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長大了,你自己決定,我們都支持你,留在這一界也好,有你亦翎阿姨,雪封叔叔等人在,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或者不明白的可以詢問他們……」墨九狸小澤說道。

「謝謝爹娘!」小澤開心的說道。

墨九狸摸了摸小澤的頭,接著幫小澤的桃神劍重新抓了一個冥界的劍靈, 第4448章

墨九狸摸了摸小澤的頭,接著幫小澤的桃神劍重新抓了一個冥界的劍靈,重新煉製了一下,讓小澤重新契約了劍靈,桃神劍也算徹底恢復如初了!

接著墨九狸讓夜昊帶著他們,去把小桃妖的靈魂送入輪迴,順便封印了小桃妖的記憶,等到小桃妖重生后,修為達到一定程度,就可以恢復記憶了……

而小澤也直接留在了冥界的轉生鏡邊坐下來,從轉生鏡中可以看到新的一批投胎轉世的靈魂,轉世投胎在什麼地方,什麼人家!

小澤就是想等著看到小桃妖轉世在何處,然後去到小桃妖身邊,陪著她成長起來!

墨九狸站在不遠處看著視線落在轉生鏡上的兒子,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問著身邊的男人道:「以前,你也這樣嗎?」

「兒子比我幸運,有我們在,他只需要在轉生鏡前等待一段時間,找到小桃妖出生的地方就行了!可是我那時只能憑藉留在你身上的印跡,大概知道你每次轉世的世界,卻根本找不到你,就算你出現在我面前,沒有恢復記憶的時候,我也不清楚是你,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誰……」帝溟寒難得說了一堆的話道。

因為看到兒子這樣,讓帝溟寒都羨慕了!

墨九狸聞言心中一暖,直接踮起腳吻了下帝溟寒的嘴唇,想要離開的時候,卻沒成功,直接被帝溟寒拉到懷裡,深深的吻了下去……

等到帝溟寒放開墨九狸的時候,墨九狸已經渾身無力的軟在墨九狸的懷裡了,紅著臉頰瞪了帝溟寒一眼,兒子還在不遠處呢,竟然就敢……

帝溟寒看著瞪著自己的墨九狸,看到她的唇色被自己弄得更加向紅,微微有些腫的感覺,看起來更加的迷人,帝溟寒的眼神一暗,直接把墨九狸抱起來,眨眼就消失在原地……

等到墨九狸和帝溟寒離開后,小澤才回頭看了眼爹娘消失的方向,有些無語的搖了搖頭,他已經是成年人了,又實力不弱感官靈敏,怎麼會沒察覺到身後爹娘的存在啊!

而且,小澤覺得他爹爹絕對是故意的,就是因為娘親不放心自己,待著沒走,爹爹就吃醋了,真是一個幼稚的男人!

不得不說,小澤真相了,帝溟寒還真的覺得兒子總來搶自己女人的注意力,實在過分,好在小澤選擇留在這裡陪著小桃妖,讓帝溟寒心情好一點,否則帝溟寒還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來呢!

幾天後,小澤終於找到了小桃妖轉世的人家,回來跟爹娘告別!

墨九狸等人也早就準備好了,等著和小澤一起離開!

臨走前,雪封等人給了小澤幾枚令牌,其中有分別聯繫他們幾人的,還有進出冥界的,然後才把墨九狸一家送出冥界!

墨九狸跟著小澤來到了一個名為清風大陸的地方,這裡是小桃妖轉世后所在的大陸,小桃妖轉世在清風大陸,清風城內一戶鉅賈的府邸……

一家人坐在小彩的背上,此刻是夜裡,他們就停留在鉅賈府邸的上空, “屬下需要男女心戰之法!色一衰,愛便馳,屬下容貌並不出衆,這點還是有自知之明的,所以,屬下要長久的俘獲哥洛的心,就需要……心,心戰之法!”玉鸞將頭垂得越發低了,盯着席面,聲音也怯怯的,臉頰飛紅。

龍廷軒見玉鸞模樣羞澀,想來這一定是女子比較難以啓齒的話題,但到底玉鸞所講的心戰之法是什麼,他一時之間也迷惑了起來,一雙幽沉的黑眸望着玉鸞,等待着她的解釋。

玉鸞沉吟了半晌,終於鼓起了勇氣,擡起頭看着龍廷軒說道:“王爺,屬下需要幾部書,這些書籍比較罕有,在外頭根本無從購買,屬下想着天下藏書最多的地方,莫過於宮廷,是而屬下才斗膽請王爺幫忙!”

“哦?什麼書?”龍廷軒眯起眼睛問道。

“ 《素女真經》、《合陰陽方》……這些都是講陰陽和合,男女‘房中術’的書籍!”玉鸞臉上的緋紅漸退,盈亮的雙眸迎上龍廷軒的視線,認真道。

龍廷軒有片刻的微怔,俊美已極的面容閃過一絲窘迫,隨後有些尷尬的調整了坐姿稍作掩飾。這是第一次聽一個女子如此大膽的在他面前談論這個問題。他側首看了玉鸞一眼,那張清秀的容顏正直直的望着他,不卑不亢。

他忽而側首輕笑了起來,這笑聲不同於往日裏的爽朗,而是帶了一絲淡淡的自嘲。

玉鸞,她提出這樣的要求,無非是爲了更好的完成自己交給她的任務,她一個女子,能有此堅毅的心智,實在難能可貴!

“ 好,本王答應你。不過這些書在宮廷中大概也是孤本,本王需要找人重新手抄一份,估計需要幾天功夫。屆時抄好了,本王會讓鷹送到你手上!”龍廷軒含笑道。

玉鸞嫣然一笑,俯首施了一禮,應道:“有勞王爺費心。時候不早,屬下給哥洛下了藥,估摸着時辰也差不多了,屬下得趕回使臣館了!”

龍廷軒頷首道:“讓鷹首送你回去!他的輕功神出鬼沒,本王信得過!”

玉鸞沒有拒絕,應了一聲便拿起身側的冪籬戴在頭上。

阿桑聽到聲響,忙挑開車廂的竹簾。

玉鸞將手放在阿桑的掌心中。借力躍下馬車。

“有勞阿桑了!”玉鸞甜甜道。

阿桑嘴角一扯。忙道:“玉鸞姑娘客氣了!”

他說罷。便從腰間拿出一顆白色的蠟珠,將之對半擰開,便見藍色的眩光一閃,直衝天際。

藍色眩光還未盡消逝。便有兩個黑影如鬼魅一般從天而落,躬身跪在車轅下。

馬車內,龍廷軒慵懶地斜躺在軟榻上,眯着眼睛幽幽道:“送玉鸞安全回到使臣館!”

“是,屬下領命!”黑影齊聲應了一句,起身走到玉鸞身邊,修長的大手攏過玉鸞纖軟的腰肢。

阿桑只覺得眼前一陣恍惚,似有疾風輕掃而過,下一瞬眼前便已不見三人蹤影。只有他孤身立在車轅邊上。

額,這輕功已然變態到人神共憤的地步了……

阿桑微微扶額,回首對着車廂內道:“少主,咱也回了吧!”

龍廷軒從鼻腔裏哼出一個音調,修長的雙腿交疊架了起來。抵在車廂內壁上。

阿桑見狀躍上車轅,催動繮繩掉頭跑出青石小巷。

清晨的陽光穿透薄霧,在琉璃瓦的屋頂上反射出道道七彩光斑。

大廚房那邊,秦媽媽打發了小丫頭們將各個院子的早膳送過去後,才得空坐下來吃早飯。

一陣急促的木屐聲由遠及近傳來。

“秦媽媽,四娘子說讓你用完早膳再做一盆沙冰出來!”沐沐站在門外,穿着新做好的粉色夏衣,腰間繫着一條藍色的束腰,顯得十分精神活潑。

秦媽媽擡眼,將剛咬了一口的烙餅放在盤子上,順手撈起一塊帕子抹了嘴角,起身走到大廚房門口。

這四娘子是對沙冰上癮了?

昨兒個才用了大半塊西瓜做了沙冰,今兒個又要做一盆?

天氣雖熱,可總吃這個寒涼的,也不大好吧?

秦媽媽心下狐疑,面上卻不打馬虎,含笑說道:“做沙冰這個倒是簡單,只是這西瓜沙冰是寒涼之物,女子多食只怕不妥。”

沐沐一聽,忙解釋道:“今天這個不是娘子自己要吃的,娘子約了幾個閨友要去辛娘子家賞花,想着讓秦媽媽做盆沙冰帶過去,其他的娘子應該都沒有吃過,娘子說也讓她們嚐嚐鮮!”

“原來是這樣!”秦媽媽笑了笑說道:“那成,一會兒做好了,老奴便打發個丫頭給四娘子送過去!”

沐沐忙應了一聲好,轉身蹬蹬就往回跑,木屐咯吱咯吱的,敲擊在青石板磚上,帶來一陣陣迴響。

廚房內走出一個身穿緋色中衣的馬面婦人,她探頭望着沐沐走遠的背影,倚在門框上低聲道:“沐沐這丫頭,仗着老子娘都在府中管事,現在是越發的驕縱了,連走都不給媽媽你打聲招呼!”

秦媽媽不鹹不淡的笑了笑,回頭與馬面婦人擦身走過,轉回桌邊坐下,拿起烙餅送到嘴邊咬了一口,含糊應道:“人家有本錢驕縱呀,瞧她那身衣裳的料子,比三娘用的還好。這丫頭也懂鑽營,何田背地裏沒少教她,把四娘子伺候好了,哄好了,就等於抱上了夫人那顆大樹,你,帶眼識人吧!”

馬面夫人被秦媽媽兩句話說的一陣臉紅。

自己在府中沒有後臺,沒有靠山啥的,除了埋頭苦幹,多做事少說話,就只有羨慕嫉妒恨的份兒了。

“一會兒四孃的沙冰就由你們兩個做吧,我給清風苑那邊送點生蔬過去!”秦媽媽說道。

馬面婦人眼睛亮亮的,擡頭看着秦媽媽,咧嘴一笑道:“成,奴婢一會兒親自給四娘送過去!”

秦媽媽抿嘴一笑,沒有說話,自顧着吃起了烙餅和豆漿。

灰色水晶鞋 這大廚房裏伺候吃喝的,做好本分最重要,別的花花心思,多使力也沒用,頂天也就做到掌事娘子。若是有意向將自個兒家中的侄子侄女拉進來做事的,乾脆去抱馮媽媽的大腿就得了,內宅里人事的安排,都是馮媽媽一手掌控。

當然,秦媽媽在府中浸潤久了,有些話就是知道,也不會輕易說出口。

清風苑中,樁媽媽和笑笑坐在廊下的矮凳上,專心致志地縫着襦裙。

袁青青在一旁幫着扯線,她的手藝不過關,樁媽媽可還是一點也不敢讓她碰的。

“這送到宮裏的就是不一樣呀,真的好美,什麼時候奴婢也能有一件這樣的襦裙就好了!”

袁青青將線團整理好之後,看着繡工精緻絕美的襦裙,不由露出一絲豔羨之色,小手正想撫上去,便被笑笑打了一下手背。

“看着就行,不要動手動腳!”笑笑瞪着袁青青訓斥道。

袁青青撇撇嘴,揉了揉被笑笑拍打過的手背,嘟囔道:“笑笑姐自己都沒做好榜樣,還罵我!”

樁媽媽抿嘴笑了,卻不插嘴,有時候看着這兩個小丫頭掐架,還挺有意思的。

“我怎麼沒做好榜樣了?”笑笑擡頭看了袁青青一眼,順手拿起一旁小矮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

“是你說不要動手動腳的,自己卻不守規矩!”袁青青昂着小腦袋說道,一張平凡的笑臉上帶着些微得意,似乎抓住了笑笑的小辮子,看她要如何解釋。

笑笑喝水的動作驟然一頓,一口水噎在喉嚨裏,嗆得她臉都紅了,捂着嘴不住的咳嗽着。

袁青青看到了笑笑窘迫的模樣,差點笑彎了腰。

樁媽媽也笑了,伸手輕輕的拍了拍笑笑的後背,嗔道:“你這丫頭,喝口水都能嗆成這樣!”

金子聽到笑聲,從房間裏走了出來,問了緣由之後,不由嗤笑道:“笑笑,這次娘子想幫你也不成了,你這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呀!”

笑笑還反映不過來,苦着臉看着金子問道:“奴婢怎麼就砸自己腳了?”

“青青,你機靈,給你笑笑姐解釋解釋!”金子翹着手臂道。

袁青青難得有着揚眉吐氣的機會,忙不迭的應聲道好,清了清嗓子對笑笑道:“笑笑姐說看着就好,不要動手動腳,你自己卻打我了,所以你這是說一套做一套,自相矛盾!”

“你……”笑笑剛想反駁什麼,卻發現袁青青說的,似乎也在理,讓她無從駁起。側首看娘子一臉清淺的笑意,一時間臉色漲得通紅。

“行了行了,都不要鬧了。這批襦裙是語瞳娘子要送到宮裏的,所以,不能出現任何的岔子,你笑笑姐也是緊張纔會打了你一下,她性子如何,本娘子是知道的,絕不會是‘說一套做一套’的人!”金子斂容看着袁青青說道。

袁青青見狀,忙頷首應了聲是。RP 第4449章

因為商文的妻子是聯姻,當初為了聯姻,商文只能放棄心愛的女子,去了髮妻,等到商家危機渡過,這才迎娶了最愛的女子為妾,進入商府!

因此,商家現在的少主,不是商文妻子的兒子,而是小妾所生的第一個兒子,商家三公子才是商家的少主,商家大公子和二公子,都是商夫人所生,並不得寵……

目前商家還沒有女孩,商夫人生下的小桃妖轉世的女兒,算是商家目前的小公主!

但是,商家二夫人也快生了,墨九狸發現商家二夫人懷的也是女兒,這樣看起來再有一個月商家會再添一女,到時候小桃妖怕是又不受寵了啊!

墨九狸把事情也跟小澤說了,小澤明白,自然會在周圍保護小桃妖的!

「哥哥,你想怎麼做啊?」小寧兒好奇的看著自家哥哥問道。

「我自己有打算,娘親,能給我一些丹藥嗎?隨時壓制實力和解開壓制的?」小澤看著墨九狸問道。

「可以的,我現在去空間給你煉製,你在這裡等著……」墨九狸聞言說道。

畢竟是自己的兒子,就算小澤不說,墨九狸也打算煉製的,一些高級丹藥,和適合小澤服用的丹藥,墨九狸早就給小澤準備好了!

而墨九狸現在要煉製的,都是適合現在這個大陸的丹藥,也就是給小桃妖用的,因此墨九狸需要重新煉製,帝溟寒自然是跟著墨九狸一起回到空間煉丹了!

雖然幫不上忙,但是他可以看著自家娘子煉丹啊!

小寧兒則留在外面,和小澤一起坐在小彩上,看著下面的商家。看到小澤閉上眼睛在打坐,小寧兒知道,是因為哥哥來到這裡實力被壓制了,正在適應自己的實力!

這裡也是一個修鍊靈力的大陸,看起來等級並不低!

小寧兒因為體內有封印,所以到那裡都沒問題,於是小寧兒無聊的往商家看去,雖然不確定下面的會不會是自己未來的小嫂子,但是看哥哥都原因陪著轉世,應該很有可能吧!

這時,小寧兒忽然發現,有人鬼鬼祟祟的在小嫂子的房間外面偷窺,看對方的打扮,就不像是什麼好人!

小寧兒眯著眼睛,神識落在下面的黑影身上,發現是一個商家的丫鬟,此刻渾身包裹的十分嚴實,緊張的四處看看,發現沒有人後,悄悄開門走了進去……

然後打開一個瓷瓶,小心翼翼的拿出一顆丹藥,想要塞到小嫂子的嘴裡,小寧兒眼神一冷,竟然是害自己的小嫂子,真是該死,小寧兒小手一揮在對方把丹藥塞到小嫂子嘴裡后,直接把丹藥吸到手裡……

對方因為太害怕,也沒去多看,把丹藥塞進去就急忙離開了!

因此,壓根沒看到身後閃過的光芒,也不知道丹藥落在小寧兒手裡!

小寧兒看著手裡的丹藥,是自己沒見過的,但是想著就不是好東西,等到娘親出來問問才行!

而且小寧兒在對方身上留下了印跡,很快就能知道是誰想給才出生的小嫂子下藥了! (ps:剛出差回來,累得不得了,碼不了字,抱歉,沒有存稿,只能一更了!見諒!)

快接近傍晚的時候,樁媽媽起身將襦裙小心翼翼的收好,開始動手準備晚膳。

金子在房裏看了一會兒書就架不住困頓,打起了瞌睡。

這也難怪她,古代的書都是豎着看的,黑乎乎的一排,看起來有些費勁兒。

聽到了外頭的聲響,金子幽幽的睜開眸子,扭了一下微微有些僵硬的脖子,將搭在胸前的書本拿起來,瞟了一眼後,自嘲的笑了笑,起身走出房外。

袁青青在院子裏灑水,現在天氣熱,灑水降溫是每天必做的功課。

笑笑這丫頭還在跟襦裙努力奮鬥着。

樁媽媽的位置空着,矮凳上放着一套接近完工的襦裙,金子走過去,輕手輕腳的拿起來,看了那細密的針腳,心中不由暗贊樁媽媽的針線功夫,果然不是蓋的。

“樁媽媽呢?”金子問道。

笑笑低着頭,繼續縫着,嘴角微微翹起,應道:“樁媽媽去小廚房了,晌午時候秦媽媽送了些食材過來,樁媽媽想着晚上給娘子做點好吃的!”

金子將襦裙疊好擺放整齊,拍了拍手,笑道:“媽媽勞動了一天了,晚上就不能讓她再操勞了,你們等着,本娘子出手做一頓犒勞你們!”

笑笑咧嘴一笑,剛要開口說話,就見袁青青拿着葫蘆瓢從院子裏奔過來,雙眼放光,彷彿已經看到了美食一般,一副垂涎欲滴的模樣。

這個小丫頭,自從吃過了金子的現代料理後,就一直對娘子的手藝念念不忘。

那天老爺賞給她的豬肝粥,她一口氣就吃了三碗,儘管肚子撐得緊,但入口實在美味。 道法的世界 她根本就停不下來。

“那娘子你晚上要做什麼呢?”袁青青忙問道。

笑笑最看不得袁青青一聽到吃的,就渾然忘了規矩的模樣,用眼睛瞪了瞪她。

對美食誰都無法抗拒,金子在現代也算是吃貨一枚,所以完全能理解袁青青的心情。

“你們喜歡什麼,都說說,本娘子儘量滿足你們!”金子說道。

“只要是娘子做的,奴婢都喜歡!”笑笑眼睛彎彎,含着笑意。

袁青青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轉了轉,想了想之後才道:“奴婢要吃娘子最拿手的!”

最拿手的?

金子心道:我拿手的手藝就是驗屍呀!

當然。這個在自己心中想想就好。決不能說出口。不然晚膳估計沒人有胃口吃飯了。

她搓了搓手,讓笑笑和袁青青等着,便往小廚房走去。

先看看有什麼食材再說唄。

樁媽媽在小廚房裏擇菜,見金子進來。忙道:“娘子別進來了,廚房裏油煙多,你想吃什麼跟老奴講便成!”

金子只說了一句不妨事,一面卷着袖子往廚房裏走,看了看晌午時候送來的食材。

“唔,今天還有五花肉呀!”金子微微有些驚訝。

樁媽媽擡頭,笑道:“是呀,這秦媽媽對咱們清風苑還真是不錯的,看這塊五花肉。應該是今晨採買回來後特意留給咱們清風苑的,肉質很新鮮!”

金子點頭應了聲是,這古代的生肉,算得上真正的純天然無污染,讓人絕對吃得安心的放心肉。

“晚膳讓我來準備吧。做個東坡肉吃!”金子說道。

“東坡肉?”樁媽媽沒聽過這名字,不由奇道:“啥來着?”

“呵呵,我渾取的,就是五花肉,但做法講究一些。樁媽媽你幫我將配料找出來就行了,咱悶點米飯,炒個菜再煮個湯!”金子一面將瓷盤裏的肉拿出來,放到案板上,一面說道。

樁媽媽見娘子躍躍欲試的樣子,也不再勸着,只要娘子高興,怎麼樣都成!

“行,老奴先下米,娘子需要什麼配料,老奴一會兒準備好!”樁媽媽說道。

金子應了一聲,哼起了小曲兒,拿起切肉刀,麻利地切割着。

切好之後,金子將肉塊放進清水鍋裏煮開,耐心地撇開浮漠,撈起五花肉。

因爲現代的生活節奏較快,所以,金子做事情絕不會拖泥帶水。她往鍋裏放了油,從調料架子上取出冰糖,在鍋中燒至金黃色後,便將肉放進鍋裏翻炒。

期間,樁媽媽已經將金子吩咐的配料都準備齊全了,洗淨後用盤子盛着,放在小几上備用。

金子往鍋裏倒入一些水,再將生薑、桂皮、八角、香葉、一小個紅辣椒放進鍋裏一起煮,倒入醬油,蓋上鍋蓋燜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