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佛,他的教義,勢必會與靈山諸佛發生衝突。如此,諸佛豈會容他,豈能容他?

本來,按照姜塵最開始的打算,是等自己修鍊有成后,以強大的實力壓服靈山諸佛,再傳播自己的教義。

但如今,因為鎮壓孫悟空的緣故,讓姜塵有了與佛祖談判的本錢。

他可以憑藉着手中的孫悟空,來向佛祖施壓,迫使他站到自己這一邊。

姜塵不怕佛祖不同意,因為為了西遊能夠順利進行,只要不是傷及佛門根本的要求,佛祖都會同意。

而姜塵的要求,非但不會傷及到佛門的根本,反而會使得佛門的面貌煥然一新。是故,佛祖沒有太多的猶豫,直接就答應了姜塵的要求。

有了佛祖的幫忙,姜塵這一脈,勢必會在西方興盛起來。

到時,他再發動凈佛行動,聲勢弄得浩大些,但凡能取得一點成果,就能擴大他在佛門的影響力。

ps:最後7分鐘了。不要讓票過期。

7017k 那路人說話的語氣,充滿著驕傲,彷彿能瞻仰這塊「狀元府」牌匾,是多麼榮幸的事情。

「那這麼說,這塊牌匾,也代表著赫連家的臉面?」秦風反問。

「當然了!」

路人繼續說道:「這可是鎮族之寶!赫連家主的小兒子調皮,不小心把牌匾一角弄髒了,結果赫連家主勃然大怒,抽了小兒子一百鞭,差點就沒命了!自那之後,再也沒人敢對這塊牌匾不敬!」

「呵呵!」

秦風發出冷笑,隨後屈指一彈,內勁外放。

「咻!」

凝若實質的內勁,宛若離弦之箭,直接射向牌匾。

「咔嚓!」

下一刻,金字牌匾應聲碎裂。

一劈為二!

摔落在地!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超乎所有人的預料。

剎那間,門口鴉雀無聲,死一般的寂靜。

所有人都睜大眼睛,合不攏嘴,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秦風身邊的路人,更是頭皮發麻,驚駭欲絕。

「你……你是瘋子么?」

要知道,這塊金字牌匾,乃是由夏皇親筆書寫。

象徵著至高無上的榮耀,也代表著赫連家的顏面!

現在,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一個毛頭小子拆了!

羞辱!

莫大的羞辱!

不少赫連家的護衛,都紅了雙眼,惡狠狠瞪著秦風,恨不得將他生吞活剝了。

「臭小子,你找死!」

「今日,可是家主的金盆洗手大會,匯聚了大半個武道界的泰斗!你何來的底氣,敢來這兒砸場子?」

「這塊牌匾,乃是聖上賜予的,就算扒了你的皮,也無法彌補!」

「別想著逃,快點束手就擒,隨我們進去向家主賠罪!」

眾多護衛群情激奮,怒不可遏。

「哼!」

秦風昂首挺胸,有萬夫莫敵之威,傲視全場:「今日來,我便是要和赫連城做個了斷,又豈會逃跑?這只是開胃菜罷了!」

說著,秦風走到了狀元府門口,扛起了一尊石獅子。

見到這一幕,那些護衛都睜大雙眼,啞口無言。

他們就像被澆了一頭冷水,不復之前的囂張氣焰。

這尊鎮宅的石獅子,足有一噸重!

尋常武者別說抬起來,就算想要挪動分毫,都是難如登天。

而現在,秦風輕輕鬆鬆扛起石獅子,光是這一手本事,就證明他是個高手!

「呔!」

秦風一聲大喝,單手扛著石獅子,直接砸向赫連家的大門。

「轟隆隆!」

地動山搖,聲勢震天,整座府邸似乎都抖了三抖。

那扇精鋼打造而成的大門,被硬生生砸出一個窟窿,觸目驚心。

而秦風的偉岸身姿,力拔山兮氣蓋世!

就像西楚霸王,降臨人間!

「天哪!這小子究竟是誰?」

「拆了牌匾,砸門而入,這是要和武狀元對著干啊!」

「這下子有好戲看了!」

……

狀元府,大堂內。

一個身穿唐裝的老者,坐在太師椅上,品著香茗。

他雖然上了年紀,但體內氣血充沛,若是閉上眼睛站在他的跟前,會感覺那血液流動之聲,宛若瀑布奔騰。

那對深邃的眸子中,更是時不時綻放出銳利寒芒,宛若利劍,令人不敢小覷。

武狀元赫連城!

他曾在武舉中,橫空出世,力壓群雄,打遍帝京無敵手!

如今舉辦退隱大會,也不是他被革職,而是為了追求武道的至高境界,才金盆洗手。

而在場內,還匯聚了許多武林中人,都是泰斗掌門級的存在。

「天山劍派,恭祝武狀元退隱江湖,送上千年雪蓮一株!」

「南拳掌門,恭祝武狀元突破瓶頸,送上極品聚靈丹一枚!!」

「散修厲天行,恭祝武狀元更上一層樓,送上《追魂刀》殘譜一本!」

「江南古家,恭祝武狀元金盆洗手,送上金龍寶刀一把!」

眾多武林大佬,紛紛獻上重寶。

隨便一件挑出來,都是價值連城的寶貝,有錢都買不到。

赫連城坐在太師椅上,表面不動聲色。

但微微翹起的嘴角,暴露出他此刻的欣喜。

「轟隆隆!」

突然,外面傳來了一道巨響,整座府邸都為之震動。

「發生什麼了?」

「難道是地震?」

「這動靜也太可怕了!」

……

「蹬!蹬!蹬!」

一個下人急匆匆跑了進來,驚呼出聲:「家主,不好了!有人拆了『狀元府』的牌匾,還扛起石獅子,砸破了大門!」

「什麼?!」

聽到這話,赫連城蹭的一下站了起來。

他鬚髮皆張,雙眸噴火,體內爆發出恐怖的煞氣,瞬間捲起了一陣狂風,吹得周圍的桌椅東倒西歪。

一些實力不濟的武者,唯有竭盡全力,咬緊牙關,才能勉強站定。

見到這一幕,不少武林大佬暗暗感嘆:

這赫連城不愧是龍榜高手,光憑怒意,就有如此驚人的威勢。

下一刻,外面傳來了一道大喝:

「赫連老賊,滾出來見我!!!」

聲浪宛若雷霆,滾滾而來,響徹全場,在空氣中都出現了明顯的波紋漣漪。

「何等狂徒,竟敢在老夫的地盤囂張?!」

赫連城陰沉著臉,殺氣騰騰地走出大堂。

其他武者也緊隨其後,走到了外面。

入眼處,只見一道挺拔的身影。

氣勢巍峨,淵渟岳峙!

正是秦風。

……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看到當年害死母親的兇手,秦風怒不可遏,眸中綻放出攝人心魄的寒芒,毫不掩飾殺意。

那無形的威壓,似乎要蓋過赫連城。

感受到那股殺意,赫連城挑了挑眉,多了幾分忌憚之色。

「年輕人,你是什麼來頭?竟敢拆了『狀元府』牌匾,難道不怕死么?!」

在他的印象中,自己從未見過秦風這號人物。

畢竟十八年前,秦風還是個孩子。

這麼多年過去,容貌和氣度,都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哼!」

秦風冷笑一聲,開口道:「赫連老賊,你作惡多端,助紂為虐,竟然還想金盆洗手?」

「今日,我拆了你的牌匾,也還你一個禮物!」

話音剛落,蕭戰從外面走了進來,還扛著一具巨大的棺材。

棺材通體純黑,陰森煞氣,令人毛骨悚然。

送棺而至!

。 「薇姐,謝謝你!」小喬擺弄著小吊墜,明顯很喜歡。

「白薇,你這翡翠吊墜不便宜吧?」李哲雖然不懂翡翠,但看白薇送的掛件,外觀很漂亮,質地也不錯,應該是真貨。

翡翠只要是真貨,就算再低檔的也要幾百塊。

「沒多貴,低檔的糯冰種,就是經過優化處理了,所以顯得漂亮了點。」白薇笑著說。

雖然白薇說的輕巧,但李哲更肯定了,這翡翠不便宜,至少也要五六百。

「你還懂翡翠?」

「懂一點。」白薇輕點了下頭。

李哲看著白薇若有所思,她說懂一點,是客氣,應該比較懂行。

他也想過買點翡翠玉石首飾送給小喬和周子瑜,畢竟只送黃金太單調了。

可他對翡翠玉石完全不懂行,不敢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