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給你就給你,我倒是看看你一個黑丫頭三天後拿什麼賠給我!」老頭兒瞪著墨九狸說道,說完轉身走了。

墨九狸看著老頭兒的背影,無語的抽搐了下嘴角,她已經看到了山坡那邊有個小木屋,墨九狸回頭撿了幾顆壞的不嚴重的彩色人蔘果……

然後四處看了眼,朝著不遠處的小溪走去……

老者回到自己的木屋,神識看到墨九狸往小溪邊走去,然後蹲在溪邊洗了洗壞掉的人蔘果,真的就吃了,氣的老頭兒鬍子一翹一翹的……

接著看到墨九狸洗臉,老頭兒把神識收了回來,猜到了墨九狸要換洗衣服的,他可沒興趣看……

墨九狸察覺到老頭兒的神識離去,微微勾了下唇角……

然後,直接從戒指裡面拿出個帳篷,將溪水引進了浴桶裡面,在帳篷裡面好好的梳洗了一翻,換了一身紅色的衣裙,這才坐在帳篷裡面,在心裡跟小騰說道:「小騰,讓小書打開空間……」

「主人,你到了嗎?」小騰聞言驚喜的問道。

「嗯,到了!」墨九狸說道。

小騰聞言立即告訴小書,小書這才解除了空間的屏蔽,帝溟寒剛想出來就被阻止道:「先別出來,我現在還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而且我遇上一個老者,總覺得十分奇怪,等我離開這裡你再出來……」

「九狸,你沒事吧?」帝溟寒擔心的問道。

「沒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么……」墨九狸笑著道。

「那好吧,你快點找機會離開,如果有危險我就出去!」帝溟寒想了想說道。

「嗯,好的,反正你們能看到我在外面的情況,有危險你就出來!」墨九狸安撫道。 我赫然想起,那陰長生的法術當中,可以破萬陣。

雖然江離是用了阻礙我們道法發揮的陣法,但任何陣法都有破綻,而陰長生的破陣術,的確是能解了江離的陣法。

我赫然咬破食指,純陽之血從傷口處流了出來,順着滴在結界的上面,果然這血碰到了結界處,就赫然破了一個洞,此時道法渾然在身體裏竄涌了起來。

道法自然,與我合一,雙手之間,一股正陽之氣從我的身體裏散發了出來,我踩着罡步,掐着印決,念起了陰長生的破陣咒法。

“轟——”一聲巨響,四周的結界猶如碎裂一般,發出咔咔咔的聲音,又是一瞬間徹底炸裂開。

我大喊了一聲豹子!

花斑豹子立即從我的身體裏竄了出來,然後叼着我們就以閃電般的速度飛奔回去,不過是一分鐘,我就回到了江離的身邊,正好看見那狐妖拿着降魔杵正與江離對戰,雖然那東西傷人,江離的速度與道法相結合,狐妖也半天奈何不了江離。

我一看,不禁大喜,江離沒事就好,不然我會自責死的。

不過江離見我竟然回來了,臉色一臉陰沉,不過此時他並未理會我,一心掐着印決和那狐妖手中的降魔杵在鬥法。

那狐妖見勢,立即對着江離怒吼,“你不過是在消耗你自己的體力而已,你體力就算再好,難道真的可以逃過這降魔杵?呵呵,既然你想玩,那就陪你玩玩好了。”

此時,那狐妖忽然伸手旋轉了一下降魔杵上的鐵環,一瞬間,江離的頭上赫然鋪張開了一陣法網,密密麻麻的佛經絲線佈陣而成,只怕這是在限制江離的走動範圍,限制他繼續使用自己的道法。

江離的臉色一陣陰沉,顯然是對這個佛經天陣的力量所牽制住了。

我立即衝到江離的身旁,對着江離說,“師父,這降魔杵對我可沒用!”話音一落,我立即掏出赤紅寶劍,此時的赤紅寶劍已然成了血紅色,散發這一股強力道法,一躍而上,我朝着這大佛經分離一劈。

可接下來的一幕,讓我整個人都懵逼了,我的赤紅寶劍是最厲害的寶劍,卻劈不開這大佛經圖陣。

狐妖見勢立即哈哈大笑起來,一副嘲笑的口吻看着我說,“臭小子,你真以爲你能有本事劈開佛經?這佛經圖陣可是由上萬本佛經做築,其中可包含了對世間萬物任何人,無論是誰,也不可能逃掉。”

我心裏一沉,

這佛經圖陣竟然有這麼厲害的地方,不過凡事必然是有破綻的。

就在這個時候,猴子忽然嗷嗷叫起來。

我定眼看着小猴子,看它的表情似乎是有辦法的,小猴子從我的揹包裏跳到我的肩膀上,伸了個懶腰,然後一躍而上,朝着那佛經圖陣衝了過去,小猴子奔跑的時候,隱隱約約我竟然看見它的身上,渾身上下,都被一股正陽之氣的道法所包圍,彷彿很神聖的樣子。

小猴子一躍而上,渾身上下的正陽道氣散發在那佛經圖陣上面,一瞬間,竟然將那陣法破了個洞,而接下來,小猴子每踩過的位置,都被破壞,不過是一分鐘的樣子,這陣法赫然消失,小猴子嘰嘰嘰的笑了笑,然後衝回了我的肩膀上。

狐妖的臉色一臉震驚的看着我,緊緊皺着眉,“你! 婚寵之老公乖乖就擒 一個破猴子,竟然可以破了陣法?不可能!這陣法不可能破的了,就算是你們道教掌門,都不可能破,怎麼會被一個猴子給破了!”

寵妻成狂:閃婚總裁太霸道 其實我也很好奇,小猴子的本事竟然有這麼大,之前去找陰長生的一線生機的時候,我就已經發現了小猴子特別厲害,是在我和江離都沒法破陣的情況下,次次都是被它給解決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它是鴻鈞老祖身旁的靈猴,所以和一般人是不一樣的。

但是這一次,小猴子的確是幫了我們一個大忙。

江離面無表情的看着我,“快離開這裏。”

我搖搖頭,一本正經的看着江離說,“師父,當年我每次遇到危險的時候,你都陪在我身邊,這次危險是針對你的,那狐妖手上的東西對付不了我,可如果我走了,師父你有危險。”

江離愣了愣,眼神一臉沉穩的看着我說,“放心,師父永遠不會有事的。”

狐妖赫然冷冷一笑,“江離,我最後跟你說一遍,把那兩個小狐狸給我交出來,我們就不用這麼麻煩。”

江離冷冷的看着狐妖,“有我在,你絕無機會可言。”

這下狐妖的臉色大變,立即手握着降魔杵,伸手一揮,降魔杵發出砰砰砰的聲音,不一會,這狐妖手上掐着法決,忽然用力擊打在降魔杵的身上,那降魔杵突然變成了一把長劍,渾身透着一股浩然之氣。

此時狐妖俯身而衝,直接飛躍到了我們的面前,毫不客氣的揮舞長劍朝着我們劈了過來,我下意識的掏出赤紅寶劍擋住了朝着我們劈來的刀劍。

我反手一撂,直接將這狐妖逼退數步

,這狐妖見勢立即一個後身翻,避開了我的進攻。

狐妖和我僵持了一會,她屢次進攻,都被我擊退了回來,眼下狐妖憤怒的看着我,赫然讓她身後的青丘國人立即衝了過來將我團團包圍,硬生生的拉開了我和江離的距離,而此時此刻,狐妖朝着江離走了過去。

我心裏一沉,該死的狐妖,竟然故意將我和江離分開。

此時江離陰沉着臉,渾身上下散發這一股陰暗之氣,用着極其可怕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狐妖,狐妖臉色微微一顫,似乎被江離的這個樣子給嚇了一跳,連忙後退了兩步。

此時江離掐印唸咒,手上掐訣的時候飄出了兩股清氣,不過一會的功夫,這清氣越發的濃烈,越來越大,直接將我身旁周圍的妖怪散退,一個一個消失在眼前。

狐妖臉色一沉,一臉驚訝的看着江離,皺眉頭說,“江離!看來你真是不到黃河不死心!今天我就要滅了你,再帶走這些狐妖!”

“住手!”一個響亮的聲音從我們的身後傳了出來。

塗靈踩着穩健的步伐走了上來,眼神心疼的看着江離,隔了一會,又回過頭一臉嚴肅的看着狐妖說,“我知道,你也是奉命行事,如果你今天不能帶走我和塗嬰二人其中一人的話,你的小命也保不住。”

六尾狐愣了愣,竟然客氣的喊了聲,“姐姐,你可是高貴的九尾狐,卻爲了個陰長生變成只剩下一條尾巴的小妖,以前你的法術在我之上,可如今你卻什麼都不是,國主找了你多久,雖然是被鬼谷子關押起來,可你既然出來,爲什麼不回來呢?還是說,真的就想國主所說,你已經叛變了。”

塗靈一臉漠然的看着六尾狐,那大概是我見過塗靈最沉穩的一次,彷彿讓我看到了她極其成熟的模樣。

塗靈開口說,“六兒,好歹姐妹情深一場,當初我們幾個可也都是十分要好的姐妹,塗嬰和國主不合,其中的原有你應該明白,雖然你是奉命行事,但如果你帶着我回去,國主必然不會追究塗嬰的事情。”

六尾狐愣了愣,似乎對於塗靈的這句話,有些驚訝。

塗靈繼續開口,“六兒,當初在青丘國,我除了跟塗嬰關係甚好,其次就是你了,我塗靈是怎樣一個人,你應該心知肚明。”

六尾狐一臉詫異的看着塗靈,“姐姐你若真我跟我回去,我自然不會受罰,可是你應該清楚,你這條命回去了,只怕不能活着出來了。”

(本章完) 「小書,幫我種植一些彩色人蔘果出來,我好賠給那個老者……」墨九狸把其餘幾個壞掉的彩色人蔘果遞給小書說道。

「主人,放心吧,一天就好了!」小書聽完墨九狸的話,接過墨九狸遞進來人蔘果直接說道。

小木屋的白鬍子老頭兒,看到墨九狸的帳篷時還微微一愣,他倒是沒有想到墨九狸一個女人,還隨身攜帶帳篷這種東西,不過想到墨九狸之前黑了吧嘰的形象,老者總覺得墨九狸是不是被魔獸給揍了,才會那麼慘的掉下來砸到自己……

不過好奇歸好奇,因為猜到墨九狸可能在帳篷裡面洗澡,所以老者的神識一直沒有再去看墨九狸,哪怕墨九狸在帳篷裡面整整待了一天一夜,老者都沒理會,反正沒有他的允許,他知道墨九狸跑不了……

就這樣,墨九狸在帳篷裡面整整住了兩天兩夜,第三天小書把近百顆彩色人蔘果給了墨九狸之後,墨九狸才起身從帳篷裡面出來……

墨九狸也沒有收起帳篷,直接再次來到了之前老者種植人蔘果的地方,直接將52顆彩色人蔘果給老者種到了地裡面,然後直接在一邊找了個空地拿出烤爐,讓小書給殺了兩隻空間的野雞,收拾好之後,墨九狸做起了烤肉了……

木屋內的老者是被一陣濃郁的烤肉香味給熏醒的,本來沒事想睡到天黑去找那個黑丫頭算賬的,誰知道忽然間那裡來的香味啊……

老者順著香味走出木屋,就看到一身紅衣坐在自己葯田邊烤肉的墨九狸,老頭兒氣哼哼的走過來,看著墨九狸故意板著臉說道:「小丫頭,我告訴你,別以為你烤肉烤的好,我就會原諒你,今天你要是不賠給我人蔘果,我照樣對你不客氣……」

「大爺,你是不是應該看清楚葯田才跟我說話啊!」墨九狸頭也沒回的說道。

老頭兒聞言不解的看向一邊的葯田,只是這不看還好,一看嚇一跳,葯田中間的位置,滿滿的種植著一小片人蔘果,各種顏色的都有,不多不少剛好52顆,本來他自己才有48個的,他是故意多說了幾顆的,沒有想到墨九狸真的有人蔘果,還有這麼多……

「小丫頭,你怎麼會有這麼多人蔘果的?」許久,老頭兒回神震驚的問道。

「我本來就有的,這東西有什麼稀奇的!」墨九狸隨意的說道。

「你……嗯,好香……」老者還想說什麼,就聞到一股濃香,忍不住走過來在墨九狸對面坐下,看著墨九狸烤爐上面的烤雞。

「這是什麼?怎麼這麼香?」老頭兒好奇的說道,不僅是墨九狸的烤爐他沒見過,連這烤雞他也沒看到過。

看著像鳳凰又像鳥,但是又好像不是啊!

墨九狸沒有說話,繼續邊灑調料邊翻烤,直到烤好之後,撕下了兩個雞翅膀,然後又撕下兩條雞腿遞給老者道:「大爺你要吃么?」

「要,要,太香了啊……」老頭兒早就等不及的接過來說道。 老頭兒接過去就咬了一口,入口的味道比聞著還要香,好吃的讓他連抬頭看墨九狸的時間都沒有,就開心的吃了起來。墨九狸也有些餓了,趁著老者不注意,把另外一隻烤好的,送回了空間,自己吃了一個大雞翅,其餘的大半隻雞都被對面的白鬍子老頭兒吃了……

另一隻雞翅和另一隻雞,則被空間裡面帝溟寒和小書等分著吃了……

墨九狸自己又吃了一顆靈果,然後倒了兩杯靈果汁,給對面的老頭兒一杯,自己喝了一杯,然後看向對面吃的滿嘴冒油,一口乾了整杯果汁的老頭兒……

白鬍子老頭兒第一次吃到這麼好吃的烤雞,簡直太美味了,忍不住打了個飽嗝,所以他直接看到有果汁就給幹了,喝完才發現嘴裡的果汁也好好喝……

這才有時間抬起頭看向對面的墨九狸,只是看到墨九狸時,老頭兒也是微微驚艷的愣住了,要至少他見過的人族無數,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美的女子,怕是這雲之巔的第一美女都比不上眼前的小丫頭啊……

「小丫頭,你是從那裡來的?」老頭兒回神這才認真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墨九狸笑了笑沒有說話,她不知道對方的身份,所以不知道說真話好還是假話好……

「放心吧,我不是壞人,我要是壞人早就滅了你,還讓你活到現在!你就說你從那個界面來的吧?我猜你連這裡是什麼地方都不知道吧,你要是不想說我也不勉強你,別怪我沒有提醒你,你就是離開這裡想再到有人的地方,起碼也要一年後……」老頭兒見墨九狸不說話不滿的說道。

「不是,我只是不知道怎麼說我來自那裡,我之前住的地方叫神界!」墨九狸聞言微微一笑的說道。

「神界?那是什麼地方,我倒是聽說過神大陸,神界沒聽說過,估計你那個神界太偏僻了,所以我沒聽過!」老頭兒聞言皺了皺眉的說道。

墨九狸……

神界偏僻?這讓她怎麼接啊,在她走過的地方,神界已經不知道多高級了好么……

「看在你烤肉給我吃的份上,你可以問我一個問題,當然了,你如果願意在這裡再給我烤幾天烤肉吃的話,那麼我可以無償回答你的任何問題!」老頭兒看著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墨九狸……

看起來自己以後還是少在人前烤肉的好,免得總是被對方威脅了,不過想到自己剛來這裡,對這裡太過陌生,確實需要了解這個地方,而且她知道這個老者不會為難自己的……

「好,反正我剛來這裡,還需要熟悉一下,起碼要了解這裡,才能知道接下來往那裡去,就在這裡住幾天好了!」墨九狸看著老頭兒說道。

「嗯,這個主意不錯,我可是看在你會烤肉才留你的,否則別人想留下來我還不願意呢……」老頭兒十分傲嬌的說道。

「呵呵……那前輩可以告訴我,這裡是什麼地方了嗎?」墨九狸看著老者問道。 塗靈冷冷一笑,“呵呵,青丘國國主當年早就知道我被困在哪裏,她並未救我,無法還是對一千年前的事情耿耿於懷,認爲是我們跟陰長生勾結,她早就想殺我了,她忌諱的還有我舅舅那邊的實力,是些年來,我不是不知道舅舅那邊的情況,我雖然不做評價,但也知道,青丘國最怕的就是這兩個了。”

我心裏難免有些好奇,雖然我知道塗靈是塗山氏族狐妖,可顯然塗靈的家人中,她口中所謂的舅舅,應該是個相當了不起的人物,是青丘國國主很是忌憚的一個人。

六尾狐立即說,“這些年一直不回來,你舅舅的實力也是越來越大,你說國主怎麼能放心你若跟着江離他們,再和舅舅聯盟,豈不是讓青丘國受到嚴重威脅,國主自然知道,當年她滅了你們族人,這筆賬你遲早會跟她算的。”

塗靈呵呵笑了笑,臉上帶着一絲淒涼,“我早就知道她是不會放過我。”塗靈的眼神看着六尾狐手中的法器,“降魔杵是佛教高僧歷代神物,竟然能給你們,江離不是神,他會受傷的。”

六尾狐的眼神一陣閃爍,不可思議的盯着塗靈,“姐姐?你該不會是喜歡這傢伙吧!”

塗靈微微皺着眉頭,“我跟你走,你放過江離和塗嬰。”

六尾狐眉頭緊鎖,似乎一開始還傲慢的樣子,見到塗靈這般的樣子,竟然有些不知所措了。

塗靈見勢,立即怒斥,“你還在猶豫什麼,你自己也清楚,我若不跟你回去,你的下場是什麼!”

六尾狐一聽立即喊了聲,“帶她走!”

我心裏一沉,塗靈這舉動,無疑是自殺,那青丘國國主必然會要了她的命,本來塗靈法力弱,再加上之前受了重傷。

江離的臉色很是陰沉,踩着沉重的腳步來到塗靈的面前,我心裏一咯噔,江離這個表情怕是要發怒了。

塗靈見江離走來,立即轉身跟着着狐妖的身後離開,卻被江離一把抓住,江離用着嚴肅的口吻看着塗靈說,“有我江離在,誰也不能帶走你們。”

塗靈赫然甩開江離的手,一臉冷漠的看着江離,“誰要你管,你是我的誰,你有什麼資格管我去哪裏,這都是自由。”

江離一臉嚴肅的看着塗靈,“別忘了,當初我救你的時候是怎麼說的。”

當初救塗靈出來的時候,我也在場,記得清清楚楚,江離對塗靈說,“我雖然答應讓你出去,但是並不是說你自由了,因爲你還心存仇

恨,我並不放心讓你一個人離開,所以接下來這段時間你得跟在我的身邊,直到哪天我放你走了,你纔可以離開。”

所以,江離沒讓塗靈走,塗靈不能自己離開。

塗靈一臉憂愁的看着江離,隔了許久開口說,“我心中早就沒了仇恨,你早該放我走了。”

的確,這麼久以來,塗靈改變了許多,她不再如以前一樣,那般執着仇恨。

江離一語不發,卻狠狠拽着塗靈的胳膊,不許她離開。

塗靈一臉難受的看着江離,“難道不是嗎,我早就沒有仇恨了,我早就清楚了,冤冤相報何時了,我想過一下,自己想過的日子,你爲什麼不讓我走,既然說過,當初是因爲我心中有仇恨,所以要待在你身邊,那麼現在我沒了仇恨,爲什麼還要繼續留着呢?”

江離並未言語,可我看着江離的眼神,是那我都說不出來的滋味。

我和江離都清楚,一旦塗靈離開,也許這一次,便是最後一面。

塗靈用力想要扯開江離的手,卻始終扯不開,我自然清楚,江離的力氣可不是塗靈能比的過的。

塗靈一臉難受的看着江離,“放開!”

六尾狐見勢,立即走了過來,“這是幹什麼呀,一命換兩名,江離這可是個不錯買賣,保你和塗嬰一命,夠值了!”

江離冷冷的看着六尾狐,,“買賣?”

六尾狐得意的笑了笑,“對啊,買賣,塗靈的命,買你們兩個人的命,不是買賣嗎?”

江離忽然揚起了一絲詭異的笑容,眼神看向了六尾狐手中幻化成長劍的降魔杵。“塗靈跟你們走,是換兩條命,可若是有一條命出了差池,這塗靈就不能走了。”

“什麼?”六尾狐沒反應過來,江離伸手準備朝着她手中的長劍奪去。

不過,塗靈卻搶在了他的前面,一把將長劍握在手中,刀光突然閃過,長劍赫然刺穿了江離的身體,可以避開了江離的心臟,鮮血赫然益了出來,那是我第一次看見江離身上竟然流了這麼多的血。

塗靈顫抖着抽出長劍,眼裏閃着淚光一臉冷漠的看着江離,“讓開。”

話音一落,塗靈赫然推開江離,江離受了傷,再也拽不住塗靈,眼睜睜的看着塗靈跟着那六尾狐消失在我們的面前,而困着我的這些人,也突然消失。

江離捂着傷口,面無表情的直勾勾的看着塗靈消失的地方,一直佇立在那裏,一句話也

沒說。

我知道,如果不是塗靈刺這一劍,江離如果去抓降魔杵,極有可能會直接斃命。

可是我也知道,江離不希望塗靈走,這是有去無回的路,去了,就不可能活着回來。

我心裏一時之間,也開始沉悶難受起來,看着江離的樣子,我竟然也不知道該怎麼跟江離說話了,江離站在那裏,我就站在他的身後。

桃三千和狼妖帶着塗嬰暫時回到了神仙村,畢竟那裏是最安全的,我也同意讓塗靈繼續待在那裏,至少三界還沒有人可以闖進去,對塗嬰算是一種保護。

小高和馬瑩瑩因爲聽到了這邊動靜大的很,塗靈立即就跑了過來,所以他們也跟着跑了過來,見我和江離二人站在那裏,連忙上來問發生什麼事情了,小高說,“塗靈姐姐呢!”

就在小高說塗靈二字的時候,我有一瞬間以爲自己看花了眼,江離的眼睛紅紅的。

我趕緊對着江離說,“師父……你的傷口還在流血。”

江離低頭看了一眼傷口,鮮血不斷往外在冒,看上去很是嚇人,江離回過神來,嘴脣已然有些泛白,赫然朝着前面走了幾步,不過幾步,突然江離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我心裏一沉,嚇得趕緊衝了過來,江離失血過多,怕是暈過去了,我趕緊將江離背在身上,讓小高和馬瑩瑩繼續在原地等,我帶着江離進神仙村治傷。

降魔杵果然厲害,專門對付魔類不生不死不老不傷,青丘國這次走的這步棋還真是夠狠,平日裏她們到沒什麼動作,這次一出手,就來個這麼事情出來,簡直是讓我防不猝防。

我趕緊把江離帶回了神仙村,桃三千讓我帶着江離到大夫家裏去,這個大夫是神仙村唯一會治病的,據說是當年鴻鈞老祖的徒弟,點撥了他的醫術,還讓他得道成仙。

一醉沉歡,裴少誘拐小蠻妻 大夫看了一眼江離,便說江離的身子要恢復不會很快,因爲是降魔杵所傷,大夫可以保住江離傷口止血,但是這降魔杵對江離的危害極大,必須要佛教中高僧舍利粉塗抹在傷口處,纔可以化解江離被困的道法。

我愣了愣,“被困的道法?”

大夫嗯了一聲,“這降魔杵不僅僅是魔的剋星,更重要被傷過之後,如果沒有高僧舍利粉,他的道法就不能發揮出來,相當於現在他身上的道法都被降魔杵所鎮住了。”

我愣了愣,“江離的道法施展不出來,這不是等於要了他的命,這高僧的舍利粉要怎麼才能得到呢?”

(本章完) 「別喊我前輩了,聽著彆扭,你還是喊我老爺爺或者大爺吧!」老頭兒聞言說道。

「好吧,大爺,那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墨九狸聞言看著老頭兒問道。

「這裡是雲之巔!」 艾在,愛在 老頭兒看著墨九狸說道。

「雲之巔?」墨九狸挑眉不解的問道,她沒有聽說過這樣的地方,聽起來好像不是一個大陸的名字。

「沒錯,這裡就叫雲之巔,是其餘界面通往天界的必經之地!我們現在坐在的地方是雲下界,雲之巔分為雲下界,雲中界,雲上界和雲之巔!那邊就是雲海山脈,是雲下界唯一的歷練之地,雲海山脈不只是我們雲下界有,雲中界,雲上界和雲之巔也有雲海山脈,你可以想象雲海山脈到底有多大了!而你也是運氣不咋滴的丫頭,這個地界可是雲下界最偏僻的地方了,我之前的話也沒有騙你,你從這裡離開,就是乘坐飛行獸,想到下一個有人的城池,也需要一年多的時間……」老頭兒看著墨九狸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