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人王派出軍隊的時候,天王就知道了。

天王派探馬一直跟蹤着人王的軍隊,最近幾次人王的軍隊被滅的情況,都被天王的探馬知道了。

他們將這個消息告訴給了天王。

天王派來了特使,想要聯絡秦巖。

他想和秦巖聯合起來一起對付人王,吞掉人王的全部地盤。

然後再進行他的下一個計劃,吞掉地王的地盤,最後對抗兩儀世界。

天王的特使來到了陣法外,他舉起手中的令牌對着陣法大聲說:“陣法中的人聽着,我是天王的特使。天王想和你談一談合作的事情。”

秦巖在陣法裏聽到了,但是他沒有說話。

他特別好奇,天王的特使爲什麼會跑到這裏來。

據他所知,他們並沒有在四周遇到天王的人,這個天王的特使是怎麼來到這裏的。

這讓秦巖有一點點擔心。

他現在可不想同時對上三才世界的兩個王。

如果那樣的話會非常的被動。

畢竟他的軍隊太少了。

“裏面的人聽着,我是天王的特使,天王特地派我來和你們談合作的事情。”

等了一會兒,他發現並沒有人理自己,忍不住再次大聲叫起來。

李天霸轉過頭對秦巖說:“主人,讓我去找他們談判吧。如果有危險也不會對你造成威脅。”

聽到李天霸這樣說,秦岩心裏面十分感動。

這可是生死危機呀。

“還是我去吧。你去了有些事情做不了主。談判的時候情況瞬息萬變,我怕你無法把握。”

說罷,秦巖從陣法中走了出來。

看到秦巖後,特使心裏面顯示十分高興,畢竟人出來了。

緊接着他又有些惱怒,因爲秦巖沒有在他喊第一聲的時候出來,這讓他覺得自己的尊嚴被侵犯了。

他帶着斥責的口吻對秦巖說:“喂,小子,你是怎麼搞的。爲什麼這麼長時間纔出來?”

秦巖沒有說話,突然向特施展威壓。

這個時候秦巖必須給對方一個下馬威,讓對方知道,有些人必須要尊重。

收到秦巖的威壓後,特使心中駭然。

他發現自己就像被困在了一個鐵籠子中,雖然可以活動,可是四周完全被禁錮住了,他想離開這個能量罩卻不可能。

“小子,你想幹什麼?”

特使驚恐的大聲叫起來。

“如果天王讓你這樣和我說話,我們就沒有必要可談了。”

秦巖轉過身就走。

“等一等。”特使大聲的叫起來,“這位先生,對不起,是我魯莽了。我不該帶着有色眼鏡看你。”

特使看到他的任務要失敗,立即上前道歉。

他如果失敗了,天王肯定要懲罰他。

看到對方道歉了,秦巖點了點頭說:“這還差不多,以後記住了,做事情要學會尊重人。不是每個人都願意被你呼來喝去。”

秦巖撤掉了困住特使的牢籠。

不過秦巖又釋放出了另外一種威壓。

這種威壓就像一座大山一樣壓在了對方的後背上,令他寸步難行。

當秦巖從他的身邊走過後,特使才如釋重負。

特使驚恐的看着秦巖的後背。

他發現秦巖的實力居然不比天王差。這讓他難以相信。

他同時也在心中暗想,秦巖到底是什麼地方的人,又從哪裏來,實力爲什麼會這麼強。 與此同時,躲在暗處的天王也看到了這一切。

他也同樣特別驚訝,想不到秦巖的實力這麼強。

之前他雖然想和秦巖合作,不過他對秦巖並不重視,甚至是想收服秦巖。

但是現在他的想法變了,能弄出這麼厲害的陣法,實力又這麼高強。這說明秦巖絕對不會屈居人下。

所以說他要和秦巖合作,肯定要平等,而不是小弟要跟着老大。

這也讓天王有了一絲警覺,他如果和秦巖合作,以後收服了人王和地王以後,他和秦巖說不定會產生分歧,到時候就是他們兩個人的決戰。

不過這是以後的事情。

天王現在只想趕快打敗人王和帝王,儘快把三才世界歸爲一體。

很快在特使的帶領下,秦巖見到了天王。

天王是很普通的一箇中年男子,屬於那種丟在人羣裏沒有人會在意的大叔。

這讓秦巖特別詫異。

天王的身上居然沒有一絲霸氣,普通的實在是不能再普通了。

“你好,你好。請問你貴姓?”

天王快步走上前,伸出手握住了秦巖的手,笑呵呵的問。

那感覺就像是鄰家熱情無比的大叔一樣。

可是秦巖知道一定是錯覺,能成爲天王絕對有着過人的才華。

不可能是這種人畜無害的大叔。

秦巖也趕快握住了對方的手:“你好,我叫秦巖。”

“我叫託卡,是這裏的天王。是這樣的,我找你來是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情。我們三才世界分裂已久,我想借助你的力量把三才世界統一起來。到時候你想要什麼,我就給你什麼。”

聽到天王這樣說,秦巖不由皺了皺眉頭。

天王的話一下就將他們的合作目標定下了。

那就是天王藉助秦巖的力量統一三才世界,再給秦巖一點點物質上的回報,然後讓秦巖滾出三才世界。

這是秦巖絕對不能接受的。

不過考慮到現在不能同時得罪人王和天王。

秦巖笑着說:“你準備給我什麼報酬呢?我這個人可是很貪婪的。”

說到最後,秦巖哈哈大笑。

天王也跟着哈哈大笑:“是嗎,我看你這個小夥子挺好的,怎麼會貪婪呢。你不會這麼難相處吧?如果你幫我統治了三才,我會單獨給你開一條通商通道。你可以讓你們的人進入到三才世界,在三才世界裏銷售一切你們想銷售的。 財閥大少的冷豔妻 這可是一個大買賣。”

天王一邊說着一邊觀察着秦巖的臉色,想看看秦岩心動不行動。

秦巖裝出少許心動的樣子,又表現出了思考的表情。

看到這裏,天王微微鬆了口氣。

他最怕的就是一些人對物質沒有追求,而對權力和地位有追求。因爲這樣的人一般都是志向高遠,像這樣的人都很難打交道。

好在秦巖對物質有一點點在乎。

這樣天王放心了。

“你也知道,我們三才世界一直被兩儀世界控制。如果你能和我一起對抗兩儀世界的話,到時候我們一起打過去,佔領兩儀世界的地盤,如何?”

天王這麼說是想試探秦巖的野心,同時許諾給秦巖一個不確定的未來。

他也知道兩儀世界強大無比,否則也不可能統治他們三才世界這麼多年。

他能夠統一三才世界,然後以本土優勢對抗兩儀世界,不再受兩儀世界的欺凌,那就不錯啦。

至於攻去兩儀世界,那是萬萬不敢想的。

所以他這樣說,算是給秦巖許了一張空頭支票。

當然了,天王並不覺得這樣哄騙秦巖可恥。

他反而爲自己能說出這樣的話而感到沾沾自喜。

因爲這就是權力的交換。

秦巖點了點頭說:“好啊,好啊,完全沒有問題。”

秦巖雖然猜不到天王的全部心思,但是也能猜到一個大概。

現在天王想算計秦巖,其實秦巖也在謀劃着怎樣算計天王。

以前秦巖在其他世界的時候,可以令很多人臣服。

現在他準備在征戰的過程中,在和天王合作的過程中,慢慢的纏死天王的勢力,甚至是將天王本人歸到他的麾下。

這樣的事情在之前不是沒有發生過,發生的概率還特別大。

“天王,我答應你,你有什麼計劃嗎?”

“目前還沒有,你先把這三萬人消化掉咱們再說。”

天王想看看秦巖怎樣用大陣消化掉這三萬人。

他想等秦巖做完這件事後再和秦巖商量其他的事情。

“那我先走,咱們一會兒再見。”

回到陣法中,狐小仙他們立即圍了上來。

慕容雪菡第一個問道:“秦巖,你們聊什麼了?”

秦巖笑着說:“我真沒有想到幸福會來的這麼快。”

“哦,怎麼了?”

狐小仙他們特別好奇,搞不明白秦巖爲什麼會這樣說。

“是這樣的。天王來找我合作,他想借助我的力量擊敗人王和地王,統一三才,天王也特別的狡猾,既想借助我的力量統治三才,又不想給我們實惠,想讓我們給他白乾活。他和我說統一了三才世界後,給我們一大筆物質獎勵,然後讓我們離開三才世界。”

“這怎麼能答應。”

李天霸第一個憤怒的大聲叫起來。

在他看來這就是訛詐。

秦巖笑了笑:“這有什麼不可以答應的。他現在雖說是這麼想的,但是隨着事態的發展,他不一定能得到他想要的東西。”

李天霸是個直性子,想不透秦巖說的話,傻了吧唧的問:“那怎麼能做到呢?”

秦巖彈了李天霸的腦門說:“我記得我當初和你也是死對頭,你後來是不是跟了我?”

聽秦巖的話,李天霸一陣臉紅。

當初他可是追殺秦巖追殺的天昏地暗,誰能想到,後來他居然跟了秦巖。

緊接着秦巖又轉過頭看向了慕容雪菡和狐小仙。

慕容雪菡和狐小仙當初和他也是這樣的。

只有狐小媚從開始和他是非常親近的。

大家也在這一刻明白了秦巖的意思。

秦巖這是想要答應對方,然後在消化對方,甚至是把天王變成自己的人。

“主人,你真高明,實在是太厲害了。”

武義神湖 李天霸立即拍馬屁。 秦巖笑了笑:“好啦,開始幹活吧。我們儘量不要殺這些人,直接把他們困住,一會給他們進行移魂換魄,讓他們投靠我們,這樣我們就能多出一些人來。”

“明白。”大家紛紛點頭,開始了自己的工作。

不知不覺中,一天過去了。

兩天過去了。

婚色撩人:狼性總裁輕點愛 五天過去了。

天王在陣法外等得有些焦急。

他搞不明白,秦巖爲什麼還沒有把這三萬人殺掉。

按理說,有兩天的時間足夠了。

天王想進去看一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不過他最終還是忍住了。

主要是因爲他不敢進去,他怕進去了,萬一被秦巖殺了怎麼辦。

雖說他們現在是盟友,但是盟友之間背叛的事情也不是沒有發生過。

又等了一天,天王給特使使了一個眼色。

特使點了點頭,再次來到陣法外面:“秦巖大人,麻煩您出來一下可以嗎?”

這次特使對秦巖說話的態度十分恭敬,不再像以前那麼隨意。

他心裏面清楚,如果這次他再對秦巖不敬,秦巖可就要對他不客氣了。

更何況現在秦巖已經和天王以兄弟相稱了。

他對秦巖不恭敬,那就相當於對天王不恭敬。

很快,秦巖從陣法中走了出來。

“秦大人,我王讓我問你,你們裏面進行的怎麼樣了?爲什麼這麼長時間還沒有消息?”

“我們正在改造這些士兵,希望他們能變成我們的人。”

聽到秦巖這樣說,特使特別驚訝。

因爲改造士兵,讓士兵變成自己的人。這顯然是很難達到的。

可是秦巖卻在做。

“能成功嗎?”特使好奇地問。

這是一項大工程,成功的機率特別小。

“試一試吧。”

“那你們還需要多少天?”

“少則三五天,多則七八天。”

“可是這已經過去五天了。我王收到消息,人王很快就會派出大批的軍隊來這裏,我王的意思是讓你們快一點。這樣好應對人王新來的軍隊。”

秦巖聽對方說完,立即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哎呀!我怎麼把這件事忘了,多謝特使提醒。我趕快進去讓他們加快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