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的女人,你不信我?”歐陽撤瞪着這個女人。

可可心一怔,其實他不需要這樣的,她本來也沒打算問這個男人的事情經由,只是,看着這個男人自從進來,就一直沒給她好臉色看,她才這麼說的。

她相信這個男人,不管他說什麼,她都相信。

“我信你,不管你說什麼,我都信你,但也希望我你能信我。”

歐陽撤眯着眼睛看着她,似乎有着一絲不滿。他把雜誌扔到一邊,睨着可可。

“今天你就在醫院好好的休息,明天我讓人接你出院。”說着,歐陽撤轉身要離開。

“撤。”可可慌張的聲音響起。

歐陽撤冷眼看着她,不禁眯着眼睛。

“怎麼?你還有事情?”

可可被他冷漠的神情凍傷了,她不懂了,什麼事情這個男人變如此的冷漠了。

“沒……沒事了。我是想說,路上小心一些。”可可淡淡的說。

歐陽撤只是很冷淡的看了她一眼,接着走了出去。 看着他離開,可可的一顆心變得落寞起來。

那種不安的感覺變得強烈起來,好像他隨時會離開自己一樣。

歐陽撤離開醫院並沒有回家,而是來到酒吧,他必須要麻醉自己一下。

他無法解釋自己是什麼心態,對於可可相當的矛盾了。

他不是不喜歡,他承認自己喜歡她,喜歡她單純天真的樣子,和她在一起很舒服很安心。

就是因爲覺得她簡單才如此和她在一起的,但是該死的是,她不該欺騙他。

爲什麼要謊稱自己的未婚妻?

看自己失憶,以爲可以騙婚?

好,很好,她想要一段婚姻,他就給她。

這麼想做自己的妻子,就要承受這樣的後果。

歐陽撤心情煩悶,狠狠的灌了一口酒,想借此紓解一下鬱悶的心情

他很鬱悶嗎?

不,當然不會了,大打死她都不會承認這個事實的。但事實上,他的心情卻是很不爽。

爲什麼女人都是這樣?一個比一個喜歡說謊,一個比一個喜歡騙人。

歐陽撤喝着酒,就在他打算繼續灌自己的時候,他的酒杯被攔了下來。

“別喝了。

好大的膽子,居然敢管他的閒事?

帝少的寶貝 歐陽撤有着不滿,接着看着眼前的人,錯愕之間,她的影像清晰的在他的眼前。

“是你?”歐陽撤有些意外看見她。

韓海兒點點頭,眼中有着一絲擔心。“是我,撤,爲什麼要喝這麼多酒?”

“要你管我閒事?”

“撤,我只是關心你,你……啊。”她的話還沒說完,手臂就被狠狠的擒住。

韓海兒皺着眉頭,因爲手臂傳來陣陣的疼痛,真的好疼……

“你說你關心了?”歐陽撤噗之以鼻的問着,接着他狂笑着。

看着他的樣子,韓海兒一時被嚇壞了,因爲她從來見過他這樣過。

“撤,我……真的在關心你。”

“夠了!收起你的謊言吧,如果你真的在在乎,當初就不會離開我了。”想到她的離開她的背叛,他的心就一陣一陣的疼。

看着她此時怒氣的樣子,韓海兒緊緊咬着脣,心裏有着說不出的委屈來。

如果她有得選擇,她寧願不背叛他;

如果她還有能力去選擇,她不會去選擇傷害自己最愛的人;

如果由得選擇,她寧願不要活下來,承受他此刻的怒氣,而錯過屬於自己的幸福。

呵,不過老天不就是喜歡開這種玩笑嗎?

喜歡這麼人們的心智,使得有情人不能終成眷屬。

“對不起。”她知道說什麼也沒用了,唯有此刻道歉纔可以。

歐陽撤鬆開她的手,而他要的不是道歉、

“收起你的歉意吧。”言下之意,他沒打算要接受。

妙手醫妃來種田 韓海兒看着他陰鬱的神情,能確定他此刻心情不好。

“你有心事?”韓海兒小心翼翼的問着。

歐陽撤沒理會她,而是自己喝着酒。

看見他不想說什麼,韓海兒也沒在問什麼。 霸道總裁與秘書的俗套故事 而是坐在他身邊,靜靜的陪着他身邊。其實可以這樣陪着她,感覺真的很好,很安心很舒服。

只是,她有些好奇,是什麼事情讓這個男人變得如此的煩躁。

他不是要結婚了嗎?那不應該是一件很開心事情嗎?爲什麼他此刻去沒有開心的感覺。

“是不是女人都喜歡說謊?”冷不防的,歐陽撤低沉的聲音響起。

韓海兒愣了一下,沒想到他會這麼問。

韓海兒笑了一下,“女人並不喜歡說謊,但是女人總喜歡用善意的謊言欺騙自己愛的男人。有的時候,說這種謊言是需要勇氣的。”她緩緩的說着,好像在說一件很久的傷心事情一樣。

歐陽撤聽着,不禁失笑。

難道說謊還需要理由嗎?

說謊本來就是一件不對的事情,又何必在一件錯的事情上找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呢?

越是這樣想,他心中越是煩悶。

武踏星河 想着,他又灌了一口去酒。

就這樣一種喝着喝着,直到他暈乎乎的醉了過去,身子癱軟在椅子上。看着歐陽撤這個樣子,韓海兒眉宇之間有些擔心,但也有這個時候,看着這個男人,才能感到一絲溫暖。

她靜靜的看着他,忍不住的伸出手摸着他的俊臉。

婚禮如期的舉行了,因爲是歐陽家的婚禮,所以來了很多知名是示人。

當然了,可可根本無心關心這些,整個婚禮下來,她要累死了,她不知道歐陽家會請來這麼多的人,多到機會自己應付不來。

好不容易結束了一天婚禮,回到了住處,可可脫下自己婚紗。從今天開會,她就是歐陽太太了。她並不覺得有什麼,只是想着,她的寶寶出生之後不會被人笑話。他是一個有爹地和媽咪的人。

當可可洗好澡出來的時候,看見歐陽撤依然穿着西裝,她的心一緊。

“撤,我給你放水,你去洗澡好嗎?”

歐陽撤吸着煙,眯着眼睛攔着方可可,他的嘴角不禁冷笑一下。

TFBOYS靜待花開 “不必了。”

“爲……爲什麼?”

“我沒打算住在家裏。”

什麼?這話是什麼意思?

可可看着他,心不由得慌了起來。

“撤,你這是什麼意思?爲什麼不住在家裏?那你要住在哪裏?”

“這不是你可以問的。”他的態度極其的冷漠。

可可的心一緊,心口有着無法說出的感覺。

爲什麼此時此刻這個男人在自己的面前,她卻感覺好遠好遠……

“撤,我是你的妻子啊,夫妻之間不是有什麼都可以說的嗎?”

蹭的一下,歐陽撤從椅子上起來,逼近可可。下意識的,方可可不禁退了一步,吞了一下口水看着她,眼中有着諷刺。

“方可可,你如願以償了。”

“什麼?”可可有着不解。看着歐陽撤的目光,她覺得好陌生。

“難道不是嗎?你做了歐陽太太的寶座,但是我永遠不會承認你是我的妻子,娶你的人是歐陽家,不是我歐陽撤。這是你欺騙我的代價,趁着我失憶居然欺騙我,你是我的未婚妻?方可可,你真的很厲害,你是第一個敢這麼玩弄我的女人,你真的很厲害。”已經分不清楚此刻是怒氣還是什麼了,想到她刻意的欺騙,他的心居然會痛,那種感覺很不舒服很不爽。

他的話深深的正酣了可可,她睜大了眼睛看着歐陽撤,眼中有着一絲不解。這話是什麼意思?看着他此時恨不得吃了自己的樣子,她的心一緊,拿到他……

“你會恢復記憶了?”

“看來讓你失望了,你的謊言不能再繼續下去了。”冷漠的聲音緩緩的溢出來。

可可搖搖頭,緊緊抓住他的胳膊。

“你什麼時候恢復記憶的?”

“我想你沒興趣知道,現在你是不是應該想,我恢復記憶了,你的謊言要如何下去?”

“不是的。”可可搖搖頭,不喜歡他此刻說話的語氣。“我比任何人看見你恢復記憶都開心。”

“是嗎?”歐陽撤諷刺的一笑,“那麼你要怎麼解釋呢?”

“撤,你聽我說,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的,我當時是有苦衷的,我是爲了哥……”

“夠了,不管你爲什麼,我都不想聽,你就是一個滿嘴謊言的女人。”

他的話狠狠的刺痛了可可,她眼中積滿了淚水。她心中有着委屈說不來,不知道如何纔可以讓這個男人相信自己。

她進步的一顆心忍不住的跳着着,痛到無法呼吸。

最終,她看着這個男人。

“那你爲什麼還要娶我?”居然知道自己騙了他,爲什麼還要這樣?

“因爲報復。”

“報復?”

“不錯,你這麼想成爲歐陽太太,我成全你。但是你給我記住,我永遠不會愛你的。你在心裏什麼也不是。不過,你最好給我把孩子安安全全的生下來,母憑子貴,你做了。”歐陽撤的話殘忍至極,深深的傷害了方可可,她緊緊咬着脣,告訴自己不準哭,可是眼淚還是不爭氣的流了出來。

他真的好殘忍,選擇在今天告訴自己真相。

她從來沒想過要欺騙他,如果可以,她寧願選擇不要欺騙。如果不是自己懷孕,她根本不會選擇和他結婚。

看着他眼中的鄙夷,她覺得自己無地自容

她愣愣的站在那裏,看着歐陽撤走了出去。

她的新婚之夜並不快樂,以後的生活大概也不會快樂。

歐陽撤這一招報復真的好狠好狠……

歐陽撤心情極爲的不爽,開着車子在高速上疾馳着。

該死的,他沒有做錯什麼,一切都是那個女人自找的。欺騙他不會有好下場的,但是爲什麼他心裏那麼難受,好像有什麼事情在心裏堵得慌,很不舒服。

他做錯了嗎?

不,他沒錯,一切都是那個女人的錯。

想着,他加速前進,而此刻,手機偏偏響起,他心中有些惱怒,不認爲是那個女人打來的。

他接起電話,聽聽着那端人的聲音,他不禁皺了一下眉頭,接着踩着剎車,一顆心難以恢復平靜。

半個小時之後,歐陽撤出現在醫院,看着牀上的女人,他心情有些複雜。搞不懂自己此刻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

“歐陽先生,你好。”

歐陽撤轉過頭,看着前來的男子,不禁皺了一下眉頭。他穿着白色的醫生袍,戴了一副眼鏡,氣度不凡。

他可以確定一點,他不認識這個男子

“你是誰?”

“給你打電話的人。”

聽着這話,歐陽撤鎖緊眉頭。

”你不要介意,我沒有惡意的。我一直是海兒的主治醫師,她剛剛昏倒,我覺得有必要通知你。”

主治醫生?

這是什麼和什麼?

“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歐陽撤低沉的問着,隱隱約約覺得有什麼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

男子看着他,不禁嘆口氣。

“聽說你今天結婚了,歐陽撤恭喜你了。但是你知不道,你今天在開開心心的做你的新郎,海兒卻一天沒有吃東西。你知不知道,她不能這樣的,她身子一向不是很好。”

“她到底怎麼了?”歐陽撤有些煩躁的問。

“她得了胃病。”

“什麼?”歐陽撤有些震驚看着面前的男子。

“嚴格說來,她三年前得了厭食症,查出胃癌,雖然只是初期,但她一直很不安,所以三年之前,你故意讓你誤會離開你,讓你恨她。”他說出一個殘忍的事實。

其實做韓海兒的醫生已經四年了,經過一年的給你檢查和治療,除了知道她得了厭食症還有就是她得了胃癌,那個時候,他很慶幸自己可以留在她的身邊,可以和她一起度過很多的難關。

這三年來,她一直陪在她的身邊,他知道她心中的苦,他也願意陪在她身邊和她一切吃苦。

他知道自己對到她已經超於病患和醫生的關係了,可是有些生氣他無法控制。

歐陽撤靜靜的聽着他的話,足足被震撼住了。他難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子,他說什麼?

海兒得了胃癌?

爲什麼事情是這樣的?爲什麼他一直恨的女人不但沒有背叛自己,反而用一個善意的謊言欺騙了自己?

該死的,爲什麼事情會是這樣的?

爲什麼他不能早一天知道真相?

“這三年,你一直照顧她?”

“是的。”男子點點頭。

歐陽撤眯着眼睛,心中某種不快在一點點的滋生。

“那她現在的情況如何了?”好一會,歐陽撤低沉的聲音響起。

男子皺了一下眉頭,“厭食症算是控制住了,至於胃癌,沒有發現癌變的狀況。不過,她失去了味覺。”

“什麼?”歐陽撤再次吃驚。

“她爲了可以治好自己的病,開始吃中藥,沒想到的時候,傷害了味覺神經,所以她失去了味覺。”想到這些,他就很心疼。

可是她做了這些,都是爲了這個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