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歹她自己選擇的姑爺就是z市人,沒給你們選一個遠在天涯海角的……”

那個陳志凡不簡單,蘭兒跟着他只有好處,沒有壞處,而且這還是文蘭兒自己選擇的,文家女和別人家的女孩子不一樣!

聽見祖婆這番話,文媽媽的眼圈頓時紅了:“可是,蘭兒這樣跟着別人算什麼?我打聽過,陳警官不僅有妻子,還有好幾個女朋友,我們蘭兒那麼單純,莫要被人騙了!”

文青古出聲道:“老媽,陳警官倒是不會騙妹妹,他的人品值得保證,不過您說的不錯,他的女朋友是有點兒多,可是,妹妹已經選擇了,她早就告訴我陳警官以後就是我的妹夫!”

五個弟弟驚訝的朝着大哥看過來:“大哥,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我們怎麼不知道?”

文青古道:“妹妹上次要我帶她去找陳警官,我親耳聽見妹妹哭求陳警官,要跟他在一起,陳警官說,要妹妹自己三思!我想,妹妹是徹底想好了。”這都要去陳警官家住了。事實顯而易見,貌似陳警官也沒有反對!

看着妹妹一天天的爲陳警官改變模樣,妹妹的決心也是顯而易見!

勸說文蘭兒都是沒有意義的,文蘭兒選擇了,就是撞到南牆也不會回頭!

文山攬着妻子的肩膀,柔聲道:“咱們多給小蘭兒一點嫁妝,叫陳警官家不至於輕看她……”

文媽媽直接哭了起來:“可自己養的寶貝女兒一個沒注意叫人連盆端走了,你捨得啊?”

祖婆的臉上微微漾出笑意,她自己沒有孩子,是看着文山長大娶妻,又看着文山連續生了六個兒子,最後添了文蘭兒,這七個小孩,也是在她面前看着長大的,祖婆對這些孩子的疼愛不比孩子們的親爹媽少多少。

她出聲道:“咱們文家,不是一般的人家,蘭兒嫁的的低調,普通,也是好事!就這樣吧,孩子大了,也該放他們去飛了!”

說完,她起身朝着自己的房間走去,被她下令在房裏抄書的文蘭兒,還是認真的一筆一劃的寫着字。

祖婆活到了新世紀,骨子裏還是舊時的人,她喜歡用毛筆寫字,從看見陳志凡的那個“歸真”二字,又得知陳志凡會煉丹,她就知道,陳志凡才是蘭兒的良人。

文蘭兒心性雖然簡單,看男人的眼光卻着實不錯。

祖婆慈愛的看着文蘭兒:“寫完這一張,去和你爸爸媽媽,哥哥們說話吧,祖婆想要睡了!”

文蘭兒嗯了一聲,繼續寫字。

口中說是去睡覺的老太太,坐在蒲團上,一臉笑容的看着文家最近幾代唯一的女孩子:“以後就要是你志凡哥哥家的人了,你怕不怕?”

文蘭兒寫完最後一個字,擡頭不解的看向祖婆:“祖婆,爲什麼要怕志凡哥哥家的人,我不怕的,志凡哥哥他是好人!”

下班回到家的陳志凡對着黑阿寶說道:“阿寶,在背陽的方向收拾一個房間出來。”

“好嘞,夫君,我馬上就去!”阿寶站起身,一邊兒的阿紫說道:“寶兒姐,我跟你一起去!”

正坐在沙發上陪着陳望說話的葉詩瑜不禁看向陳志凡:“我兩天沒去刑偵大隊,你這麼快就要領回來一個?”

陳志凡摸了摸鼻尖,頗有些尷尬:“不是,嗨,算是吧!不過我和小姑娘目前爲止還是清清白白的,”就是過了今晚就不一定了!

葉詩瑜嗔怪的白了他一眼:“花心大蘿蔔!”

陳望笑着說道:“小瑜姑娘,我們家族一夫多妻不是什麼問題,小凡的妻子還不算多,我的父親有二三十個妻子,這還不算沒有名分,平時算是家中奴僕的。以至於我們家裏,我有好幾位姐姐,二十多個兄弟,這些還都是已經成年了的,沒成年就夭折的更不知道有多少!”

悠閑鄉村直播間 “咦?”葉詩瑜好奇的看向陳望:“伯父,華夏現在還有地方是允許一夫多妻嗎?不是早就開始實行一夫一妻制的嗎?”

怪不得陳志凡那個混蛋對女人多了也沒有什麼意見,原來是家傳淵源,葉詩瑜還是第一次聽說現在的華夏還有地方是允許有一夫多妻制的。

陳望道:“算起來,是我家族的隱祕。不過小瑜姑娘也不算是外人,今日就說給你知道,其實小凡也是最近才知道,我們真正的老家在苗疆地方。我現在還是一個部族的頭領,我的父親是大頭領兼大祭司,因爲特殊的民族環境,我們苗疆是目前華夏唯一有一夫多妻制的地方,其實這不算是玄奇的,華夏還有兩個地方是允許一妻多夫,你想不到吧?”

葉詩瑜驚訝的合不攏嘴:“啊?不會吧?我長這麼大,怎麼從來都都沒有聽說過?”

陳望微笑着說道:“和自己生活沒有什麼關係的事情,一般人也不會注意到,其實實際上並不算是什麼隱祕,只要上網就能查到!”

“真是太不可思議了!”葉詩瑜還是第一次聽說這麼玄奇的事情,一妻多夫,這是別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過去的華夏,在封建社會時,女人的地位低下,在男人面前,女人的地位不如物件,更別說是一妻多夫這樣事情,雖然現在不是封建社會,作爲新社會青年的她更是第一次聽見這種事情。

當即,葉詩瑜也不在糾結這件事,她認定了陳志凡,至於其他的,就不是她考慮的事情。 那雙彷彿看透了世間炎涼百態的冰藍色眼眸,溢出絲絲縷縷的寒冰之氣,冷冷的望著軒轅老祖宗,眸中沒有半分溫度,彷彿在看一個死人似的。

寬大流仙長袍下的修長玉手,握緊劍柄,已然蠢蠢欲動。

「丫頭,你當真不知死活,要自取滅亡嗎?」軒轅劍冷哼一聲。

他好歹也是夜冰依的長輩,又久居高位,哪裡受得了她這般接二連三的奚落。

眼中浮現一抹殺機。

軒轅子凌微微皺了皺眉,這個不知死活的女人,他都不敢跟爺爺大聲說話,她竟然如此囂張!

暗中給她遞去了一個眼神,示意她不要再多說話,否則,他也救不了她。

軒轅劍冷冷的逼視著夜冰依,「丫頭!老夫再問你一句,你到底嫁是不嫁!」

「我不嫁!老傢伙!你如此著急,為什麼不自己去嫁?」夜冰依很快給出答案,高傲的揚起頭,絲毫不懼怕他,清冷的眼眸,泛起怒意。

死老頭子,為老不尊,也別怪她不客氣!

兔子急了,也是會咬人的。

眾人聞言直接,齊齊跌倒。

若不是別軒轅劍逼壓的難受,他們真想噴笑出聲!

這個夜冰依可真行,居然讓爺爺,嫁給孫子!她是怎麼想到的?

同時,眾人也不由為夜冰依捏了把汗。

天啊,小祖宗,這可是軒轅老祖宗啊,你也敢招惹?就不會服個軟嗎?

還讓他們一起跟著受苦。

軒轅劍猛然瞪向夜冰依,「臭丫頭,所以,你不嫁了,是不是?」

聲音洪亮之大,好像打雷一般,震得人耳膜生疼。

同時,那股威壓,也猶如潮水般澎湃的襲來——

夜冰依雙手緊握,手心突然一陣灼熱的感覺,好像能噴出火來。

但是她還沒有來得及動作,一道更加強力有勁的聲音豁然響起在天際。

「本尊的女人,自然不可能嫁給你們軒轅家!」

狂傲,邪魅,低沉,男子磁性迷人的嗓音,猶如波濤駭浪般傳來,震得人心惶惶。

眾人心頭皆是一驚,這人是誰?

這強大的氣息,比軒轅老爺子更為恐怖!

「本尊的女人,你也敢肖想!」

……

夜冰依眨了眨眼,微微驚訝,他怎麼來了?

「誰?是誰?」軒轅劍眉頭一蹙,眼神慌亂的一瞥,來人的實力,居然並不在他之下。

姬流音眉心陡然收緊,冰藍色的眸子掠過一抹殺意。

隨即,眸中的寒霜緩緩消退,垂下眼瞼,一片孤寂。

暗夜之中——

夜與月色的交織,形成了一幅唯美的畫卷。

淡淡銀色的光芒灑漫天際。

那抹紫色優雅尊貴的身影,翩然而至,彷彿踏著星月而來,瀲灧的紫眸,令人窒息,美得驚心動魄,長發垂落至腳裸,有淡淡的清風吹過,霎時間,朵朵紫色的花瓣飛舞旋落。

男人渾身透露著一股狂傲不羈的氣息,邪肆,與生俱來的尊威,令人不敢逼視。

瞬息間,便來到夜冰依的身邊。

霸道的長臂一伸,將女子緊緊地摟在自己的懷中。

夜冰依微微驚訝地看向他,似乎聽到他從鼻腔中發出了一聲不屑。 看到這麼多的眼神,都在打量著她們,夜冰依俏臉微紅,卻任由男人,霸道的攬著她的腰肢,將纖細的手臂搭在他的脖子上,頗為意外的眨了眨眼,紅唇輕揚。

有這個男人在,她還怕個毛?

或許有些人不認得帝玄胤,但是那些來自各個家族的大人物,想不認識他都難!

何況今天在場的剛好就是這些大家族的人。

眾人一個個嘴都快合不攏,下巴都快要掉在地上了!

娘耶!

這不是煉獄的那位帝尊大人么?

這個大魔王來這裡做什麼?!

天啊,更詭異的是,他為什麼將這個女人攬在懷裡,他們兩個看上去,似乎……還挺熟的。

「你,你是……」軒轅劍更是瞪大眼珠子,看到男人的一雙瀲灧紫眸,還有眾人詭異的表情,就算他沒有見過他是誰,也能猜的差不多了。

畢竟能令人聞風喪膽的,又有幾個呢?

他雖大部分時間都在閉關,但是外面發生什麼事,有幾個大人物,還是知道的。

「你怎麼來啦?嗯?」夜冰依對著帝玄胤挑了挑眉,看著他緊繃的臉,便忍不住伸手去扯了扯,笑嘻嘻道。

然而,夜冰依不知道她的這個小動作,嚇得旁人心臟都要掉到出來了!

她這是找死嗎?居然敢在老虎的身上拔毛?!

而更讓他們驚得眼珠子都掉下來的是,那個傳說中的大魔王還對夜冰依寵溺的一笑。

沒錯,大魔王那張原本陰沉緊繃的俊臉,在轉向女子時,竟然璀璨一笑!

倏然,瀲灧的紫眸瞪向軒轅劍。

「噗通——」

軒轅劍,居然就這麼直接跪了下來。

「嘶……」眾人齊齊倒抽了一口涼氣,驚的一屁股蹲坐在地上。

也紛紛朝著男子跪了下來。

軒轅劍那是多麼強大的存在?

但是卻被大魔王一個眼神,直接給嚇倒了。

還有他們要是再看不出來,他和這個女人的關係不簡單,那他們就真的是眼瞎了。

眾人背後齊齊濕了一層冷汗,他們不敢想象,倘若先前他們真的對夜冰依動了手,他們會有什麼下場?

看到自己的爺爺被這個男人一個眼神給嚇倒,軒轅子凌心中的驚駭可想而知。

但是——

他憑什麼在他們風雲國放肆?!

這是他軒轅子凌的地盤!

他才是最大!

這個男人,讓他的顏面何存?!

軒轅子凌怒視著將夜冰依拉進懷裡的男人。

雙眸猩紅,無論是因為夜冰依,他的女人!

還是因為他的爺爺!他都不能忍!

看到軒轅子凌要衝上去,軒轅隆嚇得魂飛魄散,急急撲上去一把扯住他,這個人,絕對不是他們能夠招惹的。

否則,代價將會是他們整個風雲國!

「放開我!」

軒轅子凌掙扎著揮開他,雙目赤紅,瞪著帝玄胤,他對他的忍讓,已經達到了極限!

不甘憤怒的厲吼道:「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憤怒,不甘,軒轅子凌死死盯著夜冰依,這個女人本來就是他的,他的,他憑什麼要與他搶!

軒轅劍的雙膝,重重地砸在地上,彷彿灌了鉛似的,不能挪動一下。

額頭布滿了汗水,他那白花花的鬍子,都黏在了一起。

背上好像壓著千斤重的石頭,讓他連腰板都不能挺直。

帝尊大人閃亮登場,大家給五星評論,投票票啦~(*/ω\*) 韓琦利用身份之便,弄到了一套高級的監控設備,一得手,他就將追蹤器安在了蘇南的身上。

如果是之前的葉月香,她根本想不到用這樣的手段,在小公園裏做鬼的那一段時間內,其實她想的最多的就是怎麼將越蘇殺死,要呢和他同歸於盡。

成爲了韓琦,其實更多是接受了陳志凡的指點,報仇,未必要把自己搭上!

葉月香發現,他這個叫韓琦的身體,在軍中,家裏,都是一霸,她從來沒有發現,人還能像是韓琦這樣活的恣意妄爲,當然韓琦自己本身付出的努力和他的實力,他配的上現如今的生活。

接觸到軍中的一切,葉月香徹底的想要成爲韓琦,過去,她葉月香享受過豪門生活,如今不一樣的世界,已經展開了,她完全可以開始新生!

在韓琦的手機上,說好喝醉了在家睡覺的蘇南迎接來了他的客人,韓琦帶着耳機坐在窗前,沐浴在月光下,耳機中,蘇南的聲音毫無醉意:“親愛的,認識了一個大人物!”

女人嬌聲笑着:“那你是不是跟人家有一腿?”

聽見女人的聲音,韓琦的臉上顯示露出了悲傷,繼而是憤怒,最後他恢復了平靜,作爲葉月香,她可以悲傷,可以憤怒,但是他現在是韓琦。

蘇南口中的大人物!

蘇南和女人抱在一起,發出了親吻的吧唧吧唧聲,蘇南給女人解釋:“他是個男人,這下你放心了吧?”

女人是葉月香最熟悉的繼妹葉明珠,韓琦不會聽錯葉明珠的聲音,沒想到這個繼妹這麼狠心,氣死她自己的親父母,還要爲了一點財產而令這個骯髒的蘇南害死她?

韓琦爲自己過去的愚蠢和可悲,感到不值!

葉明珠笑的很是得意:“呸,你不是號稱男女通吃?”

蘇南說道:“我只愛你,這就足夠了!”

韓琦關掉了監控設備,不想再聽下去,葉明珠是養父母收養她之後懷孕生下的孩子,若是他們知道是他們的親身女兒害的他們身死,不知道會是怎麼樣的心情!

至少,他已經不再憤怒和悲傷,蘇南與葉明珠的結局已經註定!

不過,又多了一個葉明珠,韓琦第一個想到的是向陳志凡求助!

過去,韓琦還是葉月香的時候聽過多少來自越蘇的甜言蜜語,現在,這些回憶都叫他噁心,從這個世界上沒有葉月香開始,越蘇就註定了他自己的生死!

祖婆雖然是個修煉者,但是她有一個習慣,睡子午覺,兩百年來除非非常重要的事情耽誤,她從來不改變自己的作息。

等子時祖婆入睡,文蘭兒就把還在玩有些的六哥叫了起來,叫他送自己去陳志凡的別墅!

文翰伸手按着妹妹的肩頭:“妹妹,你真的想好了嗎?哥哥捨不得你!”

“六哥,”文蘭兒拍開他的手:“你馬上就要給我找六嫂了,我要給你們找妹夫,這也是遲早的事情,志凡哥哥是個很好的人,我也認定了他就是你們的妹夫啊,好啦。別囉嗦拉!”

文翰開車帶着妹妹出門,家裏所有的人幾乎都沒有睡覺,而是聽着文翰汽車的遠去!

文家女,這就算是嫁人了!

文媽媽哭倒在丈夫的懷裏:“盼着生女兒,這還沒有寵夠,就被人連盆給端走了,嗚嗚嗚……”

“好了,你不是最喜歡陳大師了嗎?現在陳大師是你的女婿了,你該得意!”文山安慰着妻子……

在陳志凡的別墅裏,不時有牛的哞哞叫聲,還有雞叫聲傳出,穿着簡單的t恤,休閒長褲的陳志凡站在客廳裏,陳望站在他的身後:“怎麼?今天晚上來的這個姑娘有什麼不一樣?”

陳志凡道:“她的體質很特殊,和我的體質相合,而且,那還是一個很單純的女孩,我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和她相處!”

“這很簡單!”陳望神情輕鬆:“我和你娘不嫌棄媳婦多,咱們家有金礦寶石礦,你就是娶五百個媳婦,咱家也能養得起。”

聽見自家爹的話,陳志凡瞠目結舌的望着老爹陳望:“既然咱家有錢,你怎麼不娶五百個?”

陳望道:“我有你孃親,足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