把手上的棍子交出來,老子興許還可以在齊三公子面前替你美言幾句!」

這光頭,真他妹的不是個東西,居然還敢惦記著老子的棍子!

孟有房眼睛里閃著寒光,可他還真不能怎麼著。

技能效果分兩種,一種是打中目標的,一種是未打中目標的,再好的技能,要是沒有打中目標,那就是廢效果。

孟有房不傻,光頭也不傻。

「孟有房,齊三公子馬上就到,你就是有棍子又能怎麼樣,跑不了你!」

看著不敢亂動的孟有房,光頭很是得意,他根本沒往上沖,只招呼著人群圍著,靜等齊三公子到來。

就在這僵持的當口,一聲突然的高喝從遠處傳來。

「讓!」

聲音很透,每個人都聽的很清楚。

「是齊家的開路先鋒!」

光頭一聲驚呼,讓眾人的臉上現出興奮的神色。

齊三公子來了!

高呼過後,馬掛鑾鈴聲由遠及近,快速的傳遞。

「鈴!鈴!」

「踏!踏!踏!」

「恢兒!恢兒!恢兒!」

聲音響作一片,一隊車駕是疾馳而來。

一匹駿馬當先,上面一人,大刀寒光閃閃,他的背後旗幟飄揚,上面一個大大的『齊』字,讓人望而卻步。

在他的身後不遠處,兩匹同樣的駿馬緊緊相隨,他們背後的旗幟小了一輪,可那個『齊』字卻是異樣的顯眼。

三馬過後,便是一駕馬車。

頭前的八匹高頭大馬,裝束齊整,英武不凡,金光閃閃的籠頭,金光閃閃的嚼子,金光閃閃的韁繩,再配上馬背上那金光閃閃的馬鞍。。。

人們很是懷疑,那駕車的人還能不能睜得開眼。

八匹馬身後,黑楠木車身,雕樑畫棟,巧奪天工。

馬車四面皆是昂貴精美的絲綢所裝裹,鑲金嵌寶的窗牖被一簾金色的縐紗遮擋,使車外之人無法一探究竟。

車頂四周,無數的金葉子,亮瞎了人們的雙眼。

這馬車,就像是一座移動的黃金宮殿。

兩小隊護衛穿梭而行,把馬車護得嚴嚴實實,車駕后陣,更是緊緊跟著一個大隊的護衛,打馬奔騰,塵土飛揚。

又是齊家!

。 很好,顧舟不但邁不過被騙錢的黑歷史,還要隨時隨地被簡向緋嘲,是真的很慘了。

顏所棲非常的坦然:「我喜歡就喜歡了,不會拿人撒氣,你到好,情場失意,怎麼不對自己動手,偏偏跟顧舟過不去?」

簡向緋依靠在牆上,頭微微的一歪,似笑非笑地看著顏所棲,眼眸很深邃,緩緩地問:「什麼叫,情場失意?」

不得不說,簡向緋渾身上下都很蠱惑,就這靠牆,歪頭,連,髮絲都充滿了魅力。

「你自己心理清楚。」顏所棲非常自然地拿過簡向緋藏的紅酒,給自己到了一杯。

沒想到,簡向緋根本不跳入這個坑裡去,「我這輩子最大的失意,就是看到你嫁給別人。」

顏所棲嗆到了,「簡向緋,你夠了。」

「我怎麼能夠呢,少說也是我們顯然是,我們有這麼的般配,年齡合適,性格合適,相貌合適,不想沈虞臣,比你老,比我丑。」

顏所棲「嘖嘖」兩聲:「沈虞臣比你丑?那你眼睛是瞎了,不過比你老倒是事實,但也就大三歲嘛,你不是多了一個哥。」

「少跟我提他。」

顯然,簡向緋跟沈虞臣是一樣一樣但,沈虞臣討厭簡向緋這個便宜老弟,當然,簡向緋也不爽沈虞臣是他哥。

「咦,還咽不下這口氣啊。」顏所棲覺得簡向緋也是奇特,於是問道:「如果跟一個比沈虞臣還要優秀的男人在一起,你是不是也會看不慣?」

「那當然了。」簡向緋幾乎是不假思索,「誰接近你,都是一頭豬供白菜,除了我。」

這話聽著還挺那麼一回事的。

「好吧,我快被你感動了。」顏所棲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簡向緋這對我的喜歡,我會覺得你是我的老父親。」

「那可不。」簡向緋一想到傅雲深,就冷哼一聲:「我可比你的便宜老爸好太多了。」

顏所棲挖的坑終於來了,「所以啊,你情場失意肯定不是因為我,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