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你們只能吸收純魔素和魔法攻擊。」

一拳轟在牆上,又是數百隻被擊殺。

楊嘉雙拳不斷揮舞,每一拳轟出,都會有大批陰間蝙蝠去下雨般密密麻麻的墜落。

在三層堪稱霸主的陰間蝙蝠,如今在楊嘉面前如同秋天的麥地一般,一割一大片的死去。

耳朵里,更是如復讀機般吵鬧的響起了連綿不絕的【通告,獲得1經驗。】

隨着最後一隻陰間蝙蝠的屍體落地,楊嘉的等級,最終停在了lv17。

東區這一片區域內所有的陰間蝙蝠,全部死在了楊嘉手裏。

【通告,熟練度已滿足要求,技能:龍拳lv3,已升級至lv4。】

「哇!小老大,你好牛逼啊!」

剛起身,方才瞠目結舌的惡魔已經撲了上來。

楊嘉厭惡的往後一退,讓他撲了個空。

「我們耽誤了不少時間,走吧,去找鯤鵬聊聊。」

說着,也不理會惡魔沒抱到自己淚汪汪的樣子,楊嘉大步流星的繼續向東區中央前進。

…………………… 當天晚上,李新年就接到了陳鐸的電話,說是已經安排好劉波的兒子劉利民第二天中午去公司見面,讓他中午務必不要外出。

李新年沒想到會這麼快,一時心裡反倒沒有底了。

原本他想先試探一下如蘭的口氣再跟劉波的家人見面,否則他這裡答應了劉家,可萬一如蘭不答應的話,豈不是讓他言而無信?

可別到時候不但攀不上劉家這顆大樹,反倒讓人家怨恨。

這麼一想,頓時有種急迫感,急忙給住在毛竹園的顧雪打了一個電話。

在電話里,李新年把陳鐸託付的事情以及劉波的家世背景說了一遍,讓顧雪先跟如蘭談談,試探一下她的口氣。

而他自己決定明天一大早趕在跟劉利民見面之前去一趟毛竹園,到時候再親自跟如蘭談這件事。

然而,沒等到第二天早晨,約莫半夜十一點左右,顧雪的電話就來了,她讓李新年第二天不用去毛竹園找如蘭親自談了,因為如蘭已經一口回絕了。

「難道我親自去求她都沒用?」李新年有點絕望地問道。

顧雪遲疑道:「應該沒什麼用,如蘭說的很清楚,製作人皮面具違背她的道德底線,即便潘鳳也沒做過人皮面具。」

李新年獃獃楞了一會兒,問道:「難道你沒告訴她我想跟劉波交往的目的?」

顧雪嗔道:「這還用說嗎?你無非是想給自己的生意找個保駕護航的人,可如蘭說了,這事不容商量,並且蔣玉佛事先也找過她了,她照樣一口回絕了。」

李新年頓時傻眼了,很顯然,在這件事上,如蘭並沒有對他另眼相看,而是跟趙源一視同仁。

無奈,李新年打算給陳鐸打個電話,讓他告訴劉利民明天不用來了,既然如蘭不答應,也就沒必要讓人家白跑一趟。

可隨即一想,覺得跟劉利民見個面也未嘗不可,忙沒有幫到是一回事,幫不幫忙是另一回事,起碼讓劉家的人知道自己已經盡心了。

第二天早晨,李新年無精打采地來到了公司,一進辦公室的門就看見妙蘭坐在那裡低頭看手機,心裡忽然閃過一個念頭。

這個念頭倒不是他指望妙蘭能做通如蘭的思想工作,既然如蘭已經一口回絕了顧雪和自己,那妙蘭出面多半也沒什麼用。

不過,他腦子裡忽然想到了另一個人。

妙蘭聽見有人進來,抬頭看了一眼,見李新年站在那裡若有所思地盯著她,臉上不禁泛起了一絲紅暈,伸手摸摸臉,嗔道:「看什麼啊?」

李新年急忙走了過去,說道:「我正好有件事要跟你商量呢?」

妙蘭遲疑道:「什麼事?」

李新年在沙發上坐下來,點上一支煙,然後把陳鐸昨天找他幫忙的事情說了一遍,最後說道:「沒想到你媽態度很堅決,看來是沒有迴旋的餘地了。」

妙蘭怔怔楞了一會兒,驚訝道:「做人皮面具?哎呀,嚇死人了,虧他們想得出來。」

李新年哼了一聲,小聲道:「你不是殺人都敢嗎?一張人皮面具就嚇成這樣?何況又不是讓你媽去剝活人的皮,而是死人身上的皮。」

妙蘭嗔道:「不是怕不怕的問題,而是太滲人了。」

李新年沉默了一會兒,說道:「劉波是什麼人?什麼事情能難得住他?正因為他辦不到,所以我們的幫助才有意義。」

妙蘭點點頭,說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我媽不願意做也沒辦法啊,難道你指望我回去說服她?」

李新年問道:「你覺得有希望嗎?」

妙蘭緩緩搖搖頭,說道:「既然她已經拒絕了大姨,現在又拒絕了小雪阿姨,那誰去說都沒用。」

李新年盯著妙蘭注視了一會兒,說道:「劉波要的只是毛竹園做的面具,並沒有點名道姓要你媽的面具,所以,我覺得可以跟老秦商量一下,乾脆讓他給劉波的小兒子做一個面具。」

妙蘭楞了一下,隨即擺擺手,說道:「老秦不過是個業餘愛好者,他那點水平也只能是做著玩玩,如果做出來的面具不能以假亂真的話,你豈不是給劉波幫倒忙?」

李新年有點失望道:「老秦的水平這麼差嗎?可我那天見你在他辦公室戴的那個面具就挺不錯啊。」

妙蘭嗔道:「那是你的眼光有問題,真正的精緻的面具你根本沒見過,只要一比較,老秦的那個面具就可以扔垃圾堆里了。」

說完,好像忽然想起了什麼,說道:「與其找老秦,還不如找我舅舅呢,我舅舅在這方面可是比老秦高明多了。」

李新年獃獃一愣,隨即驚訝道:「你舅舅也會做面具?」

妙蘭嗔道:「這有什麼奇怪的?事實上我舅舅從小就在毛竹園跟著我太婆學藝了,並且可以算得上是我太婆的嫡傳弟子,老秦怎麼能跟我舅舅比,起碼在面具這門手藝上相差甚多。」

李新年一拍大腿,興奮道:「哎呀,你怎麼不早說?」

妙蘭白了李新年一眼,嗔道:「你這不是才告訴我這件事嗎?」

李新年楞了一會兒,又一臉擔憂道:「你媽都一口拒絕了,不知道你舅舅是不是願意幫這個忙。」

妙蘭笑道:「我舅舅對我最好了,只要我出面,他多半會答應。」

李新年盯著妙蘭怔怔楞了一會兒,說道:「那你還坐在那裡幹什麼?趕緊去找你舅舅啊,劉利民中午就來了,我總要給人家一個肯定的答覆吧。」

沒想到妙蘭坐在那裡不為所動,撅著嘴說道:「你自己多管閑事,跟我有什麼關係?」

李新年一愣,走過來坐在了妙蘭的身邊,正色道:「怎麼能說是我多管閑事呢?我這不是為了公司的將來著想嗎?否則我吃飽了撐得慌?」

妙蘭瞟了李新年一眼,見他一副情急的模樣,似笑非笑地問道:「如果我幫你辦成了這件事,你怎麼感謝我啊。」

李新年一愣,隨即說道:「你想要什麼儘管說。」

妙蘭盯著李新年注視了一會兒,隨即臉上就泛起了一絲紅暈,低頭沉默了一會兒,站起身來說道:「要什麼我還沒有想好呢,不過,你可記住自己的承諾啊,到時候別耍賴。」

說完,轉身就往外走,走了一半,又轉過身來,說道:「我總不能讓我舅舅白忙活吧?你是不是要表示一下。」

李新年楞了一下,疑惑道:「表示什麼?」

隨即好像忽然意識到了什麼,急忙道:「我可以出錢,這樣,如果你舅舅答應的話,我願意出十萬塊錢。」

妙蘭盯著李新年注視了一會兒,然後一轉身跑了出去。

李新年盯著妙蘭的背影發獃,剛才妙蘭一瞬間流露出的小女兒態以及暈紅的臉讓他不禁一陣心跳。

腦子裡不禁回想起如蘭的警告以及那天在庫房裡拔白頭髮的情形,心想,這丫頭該不會真的對自己有意思吧?

。 陸言安的消息讓池音又一次把自己埋進被窩裡,像是小蝸牛。

她眉頭緊皺,微微鼓著白皙的小臉,癟著嘴,很是煩悶。

最近怎麼總是心煩意亂,而且也有點不順!

陸言安這個衰人可能真是吸她的歐氣。

啊……煩死了!

這個混蛋!

「嗡嗡。」

放在床頭柜上的手機響起震動。

池音從被窩裡鑽出來,頭髮都被蹭起了呆毛,小臉上的煩躁更盛。

今天怎麼那麼多消息啊!

真討厭!

拿過手機,池音的臉色驟然驚變!

她立馬蹬開被子,雙眼睜瞪老大的點開視頻消息。

臉紅心跳的畫面極具衝擊。

池音面色又變,像是不適,立馬關掉視頻,深深吸了口氣緩解。

幾分鐘后,池音又收到一條消息。

「記得給我的臉打上馬賽克。」

發來視頻的人是杜綰。

她拍攝了她和陸天誠在酒店的種種。

池音看的有點生理不適。

調整好心態,她這才開始剪輯視頻。

弄完這些,已經是凌晨。

但是池音被噁心的一點困意也沒有。

她頭腦風暴了一會兒,拿起手機發出去一條微信。

大約等了快半個小時,池音才收到回復。

一條消息是一份文件。

另一條是一段語音。

「我已經把證據都整理成文件了,你是打算直接拿給警方還是先網路曝光?我可以配合你。」

回復消息的是林育。

池音想問問他那邊的進展如何,如果進展順利就趁熱打鐵趕緊爆料。

正好再過一段時間陸言安的生日也到了。

全當給他的生日驚喜了。

「我整理好證據以後馬上網路曝光。」

池音當然不會悄無聲息的解決這件事。

林育:「好。」

兩個小時后,引起全民熱議,預定各大新聞頭條重點板塊的爆炸式新聞,有理有據的在微博上率先炸起一朵浪花。

看著自己發送的微博的熱度一路攀升,並且在短短的半個小時內成為火爆熱搜詞。

池音這才安心去休息。

她這一覺睡到下午四點才醒。

這期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陸言安剛起床沒多久,正在廚房給自己顛勺做早餐呢。

林育突然帶著警察來訪。

警察先是把還沒睡醒的管家押上車,然後拿出錄音筆為陸母的事正式向陸言安進行口供錄製。

陸言安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看著林育堅定的眼神,他猜也能猜到,陸天誠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倒台了。

錄完口供,陸言安連飯都沒吃,就換上林育給他帶來的正裝,被帶去公司。

公司的核心員工整整齊齊的坐在會議室等候著,並奉上各項清晰完整的數據報告供陸言安過目。

陸言安就這樣在半懵的狀態下,替陸母奪回了公司的掌控權。

直到他吃上第一口飯,陸言安才相信這一切並不是做夢。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還是有些不太敢相信。

陸天誠怎麼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倒台?

林育就算業務能力再怎麼強,也強不到這種地步。

「少爺你不知道嗎?」

怎料,林育卻比陸言安還要匪夷所思。

「這一切都是池音的計劃,她沒有告訴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