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次不能去了,一切都靠你,記住先下手爲強,不留一點痕跡!”張小非嚴肅的說道。

“喂,跟誰說電話?”黃運穩的身後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黃運穩一愣,心臟開始劇烈的跳動,因爲身後那聲音是右辛的聲音,右辛把自己的手機給繳了,怕的就是黃運穩是政府臥底,結果這次倒好,被抓個現行。

“誰的電話?”右辛的手槍悄悄的抵在黃運穩的後背。

黃運穩被嚇得滿身大汗,連忙對着電話那頭喊道:“喂?爸,您就別說了,我真的在外面打工!真的啊!”

隨後黃運穩擠出微笑,對右辛說道:“我給我爸打電話呢,稍等啊!”

“你爸的電話?”右辛搶走座機,說道:“怎麼聽起來那聲音這麼年輕的?”

黃運穩尷尬的笑了笑,回答道:“你聽錯了吧,我爸都是四五十歲的人了,哪來的年輕人!”

正說着時,電話那頭還真傳來一個大叔的聲音:“喂?王八小子你倒是回我啊?你怎麼不用手機打給我,卻用電話打給我,是不是在外面犯事了,用手機怕警察定位?”

豪門誘愛:總裁的貼身女管家 黃運穩聽得出來這大叔的聲音,他曾經與這大叔見過幾次面,正是黃山明的聲音。

“喂?您好。”右辛接着電話,說道:“我是小穩的朋友,現在小穩在我的公司坐着一個大筆生意,他正忙着呢?”

說完,右辛掛下電話。

黃運穩裝作很不爽的樣子,站起來罵道:“右辛你他媽什麼意思?我和我爸說兩句話都不行?”

“事情緊急,別說這麼多了。”右辛悄悄的收回手槍說道:“回去,整理東西去蟒山!”

黃運穩看着右辛急匆匆的背影,心裏緩下一口氣,剛剛差點就被發現了。

黃運穩和右辛來到蟒山後,悄悄的進入蟒山深處,黃運穩見這裏面雜草叢生,而且剛剛經過時,總有毒蛇爬來爬去。

於是黃運穩拿出手槍防備,結果右辛搶走黃運穩的手槍,說道:“你別拿槍!”

“爲什麼?”黃運穩皺眉道:“怕我殺了你?”

“對!”右辛說完,便把黃運穩的手槍藏在自己的褲兜裏。

沒有手槍的黃運穩心裏暗罵右辛十八代祖宗,這右辛有點難搞定啊。

右辛使用邪術,追蹤到了那洞口,兩人來到洞口時,發現洞口已經被碎石封住,而面前躺着七具不同膚色的乾屍以及七口大紅棺材。

“看來他們已經進去了!”右辛摸着下巴說道。

“管他呢,直接炸!”黃運穩拿出一個自制的炸藥包出來說道。

“你傻啊!”右辛阻止黃運穩,說道:“你要是在這裏炸,會陰氣警務人員對注意,現在靠手動!”

“手動?”黃運穩收起炸藥包疑惑道:“你想用邪術把這洞口給轟開?”

右辛沒有理會黃運穩,而是從揹包裏拿出兩樣摺疊工具,黃運穩拿走一樣,然後打開,喊道:“我去你大爺的吻,你的意思是讓我用鐵鎬把這洞口的碎石給楚開?”

“不然你想炸開?”右辛打開他的摺疊工具,是一把摺疊鋤頭。

於是黃運穩很不情願的與右辛手動着挖洞口的碎石。

“小心點,這感覺到有妖氣,特別中的那種!”右辛皺眉道。

“你還怕妖,右護法!”黃運穩嘲笑道:“當時我假如玉蓮教,跑去地府殺了一頭牛陰司!”

“挖,少廢話!”右辛說道。

……此時在洞內!

黃山明在洞外估計是兇多極少了,李玄清頹廢的靠在石牆上,他從口袋裏拿出一張相片出來,我走上前用火符照了看一眼,發現是黃山明的照片。

而照片上的黃山明則已經躺在一副棺材內!

“怎麼!怎麼會有這種照片?”我驚道。

“一個月前,天命把這張照片交給了我!”李玄清說着,把照片給燒燬,說道:“該走的就該走,不該留的無法留,狗.日的天命!”

我沒在多說什麼。這一切都是天命安排的!

我和李玄清在洞裏摸索了很久,一直找不到出口,結果在我生氣的時候,踢走一塊小石頭,石頭飛往的方向卻沒有傳來聲音。

我和李玄清對視了一眼,知道前方不遠處可定會有出口。

於是我和李玄清冒着烏漆墨黑的洞穴,一直往前跑,終於,在不遠處見到了亮光。

“王八蛋,天無絕人之路!”李玄清笑道。

看到那亮光,我心裏也欣慰起來,在洞內憋了這麼久,如果沒有出口我和李玄清早就給悶死了,說明這不遠處是有透氣的地方。 我睜開眼睛發現我並沒有受傷,再看像李玄清,李玄清也是一樣,而在我們中間,站着一個人,正是天命。

天命把手掌給打開,接着一個子彈頭出現在天命的手中,右辛見到天命,也害怕起來,哆嗦着手,手槍也跟着哆嗦起來。

“人類的槍真好玩!”天命走到右辛的面前,然後穩住右辛手中的手槍,說道:“我只是路過的而已,你們慢慢玩!”

說完,天命往黑暗中走去,消失了。

對面的右辛還被嚇着,我趁着這個機會,衝了過去撲倒右辛,右辛手中的槍掉落在地上,我掐住右辛的脖子,然後一拳對着右辛的臉打下去。

誰知道右辛又有一把手槍,指着我的眉心,冷笑道:“來啊,你試一試,看是我的槍快,還是你的拳頭快!”

我站起來舉起雙手一臉無奈,一旁的李玄清也不敢妄動,我見右辛還猶豫着,便說道:“你們無非是想要破解五弊三缺的方法而已嘛,我告訴你!”

“你以爲我的腦子有我哥那麼蠢嗎?破解五弊三缺?你以爲這麼容易?我哥那智商被你殺你那是他活該,而我現在只想統治整個玉蓮教!”右辛說着,手槍已經上了檔,準備開槍。

“右護法真有野心啊,一個小小的護法想當上玉蓮教的教主之位,不知道玉蓮教的教主是老年癡呆了還是本來就是低能兒?讓你一個想謀反的小角色隱藏了這麼久的計劃!”我刺激右辛道。

“現在給你知道又能怎麼樣?你殺我啊?你去教主那裏告我啊!”右辛笑道。

“我打不了你小報告,但是有人可以!”我眼睛看向老穩說道。

當我們三人的目光看着老穩時,老穩站在樹幹上,盯着一張紅色的長條準備伸手去撕。

要知道這紅色的長條肯定是封印之物,如果撕掉不知道哪個妖怪會破除封印!

“別撕!”我們三人異口同聲的喊道。

老穩抓着那紅色的長條,然後輕輕的撕下來,問道:“你們說什麼?”

此時右辛的槍已經指着老穩,我抓住他的手腕,然後反手用力一扭,右辛手中的手槍掉落在地上。

李玄清撿起地上的兩把手槍,我一腳踹去右辛的後背,右辛被我踹倒後,我拿過李玄清手中的手槍,指着地上的右辛怒道:“來啊,你來試試誰的快!”

“轟隆隆!”周圍山洞忽然震了起來,頓時從上方掉落碎石塊,甚至連鐵鏈都崩碎。

“完了,封印破處了,這到底封了什麼妖?”李玄清皺眉道。

腳下的右辛站起來,然後和我們靠在牆邊,從巨大老虎石像那邊跑來老穩,正拼命的跑。

忽然上空出現一塊石頭,正砸老穩的頭上方。

我咬破手指,然後迅速的在半空中畫出一道血符出來,接着用力對着這血符拍去,血符與巨石撞擊在一起,巨石成小石塊兒三樓周圍。

老穩護着腦袋跑到我們這邊來,接着碎石不再掉落,上萬條的鐵鏈爛的周圍都是,而此時,一股紅色的妖氣,遍佈在這裏面。

“這是妖王之氣!”右辛驚道。

聽到妖王這兩個字,我被嚇住了,妖王之氣只有常天龍纔有,常太爺是妖怪之中最強的一個,所以被稱爲妖王之王。

正所謂,一山不容二虎,現在又出現一隻妖王,難不成是那隻石虎?

但是結局讓我們有點意外,那紅色妖氣竟然聚集在這棵大樹的身邊,接着這書由百米之高化作一人形。

定眼看去,那人一邊長髮一邊短髮,一邊男人身體一邊女人身體,我去,這是什麼妖?竟然擁有妖王之氣!

“呵……哈哈哈!”那妖王仰天狂傲的笑道:“我解封了,我終於解封了!”

這妖王的聲音還混着男女聲,人妖是吧……

“右護法,這是什麼妖?”老穩問道右辛。

“我哪知道!”右辛回罵道。

此時面前的敵人是這妖王,不過妖王出現,這巨大的石虎雕像竟然屹立不倒,簡直就是奇蹟。

“白虎啊白虎,你以爲你能封印我?”這妖王飄在那巨大石虎雕像的面前嘲笑道。

“黑山老妖!”一旁的李玄清驚道:“這妖王是黑山老妖!”

嬌嬌女的古代團寵生活 “什麼?黑山老妖?”我驚道。

要知道,黑山老妖早就被燕赤霞給滅了,怎麼現在又冒了出來,結合古書的記載,貌似這妖王真的有點像是黑山老妖!

“我懷疑是天命!”李玄清皺眉道:“陽間所有的事情,都是天命安排的!”

沒錯,唯一能想到的只有天命,陰陽界中,能與黑山老妖對抗的也只有燕赤霞,但是如今燕赤霞一脈的傳人都已經消聲滅跡,不聞陰陽界的事情,上哪找去?

“還有陽氣,有人?”黑山老妖的眼睛看向我們四人。

我看出了黑山老妖眼睛中的貪婪,在黑山老妖飛來之際,右辛忽然喊道:“跑!”

我是第一個跑的,結果黑山老妖卻第一個來抓去。

掐住我的脖子後,把我給按在牆壁上,用那男女混着的聲音,笑道:“好久沒有吸陽氣了,想不到有食物送上門來!”

我使勁的掙扎,想要扳開黑山老妖的手,可是黑山老妖力氣比我鬼紋力氣還要大,根本就扳不開。

接着,黑山老妖做出吸允的樣子,我看見從我的五官裏冒出白色的氣進入黑山老煙的鼻中,而我好像被殭屍吸血一樣這種感覺。

“嘭!”忽然一聲巨響傳來,洞內劇烈的震動數秒,比剛剛黑山老妖破除封印還要震盪。

“哦?有意思!”黑山老妖鬆開我,走到巨大老虎石像旁看着上面。

而就在這時,我才發現,原來有東西墜落下來,底部是銀色的,中間是黑色的,一根巨大的圓柱形物體插在地面。

“區區妖王也敢在我的眼前殺人丟臉?”在洞口上面傳來一男性的聲音。

“是誰?”黑山老妖喊道:“出來!”

周圍的火光照亮了那根巨大的柱子,我很清楚的看見那柱子寫着有一行字!

渤海擎天柱! 這跟黑白相間的柱子散發一股類似妖氣的氣息,但是又不像是妖氣,這起碼比黑山老妖的妖氣厲害多了!

“渤海擎天柱!”黑山老妖也念出這棒子的名字,似乎一臉不相信的樣子。

而這時,從上空出現一縷金色的氣息,接着這根擎天柱縮小成一根長細的棍子,那金色氣息化爲一人形,接住棒子後,對着黑山老妖一棒打下去。

黑山老妖迅速的閃躲,但是被這棒子的氣息震飛到幾米之外,地面被棒子打下去,出現一道裂縫,灰塵散開後。

我這才清楚的看清這人的樣子,一身黃毛,身穿銀色戰袍,兩眼炯炯油光,戴着一頭鳳翅紫銀冠,全身都是銀色,而且那古代的戰靴都是銀色。

這不是人,這尼瑪的是孫悟空!猴哥!

“孫悟空!”老穩驚訝道。

“別跟我提孫悟空,本仙不是孫悟空!”這猴子帥氣的變換着動作,嘴裏叼着頭上的一根鳳翅說道:“吾乃彌勒佛坐下靈猴,通臂猿猴!”

我們再次驚訝了一會兒,面前這猴子竟然是古代神話通臂猿猴,我只知道孫悟空的事蹟,可是關於通臂猿猴的事蹟我是不知一二。

“我還以爲是上古神猴孫悟空呢?原來是一隻雜毛猴子!揹着一根棒子就以爲自己是孫悟空了?”黑山老妖嘲笑道。

“噗哧!”通臂猿猴吐出舌頭,握着擎天柱重重大打在地面,一聲巨響傳來,讓我有點耳鳴。

隨即通臂猿猴指着黑山老妖,笑道:“除了孫悟空之外,你是第二個說我是雜毛妖怪的妖了!”

接着通臂猿猴單手數起手掌立在胸前,微笑道:“可惜我不是妖,我是半仙伴佛!”

說着,通臂猿猴迅速的飛到黑山老妖那,舉起擎天柱,對着黑山老妖一棒打下去,這一棒過去,結果石壁被打出一個大窟窿出來。

我們這邊的四人立馬閃躲開,通臂猿猴那邊的碎石掉落下來,黑山老妖不見了蹤影。

“小雜妖也敢貿然說話?”通臂猿猴驕傲的把擎天柱給變回一把軟劍,然後用作成自己的腰帶,插入自己的銀色戰甲的腰間。

“通臂猿猴,你給我等着!”黑山老妖化作一縷妖氣,飛出這洞內。

“竟然還沒死!”通臂猿猴拍拍嘴巴,懶散的說道。

總裁的溺寵:一夜暴富的神祕女人 接着,通臂猿猴的眼光落在我這邊,我眉頭緊鎖,這通臂猿猴該不會要殺我吧?

於是我轉身一看,發現只有李玄清站在我的身後,老穩和右辛不見了!

通臂猿猴雙腳一蹦,便飛到我的面前來,他的臉與我的臉對視着,就只有一個手指甲距離而已,我能感受到通臂猿猴的毛髮那種刺癢的感覺。

“額……通臂猴哥!你到底再看什麼?”我尷尬的問道,生怕通臂猿猴一棒打死我。

這通臂猿猴在我的身邊觀察着,又跑去李玄清的身邊看着,一副猴子玩耍的模樣,然後回到我的身邊,聞了聞我身上的氣味,問道:“你是人類?”

“對,我是人類。”我笑道。

通臂猿猴轉身走了兩步,忽然抽出腰間的軟劍,然後指着我怒道:“爲何見到師父還沒下跪?”

“師父!”我和李玄清驚道。

“怎麼了?這麼久不見,你把我給忘了?”通臂猿猴皺眉道:“你別給我裝失憶啊,小猴子!”

“您是張小非?”我問道。

“什麼張小非,張大非我不認識!”通臂猿猴揮舞着軟劍說道:“吾乃彌勒佛坐下的通臂猿猴,神猴大將軍!你真不記得我了?”

“那啥,您不是張小非?您是通臂猿猴?”我再次問道。

“那張小非是誰!”通臂猿猴質問道。

我扭頭小聲的在李玄清耳邊問道:“清叔,我師父不是張小非嗎?這通臂猿猴怎麼是我的師父?”

“不清楚!”李玄清也一臉疑惑的說道:“你師父已經死了,這猴子絕對不是你師父。”

此時,通臂猿猴把軟劍變成擎天柱,然後豎在地上,指着擎天柱,說道:“你把這擎天柱舉起來看看!”

我看了一眼李玄清,李玄清點了點頭。

然後我走過去,握着擎天柱,怒喊着:“啊!”

可是就這樣吶喊根本就沒用,因爲我根本就拿不動這擎天柱,通臂猿猴皺眉看着我,伸過頭來,看着我的眼睛問道:“小猴子,你真的失憶了嗎?”

“那啥,通臂猴哥,我是人,不是猴子。雖然我們祖先也是猴子,猿猴進化過來的,可是現在我是完完整整的人。”我擠出微笑說道。

通臂猿猴拿起擎天柱,氣急敗壞的鑽入地底下,喊道:“閻羅王,本仙打斷你的腿!”

“他……去哪了?”我問道。

“應該是下地府吧。”李玄清回答道。

“話說清叔,這通臂猿猴的來歷你知道嗎?”我問道。

“還不清楚,我需要回去查古籍,世上唯一一個半仙伴佛的通臂猿猴我聽說過,但是現在親眼看見,我還是有點驚訝和不相信。”李玄清摸着下巴說道。

就在我和李玄清談論時,地面忽然鑽出一根棒子,一看,原來是擎天柱。

接着通臂猿猴從地面鑽上來,拿走擎天柱,看着我說道:“小猴子,等我!我幫你恢復記憶!”

說完,通臂猿猴化作一縷金色的氣息,然後飛出這個洞,看着通臂猿猴離開這個洞後,我才放心一顆心,看來這次有壓力了。

無緣無故又多出一個師父,那我另一個師父張小非怎麼辦?

“清叔,現在該怎麼辦?”我看着周圍問道:“五弊三缺的線索沒有,倒是把一個妖王給放出來了,現在闖大禍了!”

“那到未必!”李玄清雙手抱胸笑道:“你不止放出一隻妖怪,你看看你身後。”

我眉頭一週,慢慢的轉身,發現那巨大的老虎石像出現了裂縫,而在這些裂縫之中,冒出白色的氣息,這氣息的感覺與通臂猿猴似乎是一個樣。

“你大爺,這個虎妖該不會被我解封了吧!”我驚道。

“咔!咔!咔!”那石虎的裂縫開始越來越多,接着一聲爆炸聲傳來:“嘭!”

白虎身上的碎石散落各地,我用手臂護着腦袋,與李玄清靠在一起。