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原之主,徹底死了。

沒一會,江龍就把他收進了空間之中。

王級第七境界的東原之主,王級第八境界的西原霸主。

江龍把東原之主放進了一號的格子中,隨即一號就升上了王級第八境界。他又把西原霸主再放進去,一號再次提升一個境界,升到了王級第九境界。

至於說東原之主剛剛提到的那個制毒異能,江龍可一點都不感興趣。他用西原霸主給一號升級,一號也有一定的幾率獲得這個異能。

而現在一號也已經是王級第九境界了,距離升上尊者境界只有一步了。

比起江龍的那些女性喪屍來說,江龍只有這這一隻男喪屍需要佔用資源升級,所以一號的升級速度可一點不慢。

江龍還刻意看了一下,現在一號的下面還是空空如也,什麼也沒有,想來也長不出來了吧。

不過,對於喪屍來講,好像也沒有人妖這麼一說吧。

已經是王級第九境界的一號,身體之上的喪屍痕迹也已經消失不見了,不過外形看起來還是是很兇狠猙獰的,要是讓膽子小的人看見,一眼就能被一號嚇哭出來的那一種。

「好了,結束了,一號你也去幫幫忙!」

江龍說道。

確實是要結束了。

因為這場戰鬥就是單方面屠殺。

別說這個西原霸主的實力本來應該是王級第八境界,即便讓他跟若風正面對上,他也不會是若風的對手。

江龍手中的這幾隻喪屍,戰鬥力都不是一般的強橫,倒像是天生的戰鬥強者一般。

在經過無數次合成之後,若風的速度已經快到了極致。這樣恐怖的速度,再配合上她手中的那一柄長刀。讓西原霸主這樣縱情聲色十幾年的進化者來面對,就是反應速度都跟不上,更別提戰鬥了。

這座位於西部高原的城市規模並不大,人口自然也不是很多。

這片高原上的所有人口加起來也比不上天府盆地。

其實,這片高原在末世剛剛降臨的時候,人口還是很多的,但是這片高原的地貌實在是太過特別了,很是方便人類的躲藏。

只不過,時間流逝,人口卻是消減的厲害。就像是西原霸主建造的這座城市,裡面也不過才有著十幾萬人口罷了。

而且人類並不適合在黑暗的地下生存,這大概也是人口大幅度減少的原因吧。

一號加入了戰場之後,這個一邊倒的戰鬥結束的更快了。

沒一會,若風就回到了江龍身邊,她的手中還拎著一個大布袋子,袋子中裝著滿滿的喪屍能量源晶。這些喪屍能量源晶不僅有著剛剛被她殺死的那些人腦袋裡面取出來的,還有著不少是西原霸主的私藏。

西原霸主的收下已經被清理乾淨了,剩下的那些女性進化者若風並沒有對她們出手,想必這座城市將來也會被這些女進化者接手。

這些女性進化者並不弱,她們的能力只是被特殊的手法封住了而已,只能被這些男人玩弄。

「走,我們去東原之主的地界看看。」

剛剛西原霸主死掉的時候,已經把東原之主的老巢講了出來。

這兩個傢伙顯然先前有不少事情,只不過現在已經都不重要了。

又過去了幾個小時,若風就從一個大溶洞之中走了出來,她的手中還拎著一個袋子。

「走,若風,我們去升級!」

江龍把若風收進了空間之中,跳上大白鶴的背上向著東方飛掠而去。

高原之上的消息並不便於傳遞,但也並非是閉塞的。

江龍離開后不久之後,便有著一個消息在高原之中慢慢傳遞開來。

有著一個超級強者出現在了高原之上,將西原霸主和東原之主殺掉了。

若風在東方高原將大大小小的勢力中的男性進化者屠殺殆盡的消息也跟著傳了開來。

讓得聽說了這些事迹的勢力們著實大吃一驚,甚至有的很不怎麼相信。

膽子大一些的還悄悄去查探了一番,回來后更是大肆宣揚。

這就讓更多勢力中的男性進化者們心中慌得一比,接連制定了一系列的規定,改善了一番女性和普通人的境遇。

於是,若風這個美麗的救世主的稱號也跟著傳遍了整個高原。

高原之中的普通人把她當做了神明一般的存在。

她是殺戮的女神,不破不立,也是解救眾人的殺之神明。

而江龍,也成為了一個令人談之色變的恐怖傳說。

……

江龍坐在大白鶴身上,很快就飛離了這片高原。

而在這片湖泊之中,愛麗兒也沒找到珍貴的礦洞。

這裡面的資源其實並不多,湖水之中倒是有一些變異魚,僅此而已。

「看起來還是東部的資源比較多啊。」

江龍想。

只是不知道南部和北部的情況又會怎麼樣。不過江龍還是想繼續去東方,而且對於這片高原和錦玉湖之間區域之中的喪屍和異獸,江龍都不打算要了。

一路之上,還有著不少的飛行異獸看見了江龍,怪叫著向著他飛衝過來,都被江龍催動著念力小劍直接斬殺了。

又是幾個小時過去,江龍的視野之中便出現了錦玉湖的輪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156

方秀枝把手機舉到秦驍揚面前,笑眯眯地說:「你看,這是你大舅媽的侄女……去年剛大學畢業,在街道辦事處工作,漂亮吧?」

秦驍揚看都沒看,把手機推開:「不漂亮,也沒興趣。」

大舅媽臉色一變,從方秀枝手中拿走手機,起身就走。

方秀枝愣了幾秒,隨即罵道:「你到底要找什麼樣的?這個不行,那個也不行!別人都要以為你喜歡男孩子了!」

坐在一旁玩手機的表妹看過來,笑說:「揚哥絕對不彎,直得不能再直了!本腐女項上人頭擔保!」

表弟:「揚哥不去相親,肯定是有女朋友啦!不想對不起女朋友所以不會跟其他女生見面的啦!」

秦驍揚從外套口袋裡拿出幾個大紅包飛過去,表弟表妹們自動閉嘴。

「明晚揚哥請吃飯,把時間空出來。」說完,他起身就要走。

方秀枝回過神,追出去,小聲問:「你有女朋友了咩?」

秦驍揚雙手抄兜,因為心情愉悅而吹著口哨,沒搭理方秀枝。

「有女朋友就帶回家看看!」方秀枝又道。

秦驍揚笑笑沒說什麼,拉開主駕車門。

特斯拉駛離豪氣的大院子。

一路上,他唇角都是揚起的。

這24小時所獲得的快樂,比起過去三十年都要多。

愛而不得的初戀不僅沒結婚,還一直只有他。而且他相信這一次,他們不會再分開。

忍耐了兩年的所有念想,一夜之間全都交代在沈冰卿身上。

他身心都是幸福的、愉悅的。

下了車,秦驍揚笑容滿面地進了寶瑚樓。

當班保安是那天被他暗示亂說話就要開除的那位,看到他,一臉懼色地站起身,他卻已經全然忘記兩天前,他和沈冰卿的關係還是禁忌。

按密碼進了屋子,沈冰卿沒在客廳,他換上拖鞋要進主卧,才發現她正在浴室處理他們今早換下來的臟衣服。

他悄悄走進去,從後面抱住她,吻了下她的臉頰:「我回來了。」

她扭頭對他笑了下,回吻了下他的唇,轉過身去,繼續忙手中的事情。

「這麼快?」

「嗯,去打個招呼就回來了。我想介紹你和家族裡的後輩認識,明晚一起出去吃飯?」

沈冰卿正翻他內褲的手一頓,考慮幾秒,轉過身看他:「那這樣方阿姨和秦叔叔,不就很快知道了嗎?」

秦驍揚笑:「早晚得知道。」

他環視一圈浴室:「之前你在深圳灣一號挑中的那套房子,都準備好了,咱們找個時間搬進去吧?別住這裡,太小了。」

「啊?」沈冰卿意外,「那房子你後來真買了呀?我記得我走的時候,只是放了定金。」

「我一直都認為你會回來,而我們將不再分開,所有之前說好的事情、準備買的東西,我一樣都沒放棄。」

沈冰卿輕輕抱住了他。

她好多話想跟他說,可他的身體反應告訴她,他現在最想要的不是聊天,而是……

她踮起腳尖,雙手捧著他的臉頰,主動吻住他的唇。

他把她抱起來放到台盆上,俯身與她深情擁吻。

吻從她唇角來到頸窩,他呼著粗氣低聲道:「要不晚點再出去吃飯?嗯?」

沈冰卿閉著雙眼,秀氣的眉微微擰著,仰著臉,柔柔地「嗯」了聲。

秦驍揚抱起她,去了主卧。

……

過年期間,街上店鋪都是八九點就打烊了,秦驍揚和沈冰卿出門的時候已經快十點了,到處找不著好吃的,乾脆買兩瓶紅酒回家打火鍋。

冰箱還有除夕那天準備好的食材,拿出來,撕開保鮮膜,直接可以下鍋。

開放式廚房小小的L型料理台上,火鍋放在中間,四周圍一圈分量不大卻精緻的生鮮食材,象徵著團圓的白煙裊裊升起,很有煙火氣。

孤獨慣了的沈冰卿,又滿足又幸福。

她把剝好殼的蝦,涮了醬料才放到秦驍揚盤子里,秦驍揚則忙著涮牛肉。

「我去年春節,是和毓瑩一起過的,當時我們在上海。」她繼續幫他剝蝦,「我們在公司附近租了一套房子,一起住,過年過節都在一起。」

秦驍揚看她一眼,又看回手中的撈勺,笑說:「蘇毓瑩這人不錯,比徐丹雅靠譜。」

「是的。你知道嗎?我們分手后,雖然毓瑩一直陪著我,但我還是不開心,心裡空蕩蕩的。」

「嗯?」秦驍揚把撈勺里涮好的牛肉放到她盤子里。

「因為想你,每時每刻都在想你,特別是逢年過節,就更想你了。」

聞言,秦驍揚放下已經裝好牛肉片的撈勺,拉過她的手,緊緊握著:「結婚吧!我希望這輩子的所有逢年過節,都是和你,還有我們的孩子,我們一家人一起過。」

沈冰卿笑:「你這個求婚也太潦草了。」

秦驍揚輕咳一聲:「這只是口頭商量,之後會有正式的求婚。」

「是嗎?那我期待一下!」

沈冰卿拿起筷子吃牛肉:「快吃吧,不然涼了。」

秦驍揚這才放開她的手,吃她為自己剝好的蝦。

「對了,徐丹雅也跟你們一起去了上海?」

沈冰卿搖頭:「沒有,她還在深圳。」

秦驍揚意外:「是么?還做老本行?但從沒見過她。」

沈冰卿有點難以啟齒,一時沒說話,默了幾秒,把筷子放下,又擦了擦手,才說:

「我們分開之前,她不是追景霽之追得很兇么?但是景霽之不搭理她,她就……她就換了個人……那個人也是有老婆的。不知怎麼被發現了,有一天就帶人衝到她們公司,把她給打了……她乾脆就辭了職,專心做那個男人的情人……」

秦驍揚皺眉:「……」

他拿起高腳杯,和沈冰卿的碰了下,說:「所以我早叫你別跟她來往,這人心術不正,凈想著出賣身體走捷徑!把她打一頓還算輕的,嚴重點命都有可能搭上。」

沈冰卿嘆氣,拿起高腳杯喝一口悶酒。

如果是兩年前,她肯定會因為秦驍揚這番話胡思亂想,覺得他在看不起自己,但她現在不會了。

因為她已經明白一個道理。

想要人家看得起,唯一的辦法,只有自己做出成績。

。 人與人的悲歡是不能相通的,這點在現在的13區,展現得十分徹底。

有人笑得歡,就有人哭得慘。

同樣都是見證者,萊茵娜可以一邊喝果酒一邊按摩蹄子,享受難得的摸魚生活,然而13區的其他人,就遠沒有她那麼悠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