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成績只是代表高中的結論,不代表着大學,大學是一個全新的起點,某些同學不能沉浸在過去的輝煌。這很危險!”數學老師意味深長地說道。

同學們紛紛轉頭看向了最後一個座位,正在打瞌睡的秦元清,都知道這數學老師是在說秦元清。

“大佬,快醒醒,快醒醒!”小胖子就坐在秦元清前面的座位,連忙伸手拉了拉秦元清的衣服。

“什麼事?地震了?”秦元清嚇了一跳,脫口而出。

然後整個教室鬨然大笑,數學老師則是一臉鐵青地看着秦元清,恨鐵不成鋼地說道:“秦元清同學,我知道你是CMO、IMO金牌得主,數學是你的強項,但是那是高中。現在你進入水木大學,在整個水木大學本科生中,CMO、IMO金牌得主很多,他們都不會上高數課睡覺。”

秦元清稀鬆睡眼,懶散地說道:“老師,是你講的太簡單了,我已經會了。”

秦元清看到高數老師臉色都快要陰沉得滴出水來,秦元清攤攤手道:“老師不信的話,可以出一道題,我來解題,要是我解不出來,以後我好好聽課就是。”

“這是你說的,別後悔!”高數老師直接在黑板上寫下一道題:“求球面x2+y2+z2=a2(a>0)被平面z=a/4與z=a/2所夾部分的面積。”

秦元清看了這道題,暗自腹誹不已,還以爲會出多難的題目,原來就這樣。

秦元清站起來走向黑板,拿起粉筆畫了個xyz座標軸,這個球就是圓心在(0,0,0),半徑a,然後又作了z=a/4、z=a/2兩個面,通過等比例是思維,得出了球被兩個面所夾的面積。

然後又在旁邊寫下第二種證明思路,直接通過微積分方式去求取面積。

同學們驚愕地看着秦元清在黑板上寫下了五種計算方法,佔滿了整塊黑板,除了第一種他們看得懂,後面四種證明方法,他們竟然都看得迷迷糊糊。

臥槽!大佬果然是大佬!

高等數學老師也都無語了,秦元清的五種證明方式,後面三種都是到了研究生乃至博士生纔會接觸的。

而現在,卻出現在秦元清這個大一新生身上。 他一直對柳唯露呵護有加,很少用這麼嚴厲的語氣跟她說話。

柳唯露被說得啞口無言,靜靜地看着他,眼裏似乎有一抹委屈。

片刻后,她低下頭承認自己的錯誤:「我知道了,我只是隨口說說。」

褚序欣慰一笑,捧住了她的手,叮囑道:「那就好,以後這些話別再說了,尤其是在沈院長面前。」

「嗯。」

柳唯露頭也不抬地應了一聲。

雖然認同了褚序的說法,可她還是覺得,這件事不能這麼算了。

至少寶娥救了臨沉的消息,要宣揚出去,讓所有人都知道寶娥的醫術高超,不輸那國醫院的沈院長。

也可以當作自己對寶娥的感激,幫她打打名氣。

這麼一想,柳唯露覺得十分可行,準備好好籌劃一下這件事。

「媽,秦舒知道我被治好的事情嗎?」

一秒記住https://m.net

冷不防褚臨沉再次問起關於秦舒的事情。

柳唯露猛地一個激靈,拋開雜念,謹慎應對起眼前的兒子來。

臨沉的心思向來敏銳難測,誰知道他突然這麼問,是不是在試探什麼。

她快速想了想,說道:「她當然知道啊。她就是確定你沒事之後,才安心去處理褚氏的事情了。」

聞言,褚臨沉皺眉思索起來,還是覺得哪裏不對。

自從他醒來至今,秦舒沒聯繫過他一次。

那女人是有多忙,至於一個電話都不打么?

褚臨沉探究的目光從柳唯露臉上劃過,略微思襯,說道:「媽,你給秦舒打個電話,問問她什麼時候能回來。」

「哎呀,兒子,媽知道你想秦舒丫頭了,可是人家還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呢,你現在身體這麼虛弱,把她喊回來又能做什麼呢?還是好好調養身體,早日康復,你們也就團聚了呀。」

柳唯露說起秦舒的時候,心裏忍不住泛酸。

褚洲說那丫頭生死不明,恐怕是凶多吉少……要是現在讓臨沉知道這事兒,他肯定承受不了的。

她勉強擠出一抹笑容,對褚臨沉說道:「好了,我去廚房看看你的葯煎好了沒,你先休息一會兒。」

說完,打算喊上褚序一起出去。

只是兩人剛轉過身,身後,褚臨沉壓抑著情緒,沉聲說道:「秦舒……是不是出事了?」

夫妻倆齊齊轉頭看着他,神色有一瞬的凝滯。

「沒……」柳唯露剛要開口。

被褚臨沉打斷,言詞凌厲:「不要騙我!我要聽實話!」

從剛才沈牧無意說出那句話之後,其他人的反應就已經讓他生出了懷疑。

現在,他十分確定,他們有什麼事情瞞着自己。

在褚臨沉灼灼的目光逼視下,柳唯露不知道說什麼才好,僵立原地。

褚序先回過神來,心裏一番權衡,嘆息地說道:「臨沉,我們不告訴你這件事,是怕影響你調養身體。既然你一定要問清楚,那我只好向你說出實情。」 神龍吐息,萬物寂滅,在金色大網被摧毀的一瞬間,昆吾上神只感覺自己被死神籠罩,要將他徹底的抹殺在這片天地間。

「孽畜,吾乃上古仙人,你敢!」昆吾上神亡魂皆冒,再也不復剛才的強勢霸道,其身體瘋狂的在天空中退到,千米、萬米,面對神龍的手段,他壓根兒不敢正面抗衡!

見到這一幕,這片天地間的人極其震撼,這神龍之力簡直太可怕了,完全是在碾壓這位古仙人。

不過有這恐怖的神龍出手,應該可以將這位古仙人留在人間吧?

嗤!

恐怖的宛如熔漿般的烈焰讓昆吾上神感覺自己的皮膚都遭到灼燒,他的這具肉身根本承受不住此等恐怖的力量,一旦這具肉身被毀,他的意識就再也難以回歸到本體之中,到最後只能消散於這片天地間。

這便是動用禁忌之法的後果。

一念至此,正在瘋狂爆退的昆吾上神單手一揚,而後天地烏雲滾滾,恐怖的雷聲爆響,昆吾上神的手中/出現了一塊光芒璀璨的寶石。

上古水紋!

面對神龍吐息,他現在只能動用上古水紋,以上古水紋的力量來擋住這宛如熔漿般的烈焰。

下一刻,天空中猛然下起了傾盆大雨,宛如盆澆一般,從天空中不停降落下來,不僅如此,東陵郊外的溪水,河流全部猶如一座座橋樑一般逆流而上,全部都匯聚在昆吾上神前方,形成了一堵可與天比高的水牆。

此時此刻,這水牆就如同把一個世界隔絕成了兩半,不停的抗衡著烈焰。

水克火,當昆吾上神動用上古水紋之後,那可怕的烈焰瞬間被抵擋了下來,昆吾上神心中稍安,只見他橫跨一步;「孽畜,降伏吧!」

神龍翱翔天地,面對出現在它前方的宛如天幕一般的水牆,它的眼神中閃過一抹輕蔑之色。

下一刻,其張嘴吐息,更為可怕的烈焰一瞬間席捲了天地,原本能擋住這等力量的水牆,猛然土崩瓦解。

不僅如此,神龍俯衝之下,張嘴便是一口將昆吾上神掌控著的上古水紋吞入腹中,差點把昆吾上神都給吞了進去。

見到這裡,昆吾上神神魂皆顫,連上古水紋都被這孽畜給吞了,以他這具身軀承載的力量,萬萬擋不住這恐怖的神龍,必須逃!

嗡!

恐怖的利爪從天而降,要將昆吾上神的身體都撕成兩半。

此時此刻,昆吾上神再也堅持不住心中的恐懼感了,作為古仙人,這是他第一次感覺到恐懼,感覺到仙人也是會死的。

剎那間,昆吾上神再也顧不得其他,朝著遠方的天地倉惶逃走,不過他心頭已經憋屈到了極點,這次動用禁忌之法進入這片天地不僅沒能降伏四象之首,奪取上古土紋,斬殺那個少年。

甚至還讓神龍把上古水紋給搶走了,完全是賠了夫人又折兵,虧大了!

「該死的凡人,待下一次本上神進入這片天地,定要將你們挫骨揚灰。」

遠方的天地間傳來了昆吾上神的憤怒的聲音。

見到這裡,陳不惑等人有些遺憾,如果能將這古仙人留下來該多好,如此一來往生殿便是暫時失去了威脅這片天地的資格,旋即,他們齊刷刷的朝著那條翱翔天地的神龍看了過去。

對於昆吾上神逃走,神龍並未追趕,其在天空翱翔一圈后,金光盡散,神龍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赤光/著上/身的陳玄懸浮在虛空中盤膝而坐。

「沒用的傢伙,下次別在吵醒我睡覺了!」奶聲奶氣的聲音在陳玄的腦海中響起,而後,上古水紋便是出現在了陳玄的氣海雪山之上,有神龍鎮/壓,上古水紋進入陳玄的身體並沒有出現多大的阻礙,沒有像上一次上古土紋那般折/磨陳玄的身體。

陳玄意識彌留之際,他感覺頭頂這片天地,正有著一絲無比玄奧的力量朝著他的身體湧來,這股力量和土之力一般玄妙莫測。

此乃是天地之間最至柔之力。

水之力!

下一刻,隨著上古水紋在陳玄的氣海雪山安靜下來,天地間無窮的水之力匯聚到陳玄身體之中后,天地變換,萬物復甦,即便是眾人腳下那滿目瘡痍的戰場,都在散發著一股勃勃的生機!

森林之中,各類藥草同樣在此刻彷彿有了某種元素注入,讓它們更加具有靈性。

即便是天地間的飛禽走獸都彷彿有了智慧一般,百鳥齊飛,萬獸奔騰,而這一切都是這片天地間在冥冥中帶來的變化!

「天地又變了!」

感受到這一幕的陳不惑等人眼神璀璨,因為他們都感覺到這片天地對他們的壓制減弱了大半,下一個境界,一個全新的起/點,已經對他們敞開了大門!

他們已經可以觸摸到半步天羅之上的境界了!

這個境界,千年以來,修行界從未有人觸及,因為那是古仙人才能踏足的全新領域!

此時此刻,不僅是陳不惑等人感覺到了,隨著天地再變,整個天/朝國的修行者他們都感覺到了,這片天地的壓制再度減弱,一個全新的境界,已經浮現在了修行者的面前,千年之後,他們終於可以踏入那個一直以來都處於傳說中的境界了!

「天地變了!」

神都紫禁閣,一直在等待著消息的陳天罡豁然起身,其抬頭仰望著這片天地,他的臉上泛起了難以遏制的激動;「難道這一場仙凡之戰我們贏了嗎?」

聞言,同樣在等待這一場戰爭結果的帝王也是無比激動。

凡人真的戰勝了那些仙人?

若是如此,這可是一場史無前例的奇迹,可以載入修行者史冊的戰爭。

凡人可戰仙!

「天地再變,這是怎麼回事?尊上出手,難道也沒能滅了那小子嗎?」各大王族之中,各族之王的臉色有幾分難看,他們抬頭望著天空,上一次上古土紋被那少年所得,讓天地初變。

而這一次了?

很快,隨著這種天地大變以天/朝國為中心朝著四方蔓延而去,整個東方國度的修行界都變得極其沸騰!

因為他們都感覺到一個全新的領域,朝著他們敞開了封閉已久的大門!

。唐季禮發自肺腑的冷哼一聲,不屑道:「因為我猜對了。你們的大空方丈,就是個妖僧,在他的領導下,整個白馬寺都早已病入膏肓了!」

「這就叫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若心中無佛,就算把木魚敲的再響,把佛經翻爛了,也……

《屍家禁地》第218章死然後用手機打出來幾個字:我的身上已經被人監控跟監聽了,所以不要亂說話!

她明白過來,看向我的眼神都有了變化,但還是與我之間假裝吵了一架,不過吵架的理由,我竟然都沒想到呢!她反倒是上來就各種數落我啊,損我啊之類的,這哪裡還是一個作為女朋友應該做的事情?反倒是丈母娘的那種尖酸刻薄的嘴臉啊!

……

《我的三個姐姐》第七十七章:程美玉的堂弟 【通告,獲得88350經驗】

【通告,等級已提升,當前等級lv37。】

【通告,熟練度已滿足需求,技能強心lv9,提升至lvMAX。】

【偉業*冒險,已完成,Rank4升級權已解鎖,獎勵400解鎖點已入賬。】

真理的通告,證實了戰鬥的結束。

這隻奈落史萊姆,為楊嘉提供了將近9萬的經驗,一口氣連升6級。

狀態完全恢復的楊嘉一屁股摔在地上。

明明AP是滿的,卻忍不住不斷喘息。

真是一場艱難的戰鬥。

治好幽瑩的瞬間,奈落史萊姆就從冰霜里沖了出來。

被打掉過半體液的它異常憤怒,且速度也因為體液的損失變得更快。

它使用身體直接衝撞,過於炙熱的體溫,使得楊嘉只要接觸,正面就會遭受燙傷。

幾次下來,楊嘉的正面幾乎被燒成三成熟。

楊嘉灌了20多瓶藥水,才勉強打贏了奈落史萊姆。

不得不說,真是一場艱難的戰鬥。

中了兩發風鳴結冰后的水龍咆哮,奈落史萊姆已經是殘血了,居然還能逼的楊嘉磕那麼多葯才勉強打贏。

可想而知,若沒有幽瑩,自己一個人正面對上這隻魔物,會是什麼下場?

恐怕就是把空納手鐲掏空,也不可能贏吧?

所以這一戰之所以能贏,全都靠了……

「嘉嘉!!!」

幽瑩一把撲了上來,像要把楊嘉融進身體里一樣緊緊抱住了楊嘉的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