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明宇這是在當着他的面嘲諷他,他怎麼能忍?

如果不是場合

《從和天後老婆離婚後開始爆紅》第三百七十二章上醫醫國,中醫醫人,下醫醫病 方寧回答:「亂戰區。」

對戰中心的機子把裝有精靈的精靈球全部打亂,之後接着就有三個精靈分給了方寧。

很快一個對手走到了自己面前,方寧看到那個人跟前眼熟,並且叫出了名字:「白……百倫,你也玩亂戰。」

百倫拿出第一個精靈,很快放出裏面的精靈,看到他的第一隻精靈是過動猿。

方寧也放出了自己的第一隻精靈:「出來吧,我的第一隻精靈。」精靈從裏面出來,出來的第一隻是普通系的喵喵。

雖然是打亂后的隨機機制,為啥我的第一隻是喵喵,我這運氣,還能不能讓我愉快玩耍了,今天是被虐的一天。

方寧:「喵喵,使用瘋狂亂抓!」

百倫:「過動猿,我們也用這招。」

瘋狂亂抓對瘋狂亂抓,但是兩者的等級自以及威力,不是一個級別的,很快就把喵喵一招就被打敗了。

方寧把喵喵收回精靈球里,再拿着第二個精靈球:「出來吧,我的第二隻精靈。」

從精靈球裏面出來的是一隻火焰雞,看到這個有些高興:「是火焰雞呀,不錯我很喜歡。」立馬讓火焰雞使用絕招攻擊。

「噴射火焰!」

百倫講過動猿收回精靈,拿着第二個精靈球,看着方寧得意的笑了笑:「看來我這運氣,被幸運女神眷顧了。」

百倫的第二隻精靈出來,是一隻嘎啦嘎啦。

方寧笑道:「這下打臉了吧,剛好自己運氣好,第二隻的精靈卻是嘎啦嘎啦。嘲諷百倫幾句,方寧心情好多了。

方寧:「火焰雞,用向天拳!」

百倫:「集氣。」

火焰雞剛剛靠近嘎啦嘎啦,百倫就讓嘎啦嘎啦使用百萬噸飛踢,直接打斷了火焰雞的攻擊,並造成傷害。

百倫:「現在笑不出來了吧。」緊接着,讓嘎啦嘎啦對着方寧所用的火焰雞使用骨頭回力鏢攻擊,而且命中。

方寧:「火焰雞,用火焰踢。」

百倫:「用骨棒打回去。」

火焰雞用火焰踢不斷攻擊,而嘎啦嘎啦同時用骨棒,擋着火焰雞挺的攻擊。

方寧:「百倫,火焰雞還有手可以用。」讓火焰雞對着嘎啦嘎啦直接使用火焰拳,直接打在了嘎啦嘎啦的身上。

百倫把倒下的精靈收回精靈球里,就接着把過動猿給再一次放了出來。

和火焰雞對戰了幾招后,過動猿因為之前的對戰,不光是狀態上還在體力上是劣勢,五個回合之後就倒下。

「我說過,幸運女神眷顧我了」百倫拿出最後一個精靈球,直接把精靈給放了出來,而這最後一隻是杖尾鱗甲龍。

方寧驚呆了:「卧槽!杖尾鱗甲龍!」

杖尾鱗甲龍在百倫的指揮下,三下五除二,瞬間就把方寧用的火焰雞給打趴下了,方寧把火焰雞收回精靈球里。

方寧拿着最後的精靈球,看着百倫:「挺雞賊的呀,用用過冬猿來直接消耗火焰雞的體力,喂!還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放出最後一隻精靈,從裏面出來的是一隻格鬥系的艾比郎,看到自己的精靈笑了:「有意思,事情看來朝着有趣的方面發展。」

再方寧和百倫的指揮下,兩人所用的精靈對戰了好幾個回合,方寧有些吃虧,對面不僅會格鬥系絕招,而且它還會使用龍系的絕招來打。

時間一長輸得是自己,方寧好脆讓艾比郎一招絕勝負:「上吧艾比郎,對着杖尾鱗甲龍使用音速來決勝負。」

百倫:「用迷人!」

萬萬沒有想到,這杖尾鱗甲龍居然會使用迷人,看到迷人起作用了,對着百倫大聲詢說:「百倫,你這隻杖尾鱗甲龍,它居然是雌性的?」

百倫沒有回答,讓杖尾鱗甲龍使用絕招:「杖尾鱗甲龍,對艾比郎用衝天拳。」

對戰結束,百倫把三隻精靈球全部還給了東喬治先生:「給,東喬治先生,這是我前面所用的三隻精靈。」

東喬治:「歡迎下次再來。」

方寧把三個精靈還給東喬治先生后,他看着方寧笑着問道:「你和這個少年,你們兩個到底是誰醒了?」

「他運氣比我好,隨機給的精靈愛我的強。」而且最後一隻是杖尾鱗甲龍,萬萬沒想到呀,居然還會用迷人這招。

「亂戰模式不錯,可以輕鬆贏你。」百倫贏了方寧,現在心情很好。

方寧看着百倫:「那好,下次我們還用這亂戰模式打贏你,不,我們以後都用這模式,每一次都打贏你了。」

百倫毫不在乎:「下次看你運氣吧,希望下次給你隨禮分配的精靈稍微強一點吧。」說話語氣中很是嘚瑟,炫耀自己在亂戰模式輕鬆的就贏了。

方寧稍微有點生氣:你就嘚瑟吧,我看你下次在這了模式,還能有這樣的運氣么?

百倫:「騎驢看唱本,走着瞧。」

走出精靈對戰中心,回頭看了一眼:「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這個方面我就沒辦法,運氣這部分得老天爺賞飯吃。」

叮鈴鈴!

手機傳出一聲鈴聲,看到的是一個消息:下次的精靈大賽將是全新賽制,加入了小組賽,和小組個人賽。

各個地區創辦了俱樂部,簽收實力堅強的訓練家,組成三人小隊為地區爭光。

方寧:「嚯,俱樂部都出來了。」

一隻信使鳥朝着方寧飛了過來,把一封信交給他之後就飛走了,看着封面是一封邀請函:「打開看看,這裏面寫了一些什麼內容,讓我幹什麼。」

看到上面的內容是,讓自己去關都精靈訓練高等學府,去上一次網絡公開課,而報酬是一顆精靈蛋。

公開課教的內容是:精靈的屬性和對戰。

往下看,而這座學院就在常青市。

「我上課的時候,就製作精靈食物和利用精靈的屬性對戰,成績最後。」拿在手裏,看着信里所寫面的內容。

方寧:「沒有想到,我還能去重點學院講課。」

從電腦的儲存里取出汽車來,向著信里所寫的地址行駛而去:「精靈蛋么?」

。 夜色蒼茫,華燈如錦。

江寒負手站在高塔之上,整座城池盡收眼底。

風衣獵獵作響,他就像是暗夜中的獵手,瞳孔中綻放着嗜血與興奮的光芒。

東州城西。

拆遷新建的XC區,魚龍混雜。

其中最大的幫派當屬猛虎幫。

今晚,就是東爺的六十大壽,也是鄰近幾個市的地下堂會。

堂會舉辦的地點選在了西城的泰安寺。

泰安寺是東爺出資建造的。

沒良心的人,總想藉著佛爺的慈悲求個心裏安慰。

東爺也不例外。

他習慣在寺廟裏決定大事,有種莫名的踏實感。

總覺得有佛祖庇佑,萬事都會順順利利。

哪怕是他的手下殺人放火,無惡不作,也一定能逃過天譴報應。

佛堂內。

幾張神案拼成的大桌上,燃燒着檀香。

東爺坐在最上首,呼吸著香氣,醞釀着今日的如意算盤。

往年堂會也就是隨便吃頓飯,一切由他東爺說了算。

但今年不同了,他沒有請任何人。

只請了西州的吳老六。

這是新晉的一個龍頭,在西州越做越大,最近吞了他不少的生意。

還拆了他在西州的堂口,這是明擺着叫陣,東爺今天要好好教他做人。

「東爺,好久不見!您老還是這麼神清氣爽啊。」

吳老六領着人進了佛堂,主動上前伸手打招呼。

他四十五六左右,捲髮披肩,滿臉麻子油光,三角眼凶光閃閃,是個真正的狠人。

「佛光普照,能不神清氣爽么?」

「嗯!」

東爺一摸錚亮的大腦門,沖身邊的小弟揚了揚下巴。

小弟立馬上前,取出一個箱子。

「打開看看。」東爺眯着眼道。

吳老六打開了。

裏邊是兩張支票,一共十億。

「這裏的錢夠你一輩子花的了,帶着你的人滾出西州,有意見嗎?」東爺笑問。

「十個億,東爺好手筆。」

「不過我的弟兄,怕是不會同意啊。」

吳老六哈哈大笑了起來,重重合上了箱子。

「是嗎?」

問了一句話,東爺沉寂了片刻突然道:「你該接電話了。」

「什麼意思?」

吳老六有些懵。

這老東西果然套路深,吃不透啊。

手機響了。

吳老六心下一緊,接聽了。

裏邊傳來了他妻子的大哭聲:「老六,你,你在哪,他們綁了我和兒子,你快來救我們啊。」

「王八蛋,你!」

吳老六頓時爆了。

「不急,再看看。」

東爺擺了擺手。

立即有小弟把手機拿了過來,直播那邊的場景。

妻子被人綁在凳子上,兒子渾身是血,哀嚎慘叫,右手已經少了兩根手指。

「如果你不想觀看一場精彩的直播,不想無人送終,我建議你再考慮考慮。」

東爺眯着眼,迷醉的聞着檀香之氣。

濃烈的殺機,清爽的禪意,是他喜歡的感覺。

「啊!」

「曹東,我發誓,你要敢動一下他們,我掘你十八代祖墳,剁了你喂狗。」

吳老六咬牙切齒的發誓。

「是嗎?」

東爺手指輕輕一勾。

啊!

裏面傳來一聲慘叫。

一個馬仔直接剁掉了吳老六兒子的胳膊。

兒子的慘叫聲,令他痛的渾身痙攣,牙都快咬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