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形的物件?

【奧茲冰人的裹屍布】現在在誰手裏也不是什麼秘密。

他也瞬間認出了這個說是自己「朋友」的人是誰了。

黑先生笑了笑,主動打招呼道:「蘇倫小友,好久不見啊。」

蘇倫也迎了上去,點點頭回應道:「黑先生,好久不見。」

……

黑先生總會給人一種很平易近人的感覺。

沒等蘇倫開口,他便用開玩笑的語氣說道:「最近有頻頻聽到你的消息,你可是在舊靈敦和黎明營地都鬧出了大動靜啊。」

頓了頓,他又繼續說道:「現在不僅官方,黑市那邊,奧利弗家族,烏鴉幫,還有蒸汽黨,都給你追加了重磅賞金,等著要拿你人頭呢…」

蘇倫乾笑了一聲。

聽着這消息也沒任何意外。

他搶了那位丹澤大少的機緣,還殺了那麼幾個二階職業者,被通緝也在情理之中。

黑先生說着,再次看了長頭髮的蘇倫一眼,又調笑道:「不過現在來看,蘇倫小友似乎也用不着擔心通緝令的事情了。」

蘇倫聳了聳肩,謙虛道:「讓您見笑了。」

寒暄之後,黑先生進入了正題,問道:「對了,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裏?這裏畢竟是黎明城中環,何況『霧潮』剛結束,這附近有很多的極強的畸變怪和詭異…」

這言外之意很明顯,有頂級職業者帶隊的大型獵荒團現在才都很謹慎地在中環區域活躍,他一個一階職業者,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而且,還是偏偏這個時候。

「事情說的聽巧合的,之前我被追殺…」

蘇倫簡單提了一句自己之前被奧利弗家族追殺的過程。

他又略顯無奈地指了指自己身後的地堡,又道:「然後,我就在那地堡躲了一個月了。」

「你在這裏待了一個月了?」

黑先生聽到這話,從來都波瀾不驚的雙眸中這才掠過一抹詫異,還有好奇。

這可不是單單靠躲,就能躲過去的。

「霧潮」里危機四伏,不說各種來自深淵的怪物,僅僅是那狂暴的暗靈力,就不是正常人能承受的。

疑惑一閃而沒,黑先生像是想到什麼,沒說出來,但嘴角也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

「是啊…大概就是這樣。」

蘇倫覺得「X血清」也不是什麼不能說的秘密,黑先生八成也知道,說了也無妨。

但對方沒問,他也沒主動提。

…….

就在兩人正在交談的時候,另外四個黑袍人已經收拾好了那霸主詭異的屍體,整理好了戰場。

他們之間甚至沒有說一句話,就用眼神交流了一瞬,就各自離開了。

彷彿是那種做完任務的散人團,原地就解散了。

三個人斗篷人離開了,還有一個留了下來,那是十九號。

十九號是機械戰士,擁有很多先進的機械改造,像是虹膜識別、聲音識別、骨骼輪廓識別的一些特殊物理識別手段。她之前收集過蘇倫的數據,現在只是看了一眼,便認了出來。

她走了過來,點了點頭,也算打招呼了。

蘇倫也不介意,能讓冰冷的機械戰士打招呼,這已經是很好的待遇了。

既然戰場處理完了,自然不便久留。

黑先生招呼蘇倫道:「剛才獵殺詭異的動靜不小,可能會引來一些棘手的傢伙。走吧,我們邊走邊說。」

「嗯。」

黑先生沒探究蘇倫的秘密,蘇倫也很默契地沒去詢問他們為什麼在這裏,為什麼要獵殺剛才那頭霸主詭異。

也沒試圖去打聽這個神秘「第三方組織」秘密。

當然,不問,雙方也各自都猜到了一部分。

…….

三人朝着東邊走,那是出遺跡的方向。

有黑先生和十九號兩個超級保鏢護著,蘇倫也不用像是之前一個人的時候那樣謹小慎微了。

他之前正想着自己手裏有了二階圖紙和材料,需要一個鍛造大師,沒想這麼巧就碰到了黑先生。

他剛想開口說出自己需要幫忙的請求時候,黑先生居然看出了什麼,率先開口了:「還記得初次和蘇倫小友認識的時候,你還是一個為了一階殖裝奔走的准職業者。沒想幾個月不見,你都要進階二階了。」

聽到這話,蘇倫很詫異地問道:「黑先生看出了我要晉陞了?」

「是啊。」

黑先生自然讀出了蘇倫的言外之意。

不是看出來了,而是怎麼看出來的。

他直接就解惑道:「你呼吸間吐納的暗靈力的量非同尋常,這水平已經不是任何一階職業者能辦的了。甚至,是很多二階都達不到這個量。」

「這樣啊…」

蘇倫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想着大概是某些特殊的感知能力。

想着是隨手就能掐出超階法術的黑先生,他也覺得不奇怪了,便順着話題就說出了自己的請求:「那個…黑先生,正好我有一個不情之請,想要麻煩您。」

「是要準備鍛造二階殖裝了?」

黑先生笑了笑。

「是的。」

蘇倫對黑先生未卜先知的舉動也習以為常了,點點頭。

他一邊拿出了圖紙,一邊說道:「正好找到了合適自己的殖裝圖紙和材料,但這殖裝一般的鍛造師弄不了,所以還得麻煩您…」

看到蘇倫手裏遞過來的圖紙,黑先生只掃了一眼,神情略顯古怪地說道:「這不是「戲法師」勞埃德的成名殖裝么?你把那傢伙殺了?」

那種財閥手裏捏著的圖紙自然不會賣出來,唯一解釋,就是殺人越貨了。

「沒。」

蘇倫搖搖頭,又補充道:「我毀了他的煉金人偶,然後砍斷了他那兩條腿。所以也僥倖拿到了圖紙。」

黑先生顯然也不知道這情報,所以聽到蘇倫這話,他露出一抹饒有興緻的表情。

然後他又朝蘇倫問道,「有找到合適的主材料么?勞埃德用這殖裝成名,很大程度和他找到『蒂斯莫幸鐵線蟲』有關,只有特殊絲線才能發揮這殖裝的最大威能…」

「有的。」

蘇倫點點頭,又拿出了一顆銀髮飄飄的頭顱。

黑先生是猜到蘇倫是有準備好材料的,可看着他突然拿出了一顆人腦袋,這位見多識廣的博學家目光也微微一滯。

他看了看,這才辨認出了什麼,帶着疑問的語氣道:「【慟哭魔女的頭顱】?而且…還是二階段的『無限髮絲』?」

「嗯。」

蘇倫點點頭,也暗嘆了黑先生博聞廣識,居然一眼就認出了材料的來歷。

這玩意兒要給普通鑒定家看,估計沒幾個人認識。

黑先生:「這可是極稀有的材料,你怎麼弄到的?」

蘇倫看着黑先生似乎對這頭顱的來歷好奇,便又多解釋了一句:「之前我跟了一支隊伍出來遺跡獵荒,正好奧利弗家族的獵荒隊撞上了。然後我又被牽扯在了詛咒空間里…所以,事情大概就是這樣。」

一個月前鐘樓街那場惡戰,七個二階追殺一個一階職業者,被人反殺兩個,斷腿兩個,大概奧利弗家族也沒臉把這戰績說出去。

不用解釋太詳細,黑先生這種人自然就猜得到事情的前因後果。

黑先生聽着這堪稱「離奇」的故事,也忍不住露出了非常奇怪的表情,「呵呵…我說奧利弗家族家族那些人幹嘛如此氣急敗壞要通緝你,原來是這樣。」

即便是一旁一直沉默不語的十九號,聽到那一場惡戰,都用很奇怪的目光看了看蘇倫:你一個一階職業者,殺翻了人家一個大型獵荒團?

黑先生也沒再繼續問,收起了材料,回到了之前的話題,「現在正好拿到了【伏爾甘的熔爐之燈】,煉製殖裝會很快。最多三五天,就能拿到成品。」

頓了頓,他又道:「對了,你有找到合適的進階材料么?」

「沒有。」

蘇倫搖搖頭,正好一柄也問了,「我想找『空間能力』相關的進階材料,但看上去好不想不容易找到。」

「嗯,空間能力倒也契合傀儡師職業。」

黑先生聽了點點頭,但也一臉遺憾的表情,「這樣的材料我也沒什麼線索。不過黎明城不久後會迎來一次獵荒大潮,會有很多古代遺物現世。空間材料雖然稀缺,但也不見得會沒有。獵荒工會是個消息集散的好地方,你可以去碰碰怨氣,我也會幫你留意一下…」

「嗯。」

蘇倫點點頭,他自己也是這個想法。

那情報委託在獵荒工會掛了一個月了,也不知道有人聽到消息沒。

「殖裝的事兒,那就有勞您了。」

說着,他也沒忘記委託的規矩,又道:「那麼,請問我我需要付出什麼酬金么?」

上次用的是人情,這次可沒了。

大師級的工匠,出收費可不便宜。

黑先生笑了笑,看上去原本似乎沒打算收費的。

可突然,他想起了什麼,改口道:「不過話說回來,還真有一件事情你能幫上忙的。」

幫忙?

蘇倫聽着先是疑惑。

這種程度的高手,還有他需要幫忙的地方?

但他也說道:「您說。」

黑先生:「你現在是要去獵荒營地吧?」

蘇倫:「嗯。」

黑先生沒着急說話,轉臉和身邊的十九號對視了一眼,似乎是詢問了什麼,得到了她的默認。

他這才說道:「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幫忙把十九號小姐帶進營地里。」

蘇倫:「???」

黑先生解釋道:「你知道的的,她曾經是超級機械戰士,戰鬥機巧卓越,但是生活技巧就欠缺了一些。我覺得,她和你一起應該會少很多麻煩。當然,只是混進營地就好。」

一旁的十九號聽着黑先生對自己的評價,似乎也完全不介意。

她這種專門了殺戮而存在的戰爭機器,確實缺少很多正常人類的情感和圓滑。

……

進營地?

就這?

蘇倫覺得這「委託」,還真是黑先生臨時起意。

一聽要進營地,他第一反應就是:這個女人又要去搞大事!

不,應該說這次是他們這「第三方組織」要搞什麼事兒。

不過,蘇倫也沒有任何好奇詢問的念頭。

如果黑先生會說,他自然會說;如果沒說,就說明這事兒肯定就是那種「知道就是惹麻煩」的事情。

他想了想,似乎並不難辦到,便一口答應了下來:「好!」

單單是帶人混進營地的話,這委託簡直就是D級難度。

之前蘇倫還在想,自己「喬尼」的身份暴露了,憎惡活屍身軀太顯眼,無論隱身不隱身,都不能再帶入營地。

奧利弗家族那些人肯定也會對黑鐮那種不能放入儲物戒的大型兵器特別留意,即便是偽裝,也會被特別注意。

如果不帶活屍和鐮刀,他也沒太大把握萬一出事兒了一定能全身能退。

現在有十九號這麼一個超級戰力跟着,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